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影流,爻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乾离

影流,爻书 笑人岑寂 2875 2016.12.28 17:55

  旁晚十分,郁郁的树林染上了一层似血的深红,低垂的草丛间窸窸疏疏地偶尔还有一些些动静,蛛网内被缠住的鸟虫渐渐放弃了挣扎,黯淡地面对即将到来的命运。半山坡上,三个疲惫的身影缓慢地前行着,两个月毫无所获的奔波即将耗尽这三人的所有激情,剩下只有深深的疲惫。

  “嘎~嘎~嘎~”天空几只散鸦难听地叫着,似是嘲笑。

  “轰~”几串火柱升起,乌鸦被击中后无力地下坠,接着在半空似被牵引一般同时‘飞’向一个地方。树林间的某处顿时充满了诱人的烤肉味。

  “呐,小姬,那阿婆的话可信么,洛书怎么可能来这种人都没有一个的地方找适合‘权限’的人呢?再之前那个阿公也是,还强光嘞,结果就是一块透明的石头。”靠在一棵大树旁吃着烤翅的神农总算有点力气说上一句话。

  “万一这次是真的呢?反正我们现在也没别的地方去”悬浮在半空中,时不时环顾四周的轩辕也是一脸且丧。不过既然逃出了部落,就没有回头路了。“我们再练一练吧,万一碰到的是个恶人怎么办?天知道洛书是按什么选的人。”

  “我还没吃完呢,再说了实在不行你拖着我们跑不就行了,难不成对方还会飞啊~”依依不舍地放下手中的美味,虽然这么说,神农还是站了起来,关键时刻不能总是靠轩辕。“应龙不许吃,那份是我的,小心我把你烤了!”偷偷摸摸的应龙刚要伸手,便被某些方面很敏感的某人喝退。

  “开始吧”

  “神农小心了,撑不住了就说。”“嗯”

  拉开一段距离,半空中的轩辕一爪虚张,向地上的神农探去,所经之处枝叶仿佛被击中般急速地垂下,神农一个纵跃加垫步往旁边移去。原来位置周围三尺见方的杂草尽数死死地贴在地面,下面的土地竟低于周围三寸有余,似有千斤重手掌压在上面一般。一击不中,轩辕以爪换拳,隔空向在地上跃腾挪移的神农挥去数拳。神农躲在树林间,每次气压未到都会影响到周围的树木,太过明显了,犹是如此也是几次也是堪堪躲过,衣服也被汗水浸湿,多次大范围的转移还是太伤体力了,而且还是体弱的他。

  多次无果,轩辕决定换个方案,再次探出一爪,随着掌风急速向神农冲去,神农只当平常,像旁边躲去,才发现轩辕竟然放弃了空对地的优势冲将过来。下意识的吐了口火,却全然忘记了上一次练习时吐出去的火被压回来的痛,“轰~”巨大的火柱似乎碰到了一堵墙,很快又变成了一个火球弹射回来,正中神农,“咳咳,呸呸,一点都不好吃,呃?”刚刚被自己的火好好教训了一把马上发现了不对,虽然离火对他没有什么伤害,可是就这一间隙,轩辕从视野里消失了,伴随着一股凉意从背后袭来。已经定了定身的轩辕,向上就是一掌。仿佛感觉脚下有个什么东西把他托了起来,神农一下子就失去了重心,飞向了空中。在到达自己所能托举神农的至高点时,轩辕撤去了乾天之力,瘫坐在地上,连续急速的转移及为了逼神农吐火的瞬发空压耗费了太多力量。在半空的神农突然觉托着自己的力没有了,在到达最高点后画面仿佛停滞了,看着远处的柔和的落日,似一位温婉的舞者,优雅而慵懒地将才情描绘给众生万物,天空成了它五彩的画板,群山化作它的笔墨,而众生则是它千钩万描的怜爱和不舍。微风吹拂过神农的脸颊,享受着犹有温存的阳光,小脸都似乎变得暖暖的,幸福地闭上眼,然后身子就这么直直地从百米高空往下掉去,“哦哦哦~要死人啦”

