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平凡异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话,初遇魔兽

平凡异世录 乂傲乂 6365 2020.03.25 17:35

  比起马克,我更担心欣,她刚才太异常的淡定。我走到她身边,深吸了2口气才勉强说出了句,「你怎么样?」

  她转头看了我眼,却淡定的笑着说「这世界的力量真是神奇,整个人都感觉到力量,我只是3匹狼没啥压力。」

  我的欲望想让我想更好回答,但我此刻的状态,无法控制面部,尽了最大的力气才说出句:「小心未完。」

  我重新架起盾,环顾四周,我就连说话时,都尽力听着四周的动静,太安静了。没有动物的声音,远处却依旧传来其他2组的轰鸣声,他们对付的是什么?为何还没结束?难道是我们消灭的太快?不,不可能!

  论道理他们要比我们更有优势,特别最深处那组!

  马尔斯的状态很慌乱,赖安和马克却看上去很淡定,似乎在兴奋自己的能力,近战和法师的区别?

  什么东西来了?我听到远处树木折断的声响。

  零拿着剑敲了下盾牌,用头示意了下方向,所有人看向深处,一个巨大体积的生命体正在靠近,百来米处全是茂密的树木,完全看不清它的样貌,但树叶的纷飞来说,这个家伙很大!我的神,现实中可没这么大的森林生物!有也只有大象了吧!

  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我再次敲击盾牌,跑开,体积这么大,我们不适合集中一起!

  我的跑开,大家都明白,各自散开来,只有。。。马克这个货,直接架着巨剑,喊着:「来啊!让我FXXX你的脑袋。」

  ……这货到底说了什么,我的语言加护给我翻译出来的是这句,这货真是蛮干型……

  近了,50步,30步,20步,终于看清,树木茂盛,遮住了视野,只看得到一团黑物,20步时终于知道!这是只巨大的黑熊!样貌说不出来的恐怖,眼睛冒着红色的光辉!巨大的身躯,此时正奔跑着撞过来,奔跑的熊也比我高不少!

  从发现目标,我们便已经开始准备,法系技能都已经吟唱就绪。

  马克的姿势是将大剑高举,应该是在准备战斗技能——{重击},一个大幅度加大输出,可以用于任何攻击方式的技能,缺陷速度降低。

  吼!巨熊已经冲到跟前,一声咆哮,飞扑而来!

  轰!马尔斯率先发出了火球术,集中了巨熊的头部……但,火焰很快就消失!

  一声撞击声,粉尘四散!2个怪物撞在了一起,重击!马克在撞击的瞬间,直接用巨剑砍向了熊,技能发动时,力量在大剑上留下微弱的光辉,而巨熊,身上似乎也在散发着魔力,爪子上的魔力光辉更加的明显……

  砰·……似乎魔力的碰撞产生的冲击波扩散开来……剑砍中了,但马克也被撞飞,前爪在他飞出去的时候,向他撕扯过去,右爪在铁甲上留下了三道深深的爪印,不,不只是铁甲,爪子透过铁甲,连同马克的胸口都被划开了三道血痕,但还好算浅。不过熊的前方也留下了一刀深深的剑伤……

  而本来差点命中马克的左前爪,则被欣给用风击打中,从而稍微改变了方向划了个空。

  而马克则被直接撞飞进了森林,这笨蛋,为何不是刺向熊的心脏!那样一剑就结束!

  在欣刚才攻击它爪子的时候,我震击了它头部,但显然震击的伤害非常弱!对它起不到任何作用!甚至连反应都没给一下!10多米的距离,属于比较正常的范围。

  此时,熊环顾四周,我们4个则两两一边,我和马尔斯一边,赖安和欣在熊的另一边,因为旷地很小,只有3米多距离,我们如果要包围它,需要进入森林里,那样只适合法系,近战会变得难以行动,但巨大的身躯也会更加难以攻击我们。

  拿剑和短剑的赖安在熊落地的时候也攻击过去,他的技能刺向了熊,可惜貌似没造成多少影响,至少伤口并不明显,这熊皮有多厚?这铁剑也许不算好,但绝对杀猪宰羊是一刀毙命!

