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择路忘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作者再现

择路忘川 凤爪折花 3260 2017.01.01 18:18

  黎明,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当太阳冲出地平线撒落七彩辉芒时,雾牙山顶除了新兵们外再无一人存活,整个山寨无分男女老幼,无一活口。

  晨光照在山顶,尚未干枯的鲜血从新兵们的脸上滴落,破碎的衣袍在晨风中飘摆着,碎肉混合血沫顺着刀身滑落。

  仿佛地狱爬出的恶鬼,在阳光里获得新生,却无法洗去满身的血腥,更无法摆脱死亡之地带来的罪孽,每个人都疲倦着麻木着,站立在晨光的璀璨里,祭奠着自己消逝的纯真。

  流动的黑红色满布了山顶的每一块岩石,参杂着残肢断臂和头颅汇集成一条血肉的河流,顺着山崖边的石缝流淌而下。

  远处被点燃的房舍已经烧尽,浓厚的黑烟在天空中飘扬消散。

  一身伤患的任灿生,拄着断刀依靠在阁楼前广场上的一根练功桩旁,疲惫虚弱的抓着手中的一个金属香鼎,贪婪的呼吸着其中飘出的香气。

  这个香鼎是在楼阁最顶上的一个不大的房间里找到的,那个房间除了蒲团和这个香鼎之外再无他物,似乎是山匪某个头目静坐练气的练功室。

  当灿生最初闻到这种香味的时候,原本被厮杀和鲜血激发出来的狂乱暴虐的情绪很突兀的安宁下来,虚弱的身体也开始一点点的恢复生机。

  虽然不知道香鼎里是什么,但灿生当即将其抓到手中揣进怀里,无关生机的恢复,只是那一片安宁让人不愿舍弃。

  再次走出楼阁之时,夜晚已经将尽,大多数的厮杀也已停歇,四处游荡的新兵们正一个一个的在地上的尸体上补刀,这是军队里的规矩,一场战役后打扫战场是必须的。

  一身伤疲的灿生没有加入其中,而是就近靠坐在一根木桩上休息起来,这一次他真的伤的太重了,即使军队的伤药有奇效,估计自己也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元气。

  …………

  “锐字营”驻扎在象山郡与闽丘郡交界处,扼守着两郡之间的通道。

  在际良内战之前,这里是没有军队驻扎的,如今曾经的兄弟郡邦却不得不相互提防,谁也不知道彼此会在什么时候互捅一刀。

  完成剿匪任务的新兵们第一时间被各军营接走,军营的车队早已驻扎在山外的小镇里,众人一离开山脚就被带上马车。

  在军营的长官处报过到后,一百人被打散到了各旗队,由各队小旗长带离。

  “大壮,你解放了,以后你的活归这小家伙了。”一走进小旗队营房,小旗长就高声喊道。

  听到此话一个黝黑精壮的光头汉子,一声欢呼当即将身上肮脏的军服扒了下来,连内裤都没放过,一把扔到了新来者面前,用一种哥终于熬出头了~的神态轻蔑的抖动着下体,冲灿生使唤着“去,把哥的衣服洗了,再把营房打扫一遍,最后把兄弟们的兵刃都磨亮了再准睡觉~”。

  刚从雾牙山下来的小家伙,满身的血气还没散尽,血海里拼杀出来的煞气立刻涌了上来,冷冷的看了一眼身前肮脏凌乱的衣服堆,反眼看着光头大汉“凭什么?~”

  一见小家伙呲牙,光头大汉当即就乐了,铁拳一握就要扑上来先锤这小子一顿再说。

  一旁的小旗长坏笑地走进营房,拍着光头大汉的肩膀道“先别激动,小家伙刚来总要适应适应不是吗~”。

  小旗长的话让光头大汉白眼一翻,盯着小旗长就不干了“老大,这可不合规矩,当初我来的时候,这些牲口可是先把我打了个饱才罢手的~”。

  光头的话让营房里一片哄笑起来。

  “谁让你长那么壮的,一看就是讨打的模样,不揍你揍谁?~”

  “原来你小子一直都不知道揍你那一顿只是临时增加的娱乐啊~哈~哈~哈~哈~~”

  “再哔哔一会哥几个再涮你一顿~”

  “大壮,谁叫你耐揍呢,那手感回味无穷啊~哈哈哈哈哈~”

  …………

  叫大壮的光头脸当时就黑了,当初那一顿胖揍记忆犹新啊,以他的身子骨都一礼拜没能下地,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倒霉,被众人消遣了一把,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一扭头刚要发作的大壮立刻看到其余几人不怀好意的都站了起来,奶奶的还是得忍。

  一肚子的委屈没处发,憋得大壮只能再将气往小家伙身上吼“滚到外面洗衣服去!”

