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择路忘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脱困而出

择路忘川 凤爪折花 3610 2017.01.07 18:12

  寂静的山路上一名硅谷的仆役带着两支傀儡,推着手推车,嘎吱嘎吱的踩着脚下的碎石朝山谷东边的岳阳镇走去。

  手推车上摆放着两支大木箱,这是匠神制造的一些器物兵器,每个月硅谷都会这样将其运到岳阳镇的店铺里出售出去,再购买一些日用品和酒肉回去。

  虽然山谷一直被人觊觎,但是对于匠神偶尔的作品出世却是无人会去阻拦的,即可以获得这些难得的精品,又不用真正和匠神翻脸,双方都保持这么一丝的暧昧,自然是众人乐见其成的。

  只是在这匠神弟子即将出世的当口,这么一支傀儡车队的出现,却是让人警惕起来,一路之上明里暗里无数的身影在车队附近跟随追踪着,时不时的会冒出一些试探的袭击朝车队里的傀儡袭击而去。

  每一次傀儡都会分出一架来抵挡来自四面的袭击,动作规范而带着死板的机械痕迹,毕竟运送物品的傀儡并不是用来专门战斗的,所以在动作上还是相当生涩别扭的。

  仆役时常朝四周呵斥几句,但双方谁也没当回事,只要匠神的徒弟没有混在车队里,跟踪的人也没什么兴趣打扰匠神的正常买卖行为,而仆役和傀儡也不会贸然的主动攻击众人,毕竟人数上的差距不是这两支只有简单防御力的杂役傀儡能抵消的。

  眼见小镇在望,傀儡一路也中规中矩,跟踪的众人开始打消疑虑,准备回到山谷口处继续蹲守时,一声沉闷的“噗~”声慕然响起,没有丝毫准备的仆役,本能的一脸惊讶的看向身边其中一支傀儡,但立即想起什么急忙转身过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他的无意举动自然没有逃过机警的众人,当即所有人都从隐蔽处走了出来,朝车队圈围而去。

  或许是紧张,刚刚被仆役盯着的傀儡此时突然又是“噗~”的一声发出,这一声响动带来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抽出了兵器,疯狂的劈砍过来。

  仆役见计划被暴露,当即一声大喊“跑!~”

  听到仆役信号的“傀儡”急窜而出,从众人尚未形成的围捕空档里一穿而过,朝着远处的山林飞奔而去。

  无数的烟花和响箭破空而起,召唤继续守在山谷出口的同伴赶来围捕,山谷入口处一时间人影纷纷,朝着“傀儡”消失的方向追捕而去。

  “傀儡”动作很是敏捷,只是片刻就将众人抛在身后,眼看山林近在眼前,脱身在望,却不想一队身影从山林中奔出将其拦截下来。

  “傀儡”也不犹豫,方向一变就想从另一个地方突围而出,却不想一阵箭雨从前方飙射而来,生生将其逼回原地。

  只是片刻之间其就被众人团团包围,眼见自己逃生无望,只得静静站立原地,望着越聚越多的人群,一副准备拼死一战的架势。

  没用多少时间,守在山谷的各路群雄就被调走了七七八八,只剩下一些心机深沉之人依然坚守出口处防备变数发生。

  正当“傀儡”被围的水泄不通,所有人都在考虑该如何处置他时,山谷之内突然一只木鸢腾空而起,木鸢之上趴伏这一个人影,木鸢飞出山谷,轻然盘旋一圈,朝着和“傀儡”相反的方向破空而去。

  远远的见木鸢腾空,“傀儡”伸手摘下戴在头上的蛋形傀儡外壳,露出一张短须浓眉的面容,确实硅谷之内的另一名仆役装扮而成。

  见自己被骗,众人懊恼不已,当即顾不得跟个仆役算账,纷纷追着木鸢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一路之上只听不断有人叫嚣“射箭!~先打下来再说~”

  山谷出口处一片混乱,木鸢却是越飞越远,就在即将脱离所有人视线的当口,一张大网突然从地面被抛石器甩出,旋转着在空中不断扩张开来,兜头就将其罩在网内,木鸢和背上人影不断争扎,却仍然撼动不了大网分毫,如同一颗从天而降的陨石狠狠砸落地面。

  追捕的众人见木鸢被擒获,纷纷朝落处狂赶过去,一路上互不统属的众人为了抢得先机,不惜彼此搏杀争斗起来。

  摔落地面的木鸢已经残破,零件和木屑散布的四处都是,罩在大网中的人影也没有了动静,如同死人般在一块黑布之下一动不动。

  围捕的人其实并不在意人影的死活,就算真是神匠的徒弟,短短三个月又能从神匠那里学到多少本事?所有人在意的是神匠传承的知识,无法学全又必须离开,那么那些尚未掌握的知识,自然只有编写入册,装订成书由其随身携带,才能在以后独自继续学业。

  而这些书册才是所有人真正的目标,有了这些书,各方豪雄们就能培养出无数的匠神听其调用,也再不用和个无法攻克的山谷争斗不休。

  黑布之下的人影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躺在一堆木屑中安静无比,此时围捕的人群动作快的也已赶到附近,其他落后之人也在相互砍杀中接近了这里,一路之上无数尸体遍布路边,很多人都是被大势力的人围杀而死的,这样的场合小势力的单打独斗只有被虐杀的份。

