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择路忘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诡异凶杀

择路忘川 凤爪折花 3308 2017.01.09 18:07

  天色大亮后,二人终于找到了愿带他们过江的船夫,在船上若灵将昨晚所见说与了老船夫听,老船夫听后告诉二人,那是当年的霸王项羽的阴魂在重复他死前的一幕,数千年来,这一幕偶有出现,见过此景的人不在少数,只是项羽的阴魂只是单纯的将当年一幕重现人前,却从未加害过什么人。

  所以看到的人也大多当成趣闻传述而已。

  老者还告诉二人,汉良郡因此至今都有一个传统,就是余兰节要到河畔放孔明灯,灯下挂着一碗烧酒,从河畔上冉冉升空,遥寄自刎乌江的霸王和他的黑马“乌锥”,以及项羽那千娇百媚至死不渝的红颜知己虞姬。

  这个郡府的人相比于其它郡府最是讲究情义,为知己两肋插刀几乎是随时都会上演的戏码,当然偶尔也会有为女人插知己俩刀的事发生。

  当灿生和若灵翻过山岭走过河川,进入汉良郡时一种粗旷的豪杰之气扑面而来,一路所遇之人尽是热情好客,轻利重义之辈,这里乡村的之人朴实憨厚,城镇之人平和安宁。

  让两个初到此地的小家伙几乎舍不得离去。

  可惜的是此郡无论内战前后一直都是际良国内最为贫困的地方,也许上天是公平的,精神上得到的越多,物质上就会相应的缺乏一些。

  随着商队灿生和若灵到达了一座坐落在水上的村镇——周庄,商队要在这里停留两天做些休整。

  两个小家伙一身疲惫相互搀扶的遇到这个商队的时候,所有看到他们的人都将二人当成了私奔的小情侣,所以很是轻松的就混进了商队之中。

  这里的人最讲情义,也最爱护情义,看到两个郎才女貌金童玉女的情侣为爱私奔,所有人都止不住的爱心泛滥起来。

  小家伙很乐意被人这么误会,小姑娘脸皮薄又没勇气改正众人的思想错误,于是此后一路两人就很默契的扮演起一对恩爱欢喜冤家起来。

  说是扮演其实也算是本色出演,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浓情蜜意来不了,但整天斗嘴打打闹闹却是驾轻就熟,一路之上拳来脚往的居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商队运送的都是些土特产,虽然还算值钱却不被过往山匪看在眼里,作为山匪绝对不会干劫下一车土特产然后再运到千里之外贩卖的傻事,如果每趟买卖都这么劳心劳力那做山匪还有什么乐趣。

  因此一路之上倒也算平静,当来到周庄之时,这座宁静的水乡带着一种诗情画意的风情彻底的迷醉了两个小家伙。

  这里每一栋房舍都带着岁月的痕迹,仿佛承载无数故事的老人慈祥的在时光之中低语。

  无处不在的河道上竹筏和扁舟穿梭往来,静逸的如同画卷又仿若隔世桃源让人忘了时间流逝。

  …………

  客栈里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一间焦臭扑鼻的通铺里,这间通铺原本睡着十二个商队的伙计,但就在一刻钟前,当所有人被一声惨叫惊醒的时候,赶到这里才发现十二人全都变成了干尸。

  房间里没有打斗争扎的迹象,这些伙计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也是常年行走各地的老手,一定的警惕性还是有的,如今没有任何挣扎的短时间内尽皆枯干而死,实在有些诡异。

  王管事是此次商队的负责人,如今他眉头深锁的看着通铺内凄惨景象,完全找不到任何线索,这里在大门被撞开前几乎没有任何出路,门窗都被从内锁死,显然作案的人完全没有任何机会离开此地。

  但眼前除了十二具身穿商队制服的干尸外再无任何可疑之处,最诡异的是这十二人全都失去了身体内的所有精血,整个人干瘪的如同枯木材一般脆弱,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化为一堆灰烬随风而散。

  店小二看见通铺里的景象,恐惧不已,口中喊着“吸血恶鬼!~吸血恶鬼!!~~”的钻出围观的人群逃命似的逃离开来。

  王管事见此当即吩咐手下人,将这客栈的掌柜和小二全都抓了过来。

  “客官,小的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求你放过我吧~”客栈掌柜畏畏缩缩的望着眼前干尸和身旁的几个魁梧大汉求饶着。

  “我的人在你店里不明不白的死了,你一句不知道就想没事了吗?”王管事显然不相信掌柜的真一无所知,虽然旅途在外不想招惹是非,但自己带出来的人一下死了一小半,不弄出个子丑寅卯来,自己回去也没法交代。

  转过身看着缩在墙角一脸煞白之色的店小二,王管事冷哼一声“你刚才说的“吸血恶鬼“是什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店小二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却什么也不敢说。

