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青蛇之法海佛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百年蛇妖

青蛇之法海佛缘 懒人zero 2068 2021.06.11 12:03

  就在裴文德陷入真正的危机之时,目莲寺的大雄殿内,圆德和慧寂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

  “阿弥陀佛!”

  伴随着慧寂的一声佛号,他身后的菩提佛光自然褪去,整个大殿也重新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和祥和。

  唯有躺在地上的圆德,才能证明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战斗。

  与气质淡然、毫发无伤的慧寂相比,圆德现在的情况就惨多了。

  身体尽是骨折和被殴打的淤青,左眼的眼眶也红肿的遮住了视线,就连和尚那标志性的光头上都隆起了一个个大包。

  单从形象上来看,圆德现在身上的伤是与其说是致命,倒不如说是侮辱性更强一点。

  “为什么不杀我?”

  艰难的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圆德,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这场战斗的难度了。

  自从慧寂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以近乎于陆地神仙的修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这场战斗的胜负就已经被注定了。

  元德现在唯一奇怪的是,明明表现的如此气势汹汹的慧寂,却在真正需要下杀手的时候表现的十分的“懦弱”。

  “我佛慈悲,出家人须以慈悲为怀。”

  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淡笑,慧寂用一种不知道是调侃还是认真的语气低喃道。

  “小僧我可是一个真正的出家之人,又怎么可能违反纪律杀人呢?”

  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圆德只是死死的盯着慧寂的脸,一点都不相信对方现在的说辞。

  毕竟他之前踏入大雄宝殿时爆发的戾气和暴躁,怎么看都不像是慈悲为怀的出家人,说他是杀人无数的惯犯圆德都信。

  “一个差点证得‘阿罗汉’之位、又因破戒而修为散尽的家伙,居然还害怕违反戒律?”

  证得“阿罗汉”是普通佛家修行者的至高荣耀,几乎等同于道家的阳神境界。

  差点证得“阿罗汉”之位的慧寂等于是半只脚踏入彼岸,行走于人间的真佛化身,在任何地方都能够被称之为“活佛”的存在。

  站在这个角度来看,曾经差点踏入彼岸又最终变成凡人的慧寂,怎么看都不可能是那种循规蹈矩的普通僧侣。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一般的普通僧侣也根本不可能勘破彼岸,更不用说在踏入彼岸的最后一时刻破戒而出。

  “口头之戒好破,心中之戒难破。”

  “更何况,前人之道并非我之道路……”

  “不明白这一点,抵达彼岸也不过是踏入另一片苦海罢了。”

  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进行纠缠,慧寂转头便看向了大雄宝殿正中央那尊释迦佛。

  “倒是你,一片赤子之心却沦为妖物的帮凶,从此踏入歧途,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就仿佛是在回应慧寂的话一样,原本平静的释迦佛忽然异常的抖动一下。

  轰隆!

  霎时间,释迦佛身骤然崩裂,无数道青色的光辉从佛身底座升腾而起,照亮了整个大殿。

  “糟了!”

  原本还胸有成竹的慧寂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突然一变,连忙扔出自己的佛珠想要镇压这股青光却已经为时已晚了。

  汹!

  当释迦佛身彻底崩坏之时,一条巨大的青蛇从佛身中钻出,直接撞破穹顶腾空而起。

  “师父,您交代的任务我终究还是没能完成。”

  愣愣的注视着青蛇腾飞的身影,圆德既像是解释,又像是嘲讽般的咛喃道。

  “蠢和尚,目莲寺内从来都没有孕育什么灵宝,这里有的只是一条被镇压的百年蛇妖……”

  这话一出,轮到此前信誓旦旦的慧寂懵逼了。

  “这里没有灵宝?只有一条被镇压的蛇妖?”

  仔细想想好像的确如此,汇聚方圆十余里地的山势走向形成“聚宝”之势,的确是孕育宝物的基础条件。

  但从来没有人规定过,这样的条件只能用来孕育灵宝。

  恰恰相反,如果有人愿意舍弃这种优渥的条件,又有高僧护法抵御那些汇聚而来的群邪妖物。

  用这样的地势条件来镇压大妖,简直是再好不过的天然选择了。

  “难道,小僧我又搞砸了什么?”

  ………………………………………………………………………………………………

  同一时间,偏僻的东厢房庭院内。

  “那是……什么?”

  正被鬼物们团团围住的裴文德,自然不会忽略那道出现在大雄宝殿上空的青光。

  只是由于天色和角度的问题,裴文德并没有看清那道青光的真实面貌,他甚至没注意到那道青光是从大雄宝殿内钻出来的。

  “它脱困了!”

  反观那些由不同生物所化的鬼怪,它们在看到那道青光之后纷纷流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就好像谋划已久的大事件终于成功,那种计划成功后的欣喜若狂,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掩饰都能看得出来。

  只是令裴文德觉得有些违和的是,并不是所有的鬼怪都对于青光的出现而感到欣喜。

  或者换种说法,哪怕就是这些鬼怪中最欣喜若狂的存在,也难掩它们对青光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和颤栗。

  【借刀杀人?驱狼吞虎?】

  联想到这些鬼怪们对于吊睛白额巨虎的仇恨,裴文德觉得它们要是放出了什么更加恐怖的妖怪,自己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二十年前,它重创了‘山君’,这才有了我们这二十年来的短暂自由。”

  像是在裴文德的解释,又好像只是单纯的在宣泄自己内心的狂喜……

  青衣丫鬟在这个时候适时的再次开口了,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胜券在握。

  “这二十年间,我们一直在担忧着‘山君’的卷土重来……”

  “为此,我们的内部也一直在分裂。”

  “有些懦弱的家伙选择像以前一样,成为‘山君’麾下的恶鬼,为了讨好它而继续诱骗和猎捕‘血食’。”

  “而有些家伙则选择成为墙头草,认为只要自己老老实实的听命于‘山君’,‘山君’就不会计较这二十年来的背叛。”

  “但是我们不同,我们仇恨‘山君’,仇恨那个把我们变成这副鬼样子的虎妖!”

  “所以我们选择了另外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那就彻底杀死‘山君’,杀死一切与‘山君’有关的一切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