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择路忘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剿匪

择路忘川 凤爪折花 3354 2016.12.31 19:31

  一转眼三个月过去,我们的“金枪旗手”也终于在磕磕绊绊中成功的达到炼体四级。

  回想起屠夫曾经说过的,熬过锅鼎的煮烧就是熬过了最艰难一关的话,小家伙就忍不住的想要骂娘,此后,每隔一段时间屠夫都会更换一种方式来折磨他们这些新兵。

  煮烧之后新兵们被拘禁在一个一个的法阵之中,一人一个法阵,法阵的作用是制造极寒,新兵们一夜夜的被冻在一块冰坨里,只能靠体内的内气运转来祛除阴寒保存生机,内气一旦枯竭,法阵制造的寒毒就会从每个人身体之内被激发出来,那滋味生生的生不如死,于是新兵们就不得不按照屠夫的指导不断的尝试压榨气海,然后驱逐寒毒保命。

  寒冰阵之后是钢条煅身,新兵被吊绑在操场上被一个一个老兵手持扁长的钢条抽打,每一下都是皮开肉绽,再其后是打木桩,人腰粗的大木桩赤身裸体的去击打踢踹,一晚一根不断不许睡觉,最后是瀑布落石,从上游让大大小小的石块顺流而下,新兵们要站在湿滑满布苔藓的瀑布之下一面对抗瀑布的冲击,一面以肉身抵卸落石的轰砸。

  按屠夫的说法,这是一整套的五行炼体术,是际良军人的必修课,至于真假新兵们个个都表示对此说法保持深切的怀疑。

  不过屠夫倒是真的没撒谎,这些的确是际良军的普及炼体方法,但是他没说的是这些方法是炼体五级以上的士兵,分开来单独修炼的方法。

  之所以被集中用来训练炼体一级的新兵们,主要还是这些新兵之前毫无修炼的根底,但新兵训练只有三个月时间,必须突击性的开发出新兵身体内的每一丝潜能,所以将各种炼体方法集中起来极限训练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否则这些原本是普通人的新兵们在战场上将毫无用处。

  屠夫有一句话到真没说错,被锅鼎煮烧过的新兵们倒是在此后的磨砺中很少出现死残的事情,有了内气的支持,有了激发气海的经验,还有了生死之间的坚持体验,再加上军队雄厚资本下的药剂支持,新兵们基本都能完好的在折磨下存活下来,。

  如今的新兵们经过三个月的突击极训,已经在体能上从普通人的稚弱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军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充满了彪悍之气。

  …………

  雾牙山的夜晚有些阴冷,灿生紧了紧早就竖起来的衣领,将身上的竹甲又系紧一些。

  眼前的山崖很是陡峭,即使如今炼体四级的他们想要攀岩而上,也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山崖上可以落脚的地方很少,整个山壁几乎是镜面一样的平整光滑。

  山上盘踞着一伙千把人的山匪,论武力来说,这些人虽然人数不少,但大多都是些在战乱中没有生计的庄稼汉,这些普通人在一些低阶散修的聚合下,聚拢成了一个个颇有规模的匪盗团伙,在际良各地流窜抢夺截杀路人。

  随着内战的不断升级,这些匪盗也开始由暗处走出,纷纷在各地占地为王,也因此这些有固定地盘的匪盗,被各正规军部当成了最好的磨砺新兵的对象。

  一般来说在剿匪的过程中对于新兵最艰难的,并不是对方武力有多强山寨有多坚固人员有多庞大,而是从未杀过人见过血的他们,如何将手中的刀刃插进敌人胸腹割断敌人的咽喉,如何在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鲜血喷涌淋漓,双眼绝望恶毒望着他之时冷漠的斩杀下一个敌人。

  没有经历鲜血的洗礼新兵永远都只能是新兵。

  三天前结束了最后一天新兵训练的屠夫将所有正在欢庆逃出地狱的新兵们再次召集起来,然后以百人为单位将新兵们划分开来,然后每一个百人队都由一名老兵带领着朝着郡府各地急行军离开。

  经过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赶路,任灿生所在的分队在日落后终于赶到了雾牙山外的小镇边,没有进入小镇休整,老兵直接带着一百号人钻进了山中。

  一入山林老兵就把分队分成了两队,灿生和其他二十九人被分配出来,沿着山脚绕到后山山崖处,攀援绝壁由山匪大营的后方发动奇袭。

  其余的七十人有分出十人专门清理从山脚到寨门之间的明桩暗哨,剩下的人潜伏在十人之后逐步推进,然后在既定时间冲击寨门绞杀山匪。

  计划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只是这些初出茅庐的新兵能否完美的完成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

  噗~一把三角短刺毫不费力的插进光滑如镜的石壁,这种战术刺刀是绿麒军的制式装备,刺刀铸造时刃身浇筑过一层特殊毒药,能让被划开的肌肤不断溃烂,除非将创口周围全部挖除否则基本无药可解,而刃身之间是特制倒刺的血槽,捅进人体后再拔出时,不但成片的带走血肉,而且特殊设计的血槽留下的创口会血流不止难以愈合,在战场上配合斩马刀的绞杀曾让无数敌人丧胆。

