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影流,爻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否

影流,爻书 笑人岑寂 3268 2017.05.17 23:17

     “我这两兄弟呢,老是想着怎么来帮我这个‘原著民’,总觉得亏欠我什么。自以为是,你看,现在好了吧,夜魄用来保命了,真龙也变不成了,好蠢。难怪魔界和精灵界会被干掉,你也可以停停了,毕竟我也不认识什么少昊,硬要装魔王可不好,飞廉兄”轩辕的声音不知从何处飘来。

  “嗯...老是被你看穿,真没意思”此时的夔牛似乎‘恢复’了神智,看着眼前出现的轩辕和嫘祖,缓缓地坐了下来,左腿停止了自我修复。

  “夔牛对小姜和应龙隐藏的东西太熟了,我想不起疑心都难”,轩辕和嫘祖从地底下缓缓现身,轩辕叹了口气,开始做热身运动,“而且我也很绝望啊,毕竟【未来】里也有你成为界王的可能”,说完,轩辕学着神农的样子,对着夔牛打了个响指,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巨响,举而代之的是非常尖锐刺耳的音爆。抽离了【风蛊】,夔牛倒地昏死过去。飞廉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夔牛身后,手里握着离火和震雷珠。

  看着眼前的飞廉,轩辕嫌弃地继续说道,“一开始,你们便怀疑神农是从五界偷渡过来的,而身在五界的人只能选离、坎、巽、震,那么,会不会神农原来五界就是火,然后到这选了坤地瞒天过海呢?继而夔牛用【山迷】把我们几个路痴引到白泽所在。引少昊出现,让白泽孤注一掷,很可惜,同样是坤地的白泽最后不但没有帮你们确认神农有没有选坤地,反而将自己坤地给了嫘祖,而坤属的夜魄的夜魄给了神农,让你们分心,接着你只能现身,假借帮神农对付玄蛇的名义试探他和夜魄。一路上你既担心应龙【跃渊返古】殊死一搏,又害怕谨慎的神农有所保留。所以最后把我们带到了这里,引多重天劫加上不惜鱼死网破动用少昊用来囚禁应龙一族的天柱。”缓缓走到神农和应龙身边,昔日的好友变成这副样子,自己不无责任,“在洛书里面,应龙知道自己的眷族被困,神农发现自己原来已是孤身一个,而我,看到的是无数个破碎的、绝望地、无妄的未来,唯独没有我想要的那一个,既然未来没有未来,那我们就创造一个未来。唯有如此,你才能带我们穿过少昊的禁锢,然后将你们,一网打尽。既救出被困的应龙一族,又可以一下消灭所有的权限者!”

  目露杀意,轩辕缓缓升到空中,一掌挥出,飞廉站在原地,嘴角不削地微微上扬,空掌击在风障上纹丝未动,徒留地面凹下去约一尺的压印,而飞廉周围一圈完好无损。

  “一网打净?哈哈哈~真是....反正玄蛇和夔牛最后都要死,你们以为我凭什么可以杀掉第一批权限者?”抬头看着轩辕,飞廉猛然跃起,竟笔直飞向轩辕,速度之快,轩辕结起气盾,和飞廉拳上的风刺碰撞在一起,刺耳的声音几近让人失聪。一边应龙一族的族人也没有闲着,一旦两人稍有分开,便群体大面积地朝飞廉周身范围发出冰棱,而飞廉一个轩辕近战,又会有几个族人参战支援。然而即使如此,飞廉任像是随风飘摆的树叶,任凭冰刺和拳劲袭来,都像是早已知道一般,在毫厘之间完好无损地躲过。“尽管失去了一半天柱,应龙一族力量被释放了一点,仍构不成威胁,轩辕的小子根本可以不考虑,但是那个坤地的小姑娘到哪里去了?”深深忌惮自己尚不熟悉的坤地,轩辕和嫘祖的出场方式令他格外上心,“莫非那小姑娘短短几天就已经会用坤地了?”

  看着飞廉一副小心翼翼又心不在焉的样子,轩辕嘴角微微上扬,随意地挥着压拳,“怎么,这样可赢不了我们哦,你多活了这么些年,真是白活了啊。”近身战根本占不了任何上风,轩辕和应龙一族选择了远程强中,气压配合冰棱雨,速度快了百倍不止。而飞廉也仅仅只是擦破了一点衣角而已,对于轩辕的激怒不予理睬,全身心的戒备嫘祖的一击,如若此刻夔牛在的话,还能感知到地下的情况,而如今,只能深深后悔自己太过小心,如若和夔牛一齐全力,不定能和应龙神农拼上一拼。飞廉一边飞跃躲避冰刺,一手探进自己的衣袖,一把握住风邪,中间的萤石逐渐亮起。抽出风邪,碧色的眼瞳泛着光,

  “哭闹喧嚣的吾辈们啊,请在此为我驻留,唤起名为我执的乡愿,聆听我虔诚的倾诉。”周遭的风呼啸着朝飞廉聚拢过去,云气也逐渐在他上空成旋涡状聚拢,天色忽然暗淡了下来,而这仅仅是只是开始,“吾等曾是破邪刀,送葬的刃,穿心的箭”

