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折锦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折锦春

姚霁珊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8.21上架
  • 215.04

    完本(字)

4.6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折锦春》的古代言情之旅

盟主缓慢燃烧的C4 盟主柳仲严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章 草堂秋

折锦春 姚霁珊 2609 2016.08.20 23:19

  向晚时分,雨渐渐地大了起来。

  九月尾的天气,暮色中已裹了轻寒。院子里寥无人迹,几片枯叶粘住潮湿的地面,无端地显出一种残损来。远处的连云山似拢了一层青灰色的薄纱,影影绰绰,视之不清。

  阿豆立在石阶上,仰起头,向雨幕里呵了一口气。

  淡白色的雾气一经离了口唇,只向前飘了尺许,便四散而去,须臾不见了踪影。

  风卷起雨线,一片片掠进犬牙交错的瓦檐,风铎被风吹着,偶尔发出一记清响,若寂寂长夜里零落的谯鼓,敲得人心底发凉。

  阿豆微微打了个颤,将手里的铜盆又往怀中拢了拢,肩膀也缩了起来。

  盆里盛了半盆的滚水,是她才从灶房打来的,预备着一会给女郎净面用。

  不过,女郎一向喜用温水,因而这水也不是即刻便用的,还要再晾一晾才好。

  阿豆仰起的头放平了些,眉尖往中心聚拢,清秀的面庞上便有了几分怨苦相,像是老了好几岁似的。

  她今年也才十五,花一样的年纪,嫩柳般的身姿,却也只能在这寂寞的山野里……

  她叹了一声。

  不需旁人说,她自己也觉得可惜。

  她转过身,小心地捧牢铜盆,感受着胸腹间那团被热水熏出的暖意,慢慢跨进了堂屋的房门。

  堂屋布置得整齐,四壁雪白,桌椅也算洁净。然而,也仅只这一间房而已。卧房便设在西次间,门上只用铜钩挂了一层薄棉帘子,那帘子灰仆仆地也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上头更无绣纹,唯有几个鲜明的蛀洞,昭示着此处的寒酸与简陋。

  掀开棉帘,便是一间大得有些空阔的房间。家俱只有最简单的几件,妆台缺了一足,用木块垫着;墙壁上霉印斑驳;朱漆鼓凳也早已磨损,露出了原本的木色。唯有倚墙摆放的三屏雕花罗帐床还算完好,透过两重洗得发白的青纱,隐约可见床板上雕镂的灵芝卷草纹。

  阿豆放轻了脚步,将铜盆与布巾搁在了架子上,轻轻吁了口气。

  她才从外头回来,又见女郎恰在午睡,她便向阿妥谎称要服侍女郎起榻,特地端了滚水进来。

  她想趁着晾水的时间找些东西,就算一时有人进来,她也有现成的托词。

  信手整理好布巾,阿豆先是侧耳听了一会,随后上前几步,悄悄掀开纱帐,向里窥视。

  帐中睡着一名女子,半侧着身体,双眸紧闭。虽年齿尚幼,却已能窥见几许明艳姿容,两弯卷而翘的长睫覆着面颊,鼻息轻浅,显然睡得正沉。

  盯着帐中女子,阿豆眼中渐渐涌出几分嫉色,一只手不自觉地抚上了自己的脸,良久后,轻吐了口气,眉眼间又划过了一丝不屑。

  秦家六娘又如何?在这偏僻的庄子上,谁又能记得她姓秦?

  撇了撇嘴,阿豆放下纱帐,又回身向门帘的方向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便脚步轻悄地转过床尾,来到了紧靠墙根摆放的一具橱架前。

  这橱架原先应是作书架用的,不过,秦六娘显然并不喜读书,倒是对玩乐打扮极有兴趣,架子上摆了好几只妆匣,另有散放的绢花、灯笼、风筝等物,虽都不甚值钱,却花哨得很,将上头几层堆得满满当当。唯在最下层的角落里,才毫无章法地任意摆着十几卷书,那书上灰尘极厚,像是许久不曾被人翻动过了。

  阿豆虽粗识几个字,却不是个好学之人。然一见那些书,她的眼睛却立刻亮了起来,她蹲下了身子,自袖中掏出一张纸,对照着纸上抄写的内容,在那堆书里一本本地翻找着,动作十分轻巧。

