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最牛支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绝对不绝

最牛支教 学渣老周 2024 2020.01.18 10:00

  “烟锁池塘柳。”

  “会对吗?”

  张昊轻飘飘的丢了这么一句话。

  “烟锁池塘柳?这么简单?这谁不会呀!”

  唐主笑了。

  王蒙教授坐在嘉宾席上,也是皱了下眉头。

  以张昊的水准,不应该只出这么简单的对联呀?

  “简单?你先把题读准。”

  “字幕组呢?这个时候还不快上。”

  张昊轻嗤一声,招呼着节目组在大屏幕上投放字幕。

  “烟锁池塘柳?”

  “金木水火土?”

  看到字幕的一瞬间,坐在场上的王蒙教授第一个反应过来。

  不过...

  哪怕就算是董佳跟唐主,在听到王蒙教授的提示之后,仍旧日常懵比中。

  啥意思?

  我们是在一个频道上的吗?

  想想,就连场上的董佳跟唐主都是一头雾水,那就更别提台下的观众朋友们了。

  “王老师好眼力。”

  这个时候,咱该夸赞,还是得夸赞的,千万不能吝啬。

  毕竟...

  装比也是需要别人配合的嘛!

  “我哪儿有什么好眼力。倒是小张老师好生厉害呀!”

  王蒙教授苦笑一声,道。

  也不多废话,直接点明道:“你们看这句诗的偏旁部首,里面是不是包含了金木水火土?”

  听到王蒙教授的指点,众人恍然大悟。

  但...

  “不就是金木水火土吗?这能有什么?”

  唐主有些不屑的应道。

  “是不能有什么。但是,你能对的出来么?另外跟你说一声,金木水火土在你们西方国家,没听说过这也正常。但是在我们华国,却是五行相生相克的。”

  张昊就差没有点明着说,你是一个假华国通。

  王蒙教授也是点头应道:“不错。金木水火土是华国自古以来的道学文化,它里面包含着阴阳演变过程。”

  虽然听不太懂王蒙教授的解释,但给人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瞬间...

  大家看张昊的眼神不一样了。

  “我想,这幅对子,应该没有人能够对的出来。”

  王蒙老师摇摇头,叹道。

  这张昊年纪轻轻的,咋越看越是深不可测呢?

  连这种对子都能想的出。

  “哈哈,那我也没输呀!”

  唐主开始耍赖了。

  “哦?怎么说?”

  “之前三个,我都对上了。”

  “藏头诗,我也帮你接了。”

  “我让我出对子,我出了,你没接上。”

  “这都不算输,那你认为输的标准是什么?”

  张昊一连几个问题过去。

  这洋人的脸皮也太厚了点吧?

  “是呀!你出的对联我对不上,但王教授不是说了吗?没人能接的上吗?”

  “既然没人能接的上,那怎么判定是我输呢?”

  强词夺理。

  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没有再继续录制下去的必要了。

  张昊见现场开始有些混乱了,连忙朝总导演摆摆手,示意自己能够解决。

  见总导演朝着自己点头,便扭头对唐主问道:“你确定你对不上来?”

  唐主点点头。

  “既然是我出的对子,我自然能够对上。”

  张昊自信的说道。

  之所以再问一遍,是以防这个洋鬼子又耍赖。

  “你能对上?”

  对张昊怀疑的,不是唐主,而是一直力挺他的王蒙教授。

  也只有王蒙教授这种内行人,才知道张昊刚才出的这个对子有多么的难对上。

  说实话,她自己刚才也在心里对了一下,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对,始终隔了一点。

  所以她最后才会判定,这个对子无人能够对出来。

  现在张昊说他能够对出来,她岂能不怀疑?

  “炮镇海城楼?”

  “嗯,虽然工整有序,但只是字对,平仄欠合了点?”

  张昊自言自语道。

  “那...要不...就对镜涵火树堤?”

  张昊装比,道。

  上联写烟雾弥漫的池塘景象,下联写池塘水影倒照的美色。平仄相对,五行错位。火树是一种树名,也可以是夕阳或者灯光效果,涵可作名词,池边有小桥,桥有涵洞也是有可能的,镜字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水平如镜,镜涵,像镜子一样映照万物。

  “.......”

  王蒙教授震惊了。

  其实就张昊的第一个对子而言,虽然意境上差了些,但至少能够称对上。

  这就已经保证了他立于不败之地了。

  没想到...

  张昊随后说出来的第二个对子,竟然比第一个还要完美。

  这只能说...

  他,有才!

  现场再一次响起了掌声。

  观众们或许不懂得对联的工整以及意境什么的,但他们懂得...

  张昊赢了。

  这就足够了。

  唐主输得彻底。

  头也不回地走了。

  节目录制到这里,也接近尾声了。

  等到时候节目后期剪辑完成之后,相信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小张老师,不,应该称你为张老师。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给我的那帮孩子们讲讲课。”

  节目过后,王蒙教授向张昊发出了邀请。

  “我?帮你给你的学生上课?”

  张昊懵了。

  你的学生都是些什么人呀?

  那最次也是大学生的存在。

  而且,还是北大的高材生。

  就我这种师范生,而且还是刚毕业的那种,跑去你那北大讲课?

  你让我有脸不?

  “怎么?看不上?”

  王蒙教授不高兴了。

  “不是,我说王老师,王教授,您是教授级别的存在,那带的学生自然也不会太差。您再看看我?”

  “你怎么了?”

  “我就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呀!读研都还没开始呢!”

  张昊大倒苦水,道。

  “亏你还是做老师的,你不知道华国有句古话,叫达者为师吗?”

  我就算再怎么达者为师,也不敢在你们北大学子面前叫嚣哇!

  “那个...要不先等等?您也知道,这边节目隔两天就要录制一期,等到这边节目录制完了,我有时间再过去?”

  张昊只好用上了‘拖’字诀。

  “那行,就这样说定了,待会儿我会跟徐老打个电话。”

  说完,闪了。

  “我说别呀,您跟徐老打什么电话呀?”

  张昊,急了。

  以徐老的性格,自己的学生能够上北大讲课,那是一百个愿意。

  可张昊却不想揽下这门差事。

  北大的学生,那都是些什么样的存在?

  怕是自己一个稍不注意,别扮猪没吃到老虎,反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