  “吾等是破邪的刀,送葬的刃,穿心的箭,呜~”周围的风似回应般,千万个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风速逐渐变快。而地面上,那个本该消失的声音,那个同样不属于这个界层的咒语,陡然出现。

  “比虚无更缥缈的存在,比悼亡更沉痛的离恨,比炼狱更绝望的深渊,吾之亲族啊,戴上怨念的镣铐,舞起枯朽的残翅,化为冥域的鸑鷟”重新变回红发赤瞳的神农破水牢而出,带着一脸疲倦而邪魅的神农,割破的左右手腕不停流着鲜血,在半空中化为一只只飞舞的血蝶,“啾!——”鬼雀悲鸣声起,逐渐成型,狂躁地飞舞在神农周围,神农幻化出的血蝶不断地飞进鬼雀的身躯里。

  “!?”虽然对应龙最后一刻的水牢起疑,不过握在手中的确实是离火珠无疑,飞廉便放松了对于应龙和神农的戒备,而此时的他,已经没有闲暇后悔自己的大意。只能继续完成这一式哭恸悲风咒“而眼前傲慢的入侵者,阻滞汝等,欲为汝等戴上耻辱的桎梏!”“还吾自由!”风儿们愤怒地回应道,狂风开始变得尖锐,刮得人生疼,以飞廉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接连天地,约一丈宽的龙卷风,砂石土木被卷起,遮天蔽日,一副末日景象。应龙一族勉强互相扶持,僵持着不被卷入,轩辕降落到应龙身边,用气压稳定住两人身形。“换吾自由!”飞廉的神情变得异常愤怒,举起手中的风邪,一把咬破自己的拇指涂在扇中间,而后用力朝神农方向挥去,空气中逐渐出现了各色或哭丧、或悲愤、或焦躁、或狂喜的人脸,铺天盖地地朝神农飞去。

  “喰下憎恶.化为囚鸟!将灰烬带到末日为止!”此时神农也已完成鬼雀的最后阶段,赤色的双瞳几欲滴出血来,额角处青筋暴起,厌恶而狰狞地看着半空的飞廉,仿佛自己也化为了一只鬼雀,带起周身的血雾,同身边的鬼雀一起迎向千脸鬼风。

  鬼脸还未触碰到空中飞起的石子,便迅速将其沙化,随之飞舞的树叶也尽数枯黄。首当其冲的一只鬼雀在烧尽仅十几只鬼脸后,便被蚕食殆尽,只留下悲鸣声证明其存在过。仅仅过了数秒,便已有一半消失,而千脸不过被消灭了十之一二。

  “原来是未成型的鬼雀,简直是送死”不削地看了一看冲将上来的神农,飞廉再一次将注意力集中在搜寻嫘祖上。而此时嫘祖也顺应他所期望地,从地下慢慢出现在轩辕旁边,会意地点了个头。感觉到哪里不妙,又说不上来,飞廉刚要有所作为,“九,七,五!”神农默默计算着于飞廉的距离,就在最后一只鬼雀即将消失,自己的半边脸已经开始脱水并迅速老化的时候,总算到达了合适的距离。“啪~”

  “轰~”整个千鬼龙卷的中央变成了一片火海,哭啸着消散在空中。飞廉浑身是血地从半空坠落,“姜神农!”再次懊悔于自己的大意,既然神农不是坤地,那么就是同夔牛一样,再次选了相同的权限,而若选了离火,刚才那颗离火珠就太危险了!爆炸正是自离火而来,在夔牛吞下离火珠的时候,神农便想鱼死网破带走它剩下的半条,本该去救族人的应龙出现打断了他。

  就在即将落地的最后时刻,飞廉周身再次泛起绿光,身下一身风旋稳住身形缓缓落地。更加诡异的是,此时的他开始慢慢变得透明,最后逐渐成为了绿色的光人,睁着一对白色的眼睛,看着重重摔在地上的神农。

  “学什么不好,硬要化形来自欺欺人,换做以前在五界统领火灵的你又怎会像现在这般狼狈不堪!灭我还不弹指间?简直可笑,哈哈哈”飞廉惨笑着,抬头看着天上逐渐成型的天劫,九届的保护机制启动了。“可惜啊...就差一点啊,如果我成为了界王,便不用整天东多西藏,提醒吊胆”此时天上已然雷云密布,随时都会落下的样子。见势不妙,飞廉身影开始淡去,已经完全回归到五界特有的元素状态,已然化风而行。然而,乘风的他刚飞出不到一丈,便再也无法前进,似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阻挡住了,紧接着,地下传来一阵强大的吸力,将它狠狠地绑在地面上,飞廉又变回了绿色的光人,趴在地面不得动弹。

  “看来坤地奏效了,乾天和坤地相辅相成,重引的范围便会是天地万物。”神农抱着变回一条小蛇的应龙,狼狈地站起来说道。而为了维持【否阵】的轩辕和嫘祖各自结着奇怪的手印站在阵边。

  “轰~”九天的玄雷重重地劈下,持续了近半个时辰,最后复又归晴朗天气,只留下地上各式各样的帝王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