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影流,爻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睽

影流,爻书 笑人岑寂 2883 2017.04.16 10:54

  朝云国是居住在西海西边悬崖上的一个神秘部落,与外界断绝往来。悬崖顶终年都是黑云环绕,电闪雷鸣几乎是家常便饭。进入到朝云国的方法不得而知,朝云国由一大根不知大几许的直入云霄的石柱形成,因太过陡峭,想要攀岩而上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它的西面又是一望无际的流沙,东边是西海,目前尚不知如何进入。而因每天早晨乌云都会短暂散去迎来每天的朝霞,故而外面的人称之为‘朝云’,还有一个在没有太阳的时候就存在的名字,叫‘归灵’。从前人们口耳相传的有个传说,人间死去的人的灵魂会汇聚到碎灵崖顶,震怒的天神会对那人的一生做出审判,作恶的魂魄会被愤怒的天神打得粉碎。

  经过三天的长途跋涉,众人终于在飞廉的带领下穿过沙漠。沙漠边缘是同西海边一样直耸的峭壁,青黑的岩石突兀地自砂砾间而起,不知根基有多深。下半部分被砂砾打磨得光洁无比,让人难以攀岩,而直入云霄的上半部因太过高耸看不真切。

  “大家坐好了嗷,我带你们上去”飞廉将风邪举到与眉齐平,扇柄处原本枯黄的石头变得翠绿,淡淡地闪着光。低声念着不知名的词汇,飞廉周身也同风邪扇一样泛着绿光,四面八方的的风聚拢过来,在众人周遭围城一个球形的风障,缓缓的飞了起来。

  “哎呀真好,不用本龙神我亲自飞上去咯~其实吧,我们这边也就神农不会飞”应龙优哉游哉地躺了下去,没有了沙漠的风沙,暖洋洋的环境下,不由自主地睡了下去。

  刚刚坐下来的,打开‘零食袋’的神农一脸不服,“瞎说,要上去我自己也可以!我这是沾了嫘祖姐姐的光,嘿嘿~”边说边拿出灯芯草和迷你石锅,这口锅是他逼着应龙用兑泽之力制成的‘神器’,而另一只手拔了根应龙的胡须,一撵便化成清水流入锅中,然后盘坐双腿,托着石锅,左手举起剑指,与眉毛齐平,也学刚才飞廉的样子口中饶有其事地念念有,不再理会其他人。

  “你还有脾气说了?”飞廉似乎感到‘尊严’一词再次离他这个曾经的No1远去,很不舒服的说“人家嫘祖有轩辕带好吗?要不是因为你,我还用耗费心神用这风来咒?”说完便望向另一边,只见嫘祖和轩辕也已经靠在一起闭目休息了,毕竟如果真的登顶了,等待他们一行的不知道是怎么样险恶的困境,而这种情况下,‘毫无破坏性’的巽风是最不用保存精力的。

  “你看,我主要是为了让小姬和嫘祖姐姐多增进感情,所以才不用离火炸上天,声音那么大多破坏气氛”此时神农周身连带着石锅一起泛着红光,锅里面的水已经开了,灯芯草在水中翻腾,飘出一股特有的草香。这也是三天里飞廉训练的一部分成果,通过心神的控制,可以将离火之力控制在毫厘之间,不多也不少,对于战斗来说,这往往也是要命的胜负手之一。说完,神农也不理睬飞廉,非常享受的闻了闻锅内飘出的味道,一副灵魂被掏空的样子,然后便开始了他的‘胡吃海喝’

  “喂,神农,那啥,给我也来点”最近应龙越发嗜睡和贪吃起来,不是在半空一趟一睡不起,任由神农像个气球一样牵着,就是不知道跑哪里去觅食,回来身上一股腥臭味。这会闻到味道主动靠到神农旁边

  “你你你,想干嘛,你又不吃素,奏凯,都是我的”感情再好,在食物面前还是要明算账的,神农顾不得细细品味食物的美味,默默加快了进食的速度。

  “那你把锅还我,没有我的锅和水,你就天天吃烤的吧你,赶紧的,本龙神饿了,给我来点”应龙的耐性一向不好,说着变往锅里探去,一口吃了两颗,没嚼两下便吐了出来,“啊呸呸呸,怎么这么苦”吃起来与闻起来相差甚远,应龙不经懊悔自己浪费了‘宝贵’的体力进行了一项错误的尝试。“诶~”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应龙忍痛拔下一根胡须,开始了第二次尝试。和神农一样,应龙周遭连同着半黑半白的胡须一起泛着一层浅灰色的光,胡须的一端逐渐变大,慢慢变成了一个约大拇指粗的迷你型的小桶,另一头变成了一根细杆。“成了,艾玛,又要坚硬又要轻盈真的好吃力”说完,一把抓起刚才的灯芯草,塞进小桶里,“神农,借把火”

