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择路忘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军事任务

择路忘川 凤爪折花 4043 2017.01.03 12:12

  作为驻扎边境的锐字营,每个月都有很多任务发布给士兵们去执行。

  这些任务里大多都是寻常的巡查、调查、监视之类的常规军事任务,也有一些比较隐秘的比如暗杀、绑架、劫持、埋伏阻击之类的特殊任务。

  任灿生接到的第一个军事任务是和小队成员一起潜入三郡之外的洱原郡,找到一个名叫欧冶子的老人,将其安全的护送回绿麒镇。

  当然这是官方的说法,按灿生自己的理解是在不暴露绿麒军身份的情况下,将这个叫“欧冶子”的老头绑架并押送到绿旗镇,这样的任务其实有很多,某些对绿麒军很有价值的人,但又因种种原因不能或拒绝绿麒军的邀请,于是就会在士兵的任务里出现这样以“护送”为名的隐晦任务出来。

  当任务发布到灿生所在小队的时候,十个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毕竟类似的任务还是很常见的。

  于是十个人按正常的套路,购买了一些象山郡的特产,然后招募了几个脚夫雇佣了一队佣兵,伪装成普通的行脚商向着千里之外的洱原郡的府城常嘉城进发。

  按照正常套路,商队到达目的地后,十人将分散到郡府各地去收集任何关于“欧冶子”的消息,然后在确定大致范围后再制定出具体的行动计划。

  只是和小家伙想象的第一次任务一帆风顺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商队一出了绿麒军的管辖范围就不断遇到各种匪盗的袭击,其中有两三个人就敢抗着板斧拦在路口光明正大的喊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傻缺,也有百十号人成群结队呼啸山林贪得无厌雁过拔毛的成了规模的,偶尔甚至会碰到那种新兵任务里剿灭过的雾牙山那种盘踞一方有修士带领的人数庞大的枭匪巨盗。

  ……。

  一个滑步身体一个铁板桥,手中长刀将转身反扑过来的一个山匪拦腰斩成两半,然后一脚踏在摔倒地面在地上争扎的上半身,一刀砍下其首级,转身追向其他逃窜的匪盗。

  这已经是一路上被商队杀散的第四波由百十号人组成的颇有规模的山匪团伙了,至于那些零散拦路的这一路上都不知道有多少丧命在商队手中。

  灿生十人一路表现的强悍此时已经引起了佣兵们的高度警惕,这样彪悍且进退有据配合默契的雇主可是不多见的,明眼人一看就能从中感觉出明显的军伍气息。

  灿生他们也很想掩饰到底的,但是这些随意雇来的佣兵实在是太菜了,别说这种百八十人的大匪帮,就是遇到那种只有两三个抗斧头的山野毛贼,这几个佣兵也要拼了老命的和对方杀的天昏地暗大半天,然后在损兵折将的巨大代价下才能获得胜利。

  小旗队众人开始还抱着看戏的心情在后面戏谑的旁观着,但可惜在被第一波上百山匪包围后,众人就不得不插手了,否则还没地方雇来的人就被人杀光了,带来的货也会被抢个干净,最后还是要暴露自己和山匪血战一场。

  小旗队一出手立刻场面就瞬间转换过来,十个人分成四个方向挥舞长刀一路卷杀的山匪们人仰马翻,三人一组的“三才杀阵”这种战场上千军万马中的血战战阵,如今被用来杀一群普通人组成的匪盗,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战阵所过之处鲜血飞溅残肢断臂抛飞,别说是一合之敌,就是半招也不是这些人能接得住的,一刀而过往往就是两三个三四个站的比较近的头颅一起飞,身体一起碎。

  而小旗队的小旗长,这个小队里炼体等级最高的家伙,独自面对一个方向的山匪,更是杀的酣畅淋漓,一把长刀舞的风雨不透,如同一个刀刃组成的圆球在整个匪群里横冲直撞挡者披靡。

  只是一个照面,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就都傻了,那种收割生命的流畅迅捷简直是十台毁灭机器在肆虐。