  这便是魔物,不会连魔法都会吧?现在熊身上的魔力光辉比较不稳定,可能被我们刚才的攻击打破了它的魔力盾?至少看来还是能伤及它,但……很明显马克造成的伤口正在愈合!

  真麻烦,这盾牌可挡不住熊的攻击,如果硬接,断胳膊是必须的。震击吟唱施法的话会好些。但我现在根本没法吟唱,只能靠欣的火球和冰箭了。

  赖安就跟前,巨熊回复姿态后,尝试性的对赖安进行了爪击,但都被赖安,顺利避开。

  赖安在进行了几次攻击,发现伤口太浅,而对方站起来时,太高大,有3米多高,根本无法触及要害!赖安只好后退,距离熊5米处。

  我拿剑向众人示意了下,剑尖左右挥舞下,僵持太久,我们会过早疲惫,万幸目前还没到体力极限。。。大家开始四散开来,马尔斯不蠢,早进了森林,这样熊的攻击也不容易直接打到他,只希望别有其他生物来夹击他。

  欣也跑进了马克刚才飞进去的森林,开始了吟唱,熊对赖安看上去比较在意,但对我没啥兴趣的样子!这货,难道也会读数值?可恶,有种被轻视的不爽感!

  在熊把头朝向赖安,屁股朝向我时,我发现它是头公熊,虽然动物的器官一般会很难藏起来,但不知道为何这只的,有些明显?有种邪恶的想法悠然而生,男人更懂公熊!

  我现在没弓箭在手,但灵魂震击,也是有一定伤害的,如果我们没法对它造成直接伤害,那么想必也能让它痛苦。

  对峙之中,熊并没有冒进,而是在观察着他们3个,突然2法火球术同时发出,熊身上2处分别命中,正常来说火焰命中干燥的动物体毛,会燃烧,但这火球击中它后,却没一会便消失,仅留下黑印!看样子熊身上的魔力消除了这火焰!所有魔物都有这个能力吗?

  被攻击的熊,开始咆哮然后冲向赖安,似乎它认为我们并没有什么威胁。

  火焰的伤害看上去,并无太大作用,糟糕透了,熊的冲锋被赖安灵敏的躲开,赖安不旦闪避,还同时给予了它一击……可惜,依旧太浅……

  熊虽然大,却很灵敏,紧接着又来了下转身爪击,都被赖安顺利避开。

  在熊准备再度攻击时,我发动了灵魂震击,直接从它的核心部位打去!但偏了,击中了其更后面的位置?额……请相信,我不是故意的!!!我可不是非洲二哥!

  本来正在攻击的熊停了下,调转熊头,眼露凶光面向我,那表情看上去……哪怕不同物种,我也明白它的感受!

  糟糕,它很生气!很生气!疾速的朝我飞奔而来,我立刻转身时便跑入了森林,祈祷着森林的树木能够阻碍他的前进,再找机会让它体会忧伤!这是哺乳动物雄性常见的弱点!

  熊似乎相当愤怒,不过一切的冲向我,火球和树木不断的砸在它身上,但它丝毫没停止的意思!

  此刻茂密的丛林里,一头庞然大物,正在发了疯的追着一个人族少年,沿路上的粗壮树枝,都被其无情撞断,少年的同伴,正在尽力的对巨兽进行各种属性的魔法攻击,但……如同那些树枝般,巨兽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我绕着四周的岩石和巨木奔跑,不走直线,刚才那下算嘲讽吗?我可不记得这世界有嘲讽技能!但似乎成功让队友们能更好的更多的攻击它!

