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最牛支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挑战

最牛支教 学渣老周 2055 2020.01.17 13:19

  既然被选中来参加《华国好诗词》的攻擂赛。

  那么...

  被选中的选手,自然是不会太差。

  节目组之所以敢暗箱操作,其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说白了,大家都是半斤八两的。你运气好点,选中的题库简单一些,那么,你赢下擂主的可能性就更大一点。

  另外还有百人团的操作。

  说实话,你能保证百人团里...

  就没有节目组的‘托’?

  综合以上几点,暗中推一位选手上去当擂主,那自然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

  这些,张昊心里明白。

  只不过这样一来,看点自然也就淡了不少。

  所以第一期,张昊提出让董佳唱歌,这个看点就被节目组给抓住了,制造成一个话题。

  很成功。

  现在第二期又出现这个状况。

  你说节目组会放过吗?

  当然,这也需要张昊来配合。

  从第一期过后,张昊也明白,自己需要节目组来为他刷响知名度。

  而节目组,同样需要通过给张昊的这么一个人设,来为节目增加曝光度。

  互惠互利。

  节目在总导演的有意控制下,慢慢向预定好的结局发展。

  毫无疑问,唐主获得了本次攻擂的资格。

  当然,最后也攻擂成功了。

  小女孩李彤月被淘汰之后,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张昊暗自叹了口气,上前安慰道:“小月,其实你已经很棒了。哥哥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多的诗词储备量哦!”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那大哥哥能为我做首诗吗?”

  ...................

  张昊凌乱了。

  你呀的,是不是成精了?

  望着对自己天真眨眼的李彤月,张昊是真的傻眼了。

  这还哪儿有半点难过的样子?

  “才逾苏小,貌并王蔷,韵中生韵,香外生香。”

  张昊想了想,道。

  李彤月嘟着小嘴,问道:“什么意思呀大哥哥?”

  张昊摸着李彤月的脑袋,笑道:“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其实,对于李彤月这次被淘汰,张昊没有什么遗憾不遗憾的。

  小女孩儿能走到第二期,本来就是赚到的。

  张昊送给李彤月一首诗,不过就是作为一种鼓励而已。

  毕竟...

  一名7岁的小女孩儿,能有这样的古诗词储备量,确实挺难得的。

  重头戏来了。

  唐主傲然的站在擂主台上,隔空望着张昊。

  “我是主,你是客,你说怎么切磋都行。”

  张昊淡然的说道。

  “既然是切磋,那单纯的背诵古诗词,显得有点太小家子气。既然你是主人,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们就切磋一下诗词对联。”

  唐主也不傻,既然张昊都摆明让着自己了,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

  反正...

  是你自己说的。

  别到时候说我胜之不武。

  张昊哑然失笑。

  比诗词对联?

  你确定?

  “既然你选择诗词对联,行吧!还是一样,你是客,你先来吧!”

  张昊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如果他先出手的话,恐怕这个叫唐主,连一回合都走不过去。

  “青山不墨千秋画。”

  “流水无弦万古琴。”

  张昊连一秒的停顿都没有,直接对出了下联。

  唐主估计也没有想到张昊竟然这么牛,居然秒答。

  不信邪的又道:“身比闲云,月影溪光堪证性。”

  “心同流水,松声竹色共忘机。”

  张昊同样秒答。

  现场一片掌声。

  台下观众的呼喊声,差点都冲破了棚顶。

  “小张老师应的这两对,简直就是...”

  王蒙教授也是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说不出任何赞美之词。

  两次秒答,让唐主开始有些慌张了。

  “清风明月本无价。”

  “近水遥山皆有情。”

  张昊再一次秒答。

  观众的巴掌都拍红了。

  张昊蔑视的看了一眼唐主。

  “特写,推特写。”

  总单眼在台下激动的喊道。

  这真特么太值了。

  就这王之蔑视的眼神...

  这期节目的收视率又妥了。

  一连三个,三个都是秒答。

  唐主在擂主台上,显得有点手足无措了。

  呵呵,要的就是在心理上打垮你。

  到了现在,张昊也不在相让了,问道:“唐主,你所谓的,将华国古诗词研究透彻的高兽,就这个水准吗?”

  唐主也不回答,擦了下额头上的虚汗,道:“七色云彩漫天开,夕照余晖踏浪来,情怀依旧景物改,人在天涯心何在,节竹摇想相思曲。”

  张昊乐了。

  你个洋码子,还给我整这出?

  “这...不是对联么?怎么作起诗来了?”

  “就这诗,也不怎么工整呀?”

  “这外国人在干嘛?”

  ....................

  不管是台下的观众也好,还是台上的董佳跟王蒙,都是一脸懵比。

  “既然你作了这首诗,那我就接着你作的诗,把它作完整吧!”

  张昊,道。

  什么?

  这首诗还能继续往下作?

  “祝福随风任飘絮,福寿安康求天庇,有缘自然他乡遇,情到深处无怨尤,人世沧桑却何求,终老一世随性修,成败到头且自由,眷恋往事已烟云,属意何处但任恁。”

  张昊作出了。

  只不过...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藏头诗,是藏头诗!”

  台下有观众激动地大声喊道。

  众人随即看向大屏幕,将唐主以及张昊刚才作的诗,挨个的看了一遍。

  “七夕情人节。”

  “祝福有情人终成眷属。”

  ..................

  “哇,还有才呀!”

  “竟然是藏头诗。”

  “我想都没敢想。”

  “张老师好厉害呀!认出来不说,竟然还顺着往下作。”

  .................

  这年头,藏头诗始终是属于小道,大众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但...

  他张昊岂会认不出来?

  “唐主,不知在下对的,可还行否?”

  张昊咬文嚼字,道。

  其实,从张昊对出那首诗之后,唐主就知道自己输了。

  可是你要让他就这样的承认自己输了,那岂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捞到?

  没捞到好处不说,自己以后在华国留学生当中,还成为了一个笑柄。

  说不定...

  “张老师能否出一个对联呢?”

  唐主,道。

  说不定这位,只擅长接对联,而不擅长出对联呢?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但唐主现在就像是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死死地抓住脑海里这唯一的念头。

  “你让我出对联?”

  张昊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