  当十人停下来时山匪里再无一个完整的尸体,更没有一个人能成功逃脱出这个修罗地狱。

  满地的碎尸让佣兵们和脚夫都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些前一刻还是雇佣自己的屠夫此时会如何处理自己,很明显的某些不该被自己知道的秘密,如今却被窥看到了显露出来的最血腥一角。

  但让佣兵稍稍安心的是,为首的雇佣者只是一挥手喊了声“继续按原路线出发~”,然后队伍就吱吱扭扭的又行进起来,但是和以前不同的是那十个雇主不再聚集一处,而是分散在队伍的前后左右,隐隐有押送众人的意思,这使得被雇佣来的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的一言不发起来。

  ……。

  色猴看着分散在四处追杀溃逃山匪的众人,又看了看身后畏畏缩缩挤在一起的佣兵和脚夫,走到小旗长跟前,低声道“老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到现在连三分之一的路还没走完,总不能就这么一直杀过去吧~”。

  小旗长眉头紧皱,这次任务很是诡异,以前也执行过不止一次类似的“护送”任务,路上偶尔遇到一两股山匪就很是了不得了,如今这都第五波了,最多的一伙足有上千人,领头的是个炼体五级的家伙,手下还有两个炼体四级三个炼体三级五个炼体一二级的。

  这样的悍匪除了出动正规军外几乎是无敌的,小旗长当时就放弃了将其剿灭的想法,一旦动起手了,能不能打赢不知道,但队员死个十之八九是肯定的,自己说不定都得把小命交代在这里。

  所以整个商队不得不如普通商队一样,任由对方将货物一件一件打开翻查,然后卷走大部分值钱东西后,又交出一笔非常可观的买命钱才被放行。

  小旗长也知道对方之所以没赶尽杀绝,是因为对方的修士感觉到自己队员们的血煞之气,动手的代价无法预估,才得了好处后见好就收的。

  小旗长当然不知道绿麒军军部,为了让作者安排的小主角能有足够的人生历练,让作者取得足够多的故事素材,所以在小队出发前就已经排人按他们的前进路线,四处散布某富商携带巨额珠宝要逃回家乡的消息,并将富豪的财富狠狠的夸大了一番,于是这一路上几乎所有的山匪都如同等着吃唐僧肉的妖怪一般专盯着这只队伍下口。

  很显然,商队这个套路是无法再掩饰身份了,只能另想办法前往任务地点了。

  让人头疼的是后面这些雇来的佣兵和脚夫该如何处理,这些普通人如果就这么放了自然是个不小的隐患,继续带着又成了累赘,真的全杀了,到不是下不去手,而是这种无谓的杀戮普通人确实不是一个军人该干的事,可任务说明里明确写着“隐藏身份”以及“潜入”这些明确词汇,这些词汇的出现就意味着不能出任何意外,作为军人不打折扣的完成命令又是必备的素质之一。

  此时四处追击的队员都已经完成自己的任务,重新聚集到小旗长身边,看了看自己的队员又看了看身后卷缩在一起的佣兵和脚夫,小旗长叹了口气“下手利索点,给他们一个疼快吧~”。

  ……。

  行进在荒草蔓生的小路上,小队众人警惕着四周,失去了商队的掩护十个人携带的行商通行牌也就失去了作用,更重要的是他们身上的经费,已经不够买通关卡更换新的身份,因此只能离开大路从小路绕过各处的关卡前进。

  荒山野地的小路却不是那么好走的,时而出现的小股匪盗自不必说,盘踞山林之间的妖兽魔禽也不会放任他们穿越自己的领地,是以一路之上各种袭扰不断,弄得小队众人身心疲惫。

  绕过两处关卡后,众人才发现并不是所有关卡都是可以绕行的,身后设在河畔桥头的关卡就无处可绕,大河宽广川急,其中暗礁遍布漩涡时隐时现,行舟过河基本是不可能的事,而几十里内唯一连接对岸的路途只有那么一座石拱桥,关卡就设在桥上。

