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叩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当扈(求收藏)

叩星 东篱一梦 2255 2020.07.01 10:08

  荒山的风在青茵的大地上生成,从青苹这种水草的末梢飘起。徐徐进入山溪峡谷,在大山洞的洞口嘶吼。然后沿着大山弯曲处继续前进,在松柏之下狂舞乱奔。它轻快移动,撞击木石,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其势昂扬,像恣肆飞扬的烈火,闻之如轰轰雷响,视之则回旋不定。

  微风抚摸着白衣少年额前的碎发,自他稚嫩的脸盘划过,掠过琼鼻,亲吻着他那清澈的眼眸。风像一个个红尘中的姑娘久等来了一掷千金的贵客一般在慕寒星的身旁飞舞着,跳跃着,缠绕着。

  一位白衣少年在青翠的草地上挥舞着长剑。

  少年的剑没有影子,只有少年的手腕不停地转动着,手肘不停地动着,手臂不停地收放着,忽而左摆,忽而右动,就这样看似简单而又笨拙的手法,但动作行云流水富有美感。

  忽然,慕寒星一个伏身,一记横扫,那风突然安静了下来,忘记了摆弄少年的发丝。只听,少年眼前的那排排白桦突然失了灵气,就如同被人斩断了命门一般。

  一条狗被背后跟着一只吱呀吱呀叫的金色虫子在白桦林中奔跑而过,所过之处的白桦接二连三的直直倒地,把四处逃窜的土狗压的哦哦直叫。看到土狗的下场逗的小山神吱呀吱呀的在地上打滚。

  “大侠,你练的是什么剑法,怎么会如此强悍?你一剑就劈开了这千年苍苍的茂林!”土狗被压在地上声嘶竭力地问。

  “还得多谢小山神的启蒙!”慕寒星对着小山神说。

  “吱呀吱呀……”小山神开心的蹦蹦跳跳。

  “对了,大侠。小山神说有办法治好你的眼睛。”

  土狗眯着眼睛,耷拉着嘴巴伸出有些泛白的舌头道。

  “真的?”

  慕寒星望着土狗尾巴后面撕咬的金色小虫子问。

  “吱呀吱呀!”

  小山神吱呀吱呀地叫着,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大致也能猜出他说的是‘土狗说的没错’。

  问题是土狗怎么会知道小山神说的是什么?这大概就是他们兽类就有共通的语言吧。

  小山神蹦蹦跳跳的快速来到跟前,吓得慕寒星虎躯一震,赶紧将双手环抱在胸前。

  小山神见慕寒星那如临大敌的样子一跃而起,趴在慕寒星肩头打滚大笑。

  土狗也忍俊不禁,只道:“大侠,随我来吧!”

  “大侠,这山头可真的有个坏东西,当然不是说小山神,是真的有个坏东西!”

  土狗一边走一边说,时不时还偷瞄几眼小山神的神色。

  “这个坏东西竟然还敢欺负小山神,我能忍,大侠可不能人!”

  “前几日我和小山神在西边的山头找果子吃,你猜怎么着,竟不知哪里来的一只野鸡来偷袭我们!我们在鸑鷟大人和小山神的地盘竟然被野鸡给偷袭了!”

  土狗絮絮叨叨地说着,慕寒星一边警惕着肩上的小山神,一边兴致怏怏地听土狗吐槽着。

  “那家伙,野鸡模样,生得双翼却无用。用几根长髯飞着,飞的倒是挺快的。”

  “小山神告诉我那家伙叫做‘当扈’,听说吃了它的肉能让大侠眼睛看见,本狗子早就想把它给给烤咯,我这就带大侠前去!”

  “当扈?”

  慕寒星似乎听到了什么关键信息,搜索记忆才想起《山海经》中有言:“其状如雉,以其髯飞,食之不眴目”。这中记载和土狗所描述的并无二致。

  慕寒星眼睛一眯,似乎又再次看到了希望。可就在慕寒星开心之余,一下不防,小山神从他肩头一跃而下直接钻入了他的衣服怀里。

  慕寒星顿时停在原地不动,三息过后见小山神并没后续,只是在他衣服里蹦蹦跳跳也就随他去了,继续随土狗前行。

  ……

  不久,慕寒星就随土狗来到一处灌木林。

  灌木不高,刚刚没过土狗的身体。灌木不似白桦那样直高高的耸立着,分层交错且崎岖着。随处还可见遍地的小野花,五彩缤纷,各有其态。

  而那较高一些的灌木还长着几颗硕大的果实,其中几颗还残留着被鸟类啄食过的痕迹。

  “呐,我们就是想采几颗果子就被那家伙给袭击了!”土狗愤愤道。

  这是一声鸟叫随着一阵尘烟从南边而起,只见一只高飞的其状似蝙蝠又似野鸡一般的大黑鸟正在袭击一匹满身伤痕的独角兽。

  “是它?”那被袭击的独角兽正是慕寒星所骑的那匹。由于慕寒星当时用者字真言将其制服,心中自然有了感应。

  慕寒星者字真言再次亮起,那通体雪白尾巴乌黑的独角兽似乎也有了感应,正朝慕寒星一行奔来。

  “人?”当扈见独角兽异样,视线转来便看到慕寒星一行。

  当扈心中有些诧异,在这山间岁月他从未见到过人,这倒是头一遭。

  当扈嘿嘿一笑,心中已然起了邪念。当扈本为肉食,但碍于其他强兽他不敢外出觅食,值得守卫自己挣来的一方疆土。前几日,见到土狗一行却被他们逃脱,今日好不容易遇上这迷路的独角兽,更庆幸的是竟然让他遇上了传说中的‘人’。

  当扈洋洋得意,笑以为是上苍眷顾接二连三为他送来美食,想都没想就一个俯冲下去直奔慕寒星来。

  当扈或许过于兴奋,飞行的速度比往常快了十倍不止。而另一端被视作“猎物”的慕寒星就有些措手不及了,一时间也无法快速使用“前”字和“行”字。

  待慕寒星反应过来,剑未来得及出窍,只见一道乌黑的“流星”正向他撞来,十米,五米,一米了!

  来不及了,慕寒星霎时心神大乱,呆呆地站立在原地!

  许是慕寒星并没有搏杀的意识,更没有时刻警惕的意识。修行对现在的他来说虽有坎坷,到底是顺利的。在他的世界里修途就应该是大道无为,随缘随法的。可惜他到底低估了野蛮,也高估了这个世界。野蛮都是贪婪的,而修行就是要去挣去抢的。

  死亡的气息即将将慕寒星吞噬,他眼见那流着涎津的长喙即将要向他咬来。

  “咻!”

  慕寒星怀里的小山神突然动了,他扬起一条细小的尾巴,突然一闪。可能是小山神在慕寒星怀里的原因,一道流光快速在他神识闪过,他切地看到闪过的是一条符文。

  符文不似之前佛串上的铭文那般端正,倒像是一团团云朵那般飘逸。

  随光一闪,慕寒星与小山神已出现在不远的小山丘上了。

  “刚刚那是‘遁法’?”

  刚刚一瞬虽然快速,但慕寒星的般若已经练到了实相境,再加之他的神识本就强大,虽只有一瞬,但还是被捕捉到他们刚刚其实是在地下穿行。

  “吱呀吱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