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同门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039 2018.03.11 22:30

  虽然我的驴子还是没有找到,但是等静下来想一想,也指不定它在外面过得会更好一些,来去自由因果缘分在,便不再去想。

  没料到是是,司徒竟由第二日竟带了一盒糕点来赔礼。不过转念一想,像司徒竟由那样老实厚道且有礼的人这样做也并不奇怪。

  我自然是客客气气地接受了,对司徒竟由道:“其实我也并未放在心上,只不过你这样来赔礼,若是被长乐公主知道了,只怕要大发雷霆吧。”

  司徒竟由愣了一愣,才道:“其实长乐公主是一个很好的人,只不过表面有些不让人。”

  说完这话,司徒竟由的耳根子竟然红了一红,我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细节,仿佛尝出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岔开话题,道:“不过长乐公主这个年纪也到了适宜婚嫁的年龄,也不知宋王是否有什么打算。”

  司徒竟由听我这突如其来的话题,又是愣了一愣,脸上浮起一片愁云,道:“她是公主,自然是能有一个好归宿的。”

  我不认同地摇头道:“自古公主自然是嫁到身世显赫之家,从外窥之,自然是光彩亮丽。”

  听我所说,司徒竟由皱眉不语,似乎有些担心的样子。

  我赶紧拍了拍他的肩,继续说:“其实若是碰到真心待她的人,是锦上添花的。你不要信我瞎掰的那样一棒子打死全部的话。”

  也不知司徒竟由有没有听到我说得话,面色似乎没有什么改变。我暗气自己总是把话往坏的地方说,把事情总是往坏的地方想。

  眼下,只好自己接自己的话,继续说道:“你方才说长乐公主没有我想象的那样难以相处,那这次赔礼难不成是她叫你来的?”

  见我问,司徒竟由自然也答:“那日长乐公主本是来邀白姑娘一并看宋王赏赐的一颗稀奇的夜明珠,见院子里的驴,本只是想凑近了看一些,却不料惊跑了它。事后她也在山中找了许久,下人们一劝再劝才肯回去。这糕点也是长乐公主叫我拿来的。”

  司徒竟由没有说是长乐公主让他来赔礼,而是说长乐公主让他拿来了糕点。就说明白话的这一层面来看,自然是答长乐公主让他来赔礼更能够说明长乐公主的为人。但是他却并没有这样说。

  由此也看出,司徒竟由不像是一个会撒谎的人,他说是长乐公主拿来的,那十有八九还真是长乐公主拿来给我的。只不过极有可能长乐公主死活也不愿意承认她是为了赔礼才拿糕点给我。

  我转念一想,又把那糕点塞回到司徒竟由的手上,笑道:“那你同她说,若是她想赔礼,自己拿给我。”

  司徒竟由为难了一下,并未说半句话,最终还是告辞走了。我本也不是坚持的态度,眼下她一句不说,顿时让我觉着自己特别的不厚道。

  虽当下我明白了长乐公主或许真的不是如此难以相处,然我还是没有弄明白她究竟为何突然之间要同我打好关系。

  这日,我正见赵小公子同朱颜在一边的石桌那儿说这些什么,便凑过去打了个招呼。

  只不过我这过去打的一个招呼,空气生生安静了五秒钟,两人睁着眼睛同时望着我,顿时让我徒生出几分尴尬来,率先打破安静,问道:“怎么了吗?”

  “发现玖姐姐你今日特别别致啊,哈哈哈哈……”赵小公子笑道,作出一个打量的神情,点头肯定道,“让我来看一看哪里不一样了。”

  我别过头不理会他是什么意思,故意转过头对朱颜道:“你说,若是有一个同门,突然之间来同你打好关系,连吃饭也要同你一起,这是个什么原因?”

  “怕是有事求你。”赵小公子抢答道。

  我同朱颜一起转头去看赵小公子,他一脸自信模样,冲我们挤一挤眼睛,接着道:“不过同门也有不要好的同门,总是一起吃饭,也是有些古怪的。”

  “嗯。”朱颜点头似乎是认同的样子。

  我想了一下,问道:“双关吗?”

  “嗯?”赵小公子表示疑惑。

  我便解释道:“你说的不要好的同门,指的是关系不好的同门,还是为人不好的同门?”

  赵小公子一拍手掌,眼睛一转,惊奇道:“妙啊!我说的自然是双关了。”

  我默默抹了一把汗,觉着来问赵小公子这样一个不靠谱的人,真的委实是一个不靠谱的决定。就连一开始似乎是自有理解的朱颜也同我对了一下眼神,我们相互从对方的眼神里面看到了一丝怀疑,但是保持默契的什么也没有说。

  “那同门事实上并不是不要好的同门。”我一边抹了一把汗,一边解释道。

  “那玖姐姐指的是哪位同门啊,我们可曾认识?”赵小公子问道。

  我哈哈一笑,打了一个哈哈道:“是我最近看的一个小说本子里面的人,我觉得这个情节走向有一些与众不同,便拿出来大家商讨一下。”

  “那看到最末也就明白了。”朱颜道,随即又问我:“我怎么没印象看过这本?玖姐姐看完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我怔了一下,其实说有那么一本小说本子是我胡诌,自然也是拿不出来的,便道:“这本也是我同别人借的,若你想看,我还需问一问那人可否愿意。”

  “哦……”朱颜答了一声后,便低了头,不再说一些什么。

  虽相处一如往日,但之前的事情让我二人之间生出一些隔阂来也是在所难免,木已成舟,我也不知从何去解释。

  “我认识许多朋友,你若有什么想看的,尽管告诉哥哥我,我给你去寻来!”赵小公子一拍胸脯,对朱颜意气风发道。随即又问我,“那书叫什么名字?”

  我随口说了一个我也不知是不是确有其书的一个书名,自以为是说得极其自然地。好在还没等赵小公子继续细问那本书,朱颜先开口惊讶道:“大青姐姐?”

  我们齐齐向门口张望,果见一声青色衣裳的大青站在那儿。本来冬日万木生长向一种深褐色和土黄色,大青的身影就格外引人注目。

  “你怎么来了?”我起身,疑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