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谁都不会记得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离这种人远点

谁都不会记得我 纪倾情 1848 2017.01.03 20:54

  那天之后我和田煦的关系好像回到了小学那时的样子,似乎又和小学是有些不同,和他碰面也不再觉得紧张了。因为住在北方,从小就很喜欢速滑,刚入学的时候的时候便和王佳一起报名了学校的速滑队,每天中午的一个小时都会在冰场度过,有时他也会来看我训练。那天我拎着冰刀,在门卫室等郡泽和汝思琦。因为中午都是一点半才开校门,和教学楼的门,我们队员就都在门卫室取暖。慢慢就和门卫室的大爷关系也好了起来。

  “大爷,我是新来的转校生。请问于丽老师的办公室在哪里?”从栅栏外敲窗户的是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留着那时候流行的非主流长刘海遮住一边的眼睛,不像田煦那般的寸头。

  “于丽老师这个点还没来呢。小邢就是那个班级的,小邢啊,要不你一会先带他去你们班级吧。”门卫的李叔总是喜欢叫我小邢。

  “嗯,好。等我朋友来了,我们一起进去。”

  我心中对这个转校生也开始了打量,一个转校生就这么轻易的进了三中最好的班级,看样子没那么简单。

  “这就是三班的教室,于老师的办公室就在隔壁。”

  “嗯,我就在这里等。谢了啊,小邢?”他倚在窗台,弯腰靠近我。

  他的举动吓了我一跳,我赶忙后退,“我叫邢潇潇,李叔总爱开玩笑,才叫我小邢。”

  他轻笑,眼神越看我看向后面,“呦,这不田煦吗?又见面了,不是么?葛琪琪的前男友?”

  葛琪琪,我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原来那个让田煦不顾一切去找她,害田煦被通报的那个女孩叫葛琪琪。

  “潇潇,你认识他?”田煦的声音把我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不认识,刚才训练完在门卫碰到的,说是我班的转学生,我就带他进来了。”我回过身去看他,他穿了件黑色的中长款羽绒服,有可能因为他个子高,看着很帅。

  “行了,快点回班级吧。离这种人远点。”

  我点了点头,和田煦摆了摆手,就回了班级。

  “大家好,我叫徐昌达。”上课的时候于老师就把这个转校生领进了班级。

  “你先坐在这里吧。”因为班级的座位是正好的,老师就先把他安排在了投影仪侧面的单座,刚刚好,在我前面。

  “汝思琦,把你的课本先借给徐昌达,你和邢潇潇先看一本。好了,课本翻到第46页。”

  ……

  “邢潇潇?你和田煦什么关系啊?”一下课徐昌达就回过头来。一个问题就问的我哑口无言。

  “才刚来怎么就这么八卦?把书还我。”还好汝思琦帮我解决了僵局。

  “没劲,你说你一个女生,咋这么凶呢。邢潇潇,我想加入速滑队,现在还能报名吗?”

  “应该是可以的,也刚开始训练。你可以明天十二点四十带着刀来学校,让老师看一下你的程度。”

  “行,谢了。”

  第二天中午,我在家吃完饭后,拿着刀去学校。

  “邢潇潇,这么巧,你家也在广场这头啊。”我回头才发现徐昌达拿着冰刀,在我后面。

  “嗯,是好巧啊。”“那正好,一起走吧,顺便问问你训练的事。”我没有再答话,但还是等他一起走。如果当时我再往旁边看看应该会看到田煦和程成就站在不远的十字路口。

  “煦子,这个徐昌达,怎么总一副不安好心的样子。”程成算是田煦的发小,我们互相知道,却不熟悉。

  “我也看不上他,还转到咱们学校了,真是眼见心烦。”

  徐昌达的速滑很棒,老师很快就同意他加入我们速滑对。似乎因为速滑队他只认识我,无论是跑步还是练姿势都站在我身边,几天下来,觉得他人也还不错。

  “手冻僵了?我帮你吧,今天的确比较冷。”那天中午没有训练,下午体育课就多滑了一会,下冰后我坐在椅子上怎么都解不开速滑刀的鞋带,没想到徐昌达竟蹲在我身边开始帮我解鞋带。他的举动不但吓到了我,也吓到了我身边的郡泽和汝思琦,也让躲在角落里抽烟的田煦握紧了拳头。

  “不…不用了,我自己…”

  “徐昌达,你TM给我离潇潇远点。”田煦冲过来隔开了我和徐昌达的距离。

  “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你是邢潇潇的谁啊,管这么宽,我帮我队友解个鞋带你也管。”徐昌达干脆坐在雪地抬头看着田煦,一副看戏痞子的样子。

  “我……那你和邢潇潇又有什么关系?还有你,我不是告诉过你离他远点了吗?”田煦好像特别生气,突然地责问弄得我措手不及,从那天傍晚之后,他就再没叫过我邢潇潇的啊,本来就很累,被他一吼更加委屈了,泪水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潇…潇潇,我不是有意吼你的,你别哭,我…”

  “田煦,还是你离邢潇潇远点吧,你不是问我我俩什么关系吗?我告诉你,我要追她,你满意了么?”徐昌达的声音落后,似乎十分满意的看着田煦变了的脸色。

  可是变脸色的又岂止是田煦,好像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不可思议。我再也忍不了这种尴尬的场面,赶忙换了鞋拉着郡泽和汝斯琦离开了。

  “徐昌达,你有病吧,你凭什么追潇潇?”

  “我凭什么?那你又凭什么?”

  进教学楼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冰场,只看到田煦些许失落的神情,却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