  毫无办法的众人只得选择硬冲关卡,守在桥上的四名军士来自附近小城的守备军,这种二线部队平均水平不过炼体三级,小旗队只是一个冲击就冲过了关卡,四人斩杀了三个,剩下的一个却掉落河里生死不知。

  原本以为没有活口可以高枕无忧的小旗队却在不久后,被赶过来抓捕他们的一个守备排围困,五十多名炼体二三级的军士组成的十几个三才战阵,虽然威力远不如绿麒军士的强悍,却也不是只有十个人的小队可以死磕的。

  为了不将自己军士身份暴露出来,小队众人并没有也组成战阵对抗,对于如今各地军阀来说最敏感的就是其他军阀的秘密潜入,因为这意味着巨大隐患和不可测的损失。

  如果只是被当做匪盗的话,冲出这些守备士兵的包围后,还是有逃生的机会的,但是暴露自己绿麒军的身份后,必将面临无尽的追杀,到时别说完成任务,就是立即返回驻地都不可能,被围杀殆尽是迟早的事。

  手中长刀架住迎面劈来的战刃,尚未回力的灿生就被从旁呼啸而来的另一把战刀逼迫的手忙脚乱,刚刚扭腰躲避开来,又一把战刀直刺而至,抬脚将战刀踹踢开来,被架住的战刀却已抽身而出一个斜斩再次斩杀过来。

  战阵发动起来绵延不绝,三人犹如一体,将低于灿生一两级的力量整合在一起,让孤军奋战的小家伙倍感吃力。

  其他队友也不比小家伙轻松,其中运气不好的如今正被两支战阵围杀着,不少人已经闪躲不开出现伤患。

  收敛心神,小家伙舞动长刀与对方硬碰在一起,一股被战阵集合起来的巨力从刀身席卷而至,当即脚尖点地整个身体借力向后飘飞开去。

  战刀在身前一横,双手在握把上蓄力,灿生双眼微眯,阴冷的寒光透射而出,左腿前弓点地整个人再次冲对面冲杀过去,横持身前的长刀一个斜撩《辛酉血杀刀》施展而出,这套出自小鼎中的杀场战技小家伙还是第一次使用,效果如何可以说心里一点谱都没有,但是小家伙确信出自小鼎的东西因该有其非凡之处。

  长刀与战阵再次碰撞在一起,这一次灿生手中的长刀并没有和对方硬撼在一起,而是半途中一个搅动由斜撩改为直刺,直奔战阵之中的三人的中心点而去。

  三才阵当即一转将灿生围在其中,三把战刀从三个方向同时切割而来。

  一挺手中长刀,直迎其中一人而上,长刀改刺为点,双手握刀也变为三指扣抓。

  “铛”的一声长刀点在对方刀身之上,当即旋转着弹飞开来,小家伙却不理飞离开来的兵刃,而是借对方一顿之机前冲的身体一矮,从对方身下穿过,交身而过之时,一把匕首出现掌中,寒光一闪从背后捅进对方心脏。

  此时被磕飞的长刀旋转着又和另一人横削而来的战刀撞击在一起,这一次长刀却没有再飞出去,竟顺着对方刀身缠绕着切割而下,只是一愣间一双握着刀柄的手臂就被切割下来。

  此时斩杀一人的灿生一把抓过死者的战刀,身体一跃将第三刀闪避开来,半空中双脚一踏刀背,整个人卷缩在一起,抓住刀柄的手臂一用力,《血杀刀》第二式“半月斩”施展而出,一道银光从半空中斜射而下。

  “噗~”的一声持战刀横削而过的军士当即从头到脚被切割开来。

  银光落地,灿生身体一旋左手接住旋转而回的长刀,右手战刀一个横拖将失去双臂的军士切喉而过。

  《辛酉血杀刀》果然不凡,只是兔起鹘落之间就已杀人破局,转头看了一眼还在厮杀的队友,灿生一闪身钻进旁边丛林之中,遇到变故分散逃亡是小旗长早就制定好的,自己能够仗着《血杀刀》逃生,其他人久经杀场也自有保命手段。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