  危急关头,神农从口袋中拿出自己心爱的曼陀罗,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最终还是一狠心,咬了一口赶忙嚼了嚼吞了下去,另一半含着泪狠狠往地上砸去,接着朝花吐了一口火。轰~火柱接触花的瞬间,化作了一个大火球自半空轰向了地面,说也奇怪,周围的树木竟然并不燃烧。爆炸带起了热气,稍稍减缓了神农下坠的势头,邻近地面时,随手抓住几根枝条稳了下重心,连续两个后空翻,最后稳稳落地,10分!本想先喘口气,待神农快落地时拖住他宣布胜利帅气收尾的轩辕,看见神农掏出花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妙,早早地在爆炸来临前离开了‘危险区域’晃晃悠悠地飘在空中。落地后的神农也因为用力过急有点虚脱,双方就这样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调整了约10个呼吸。

  嗯,应该差不多了“小姬我要上了哦”,“好!”不干于被动挨打,虽然轩辕在天上,但是神农依旧找到了对付他的办法。随手抓起地上的十几小根刚被压折的枝叶朝天空扔去,“轩辕见到后,知道有诈,便虚挥几掌想将树枝压下,谁知树枝刚被压下一小段,“Pia”地上的神农打了个响指,空中的树枝表面冒出点点星火,“轰”地炸裂开来,瞬间化成几团大火球,将剩余未引爆的树枝炸向了更高处。“Pia”第二声响指,余下的树枝尽数炸裂开来,半空尽化作一片火海。然而轩辕早已在更高的地方看着,“原来借用外物引用离火之力能加强这么多”,几片树叶缓缓地从他头顶降落,应该是刚才爆炸的气流带到高空去的。“3,2,1,距离刚刚好!”“不好!”警觉不对的轩辕刚想飞走,“Pia”伴随着地上第三声响指,“啪啪啪啪啪”。伴随一重物掉地的声音,世界终于又归宁静,天空还是一片嫣红,小溪被余晖揉得粉碎,泛起灼眼的潋滟,似燃烧的火,悬崖边的巨石迎着晚霞,遥望无边的大空。

  “嘎~嘎~嘎~”似是在为死去的同伴报复,天空中又响起了难听的乌鸦声,当然其中还伴随着另外一个更难听的笑声,“噗哈哈哈!你们这发型比上次还搞笑,哈哈哈~”一红一白两个爆炸头的少年,冒着烟,非常不爽的看着面前笑趴下的应龙。

  “呐,应龙,现在你能干嘛?”比试完后,精疲力尽的轩辕似乎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脾气。

  “啊?其实也没啥用...原来可以唤雨你们都知道啦,我们应龙本来就有坎水的‘权限’,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嗯,也许族里的祖龙婆婆知道;然后现在多了兑泽,简单地说,就是可以把东西都接一块去,比如。。。”

  “停停停,这个我们早在洛书里看过了,我问的是‘现在’你能干嘛?”

  “看你们打架!给你们加油!”

  “小姬,打了一场我又有点饿了,我们烤龙肉吃吧?”

  “好呀好呀我这衣服也焦了,干脆用龙皮做件衣服吧?”

  “对哦对哦,龙角还能做把武器防防身呢。”似乎找到了灵感,神农猛一拍头说道,原本‘圆润’的发型变得更加难看了,“龙尾还能做扇子,夏天用来扇扇风。”

  “你都离火了还怕热,那就剩翅膀了啊,干脆看看能不能装我身上,万一变特别厉害了呢?”说着说着,兄弟两摩拳擦掌一副正要动手屠龙的样子。

  “喂喂喂,住手,你们要干嘛,住手住手,别过来,我我就开个玩笑。谁谁谁说爆炸头难看了,狂野中不失稳健,张扬又不乏内敛,蓬松的质感,舒张的发丝,卷曲的线条,这是对现实的挑衅,对未来的幻想和对梦想的执念啊。简简直帅哭了!啊啊啊,不要过来了,小姜你的火要烧到我了啊啊。。”

  “嗯,既然你这么喜欢,我们就帮你也弄个吧,嘿嘿!”就这样,树林间回荡着某位老爷爷声嘶力竭、惨绝龙寰的叫声。

  “嗯,差不多啦,小姬给他吹下定定型。”“好!”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大自然’是如此的神奇,乾天与离火交织竟能创造出如此宏伟景象,原本白色的头发显得有些灰,直顺的长发早已不在,曲折的发丝被揉作一束,又根根分离,‘巨龙’般‘盘旋’在某沧桑了千年的老人头顶,眼角似有倔强的泪光顽强地不肯落下。

  月华初上,山岚云起,悬崖边三个人影静静地坐着,看山下朦胧的苍灰,深邃的青黑和闪烁的银白,连呼吸都格外小心,生怕打扰了这恒古的静谧与安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