  躲到岩石后面饶了半圈的我,试着找下熊的位置,这货还没放弃,只能绕着圈追捕我,巨大的身形,在阳光下形成了醒目的影子,在巨石后方的我,猫着看着地上的影子移动,它若向左,我也跟着,一直跟他绕圈。

  过了会,巨熊的影子看不见了,不知道是趴下,还是走开了?队友的魔法声音变得比刚才慢多了……不好,队友的魔力可能不够!

  我边退边驾好盾,探出头来看了下,此刻的熊,不知为何走了回去,难道去追击队友?

  此时,从远处飞来了1个火球击中了熊,我边绕着走,边看着熊,余光看到,马尔斯已经气喘吁吁,看样子魔力已经快用完了,只能靠欣的魔法了,有活力还是挺实用的。

  在远处的赖安,正在偷偷的摸进熊身边,不是很懂,潜行到底有什么技能,感觉他没用过,熊距离我有点远,大概有20米开外,这可不是好事,跑又跑不过,这地方也震击不到它!

  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动物的思维我是无法有效的换位思考。

  突然爬着的熊,开始飞速转向我冲了过来,而已经在巨熊身边的赖安,便也急速挥舞长剑,以相反的方向,飞快的砍了过去,砍进去了!伤口不算很深。熊似乎刚才没发现赖安,二者速度的叠加,让剑在熊的右边身上留下了长长的一道口子!

  熊并没有理会这剑伤,依旧直面扑向我!什么仇什么怨?

  赖安在反作用力下,弄得有些不稳,来不及追上去,如果数据没错,他的速度应该是我们几个最高才对!

  我飞快绕到了旁边的巨树背后,脚不敢停下,跟熊形成直线的方向奔跑,目的是下个巨石,比上一个更加大,有巨树挡住,熊看不到我的移动,也许嗅觉会知道,但那也无碍!

  一声巨大的响声,从身后飞来了众多的木头碎片,我已经在巨石旁边,迅速躲到了后面,等飞来的木头停下了,熊奔跑的声音又开始了,我迅速的伸头看了一眼,可怕!巨树已经被愤怒的熊怪拍出了个巨口!现实怎么可能做得到!这头比北极熊还大的怪物,本来原本的世界,北极熊就没人能接住它的一击,这只更是超过了常识能理解的范围。

  跑是没用的,我只能靠石头周旋!我已经开始在巨石周边猫地身子移动,熊撞击巨石的声音响起,万幸,石头够硬,只是巨大的震动,还不至于粉碎什么的!这要是抓到我,不把我撕碎才怪!

  现在已经下午3点,太阳已经不在正空中,熊刚好在太阳的那个方向,地面上的影子让我知道了,熊站起来寻找我,这货比石头都高!

  熊面向那边移动,我也顺着圈朝同方向移动,利用巨石作为遮挡物,保护自己,只能等待队友的支援了,万幸这是试炼之地,如果是别处,怕是队友都可能逃跑了,这里逃跑想必神灵也不会给予奖励!

  我很好奇这便是所谓的没有什么危险吗?怎么看都不是啊!我绕了2圈,影子没法看到的时候,完全是看运气,还好这熊似乎被愤怒只配了,失去了理智。我小心的绕着圈,生怕发生一点错误,否则怕是会人入熊口!

  轰的一声,应该是火球术命中了,我听到了熊跑动的声音,不好,它朝施法者去了吧!?欣危险,我急忙架盾出来看下,熊正朝着远处的欣跑去!

  灵魂震击离的太远,释放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快20米距离,直接击中了熊的屁股,熊毫无反应!突然从熊的右侧,一把长剑再度在其右边刚才伤口上切入!这次深入了不少!赖安的潜行,似乎可以让熊没法立马发现他,我也不清楚实际效果和方式!但这次熊没有不停止奔跑,而是立马改变了方向,甩开了剑的攻击,但身上已经留下很深的口子,鲜血直流,熊的方向改变了,直面向赖安撞了过去,看样子疼痛也让它没法子用爪击。

  熊的转弯,是在太快,来不及闪躲,赖安飞出了好几米,还好没被树枝插中!

