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择路忘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艰巨的任务

择路忘川 凤爪折花 3258 2017.01.04 18:06

  常嘉城是一座被称为“春城”的地方,这里四季如春,百花繁盛风景如画,和平时期这里是际良国内最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每天来自各地的游客穿行于城市各处寻幽探奇,巅池边留下无数情侣在夕阳下互诉钟情的身影,长山里也曾充满孩童的嬉笑打闹。

  如今这座美丽浪漫的城市在内战中孤独的沉寂下来,原本喧嚣的街道现在冷冷清清,歌舞升平的河岸如今也杂草丛生,整座城市如同失去情人的美人,充满了哀伤和惆怅。

  此情此景正合一句唱词“佳人依旧依翠柳,旧情默然了无踪,痴心未语泪哽咽,唯愿来日现欢颜~”。

  灿生小队来到这座舒适城市时,正赶上这里一年一度的“洒酒节”,这是当地最重要的节日之一,起源于千年前三百勇士血战独步岭,将五万入侵者击溃归来的情景。

  战斗结束三百人只有最后不满三十人活着回到家乡,但在进城前勇士们怕身上的血腥气吓到家里的孩子,就用路边迎接人群献上的米酒冲洗身体。

  由于那一战的历史意义,以及其蕴含的温暖含义,这个举动被保留下来,经过千年演变成现在的“洒酒节”,节日期间所有人都会走上街头载歌载舞,相互将花瓣和米酒洒在身上,预示平安喜乐温馨甜美。

  灿生他们的车队一进城就被人群包围了,无数人跳着朴素的舞蹈唱着亲切的歌谣,将花瓣和米酒洒向众人,大胆的当地姑娘从人群里挤出,将车队里的长得帅气和身材彪悍的小伙子们拉到身边用舞蹈表达爱意。

  大壮被三个娇俏的姑娘包围,幸福的几乎忘了自己叫什么,粗犷的舞动身体的每一个关节,毫无章法的和人群舞在一起。

  毛蛋、二鬼、土匪、色猴、灿生、小旗长也都被一群姑娘围着欢跳不已。

  唯独皮竹太瘦,二秃子太猥琐,冰块太冷傲无人理睬,三个小伙一脸幽怨的蹲在地上画圈圈诅咒小队其他人今晚不举~

  ……。

  节日欢庆了三天,虽然没有往日游客如云喧嚣沸腾举城欢庆的盛况,却也以自己的方式将狂热和激情揉合在静美之中,展现出另一种酣畅淋漓的奔放。

  小队里除了那三个长得实在太砢碜的外,其他人基本都在花香和米酒里沉醉了三天三夜,当众人从醉梦中醒来突然有种繁华落尽回归平淡的不适感。

  收敛心情众人走出房门,开始在城中收集任何关于“欧冶子”的信息,不管发生了多少事任务终归还是要尽全力去完成的。

  让众人意外的是“欧冶子”的消息在常嘉城中非常好收集,几乎达到家喻户晓尽人皆知的地步,不止是在这座城,就是整个际良国内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只不过在别的地方大家很少用“欧冶子”去称呼他,而是尊敬的称其“班匠神”~

  “班匠神”其实真实姓名叫欧冶班,复姓欧冶,单字一个班,原籍鲁城,又号鲁班,被称为“欧冶子”是当地习俗,将德高望重有大贡献的老者在姓氏后加称“子”,代表其圣贤之资~

  是当今大陆上所有国家里排名前三的国宝级神匠,善于铸造符剑和傀儡,其代表作“干将”、“莫邪”占据天下十大神兵其二,被际良国定为天子剑,尊为护国传承圣宝,可惜皇朝内乱后消失无踪。

  傀儡术上欧冶班也另辟奇径造出了能翱翔天际的“木鸢”,能无需驾驭自行奔驰的“流马”,以及供奉给际良皇室把玩闻乐起舞的“流云舞姬”。

  每一件都是传世至宝,可惜的是这些精巧奇宝如今大多随皇室的覆灭再不可见。

  东西没了人还在就变成世上最悲催的事,各路军阀都将目光放在了这位国宝级的神匠身上,都想将其据为其有,于是各种邀请、绑架、暗杀层出不穷,把个老头惊吓的躲在云雾缭绕的硅谷里,依靠自己制造的战斗傀儡龟缩不出,大有海枯石烂坚定不移的趋势。

  老头的乌龟壳战术让所有军阀郁闷不已,硅谷的地形并不适合出动军阵,单兵小队偷袭又奈何不了小老头的战斗傀儡,再加上老头将整个山谷都改造成了战斗堡垒,无处不在的陷阱机关,杀之不尽的魔甲怪虫,足以让任何进入其中的人有死无生,所以一时间倒也拿他没办法。