  从众人对话中隐约明白怎么回事的小家伙,被大壮一吼当即刚刚平息的怒气再次爆发出来,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嚣张跋扈的大壮。

  心里想着“别以为块大我就怕你,你这么大块的又不是没杀过,再惹老子就干你X的!”。

  小旗长玩味的看着小家伙一副随时开打的样子,想了想对小家伙说道“小家伙,新来的照顾老兵的生活是军营里不成文的规矩,这里的人可是都这么熬过来的,你要像该规矩也不是不行,把所有人都干趴下你就是这里的老大了~”

  在营房里看了一圈小旗长似乎想起了什么接着道“忘了给你介绍,这个黑皮暴露狂叫大壮,炼体五级,参加过三次血战,炼体四级的在他手里挺不过三个回合,当然,因为入伍只比你早一点所以是整个小队除你之外最弱的。

  这个瘦高的皮竹,也是炼体五级,不过大壮在他手里撑不了十回合,在我们这里稍微算比大壮强那么一点的。

  赖狗,炼体五级。毛蛋、三秃子、二鬼、土匪都是炼体五级,色猴、冰块和我是炼体六级,你要是实在不想按规矩来可以先挑一个出去练练,怎么样?”

  听了小旗长的话小家伙二话不说捡起地上衣服转身就钻出了队门,开玩笑,合着整个小队就他一个垫底的,跟这群牲口练练还能有好事,自己可没有被虐的嗜好,反正别人都这么过来的,不就忍一段时间吗老子忍了~

  身后传来大壮嘎嘎的笑声,隐约中还听见皮竹来了一句“我去~真没种,害的老子输惨了~”

  小家伙心中暗恨,你们等着,等老子哪天开挂了,非把底裤穿烂了再让你们轮流着去洗。

  刚走到井台边,就远远见到铁柱鼻青脸肿的在和一堆衣服搏斗着,嘴里面骂骂咧咧的,显然他属于新兵里被“加餐”的,不远处其他分到“锐字营”的新兵们基本都在,其中不少看着比较壮实的都挂着彩。

  小家伙暗自庆幸“幸好哥们机灵,没给那群牲口下黑手的机会~”。

  走到铁柱旁边一蹲,然后冲旁边的另一个新兵道“哥们,旁边去去,我这都挤死了~”。

  旁边的新兵翻眼看看小家伙,往旁边挪了挪,心想“没天理,这小白脸居然没人揍他,太没人性了!~”

  和铁柱对了一眼,两个难兄难弟同仇敌忾的朝一堆衣服发泄起来。

  …………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当小家伙端着一盆被洗成墨汁的洗脚水出来倒水时,突然发现整个军营的时空凝固了,当即一种再见亲人的激动情绪幸福的充满心怀,作者大人~终于来了!~~

  “啥?!你说啥?!!”小家伙惊愕的问着作者。

  “作为作者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呢?说好的伽鲁山,说好的古洞府,说好的绝世仙法怎么能说改就改呢?作为作者你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啊~~”

  作者懒懒的看着小家伙“谁叫你不按我规划的剧情走的,自己跑到这兵营里来你还有理了?”

  “冤枉啊~不是我要来的,我是被拐卖的,人贩子不得好死啊!~”

  “谁管你,反正以前的故事大纲不能用了,必须要按新大纲铺设剧情才行”停顿了下,作者充满期待的道“其实很多很牛X的主角都是从小兵开始起步的,军营是个很锻炼人的地方,也是一个可以发生很多故事的地方,从这里开始有什么不好?”

  “可是玄幻世界的军营是没有人性的,要不是有主角光环撑着我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小家伙的话语里充满了幽怨。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又死不了,死习惯就好了~”

  “…………这个真习惯不了~”

  …………

  “新故事大纲是这样的,你以军营为起点,一路成为诸侯,在争夺皇城后统一全国,成为万人敬仰的帝皇,此后你将国家交给自己的儿子,自己继续追寻修仙大道,然后破碎虚空去往另一世界…………”

  “等等~”小家伙急忙打断道“我记得不错的话,在你制定的这个世界规则里际良国可是要内战二百年的,难道你打算让我二百年后才做皇帝?”

  “我有说过?”作者疑惑的问道。

  “绝对说过,就在我被拐卖前说的~”小家伙回答的很是坚定。

  作者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吧,就算我说过又如何,反正我是作者,故事设定想怎么改就怎么改,谁敢哔哔一声,我就让他去裸奔!~”

  “我突然发现,你是一个很没品的作者~”

  作者眼睛一眯,心里暗想不让这小子裸奔一次简直天理难容!

  “反正大纲就这么定了,你要是再搅乱我的设定,哼~哼~~”威胁了两声继续说道“你的近期安排就是……”

  小家伙连忙一脸警惕的喊道“打住!你确定你要再次泄漏剧情吗?”

  “什么叫我泄漏剧情?我有说故事开场就安排一次敌袭,然后你们军营大败,你随溃兵逃到山里,误入上古墓穴,获得神奇仙宝的事吗?”作者大怒。

  小家伙一脸钦佩的冲作者竖起拇指“您老真是个厚道人~”

  “那是~不然俺诚实小郎君的外号是怎么来的~”作者很是骄傲。

  “脸皮真厚!~”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