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救人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151 2017.08.15 23:41

  那边的剧情继续发展下去,我拉了闻休往一边方新修剪得整整齐齐地灌木边躲了一躲,只探出半个头,竖起了一根食指,放在唇边,对着闻休作了一个嘘的手势,继续探头去看。

  那个黄衣裳小姑娘被捞起来得及时,并没有怎么呛到水,倒是那个先落水的红衣裳姑娘,双手撑地地坐在地上,咳嗽的厉害。

  很明显,刚才跳下去救人的侍卫是那个黄衣裳小姑娘的侍卫,此时正半蹲在黄衣裳小姑娘的身边,低着头。

  “你干什么去了,本公主要是有一点闪失你负得起责吗?”黄衣裳小小姑娘鼓着腮帮子生气道,一面自己从地上爬起来。

  “抱歉,是我来迟了。”那个侍卫样子的年轻男子赶忙伸手去扶,却被黄衣裳姑娘一下打开手,但他还是恭恭敬敬又伸手去扶,这次黄衣裳小姑娘倒也不拒绝,人歪了一歪,扶了一下那只手。

  而那个红衣裳小姑娘呢,明明已经泡成了落汤鸡的模样,还趴在那儿,作惊恐万状,可怜万状,结结实实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周围蹲着一圈丫鬟,用手绢擦水的擦水,给她披上衣服的给她披上衣服。

  “我……”红衣裳小姑娘语出一字,却深深哽咽了一下,看着她的样子,我委实觉着她是想装作哽咽,却一个不慎把自己呛了一下。

  “我同你无冤无仇。”哽咽是要哽咽,但是该说的台词还是得一丝不苟的说,只见红衣裳小姑娘红着眼睛,清清楚楚地说完这句话,两行眼泪刷地就顺着脸颊划了下来,看似马上就要泣不成声,然而台词还没说完,是万万不行的,她接着道,“你何必害人性命……”

  当下,我明白了两件事情,第一,这个红衣裳姑娘不去戏台子上演戏着实是浪费了她过人的天资;第二,原来像二红那样子一面嚎啕大哭一面字正腔圆可能也不是什么绝无仅有的才华,至少当下这位就是这样子的。

  “难道是喜欢穿红衣裳姑娘的特殊能力?”我自言自语道,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裳。

  “嗯?”闻休抱着原先我拿着的书,一直默默站在一边,腰板一如既往的那样子笔直,而我当下正弓着身子探出脑袋,鬼鬼祟祟得张望着。

  我转头看了闻休一眼,只见不是很高的灌木刚好到闻休的胸口,一如我们一起去偷包子的时候一样,不用说,我们俩这样肯定是要暴露的。

  “你快弯下腰。”我小声道。

  闻休疑惑看了我一眼,对我们为何如此偷偷摸摸观看的行为表示不解。

  “你这不是刚没救人家嘛……”我继续小声道,实则我也不知道为何要如此偷偷摸摸地观看,可能就同没交费就去戏园子里面看戏一样的感觉罢。然而这种感觉着实难以言表,我便继续道,“你就不怕别人找你麻烦?”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这几句话的功夫,那边红衣裳的姑娘已经被搀扶起来,当下正一瘸一拐地往我们这边走。

  我直起腰来,心道,这个姑娘不过浸了一下水,怎么跟腿断了一样。面子上当然是要欢迎这样子的贵客的,行了个礼道:“这位施主,你没事吧。”

  红衣裳姑娘柔柔弱弱欠了一下身子,也客气道:“我没事。”

  话是这么说,但她的样子分明是在说我有事,我很不好,都是那个人害的,但是我是坚强地姑娘,所以我心里有苦也不说。

  再者,这个行礼也不是简简单单的行礼,她一弯腰,然后就像一片羽毛一样往一边歪倒而去,那个方向分明是冲着闻休的,今日可真是大开眼界。

  然后闻休伸了伸手,好像要接的样子。可皱了一下眉头,很不动神色地往一边闪开了。

  她倒的这个方向实在是孤注一掷,她那些个丫鬟们手忙脚乱地去扶她,但还是有点来不及。于是,出于慈悲心肠,我上前一步,赶忙扶住了她,道:“施主应该受了不少惊吓,还是快些会房休息一下吧……”

  这红衣裳小姑娘一身水,此时倒在我身上,把我衣服也弄湿了一大半。想起之前跟赵小公子相遇的时候,我想闻休大约是有洁癖的缘故。

  “闻休他……有洁癖,施主不要介意。”料闻休可能是不太好意思解释的,我便替他解释了一下。

  解释之后,这个红衣裳姑娘的神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此时一旁的丫鬟已经上来替我扶住了她。只见她颤巍巍上前了两步,但不失轻盈和端庄,欠身道:“多谢闻公子方才救命之恩。”

  “不谢。”闻休淡淡道。

  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个什么前因后果,难道我错过了了一些什么吗?难道方才闻休除了说一句我不会游泳还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是我没看仔细错过了吗?

  大约我不在这场戏里面,红衣裳姑娘只管演好自己的台本子,继续无视我道:“不知如何报答……”

  我真怕她直接说个以身相许出来,正准备洗耳恭听,却见闻休将手中的一大叠书放在红衣裳姑娘旁边的丫鬟手里,平静道:“既然如此,就替我将这些书放到大殿中吧。”

  话罢,闻休道了一句告辞便离开了,我道了一句告辞,也一愣一愣地跟着他走,留下跟落汤鸡似的红衣裳姑娘,望着那一大叠书,作呆滞状。大约她也没有意料到闻休如此自然接受了她要求报答,并且当场给她了一个报恩的机会。

  “你怎么救她了?”我百思不得其解。

  闻休淡定摇了摇头道:“没救。”

  这年头,想一起去做成了一个大事情,大家可能会互相推脱,这位说:都是兄台你的功劳,那位又说:哪里哪里,没有大哥成不了事情。原来现在连救人都可以这样子客套吗?京城的风气还真的变了不少啊……

  我回头看了看,不管是黄衣裳姑娘,还是红衣裳姑娘,都没了影子,于是我便放心压低声音道:“她们是什么人啊,依我看有内情……”

  “什么内情?”

  我将我构思的宫斗大戏细细给闻休分析了一遍,讲得上天下地,贯穿东南西北。我自觉将我的构思完美地通过语言描绘了出来。

  “阿白,你很喜欢听书吗?”闻休突兀道。

  “还好吧……还蛮喜欢的……”我挠了挠头,道。

  “那明日我们一同去听书。”闻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