  “很好,你们不想在这说那就跟我去府衙说,我们好端端的来投店,却不明不白的在你店里死了这么多人,你这里莫非是黑店不成!~”

  “客官,真不是我们不说,我们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事邪性的很,你还是别打听了赶紧走吧~”掌柜的显然不想把事情闹到府衙去,如今的府衙可不是太平时期的府衙那么公道了,现在只要肯送钱,没什么肮脏事是不能明目张胆的栽赃的。

  “来人!把这两个开黑店的给我捆结实了送到府衙再说~”王管事显然没兴趣跟这二人扯皮条,不管如何这事总得有个说法,既然客栈掌柜死都不说,那就只能送到府衙栽他一个开黑店谋财害命的罪名了。

  “别!~我说~我说!~~”掌柜的到底是生意场上的人,知道再不说,上了府衙怕就真没机会说了。

  “这事大概要从三年前说起,三年前,镇里突然有人半夜三更死在自己家里,也是这般死的如此诡异,当时府衙还派人过来追查过一段时间,但没几天就草草结案了事,但不久后镇里接二连三的有人死的不明不白,府衙也被迫又查了一段时间,但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掌柜的顿了一下,看了看周围脸色难看的众人接着道“那段时间人心惶惶,镇上不少有去处的都搬离到别的地方去了,但这种诡异的事情却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出现,大约一年以后,当所有人都开始忘了此事时,很突然的镇里又开始出现一件件诡异的凶案。于是各种谣言就开始在镇上传播,其中传的最广的就是“吸血恶鬼“的说法,据说镇子附近的有一只不知道藏在何处的恶鬼,专门乘夜吸食人的精血,为此镇里组织过不止一次的搜查,却一直没找到所谓的恶鬼在什么地方。”

  “说也奇怪,每当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时候,这种恶鬼吸血的事就会突然中止,然后沉寂上个一年半载的才会再次出现,只是后来再出现的几次基本都不再伤害本地的镇民,而是一些来往的外地客商或者是闲散的旅客,也因为死的都是外地人,而且事发都较为隐秘,所以一直镇民都是草草掩埋也就算了,却不知为什么这恶鬼突然变得如此猖獗,一次就害死这般多人。”

  “不过根据以往的惯例,这么多人的性命当能让镇里安稳一段时间了,所以你们也不用太害怕什么的。”掌柜的诺诺的说完整个事件,又在末了安慰了大家一下,毕竟是自己店里的主客,弄得人心惶惶的也不是好事。

  “合着那恶鬼不害你们本地人,你当然不怕!~”站在一旁围观的灿生恨恨的说道。

  王管事眉头都快皱到一起了“这么说,这事现在没人管了?”

  “府衙现在根本不搭理这事,镇民又找不到那恶鬼,就算找到了都是普通人谁能管得了这种事,到时候平白的搭上自己的性命,倒是全了那恶鬼的心~”掌柜的回的有些无奈。

  王管事思索片刻,对手下人喊道“先把这两个人绑了,堵上嘴看管起来,你们几个去镇上抓些本地人来,分开了关,然后一个一个提过来问一遍再说。”

  几个手下答应一声,将掌柜的和小二拖了下去,然后分出人手朝镇子的各处而去。

  不多时,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本地人就被抓来了七八个之多,分别被蒙上眼睛堵住嘴巴分开关押在客栈之内。

  王管事带着人将这些抓来的本地人一个一个的审了一边,这些人果然和掌柜说的差不了多少,一见枯尸就喊“吸血恶鬼”,再逼问下去基本都是掌柜的那套说词。

  半晌之后,王管事再次将客栈里的所有外地人都召集起来。

  “事情基本可以确定和掌柜的说的差不多,这镇上确实是有害人性命的邪异东西存在,府衙的人来查过也确实没查出任何头绪。”看了一圈,王管事沉默了一下继续道“这事关系我们所有外来者的性命,所以还希望各位能说说自己的想法。”

  房间里异常的安静,所有人都不说话,显然这件事完全超出了这些普通人的认知范围。

  过了片刻,安静被一个声音打破“还商量什么,赶紧离开这里保命要紧~”。

  “恐怕不行,我们并不是第一个发生此事的外地人,从那些本地人口中得知,以前发生这种事的时候,所有知道事件的外地人全都死在了逃离的路上,很显然那个恶鬼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关于它的事”王管事低沉的说道。

  “那么说我们不是死定了!”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很惶恐。

  “也不完全是,曾有外地人在事情发生后并没有立刻逃走,反而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在镇中待了好几个月,然后和一群一无所知的外地人一起离开,不知什么原因恶鬼并没有追杀他们,当然他们离开后也没敢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和别人乱说,也许这也是他们能保住性命的原因。”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