  纱帐中,秦素缓缓张开双眸,凝视着床尾处的阿豆,面无表情。

  暮色滤过几重青纱,将阿豆的背影也映出了几许青灰,而帐中秦素的脸上,也不可避免地染了一层青气。

  山村陋室、草舍寒堂,这是她前世生活了五年的连云田庄,从七岁到十二岁,她就像是被秦家遗忘了一般,在江阳郡最偏僻的乡野,无人照管地独自长大。

  秦素淡淡地看着阿豆,弯起唇角,无声而笑。

  前世的她从不知道,在她的身上,原来也有着可以叫人图谋的东西,而她最信任、也最依赖的使女阿豆,早非昨日面目。可恨她一直活到生不如死、活到满身泥泞,最后在那个吃人的地方挣扎了五年,方才一次次地了悟,明白彼时的自己有多么荒唐可笑。

  而那时,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尘埃落定、无从更改。

  深宫里的那五年,像一个最不堪的梦。在梦中,那重楼叠宇若汪洋大海,而她却是一叶孤舟,上无家族支撑、下无子女固宠,可恃者,唯一腔孤勇与满心的不甘,竟也一步一步走到了那个最高的位置,却又在即将抵达巅峰时,倏然坠落。

  她仍记得落入金莲池的那一刻,凤冠沉沉压在发上,又脱离而去,散开的发髻如墨线,在她的四周飘浮,如丝如缕。

  红宫墙、粉桃花、琉璃碧瓦、青空如洗。

  她沉在水里望出去,觉得,那像是浸在一汪通透的翡翠里,虚而飘渺,恍若一梦。

  她忽然觉得讽刺。

  她曾经那么渴切、那么执拗地想要去死。

  十五岁那年,当她衣衫不整被人发现、名声尽毁之时,她想过去死;十七岁那年,当她第一次被人转送,自陌生的床榻间醒来时,她曾经如此地期待着死亡的降临。

  却是,求死而不得。

  先,为不能;后,是不敢。

  死亡于她,竟成奢侈。

  有一段时间,她甚至以幻想自己的死为乐事。

  她像是行走于一段没有尽头的黑暗沼泽,满身污垢、身心俱疲。直到有一天,她归了国,还入了宫。

  那个时候,她便不想死了。

  她只想好好地活着。活在万人之上,活得鲜烈耀眼,将之前所受的屈辱百倍千倍地讨回来。

  可死亡却偏于此际降临。

  凤冠近在咫尺,那荣耀与光芒唾手可得,可她,却再也不能触及。

  她根本不知道推她入水的人是谁。

  当她渐渐沉入水底时,金莲池畔不见人迹,那些原应陪在她身旁的宫人,在一瞬间凭空消失了。

  她停止了挣扎,仰首望着那熟悉的红墙碧瓦,悲伤一波一波地漫上眼眶。

  她不知这悲伤从何而来。

  在金莲池温柔而冰冷的水波里,她心底里那些被冰封、被掩埋、被压抑的情绪,蓦地尽数爆发。

  她看见自己的眼泪,透明得如同最纯净的水晶,一粒一粒,飘散在深碧凝翠的池水中。

  原来,她身上还有一样事物,是干净的。

  原来,自她那早已浑浊的心底流淌出的泪水,与十四岁少女纯净眸中滑下的泪水,并无两样。

  那一瞬间,眼泪汹涌而至,她在将死的一刻哭得不能自已。

  而随后,她便看见了火光。

  宫墙的一角爆出了火光,似还有厮杀声奔袭至耳畔。

  她止住哭泣,静静地看了一会,突然大笑了起来。

  冰凉的带着腥味的池水倒灌入喉,堵住了她的呼吸,可她却仍在大笑,笑出了声。

  委实是太可笑了,不是么?那算计她的一人定想不到,她死之日,便是国破之时。

  什么算计阴谋,什么尊荣显赫,在这将倾的大厦之下,所有今日的耀眼,不过是明日尘烟。

  她在池水中笑出了眼泪,她纷乱的发线四散如黑灰。

  那一刻,她忽然便没了怨,也没了恨。

  就这样吧,她想。

  就这样结束,也没什么不好。

  她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任由那团混沌将她包裹。

  可是,当她重新睁开眼时,她却来到了这里——中元十二年的连云田庄。

  这一年,正是她前世厄运的开端,亦是秦家走向灭亡的起点。而她,却带着前世的所有记忆,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