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黑衣人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102 2018.02.04 23:07

  初生病的这几日,我总没有什么精神,闻休却也总端着一些汤汤水水来给我灌下去。他本就是一个话不多的人,见我没精打采,更不会容我说些什么打扰我休息。而我也不知怎怎么同闻休说话。

  我整日犯困,少有清醒的时候偶尔会想,闻休当时承认的真的不是我担心你,抑或是我关心你这样子的话吗?

  然我确实没有这个力气去琢磨,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确然不敢再去自作多情。

  这日我精神稍微好了一些,便出去走动走动。这样子的冬日里,阳光总是讨喜的,裹着厚厚的衣服,我很是学乖地专往人少的地方走。

  可是运气来了,纵你有天大的本事,逛到阴曹地府,还是会碰到你不想碰见的人。眼下这可不就见着安乐郡主同靖王一起走着,靖王虽已经不复大好年华容貌,却还是风度卓然,也难怪生得安乐公主如此好相貌。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是交谈甚欢。

  还好我今日精神未完全恢复,脚下踏的步子比较缓,再加上发现得及时,从他们的位置望向我,正好有一棵稀稀拉拉的树挡住,我才得以不被发现。

  若是原路返回,没了这几棵树的遮挡,我十有八九还是要被发现。我确实没这个兴致同他们客客气气地打个招呼,然后再客客气气地寒暄上几句。如此想着,我便离开了正路,踏着一边的枯草斜穿,应是恰好绕道到另一条路上。

  一转头,正瞧着前面远处有一睹断墙,我本正欲漫不经心地将目光移开,兴许是与生俱来对目光的敏感,我又回头在那墙处稍作停歇,不知是不是错觉,一丝寒芒一闪而过。

  我手下意识地扶上了袖子中的短刀。前些日子的事虽已经告一段落,但凶手没有找到,总有一根头发丝在眼中似的,说不出的不舒服。寺中除了护卫人员,无关人等不许带凶器,这个规定我是知道的。于是,一直只得将一把短刀带在身上。

  自出事以来,靖王身边的护卫只多不少,眼下我所察觉的,就至少有三人,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恐是自己的命也不想要了。

  我皱了皱眉,脚下的步子也开始小心了起来。远远地绕到那断墙的另一面,此时果然已经无人。断墙上光影斑驳,从这个角度,恰好能见到靖王和安乐郡主缓缓而来,而不被他们看到。若是奋不顾身,下手果断,兴许真的能对靖王造成伤害。

  说不定真的是那个刺客,我中如是想着。

  我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我向来是对人不对事。

  他人有甚么恩怨情仇,该说明白的就说明白,该了结的就了结,若真到了要刀剑相见的地步,最后不管冤冤相报不了断,还是一刀结恩怨,就此分道扬镳天各一边,作为一个不知始末原委的旁观者,还是不要妄加评判为好。

  纵是冷眼旁观,也比自以为是、是非颠倒要好一些吧。

  我低头也不知神游去了什么地方,靖王他们也已经走过,就算是他的贴身护卫们,也没有注意到这不起眼断墙后的我。

  我又四下张望了一番,突然瞥到一根树杈上,挂着一条碎布。布色是寺里常见的。我伸手将这碎布取下,用手摩挲几下,这布料也是寺众都有的,时常寄宿云天寺的客也会穿这样的衣服。

  若这段时日为了少些麻烦事,加之为了暖和些,闻休非给我裹得严严实实才放我自己玩儿去,我今日便穿了自己的一身素色的衣服。不然,大约我穿的便也该是这样的布做的衣裳。

  捏着布条,心中那抑制不住生长的小苗仿佛又在我的心中扎根下去几寸,耳边嗡得一声,脚下的步子不由自主地加快,往靖王他们离开的那条路而去。

  说实话,对于他们要去哪里,刺客会在哪里,我又怎么找到那个刺客,我全然无知。只是心中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你要找到他,你要去找他。

  为了能够欣赏到白山上每一处妙绝的水光山色,贯彻曲径通幽处的意境。山上的路修得甚是曲折密集。几个回转,靖王他们都没了影儿。

  我有些丧气,但是鼓着劲儿依旧固执地瞎走。山穷水尽之时,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我想也没想,闪身跟了过去。

  黑衣人跑得很快,我跟得有些吃力,但是我跟得很紧,不落下一丝一毫。他穿梭在树丛中,黑色的身影在褐色的枝丫间时隐时现,我不敢眨眼,怕下一秒他便从我的视野中消失。

  我正尾随着黑衣人,面前逐渐出现的一块空地。是白山众多观景台之一。这个观景台风景极佳,放眼望去山峰起伏,云浪翻滚,好似九重天上池海。纵使冬日,绿与褐,黄与红,也织出极好的图景来。因此此处周边的灌木丛林也被刻意修剪得齐整一些。

  突地不远处,一个衣着寺中便服的身影出现在一旁丛林阴影处,一柄长剑执在手中,发出耿耿寒光。

  那身形,却似是熟人。

  一愣神的功夫,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此时我方觉得,黑衣人那时而刻意放缓的步子,和他一开始的现身,可能都不是偶然。那黑衣人似乎是特意引我来此。然而我现在确实没有心思去考虑那黑衣人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我沉了沉气,从袖中抽出短刀,向那躲在阴影中的人靠近。

  我没有刻意隐藏我自己,那人果然发现了我,反身就将剑送了过来。丝毫没有意外,我一闪身躲过锋芒,短刀迎上去,发出清脆的叮的一声。

  那人蒙了面,让人看不清面容。见到我瞳孔缩了缩,稍有迟疑,却还是继续挥剑,一个横劈,转过身似有退意。他停顿一瞬的功夫,我已经用短刀挡住他的剑的同时斜向前一步,靠近了他一步,伸手去揭他蒙面的布。

  交手几个回合下来,虽我用着短刀不是很顺手,却依旧是占着上风,我不想伤着他,但是他却对蒙面的布防护得很好,不惜挨上我的短刀,也不让我揭下。

  耳边有脚步声和腾空声,我心道一声不好,怕是靖王他们靠近了这儿,靖王的护卫发现了这边的打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