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间歇性身手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042 2017.08.13 00:21

  这几日陆陆续续有贵族住进云天寺里面来,寺众或三五成团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那些“大人物”,或谨言慎行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总而言之,云天寺中的气氛确实不同于往日。当下正式没了寻常百姓的出入,

  独立于白山之上的云天寺,在白云缭绕不见幽径之处,纵华服华冠满眼,金玉珠宝成双,依然更显得肃穆孤独。

  这日我拿了一大叠藏书阁中的书,准备着放到大殿里面去供来客观读。途经云天寺作景观用的小池塘,此时池塘里面,一个个莲蓬从碧叶中探出头来,或低头在绿叶下寻找着什么。高高低低,但不是那么错落有致,也不能算得上是什么好风景,难以留人驻足观赏。

  但这儿却有一红一黄两道身影,二人均是朱缨玉钗,发绾珠垂。身后跟着衣着亦不逊色与小户人家小姐的仆从。她二人恰巧就站在了这个地方。

  不过,最起眼的还是闻休那道素色的身影,素色的衣裳很适合他,明明是这样寡淡的颜色,在他身上仿佛不是那么孤高清冷,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大约好似清风拂明月,只是觉得很适合。

  黄衣裳姑娘和红衣裳姑娘好像在争论着一些什么,声音不是很大,在我这么远的地方不怎么听得清。只大约能分别出是两个娇滴滴的声音。

  本以为我桃李春风的姑娘已经够娇滴滴了,跟着二位比起来,简直是滴水之于黄河,粒沙之于高塔,点星之余夜空。

  “你干什么!”一个突然提高一点的女声传入我的耳朵。

  我打了一个寒颤,自言自语地掐着嗓子学了一声,然后又自己抖了三抖,觉得若是我能这样子说一天的话,我定是可以立刻大道成仙,飞入九重天上面当仙女儿、吃蟠桃儿、用仙法儿去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在我抖三抖的过程中,黄衣裳小姑娘突然一把捉住红衣裳姑娘的手,面色通红,应该是气急了的样子。

  那红衣裳的小姑娘面露惊慌之色,向一边的闻休投过去一个极其楚楚可怜的眼神,然后连连退了几步。

  如果不是她投过去这个眼神,我真的要以为闻休只是恰巧路过这儿,然后恰巧觉得这一池塘错落一点也不有致的莲蓬与荷叶有一种特殊的美感,于是驻足停留了一会儿。

  他着实不像卷入这场纠纷的样子,但看这个红衣裳姑娘的这个眼神儿,闻休他……估计确实是在这场纠纷里面的。

  其实我这个观看角度是不错的,我这儿恰巧可以看到红衣裳姑娘身后的脚边有一块石头,然后那个姑娘的脚十分巧妙地有意躲开了这块石头,但人却仿佛是被石头绊倒一样,向后倾倒而去。

  再去看这个红衣小姑娘投给闻休的那一个眼神,要多惹人怜惜就有多惹人怜惜,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我突然有点生闷气,闻休所站的位置,倒是恰巧一伸手就能将美人揽在怀里,演好一出英雄救美。

  况且,这出英雄救美还是美人自导自演的,后续一些什么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这样的台词,我都已经替她想好了。

  我低了低头,扯了扯嘴角,想来初见时如此远的距离,闻休也能将那个女娃娃救起来,当下简直比举手之劳还举手之劳。也没什么继续看下去的兴趣了。

  看了那么多年的宫斗话本子,望见现场版的,也只不过如此的,虽有熟人亲情上演,但我不打算去捧场了。便抱着书闷闷地向前走。

  “阿白。”

  突然身后有人叫住我,闻休此时转过头望着我,恰巧错过了落水美人那一对含着秋水的眸子,只听他道:“慧心师父的书你有空带给他。”

  “好……”我愣愣道,眼睛却望着他身后那个落水美人无法移开,就见她先是自己向后以一个很优美的弧度倒下,然后失去平衡,很没风度地一头栽倒水里面。

  那个美人似乎也没料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随着扑通一下没到了水里。

  而黄衣裳小姑娘呢,也没料到红衣裳小姑娘会一下子倒退这么多,从忙上前几步,却被地上的那个凸起绊了一下,也跌倒水里面了。

  她们的仆从都很是惊慌,像一群被四面驱赶的绵羊,一面四处窜着,一面口中大声呼和。最终纷纷向闻休投去求救的目光。

  “我不会游泳。”闻休最冷静,侧头对一个仆从道,还是那样子事不关己的样子。然后却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闻休确实好看,但是现在落水的两位美人也挺精彩,我难以抉择看哪边。

  不等那些无措的随从去叫人,便有一位像是侍卫的人,端了茶走过来,看到水中的场景,扔了茶盏就跳进湖里。看着那个色泽温润的茶盏哐地一下碎在地上,我还是蛮心疼的。

  “这是什么书?”闻休问道,从我怀里拿走了一大半,在手里翻了翻。

  “好书……”我随意答道,眼睛还是在看后面的事态发展,直接那个侍卫先是吧黄衣裳的姑娘捞了起来,然后又把那个红衣裳的姑娘捞了起来。

  “哦?”闻休不动神色地往一边挪了一步,恰巧挡住我的视线。

  “嘿嘿嘿……是好书,好书。”我笑了几下,但无意于这些个书,抬头看闻休,方问道,“你怎么不去救她们啊?”

  我虽这样子问,其实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那个红衣裳姑娘的行事作风实在不得我意,闻休若是救了她,指不定她又能弄出什么幺蛾子。

  闻休将我怀里另外两本书拿走,道:“来不及了。”

  “可是我看你第一次救那个小娃娃的时候那么远都能救到,刚才你差不多伸一伸手就能够到那个红衣姑娘了吧。”我手上空了,走路也自在,不依不饶道。

  “你希望我救?”闻休答非所问。

  “呃……”这个问题有点难度,说希望吧,这个是违心话,出家人不打诳语,说不希望吧,又显得我没一点慈悲心肠。

  于是我机智地也答非所问地不依不饶道:“你当真救不着?我见你身手很好的啊!”

  “其实我身手是间歇性的。”闻休淡淡道。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