  巨熊站了起来,大吼了一声!右爪明显的下垂着,虽然能动,但估计无法全力,很好!如果能伤及背部就更好了,如果说要安全的胜利,只有靠背后偷袭刺穿其心脏,不过心脏刺中了,它就会死吗?这可真不好说,这起始村的基础教育很有问题啊!都没告诉魔物的要害在哪里!

  巨熊准备攻击赖安,我虽然也朝向巨熊行动,但不好直接靠近,而是在远处拿剑敲着盾牌挑衅巨熊!奈何我并没有这种技能,只能引起巨熊的注意力,一切都是为了让另外头怪物攻击顺利。

  马克趁着巨熊看向赖安和我的时机,拿着巨剑冲刺到巨熊的背后,熊发现了异样,奈何站立着、加上刚才的伤口,使得巨熊来不及闪躲,后背被巨剑刺中,重击的威力果然比赖安的技能强不少,刺进去了一段,多少我真没法判断,但那么大的剑,尖头已经看不见,那估计也有10多厘米了吧?

  熊的迅速转身,甩开身上的剑,让剑被滑了出来,一个左爪挥击,马克身上被留下了深深的爪印,鲜血喷涌而出,马克也被击飞了出去!熊后背也喷出了鲜血,但很快便变少,我已经冲过去,想要补一刀!

  但,熊被彻底激怒了,比刚才更警觉,左爪刚把马克击飞,便发现我正冲向它,这货立马反向转身向我,左爪反手一挥。糟糕,太近,完全来不及躲开,我左手急忙用盾架开了这次攻击,可是我的力量太弱,盾牌是木头衔铁,并不牢固,被击碎,我也飞出了几米外,这可是被有附魔的盾牌啊!

  疼!我的疼痛和愤怒同时作用着,盾牌碎了,碎片在我手上划开了几道口子,我看向左手,整个红肿和疼痛,还好没伤及大血管,只是有些血痕。身上也满是泥土和檫伤,万幸还能动,被弄伤的愤怒,开始在发挥作用,体力的最后冲劲。

  这就是所谓的没有危险!?死亡正在抚摸着我们,仿佛一个不留神便会被抹去,都是那帮混蛋村管理者的错!当初就不该那么做,否则又怎么会有这种意外!

  人的愤怒和危机意识开始作用,肾上腺素从未有过的分泌量,砰、砰、砰、砰砰……

  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仿佛整个心脏要炸开一般,第一次如此急速,潜意识仿佛在告诉我,不拼会走不出这个森林。

  此刻,这个世界很单调,四周的声音都如此的清晰,层次也如此分明,熊似乎一直在怒视着我。

  如此的近,我不敢乱动,右脚跪地,半蹲在地上,驾着剑,它要是冲过来,至少能够给它一击,它似乎也明白,它的怒视,使得它的威压仿佛可见般扑向我。

  疼痛、恐惧、愤怒已经开始相互作用着,我余光看向四周,企图寻找任何一丝希望……

  但这一看,却让恐惧更加庞大……

  砰、砰、砰、……

  心脏的跳动声,快到令我担心,从未有过的心速,仿佛就快炸开,每一下心跳胸腔都跟随着颤抖……

  眼前的一切太荒谬,不、不可能,现实的世界根本不可能存在!