  灿生单臂用力,整个人立刻贴着平滑的峭壁蹿升而上,即将力竭时,一把抓住身前的一道浅浅的缝隙,整个人就摇晃着吊在了石壁之上,悬崖的其它稍有缝隙和凸出的地方,其他人也和灿生一般的攀援着。

  他们有三个时辰的时间在隐蔽自己,不惊动山顶岗哨的情况下攀岩上山,然后击杀两座位于悬崖边岗楼里的哨卫后,再有一个时辰的休整勘探地形以及分配攻击任务的时间。

  按照计划,攻击将在山寨大门被冲击时展开,他们这些从后山进攻的三十人,将再被分成三组,一组由后往前增援大门,一组负责在山寨内部四处制造混乱,最后一组则斩杀山寨内的头脑人物。

  这些都不是灿生现在该想的,这座雾牙山不但山底有浓厚的瘴毒雾气围绕,雾气之上竟还有一股贴着山壁吹拂的狂风存在,这道风越往山顶越是猛烈,稍不留神人就可能被狂风吹离山壁,然后从半空中坠下摔的粉身碎骨。

  一抖系在手腕上的丝线,身下不远处插在石壁上的短刺“嗖”的一下飞出,划出一道弧线落入手中,手腕一翻将短刺反握,灿生看了看头顶,目光所及处明显的裂缝没有几处,而且都有点远,中间必须再借力一次才能抓住山缝。

  左手五指一用力身体再次窜起一截,力量将尽时左脚在刚刚的山缝中一蹬,整个人再次冲天而起。

  正要将右手中的短刺刺入石壁,突然一阵狂风横吹而来,风起的很是突兀,让人一点准备没有就如同风筝一般的被吹离山壁,朝山底坠落而下。

  连忙将手中的短刺朝着不远处山壁甩出,却不想脱离身体控制的内气立刻从短刺伤消散开来,只听到“叮”的一声,短刺在石壁上溅起几颗火星就被弹飞。

  身体不断下落,眼看就要砸在一块山壁上突出的岩石之上时,一根短刺却朝着灿生飞射而来,一抖手腕丝线,看到救命稻草的小家伙不及细想急忙将自己的短刺再着甩出,两根断刺当即在空中交缠在一起,“砰”的一声被细丝吊住的小家伙狠狠的撞击在山壁之上,小家伙的右手当即被细丝割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止不住的飘洒而下,不过人却躲过了一次粉身碎骨的劫难。

  重新在山缝处固定好身体,小家伙急忙将右手的伤口涂抹伤药包扎起来,这里不是军营,失血太多对后面的战斗是要命的隐患。

  …………

  三十个人相互扶持着,在随时出现的狂风中不断的攀岩,偶尔有被吹出山壁的也都被同伴救了回来,终于众人都攀岩到了山顶附近。

  一个一个都将短刺的握柄咬在口中,再也不敢发出半点声息。

  双臂缓缓用力,小心翼翼的将头探出山顶,夜晚的山顶很是昏暗,视线所以尽是碎石枯草,离山崖约十米的地方有两座木制的哨岗矗立,隐隐约约中有人影晃动。

  除此之外山顶靠近悬崖处几乎无遮无览,连大一点的石块都没有,众人只要一钻出山壁立刻就会暴露在一片空旷之中。

  如此昏暗的环境起行前准备的涂抹好毒药的吹针也失去了作用,无计可施的众人相互对望着,要想按时完成任务看来只有搏一次了。

  哨岗里的守卫今夜看到了很灵异的一幕,悬崖之外突然飘来两团仿佛烟雾又如同幽灵的东西,这两团幽灵般的东西在黑暗中飞快的接近着哨岗,行动间不断变换形状在地上弹跳的很快。

  守卫当时就被吓到了,一边弯弓搭箭朝着“幽灵”攒射,一边将一旁酣睡的同伴踹醒,刚要提醒同伴敲铃示警,突然从已经接近到两三米内的“幽灵”中射出数道乌光闪动间就插在两名卫兵的咽喉和胸腹上,并将两具尸体订在哨岗的木柱上。

  同样收拾了另一座哨岗上的守卫,灿生和另外两名同伴一把掀开盖住他们的巨大黑布。

  黑布是临行前准备的,原本是用来给每个人隐藏行迹遮挡身形的,如今被众人连接起来形成两块大布,然后分出六人分别藏在黑布之后,一边抖动黑布一边弹跳前进,以此迷惑守卫,终于争取到了击杀距离。

  以众人炼体四级的身手,两三米内瞬间击杀几个普通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虽然环境昏暗,但炼体士的视力怎么得都不可能比这些普通人守卫差,被屠夫训练出来的士兵要是再这样的距离还失手的话,那真是这些守卫有神灵庇佑了。

  两座哨岗上的尸体说明庇佑他们的神灵,今晚的夜生活很是丰富没空拯救这些必死之人。

  见计划没有出差错,吊挂在悬崖下的众人纷纷翻跳到山顶,迅速的占领两座哨岗后,其余人再次分散开来将哨岗周围仔细的搜索了一遍,然后再次聚集在一起休整起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