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计划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035 2018.02.08 23:25

  大约是闻休的突然出现,靖王和安乐公主都是一怔。

  闻休笑着将盛着糕的盘子塞到我手里,似乎是略带责怪的语气:“就回去拿了个糕的功夫,不但不好好练剑,怎么就惹事了?”

  我笑着眨了眨眼睛,道:“不过是和靖王还有安乐公主闲聊了几句。”

  话罢,我先是将盘子放到闻休手里——他似乎是知道我要这么做,随手便接了过来。从朱颜手上拿过剑,朱颜望着我的眼神中有一丝慌张和一丝抗拒,我以眼神告诉她没事。

  双手正正端起剑举道靖王面前,道:“靖王若是想看,便看吧。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我就是喜欢收集一些这样中看不中用的。”

  这招果然是屡试不爽。

  见我如此,靖王果也没有接过,甚至目不转睛,只看着我道:“既然如此,本王也有一些要事处理,先行一步,他日拜访贵府藏剑阁了。”

  最后一句话是对闻休说的。闻休也同简单道了个别,送走了他们。

  我长呼出一口气,道:“好险,闻休你怎么来了。”

  又看一眼糕,问道:“你应该不是真的来给我送糕的吧?”

  闻休又是一眼你知道的的样子望着我。

  “黑衣人?”

  他冲我点头,又接一句:“糕是给你的。”

  我欣喜的垂眸瞥一眼,是我喜欢的糕。

  但将思绪从糕上移开,瞬间愁云密布。对于那个黑衣人,我更是没有头绪,现在看来,那黑衣人并非什么捣乱之人,反倒像刻意帮了朱颜和我。

  我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抬头望向一边的朱颜。

  此刻,她又是像我记忆中那个小姑娘二红一般,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眼里有愧疚,但有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我情愿她还是那个因为暗恋失败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姑娘,但现在,我都怀疑那是不是真的。

  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丝毫不回避,不知为什么每到这种时候,我都意外的冷静:“朱颜,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玖姐姐……我……”朱颜唤我一声,一个我字下面却没了言语。

  “你可曾记得你许诺过什么?”我问。

  “记得。”她的眼睛暗了暗,却没有将眼睛移开。我从来没有发觉这个小姑娘竟是如此勇敢。

  “你可曾后悔?”我穷追不舍。

  “不后悔。”她回答,语气里的东西少得可怜。

  我叹一口气,却最终还是坚持不住先移开了视线,偷偷看了一眼闻休。他依旧如远山一般的沉着,沉默而平静地注视着我。

  我很奇怪的找回了一点力量问出自我开始怀疑便想问的一个问题:“你是从第一次见到我就计划好了一切吗?”

  “不是。”她摇摇头,语气坚定。

  “嗯。”我点头,选择相信。

  其他我也不想接着问下去,看着我手里的剑道:“这次我能护着你,下一次……今日你收拾收拾东西,住到更上一层楼吧。剑……就我先替你收着。”

  她继续点点头,走出一段路,才突然回头,仿佛又是那个爱闹的二红,冲我一笑,说:“其实,玖姐姐,我只比你小一岁。我并非没有钱安葬养母,也没有暗恋失败……谢谢你。”

  目送二红离去,闻休才幽幽开口:“你早就有所猜测了吧。”

  我笑着拿了一块糕:“总想着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能放弃希望嘛。”

  我二人往更上一层楼走,不过随口一说:“那黑衣人是有心帮朱颜,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在帮我。我认识的人里,说实在的没几个有本事的,最有本事的还是江江了,总不成是他吧。”

  “嗯。”

  “啊?”不料闻休会答,我惊得糕从手里一滑,眼巴巴地看着它就要掉了。闻休却伸手给我接住了,放在我手里,他的手指委实是修长。

  “你的意思……不会说真的是江江吧。”我迟疑道。

  “你屋里烧着帘子那日,我同那黑衣人打了一个照面。”闻休解释道。

  如此我更是不解,江江什么时候是这么矫情的一个人了:“那么那个黑衣人都没有掩饰一下的吗?”

  挠挠头,又想着,不自觉也嘀咕了出来:“我警觉性什么时候这么差了,跟了个人这么久都没有察觉到。”

  闻休摇头,说:“他并不是跟着你。”

  几句话的功夫,我们已经到了更上一层楼。不知道是我们吃着糕走得慢,还是聊着天走着慢。到了更上一层楼,没多久,朱颜也带着她那为数不多的行礼到了,此时,她换上了往日她一直喜欢穿的一身红色衣裳,安安静静的样子。

  望着她,我不由回忆了一下从前。我第一次见到朱颜,是在一个集市上,也是这样安安静静的样子,像是个懂事得极早的小姑娘。同现在哭着吵着的二红全然不同。那时候她的养母过世,原本就迫于生计,更是没有钱财安葬养母。感念养育之恩,愿为奴十年求好生安葬养母。我感她孝心可嘉,又身世可怜,便也来了我的桃李春风。

  现在想来,怕是她那时候的身世也是假的,那样的身世,何来一身武功。就凭我教的那些花里胡哨只求好看的招数,根本没有方才我俩对招时候的凌厉和不假思索。

  我细细在心中整理了一下思路,收拾了一下心情,才对朱颜道:“坐吧。”

  出乎意料的是,朱颜对我的提问丝毫没有回避,就如同她那一直同我对着的视线一般。

  不出意料的是,她是宋家人,她原是宋家的奴婢。

  当年宋家被灭门,靖王可谓是贡献了不少。一口咬定长公主要谋反的是靖王,一把火烧掉宋家家宅,烧掉宋家世代清正廉洁的也是靖王。倘若宋家还有活着的人,对靖王恨之入骨也是理所应当的。

  朱颜是如此告诉我的:

  她是宋家一民侍女之女,生下来就在宋家。宋家向来也宽厚待人,虽为侍女之女,却也不曾被亏待过。

  从小和侍女的子女、宋家的子女一同长大。她服侍的是宋家的一位极受宠的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