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不和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055 2017.10.15 21:08

  就看着他那依旧端正,又有力了几分的脚步,我知道慧心心里是欢喜的,他不想表现出来我也不说,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自尊心。

  眉山师姐显然是没有料想到我会带着慧心一起来,不过她也只是微微怔了一下子,也马上回过神来,和亲切地笑了笑,说了一句:“慧心也来了啊。”我点点头,道:“他也不小了,是也得来了解一些寺里面的事了。”

  “师姐。”慧心恭恭敬敬行了个礼数,虽我也是他的师姐,也长他不少岁数,却也没见他如此行礼过。不要说如此行礼,他若是恭恭敬敬诚诚恳恳唤我一声师姐,我现在也断然不会有点小醋。

  不过转念一想,他若是如此唤我,我恐怕当场就能平地跌上一跤,百试不爽——虽我也没尝试过。然我委实是不喜欢跌跤的,因此这样子我心里又平衡了一点点。

  眉山师姐点点头,我俩也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

  “这次秋祭是宋王亲临的大祭,师弟师妹有什么看法吗?”眉山问道。

  我思索了片刻,见慧心没有先开口的意思,反而向我这边张望着。不过千万不要误会,慧心绝对不是那种会畏畏缩缩、犹豫不决的人,他大概是觉得先在我这个师姐前面讲话不是很和礼数,如此我甚是欣慰,便开口道:“今年的秋祭自然是要同往年不一样的。”

  话罢,我望了一眼眉山师姐,又望了一眼慧心师弟,表示我已经说完了。眉山师姐不是第一次听我如此简洁精辟、抛砖引玉的言论,因此面不改色。慧心师弟委实惊讶了一番,差点没端住表情,两颗圆圆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

  “不同自然是要有所不同的,慧心师弟既然来了,也说一些什么吧。”眉山平静道。

  “呃……”慧心师弟还没有恢复过来,愣是不同他以往风格的卡了一下,才道:“此次秋祭同往年最大的不同是由云天寺全权包办。”

  说到这里,他望了一眼我和眉山,我微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他接收到我的善意的目光没有。

  慧心继续道:“从前的大祭都是在京城内最繁华之地铺张摆开,虽是意为祈一个好丰年,国家安泰、百姓丰衣,岁岁无忧、年年足食。可实则是乡亲们的负担。古有哀公问政,答之,百姓足,君孰与不足。如此铺张确实是有违治国良策。”

  我点头,觉得有理。

  眉山笑了笑,道:“慧心师弟自言之有理,可如同师妹所言,大祭自然是要有区别于平时祭祀的地方。我并非以排场来论祭祀成功与否,如此未免太过粗鲁无礼。眼下这祭祀摆到了云天寺,也有云天寺全权负责,我们也自难以不考虑周围那么许许多多双眼睛。我们背后要顾忌的不仅仅是百姓,还有云天寺这上上下下。”

  “师姐自然有师姐的道理,可是……”

  一切问题都由可是开始,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我竟是不怎么插得上话,道让我找回了一种儿时的感觉。那时候师父总喜欢带着我,上上下下,大小事务我都是露了个脸,混了个脸熟。说起出主意这些,相比较参谋,我倒是不那么擅长了。

  我一直觉着慧心是一个比我强的孩子,不论是有这个耐心去做一件事情,还是有这个恒心去做好一件事情,他所表现的专注与用心都是我难以企及的。

  在谈话中,虽有许多或是不周密的、或是想法过于天真地方,但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想到如此已经足够称一声厉害了。然虽如此,不正确的地方到底是要指出来的。

  眉山师姐从头到尾说的并不是很多,却也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双方各立一方,也并未太争锋相对的感觉。

  眉山师姐以为和往年一样,再在细节方面有所增加为最优策。而慧心师弟则主张一些从简而行,一些能省略的环节省略就好。

  他二人没有一个统一的见解,到最后,却是异口同声了:“师姐(师妹)你怎么看?”

  我干笑两声,道:“你们说的都很有理,非要我立刻作一个谁好谁坏的定论,我也是万万作不出来的。就算作出来了,也是草率的。容我想一想,这也不差这一两天的,我们明日再商量。”

  眉山师姐点头道:“应是慎重一些,也不急于这一朝一夕,我们明日再商量,有一些考虑不周的地方,也可以在思考一下。”

  我从来没怀疑过慧心师弟是一个立场坚定的人,估计眉山师姐也不会是摇摆不定的人,就剩我一根墙头草,到底是要向哪边倒我心里委实也是没个底的。

  回去的路上,我欣赏着我的鞋子,有一只有几点泥点子溅在上面,不甚对称,很不美观,我抬脚在一边一棵树上蹭了一蹭,蹭掉了一些,还是有一个棕色的点点。

  我低头继续放空地走着,突然被人拽了一下,回头正见拉着我胳膊地闻休,一如往常一身清爽干净的便服,头发整整齐齐地竖起,背后有光。

  我疑惑地望着他,本来想问一句你拉我干啥,但是最近我在一直在学习闻休的沉着,于是也沉着地只是望着他。

  他指了一指我前面即将撞上的那根粗树枝,然后很沉着地望着我,同我的沉着的望着是不一样的。

  我尴尬得笑了笑,恐怕是我方才蹭了一蹭鞋子上面的泥之后,就直接走错了一个方向,怪不得脚底的感觉如此奇奇怪怪。

  “在想什么吗?”闻休问道。

  “嗯……就是秋祭啦。”我道,突然觉得让闻休来参谋一下也是蛮好的。但转念一想,寺里面的事情,问一个外人,终归是不好的。

  犹豫不决之间,就听闻休又道:“是慧心师父和眉心师父意见不一吗?”

  我睁大了眼睛,抬头看了一眼闻休,道:“你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已经神通广大到了如此境界?或者我们之间有奸细?

  “方才见慧心师父也是这个表情漫不经心地走着,还撞了柱子。”闻休淡然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