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影流,爻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半神

影流,爻书 笑人岑寂 2115 2017.01.14 23:25

  在五山环绕的林间空地上,一羊头狮身生双翼的白色巨兽和另一双翅虎头顶两牛角的体型小上一号的深红巨兽对峙着。当中的空间扭曲着、不断有黑色的电光扭曲着出现又倏忽消逝,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味和死气。远处的山头四个身影匍匐着一动不动。

  “少昊小儿,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长风中,白泽凛然而立。某处,一双眼阴狠地看着它,仿佛感受到了这份寒意,白泽惊讶于自己对“死”竟然会有惧意。‘终于来了啊…’

  “嗯…你都变得这么弱了,我都提不起劲。不过想想你不过是个贪生怕死的墙头草,不该对你期待太深。”似是对白泽不专心的态度十分不满,说话间,少昊逐渐化为了一个13、4岁的少年模样,一席黑色袍子裹住瘦小的身体。缓缓擦去嘴角的血迹,猩红的眼睛满是嘲弄地看着白泽一眼,不削地转过身“出来吧,这个界层也没啥好,我玩腻了,随你”少年背后的空间泛起涟漪,缓缓走出了一位一席红袍、皮肤惨白拄杖的婆婆,而少年则幽幽走进涟漪消失不见。

  “黎儿…”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真正朝思暮想的人儿走到面前的时候,心绪还是乱了。

  “真不愧是过目不忘的半神白泽,几万年了,竟然还记得重黎我,就是不知道灭我一族的本事还在不在?”说话间,重黎手中柱杖泛起点点星火,缓缓焦化,露出了内里黑色的玄铁,水流状的缝隙间暗红色的纹路忽隐忽现着,似岩浆般流淌。“这根离渊用来了断最好不过”

  “黎儿,这么久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现在再见到你恐怕已经是【未来】对我恩赐了。你…”

  “比虚无更缥缈的存在,比悼亡更沉痛的离恨,比炼狱更绝望的深渊,吾之亲族啊,戴上怨念的镣铐,舞起枯朽的残翅,化为…”念咒间,重黎身旁百丈内腾起黑色的烟雾,几双阴冷的血色眼睛陡然出现,几近厌恨地看着四周,“啾!——”悲鸣声起,鸟群越发狂躁起来,似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又似因破坏欲望被压制而愤怒。

  “鬼雀…黎儿你……待我还了这最后一份【业障】要还再去找你…”虚空中,一柄宽三尺,长约一丈的通体黑色巨剑缓缓出现在白泽眼前,剑身处奇异的方形文字隐隐泛着光,与白泽眉间的纹印交相呼应着。

  “….化为囚鸟!…”重黎的咒术似乎已念到最后阶段,周围的烟雾化为青黑色的火焰,所沾之物皆为灰烬,数十只被黑焰包裹着的巨鸟盘旋在她周围,脖子和脚爪处被血红色的锁链禁锢着,喙的两边冒着仓靑色的火焰,怨念比开始时强了百倍不止,狂躁的杀意似实质般,空气几近被高温抽空。“啾!——”

  “…为止!”随着最后一句完成,黑焰消逝,锁链尽数断裂,愤怒的焰鸟冲向白泽,行径之处金石无存,大地也被烤成数条岩浆。

  白泽不知何时已经幻化成了一个四十少许的中年人,银发及腰,一身黑袍,眉间银白色方形印记泛着光,黑色巨剑也随白泽一起缩成约三尺长。右脚踏出一步,左手刚触及剑柄整个人便消失不见,转瞬已出现在重黎身后,正收剑入不知何时握在右手的剑鞘中。“啪嗒”入鞘声停,重黎法杖头部的石头碎裂成块,还未坠地便化为靡粉消散在空中,焰鸟们恐慌地挥舞着乱翅,发出了不甘的悲鸣,一个个变成了火焰,最终化为一缕青烟消逝不见。

  “你!”刚要说话,重黎变被身后泛起的涟漪吸了进去。

  “黎儿…”背对着逐渐消逝的【门】和心头的人儿,白泽竟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远处山岗上,神农定定地看着白泽的方向,思考着什么;应龙愤愤地看着,掌心因握得太紧被戳出血来;轩辕侧着头偷偷瞄着两位同伴盘算着。

  “小白…”

  “走,我们去看看吧”轩辕抱起嫘祖朝白泽飞去。

  待轩辕飞远后,神农讪讪地说,“呐,应龙,界王诶…”

  “哦?是么?并不是只有界王才能用界王之剑吧?”

  “!?”

  “干嘛这么诧异,就允许你知道的比较多么?他在魔界的名声可大着呢,本龙神对一个早晚都要死的人没什么兴趣”

  “所以,应龙你这算作弊咯?”

  “我这叫二周目!”

  “你是小白?”

  “正是老夫,西陵氏的小姑娘,感谢这些日子的陪伴”说着白泽渐渐幻化成了一头白色的山羊,留着一撮白色小胡子,顶着一对奇怪的角,定定地看着从远处飞来的应龙,匍匐在地,“少主,好久不见”

  “哟,我这被剔骨折角的小身板哪经得起您老这么一拜呐,收受不起!”不知被白泽谦卑的姿态逗乐了还是念及往事悲中生乐,应龙阴阳怪气地说着。

  “也是啊,背信弃义的我确无颜面再见祖龙一族。苦等千年,只为还清我的【业障】”缓缓起身,白泽眼神中露出决绝和落寞的眼神“三位,这场仗定是所有已有界层中最残酷的,将来你们可能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到那时候,请不要重蹈我的覆辙。我能做的,也只有多给你们这一些时间”

  不知不觉间,白泽变得越发瘦小,越来越模糊,最后消逝不见。

  “小白它…?”略带忧伤和疑惑的螺祖问道

  “放心,他没有死,只是回到了它的故乡,如果你想知道它以后可能会干嘛可以问我,如果你想知道它的过去,倒是可以问问我那两不成器的兄弟,是吧?神农应龙”

  “啊哈哈?你说啥,我怎么听不懂哇”

  “对啊对啊,小姬在说什么东西啊,这年纪一大啊,耳朵就开始不太灵光了,啊哈哈哈”

  两兄弟刚到就听到了最怕听到一句,只能盲目四顾,瞅都不敢瞅轩辕一眼

  “好了,我的两位兄弟,当我是瞎子嘛?刚才那边的天谴我还是认得的嗷。我不管神农是怎么解决的,两位瞒我是不是瞒得太多了啊,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聊一聊了?”

  “我我我就说你肯定知道,所以先溜了!你你你,你赔!我要白芍、首乌、枸杞、当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