  四周的树木破损严重,一片狼藉,两个人才抱得过来的巨树,缺了一大块,更不要说,四周的小树,满是折痕。

  而在远处躺在血泊里的马克,实在让人难以置信,身上的铁甲已被撕碎,铁甲部件散落一地,甲片上留着深深的抓痕,是什么样的怪物才能够徒手撕碎近一厘米厚的铁片?鲜血从伤口处喷洒了出来,染红四周的植被。

  近点的地方,一个在尝试爬起来的赖安,仅因一击,便已经无法控制平衡,险些昏迷过去,尝试靠着手上的剑支撑着,但不管怎么咬牙,哪怕把已经被胸腔的血液染红的嘴唇咬出了印子,也无法站稳,颤抖的身子已经不听使唤……

  靠着高速心跳的我,才勉强的坚持到现在,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努力,心脏惊恐的跳动,给全身带去了氧气和养料,仿佛在告诉我“不要放弃”,但,靠着右手这一米不到的单手铁剑,又能做什么?左手上的盾牌已经在一下撞击中粉碎,这可是修女为了我的安全,特意加护过的盾,在怪物面前犹如一张废纸……

  破碎的盾片把手臂割出了几道伤口,我已经没有功夫去管那流出来的鲜血,万幸并没有伤及大动脉,只是表皮的破损,虽然整个左手小臂已经充血红肿,但对比他们,我简直太幸运!

  战场之上,只剩下欣,她一直灵活的拉开与怪物的距离,并且尝试给怪物造成伤害,但……我们的魔法对于怪物来说,犹如装了水的气球而已,能骚扰,却无威胁……

  已经找不到马尔斯的身影,不知道他到底在那,哪怕我们此刻逃跑,也绝对不出几百米便会被怪物给扑杀,逃跑的希望都不曾存在。

  可恶!这一切跟说好的不一样!这一切跟村里的人说好的根本不一样!这便是所谓的没有危险?巨大的怪物,仿佛在嘲笑我们的无能,仿佛在愚弄着我们的弱小……

  可恶!

  我!不!绝不……

  希望仿佛不存在,所有的战力都所剩无几,此刻战场上的零,连熊的表皮都无法伤害,何等无力!恐惧似乎在告诉:他放弃吧,你无能为力。

  不管恐惧如何恐吓,零都明白,一旦放弃,那才是死亡的到来……但,身体却不自觉的开始了些抖动,第一次如此近而无障碍物的直视着熊,那恐怖的威压,那不是从未经历过生死战的人所能承受!

  轰~

  魔法击中的声音,再度响起,欣尝试着吸引熊的注意,熊前面十米不到的男子,显然连站起来都吃力,如果不做点什么,可就完蛋了!

  吼!巨熊的咆哮声,眼前的巨熊,看着半蹲在地上,颤抖的驾着剑的零,仿佛嘲笑他无能般,吼了一声,便转头冲向远处的少女。

  可恶!可恶!!可恶!!!到头来还要被欣保护吗?明明内心渴望保护她,在她面前耍帅!可恶……

  面对自己有些发抖的身体,充满了更高层次的愤怒!

  在巨熊转身不到两秒多,内心经过飞快自嘲……零的脸上,笑了下……

  恐惧?那是什么?能吃吗?

  愤怒开始占据了优势,疼痛、恐惧,都变得微乎其微……

  欣看着熊冲了过来,立马躲到了巨石后面,熊,并没有鲁莽的冲过去撞击,而是似乎在等待着欣的下一次露面,它离巨石仅几米,毕竟此刻已经没有其他威胁存在。

  愤怒的极致是爆发,心脏的跳动,从无规律的乱跳,变成了稳定而快速的跳动……

  身体开始变轻,轻飘飘的,仿佛连握剑的力气都没有,但零的笑容却……

  无力?不,这只是身体的非正常轻松感,如此轻和快,世界仿佛都慢了半拍,巨熊就像在慢悠悠转身闲逛般,这么慢的动作,真是可笑,既然被这样畜生伤了左手,多么可笑!

  我,我,我想将剑刺穿它的心脏,犹如餐桌上没有肉体的心脏般刺穿,切碎,剁烂……然后生吞活吃了它!

  对,就该这样,哈哈哈哈~~

  它死或我亡?不!只有它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