  但老头低估了人类的贪婪,被改造后的硅谷展现出来的惊人战斗力,让众军阀口水直流,有不少人考虑过派出大军,将整个山谷连带周围大山一起挖出来搬走。

  这个浩大的工程至今没有实施并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没有人愿意放任别人拥有这么一件大杀器,所以相互阻挠之下才让小老头安稳到现在。

  不过正所谓“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只能被动躲在硅谷里防御的小老头,不得不在安稳了几天后,再次面临来自四面八方无止境的偷袭暗算。

  新的攻打再不局限在纯粹的武力之上,而是烟熏、放山火、打地洞、引河倒灌等等阴招,老头虽然将其都接了下来但谁都看的出来,照这路子老头坚持不了多久。

  而欧冶子估计也知道自己没什么指望了,于是开始担心起自己一身奇才会后继无人,思考再三后决定向整个天下招募关门弟子,要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

  于是这个消息传出山谷后,不但天下有志之士蠢蠢欲动,各路军阀也都偃旗息鼓,纷纷派出精干手下准备将老头一身奇术偷学过来。

  现在摆在小旗队面前的问题是要想完成绑架任务,除了成为老头的徒弟外基本没有任何可能,无数的失败案例摆在面前,没人觉得自己具备攻陷硅谷的能力。

  ……。

  硅谷之外桃叶山山脚进山口处如今被清理出一大片空地,几架人形傀儡将喧闹的人群阻挡在场地之外,在黑压压的人影前摆着一张石台,两名身穿杂役服的青年在对前来的拜师者进行登记。

  每个登记完毕的人都会得到一个木牌,上面写着编号以及个人信息。

  这东西灿生看着很眼熟,感觉上次把自己拐卖进军营的就是和这相同的玩意,心里泛着嘀咕,小家伙一脸警惕的将登记之人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确定不是当初拐卖自己的那个军装小丫头后,才讪讪的溜达回小旗长旁边。

  看着周围黑压压的人群,小队里的所有人都有点犯怵,这些人如果都是来拜师的,那么他们恐怕是一点希望都没有,而同样的拜师失败也基本就等于任务失败。

  潜进硅谷绑架小老头的想法,在看到两架鹅蛋脑袋的金属傀儡将一个打算闹事的蕴丹士撕成碎片后,再没人觉得招惹小老头是个好主意。

  圣贤之下近乎无敌的存在,凡人的极致力量等级在这些傀儡面前都不堪一击,他们这些才炼体四五六级的小蚂蚁还是哪凉快哪待着的好。

  忧心忡忡的众人唉声叹气的聚在一起找安慰,却不经意发现周围来拜师的人中,很多都和他们一样有着浓厚的军旅气息,身上的杀气血腥气都很重,显然这些人里和他们一样有着别的想法的不在少数。

  按照登记时,那两个仆役的说法,正式的考核放在三天后举行,届时所有已经登记在册的拜师者可以依据木牌进入会场,在入场的同时考核也就已经开始,任何被淘汰者必须立即退场,但凡惹是生非不服判定者一律就地格杀。

  小旗队众人很是犯愁,三天时间,他们这些人里全都毫无炼器根底,就连最基础的炼器常识也没人知道,稍微能和炼器靠点边的也就小灿生参军前,有过几年铁匠铺打铁的经验。

  三天时间让这些一无所知的家伙去通过匠神的考验,简直是天方夜谭。

  小家伙没说话,其实他还是有点底气的,当然这底气可不是来自打铁的经验,而是那尊神奇的小鼎,在小鼎的菜单界面里,小家伙是看到过“炼器”选项的,相对的,在选项的“技能资料”里可是储存着不少青铜末期的炼器知识,虽然那些知识因为材料和能源的变更而大多毫无用处,但是基本的常规只是应该还是相通的。

  考核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作弊器在身边,小家伙觉得应该没什么能难倒自己,更重要的是自己可是作者御笔选定的唯一主角,在所有的玄幻小说里就没有听说过哪个主角在技能选拔的时候名落孙山的,那些主角谁不是惊才绝艳出类拔萃技压群雄,自己再怎么挫那也是主角不是,相必天下气运还是在自己身上的,拜个师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在考核中使用小鼎而不被发现,这是个很麻烦的问题,小鼎被设计出来时应该没考虑用来作弊的功能,每次使用必须注满血液不说,还会弹出一个一米大圆盘,只有站在圆盘之上才能调出功能菜单,虽然有一定的对外隐形的能力,但是功能启动前还是无法遮掩的。

  考核时自己面前放个小鼎可能只会让人觉得奇怪,但是要是小鼎在众目睽睽之下弹出个大圆盘恐怕所有人都会看出有问题了。

  可是不借助小鼎的话,小家伙一点不觉得自己有可能回答匠神级别提出的任何专业性很强的问题。

  要是到时候自己一道题都回答不了,就算主角光环再怎么璀璨恐怕也是被踢出考场的命运。

  想着自己即将因为作为文学史上最无能无知的主角被载入史册,小主角就不禁为自己的命运坎坷沮丧不已。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