  硅谷之外,此时不见任何人影,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木鸢调离开来,那些留下来大势力部属,也都散落开来,搜寻任何可能漏网的痕迹,总是有些人并不相信神匠选中的人会如此轻易的被捕获。

  就在所有人为了黑布下人影的归属争斗不休之时,硅谷之内突然冲出一辆“流马”拖拽的马车,这匹傀儡骏马四蹄飞溅,虽无人驾驭直冲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马车车厢被黑布遮挡,谁也看不出里面乘坐的是何人。

  马车的出现再次让烟花响箭腾空呼啸,无数已经走到半途的人全都反身而回,追着“流马”马车怒骂不休。

  当烟花响箭再次腾空的时候,原本被众人已经遗忘的仆役送货队的方向也升腾起大量的警讯,原来在马车冲出的同时,仆役运送的货箱里突然窜出两道被罩在黑布之中的人影,人影一出货箱毫不犹豫的就朝山林方向重新飞奔而去。

  这让一直跟在仆役身后监视的众势力措手不及,纷纷一面追赶一面放出警讯朝同伴通报而去。

  已经抵达木鸢落处附近的群豪,见突然又又两处出现警讯,当即就有一部分人转身朝来路追赶而去,却在这时一直被盖在黑布下装死的人形,突然从地上弹起,披着黑布头也不回的朝前方无人阻拦的地方狂冲而去。

  黑布人形的举动让原本准备离开的人又都懊恼的转身回来追赶,同时大量的烟花响箭也从此处冲上天空。

  一时间,硅谷附近乱成一锅粥,原本困守山谷的群豪此时朝哪个方向跑的都有,谁也不知道何处是真何处是假。

  正当所有人如没头苍蝇一般乱冲乱撞的时候,从山谷里跑出被“流马”拉着的掩盖在黑布下的木车,在冲出山脚后,突然爆裂开来,十几道蒙在黑布中的身影从马车上朝四面八方狂奔而去。

  “流马”也被炸成了一地碎屑,当世杰作就这么凄凉的散落的到处都是。

  可是此时无人会去在意又一件绝世奇珍的毁灭,纷纷追着四散的黑影而去。

  硅谷的这一番谋划,真真假假,又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如今谁也不能确定自己追的这个就是真的,也不能确定其是假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一门心思的继续追下去,将其擒获下来在做计较。

  可问题是这些人影哪里那么好抓,且不说这些人影如今全都跑出了硅谷的围困范围,就是单单逃窜的速度也是几乎无人可及。

  追在这些黑影身后的人里不禁有心思活络的开始疑惑起来,这速度可和众人掌握的一个炼体四五级的中级炼体士不相符,如果不是欧冶子老头给了徒弟什么提高速度的器械辅助,那么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追的这个应该是假的。

  想到此,追赶在黑影后面的一部分人又重新停下脚步,再次往山谷入口跑了回去,这些人觉得神匠的徒弟可能还在山谷,真正的逃脱应该还在后面,这样复杂的计划和庞大的手笔也才算对得起“神匠徒弟”这个称号,不然众人当真要怀疑匠神是不是真的只是找个人来替死而已。

  灿生此时其实早已离开山谷,在他身边是打扮成男子一身粗布满脸血污的欧冶若灵,两人如今发狂似的和十几个人追着前面越跑越远的黑影怒骂不休,完全是一副被戏耍到癫狂的架势。

  出逃计划是老头和小家伙一起制定的,原本老头没打算给自己的这个徒弟提供什么逃跑的帮助,毕竟怎么帮都是死路一条,何必浪费自己的资源去救一个必死之人。

  但是那天晚上,小家伙和若灵在露台上的谈话,却让老头改变了主意。

  老头从小家伙图谋不轨开始就一直怕自己孙女吃亏,所以每次两人在露台上约会,他老人家都是躲在一旁监视的,但凡小家伙敢有半点不安分,等待他的可就不是阉割这么简单了,只是几次监视下来,小家伙色是色了点,但为人倒也坦荡,或者说是有贼心没贼胆,除了嘴里占点便宜外,人到也算老实,三个月下来两人连手都没拉过几次。

  老头放心之下,也是发现孙女自从小家伙来了之后也比以前开朗许多,也许是多了一个能玩在一起的同龄人,让若灵不自觉的放开了自己爱玩闹的少女本性。

  也因此老头对两个小家伙的相处明理禁止暗里放任,当灿生子啊露台上说出“我们都还年轻,人生的精彩才刚刚开始,如何能甘心困居在这方寸之间的一片天地里?”时,看着自己孙女脸上的黯然神伤,欧冶子的内心被触动了。

  自己老了是无所谓,老年人本来就不喜欢过于喧杂的世界,在这个山谷里清清静静的很是安逸,可孙女却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光去体验人生的趣味,自己如何能自私的将其一生都圈禁在这方寸之间的山谷里?

  于是当晚老头就和小姑娘深谈了一次,第二天就叫来小家伙提出其送小姑娘去云霞山“乾剑派”的要求,作为回报老头将全力帮助二人逃出山谷。

  于是在一老一小的合谋下也就有了今天这个庞大的计划,老头拿出了“木鸢”、“流马”和十几具傀儡,小家伙制定了分批次牵动围困群雄注意力的方法。

  最终两个家伙混在马车里还上谷外人群最常见的粗布衣衫,然后在车厢爆裂的浓烟里,混在追捕人群之中,随着前面黑布下的傀儡的牵引远远逃离开山谷的范围后再做其它计较。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