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付羊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052 2018.03.01 08:49

  那中年男子乐呵呵地称好,说是日后一定来坐一坐的。随后他一指我方才想着的酒楼道:“这处是我友人的酒楼,二位若是不嫌弃,可以上去一坐。”

  恭敬不如从命,我和江江都十分乐意地同意了。

  到这酒楼的二楼一看,确实是一个看戏的好地方。方才在人群中觉着挨挨挤挤,人多的很。眼下从这个地方看下去,才发现这底下真的是人头攒动,少说也有个几百人。不过此时的人数横竖也是要远多于方才的,现在吸引人的已经不是这品酒会,而是表演了。

  我想着,对江江道:“我觉得这个品酒会办得委实好,若是桃李春风前面也这样办一个,我要赚大了。”

  江江瞥我一眼,道:“你赚的还不够多?我看要不我直接关了我的赌场去你那蹭吃蹭喝,你养着我得了。”

  我赶紧摆摆手,说:“大少爷哪里的话,我可养不起你。你家大业大,养着我还差不多。我看哪年我关了桃李春风,直接去你家当个厨子好了。”

  “就你做的那个菜?”江江嫌弃道,随即又一挑眉,“顶多酿个酒了。不过养着你,你那一群姑娘可不也得我养,我睡前也得去做个牌子翻一翻,看睡哪屋了。”

  我啐一声,道:“你想得美。其实就是桃李春风的那些姑娘太闲了。”

  “你就是垂衣拱手,把事情都撂给了那群姑娘们做。你是不知道,我去桃李春风的时候,大家是有多忙。”

  我随口道:“心疼哪个娶回去就好了,我们这关系,我还是可以给你通融通融的。”

  正这个时候,一个小厮端上来了我们方才点的一些小吃,竟还端上来了一个酒壶和两个酒盏。

  “这不是我们点的。”江江望着那个酒壶道。

  那小厮常年同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说:“这是付老爷送给二位的,二位有吃有喝有看,才尽兴啊!”

  “哦,”我点点头,道,“替我们道一声谢。”

  那小厮念着一声“得嘞!”便走了。

  既是那人送的酒,便应是不坏的。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先喝了一口。

  令我惊奇的是,这酒竟同方才用一壶酒从那中年男子那儿换来的是同一种酒。看那中年男子对这酒的珍视程度,此时拿一整壶赠我们喝,实在是大气。

  于是,我笑眯眯对江江道:“以后你问我要酒我还是不给的。”

  江江大怒,立马要跳脚。

  我给他倒上一杯酒,拍拍他,叫他歇歇再怒,先喝一杯。

  他果然举杯,道鼻尖就有恍然之色,不亏是跟着我同酒打交道多年。但是怒色也没有消除,喝了一口道:“这个老头坏我好事!”

  我摇头,心里感叹着,原来江江在心里还以为自己是个十几的少年,张口就是老头,却不知人家也没比他大多少,横竖也是不会超过三十的。

  此时,端着酒去排队的人也没有原先的长乐,也没有陆陆续续再来的人。

  这边虽然快结束,但那边垒起来的酒却是几倍于最开始的时候。表演还远远没有结束,就连原来只是在台下只是观看的人,也开始跃跃欲试起来。反正今日云天寺大祭,没有什么别的事宜,我也乐得在此看一日。

  我同江江在此处吃了午膳,那边以酒换酒的活动已然结束,看了这么久的表演,也是有些乏了。

  我想着该是同那中年男子道一声别,当面好好谢谢他的酒才是。不料他自己便走了过来,同我和江江拱了拱手道:“方才忙于主持,未来得及自我介绍,在下付羊。”

  江江一面让出一个位置给那人坐,一面自我介绍道:“李江郎。”

  “久闻大名。”付羊落座,对江江又是拱了拱手。江江回礼。

  也难怪付羊会邀请我们坐到这儿,还送如此珍视的好酒给我们。若是从商之人,自然之道江江他们家,知道江江是这家的独子。那么有亲近拉拢之意也是难怪了。

  我本以为他们要接着说点什么,但没料到随后,他毫不迟疑立即又将眼神投向了我,笑容不减,眼中竟有几分迫切。

  我也毫不拘谨,拱手道:“白玖。”

  那付羊并未对他久仰大名的江江表示出什么非同寻常的关切,反而是转头向我,开口一句就是老到掉牙的台词:“白姑娘,其实你很像付某的一个故人。”

  我差点没忍住栽倒下去,只是身形晃动。若真是栽倒下去,就太不礼貌了,更何况眼前此人按辈分算定是长辈。若眼前是随便的一个路人,若没有之前的这些经历,我怕是以为他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但如此看来,可能真是是像一个故人了,我还是礼貌笑了笑,道:“是吗。”

  付羊点头,却没就这个话题继续说道:“方才付某派人去桃李春风买了酒,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好酒,若我料的不错,桃李春风是白姑娘开的吧。”

  我点头,这确实没什么好否认的,若他当真去我桃李春风坐一坐,说不准还能碰上我:“难得一见称不上,桃李春风确实是我开的。”

  他没有丝毫惊讶之色,只是继续道:“白姑娘如此好的手艺,想必定是酿酒世家,不知双亲可有名号?”

  “我父母早亡,酿酒的手艺不过是多年琢磨。”我随口回答道,无意同这不过一面之缘的人娓娓道来我的身世来历。

  此时,被忽略江江有几分不悦,站起来道:“我们虽感激付先生赠的酒,但付先生如此打探究竟是什么意思?这酒多谢了,我们还有事,先告辞了。”

  话说完,江江搁下了小吃的钱,便拂袖而去。我赶忙跟上,同付羊说了声再会,他明显有留意,但见我们走地匆匆,总不好派人把我们拦下来,也只好放我们两人走了。

  我几步更上江江,嘲笑道:“怎么,大少爷被忽略了不开心了?”

  江江一脸不屑,脸上明显地写着:本少爷像是会在意这些的人吗?

  随后悄悄凑到我耳边道:“我看那人一把年纪了,还想对小姑娘图谋不轨。”

作者感言

三四得十二

三四得十二

抱歉大家……昨天晚上一个朋友失踪了打电话找到很晚忘记更新了orz像我这样还怎么奢望日更啊QAQ

2018-03-01 08: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