  “嗷”好奇于应龙制作的新玩意儿,神农配合的,难得的没有吐出百尺的火焰,而是在指尖泛起微微的小火。应龙将桶头对准火苗,嘴巴在另一头一咗,然后吐出一股白烟来,有点呛鼻,略微还闻得出一点灯芯草的味道,应龙一脸陶醉地说“嘛~这才是龙生呐~”说完索性侧躺,使桶头刚刚好抵着神农的小火苗,开始吞云吐雾起来,甚是颓废的模样。

  “呐呐呐,应龙应龙,给我也来一口”神农好奇的说道

  “你还年纪小,胡子都没长出来,不能抽这个”应龙一口长辈的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只有我们这种经历过岁月风霜的过来人才懂这其中滋味。那是口中的烟云,心尖的流沙,能将血液都凝滞。”

  “你不给我吸我就不给你火了”完全被吊起兴致的神农一把抢过烟枪,试探地吸了一小口,立刻重重地咳了出来,流着眼泪,道“咳咳~一点都不好吃,浪费我的草。你这哪是口中的烟云,心尖的流沙,完全就是肺里头的的千根羽毛带着刺,咳咳”

  “唉~说了你还小,不懂”看到神农的样子,应龙越发神气,炫耀般从鼻尖吐出一口烟,低沉地、很是惋惜地、不明所以地摇着着头,“来来,火不要断,给爷点上,点上~”

  飞廉看着将权限朝着完全‘错误’方向上使用的两个人,额头似有青筋在跳动,“你看看你们两,我是这么教你们的嘛?有点危险即将到来的警觉行不行,你看看人家轩辕和嫘祖,安安静静闭目养神,多好!”

  仿佛回应飞廉的‘赞美’,轩辕和嫘祖背对着众人,轩辕周围泛起白色光,隔空着神农的‘锅’也被一层白光覆盖,里面的水停止了沸腾,而灯芯草逐渐融化在了水中,变成了一碗清澈的绿汤。一会儿功夫,白光消散。浓郁的草味比之前强了百倍不止,一旁的神农嘴角早已留下了不知名的透明液体,眼巴巴地看着。

  “喝吧”依旧没有回头,轩辕和嫘祖就静静地背对着众人坐着。

  “哦~小姬谢啦~”神农欢呼一声,开始了一项‘重要操作’

  飞廉用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彻底放弃了‘飞廉老师的说教’。约2个时辰后,众人终于登上了悬崖顶,然而在众人面前的,与其说是一片‘盆地’,倒不如说,原来朝云国其实和其他部落的海拔一样高,只是周围被悬崖‘围’了起来,站在悬崖可以清晰地看到被山环绕的中间一村落,规模比之轩辕部落大上十倍不止。以及,终年盘旋在村落头顶上空的比悬崖还要高出许多的‘劫云’。而在朝云国的周边,则是万里的晴空,鸟语花香。

  “小心咯,我们下了这悬崖,就是夔牛的地盘了,到时候就靠你们啦。夔牛就会用蛮力,比玄蛇好对付,我们要赶在玄蛇赶来之前将它干掉,不然它们一联手,一个震雷,一个艮山,加上玄蛇的奸诈脑袋,就不要图胜算了,能活着离开都不错了。”说着,休息了一会的飞廉再次用起了风来阵,为了防止被夔牛发现,下落速度比上来是快了不少,不,准确说,可以算是‘自由落体’。

  “哦~”神农原来的‘飞行’方式本就和这差不多,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啊~...我要自己下去,阿爹救我”而另外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法师,则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慌。

  “...”轩辕和嫘祖继续无言,轩辕和嫘祖默默看着群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朝云国中央的祭坛上,一位年纪约30左右的青年,柱仗伫立在中间,平静地看着隐隐泛着电光的劫云,周围约30多个年纪45~80不等的村名,满是惊恐地看着上方,眼睛竟然同应龙一样是蜥蜴特有的,额头部位也有形态不一类似于‘角’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