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又见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074 2018.01.25 14:13

  我捏着一颗黑子,用两根手指将它翻来又覆去,覆去又翻来。纵她如何深思熟虑,我本以为我自坐怀不乱。

  不料就当安乐公主好像要有所作为之时,那围观的公子小姐中突又一个男声道:“燕王来了。”

  小姐们虽也抬头眼睛齐刷刷得移向了那一抹缓缓走来修长的白衣身影,目光如水,温润如玉。矜持起见,却没有一个小姐发出声音,只是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道身影。

  “抱歉,我来迟了。”来人道。

  我不用抬头,都能认出那个声音,整个人僵了一僵,一直翻弄着黑子的手指停住了。然却只是再怎么样,这也只是一瞬,我将黑子放下,转头随大家一起立着,目光平静地望着那道越来越近的身影。

  对面的身影仿佛也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依旧如此风度翩翩地走来。

  我随众人一起随意打了个招呼,心想着安乐公主倒是快些下棋,我也好快些告辞离去。

  待燕王加入人群之后,大家也没有再多嘘寒问暖一会儿,安乐公主随之也坐下准备落她那颗还没落下的子。

  “哎,且慢!”方才喊那一声燕王的那一个公子突然开了口,“既然今日大家都在,不如我们给这局棋添一个彩头如何?”

  大家自然看热闹不嫌事大,最喜欢这种勇当出头鸟,出来挑事的人,不管其他,纷纷表示这这是一个好主意。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安乐郡主笑得很甜,怎么看都让我觉着她是胜券在握的样子。

  我点点头,表示也没有意见,只是焦急地等待着她究竟什么时候能将手中的白子落下去,好让我迅速地结束这局棋。

  这下,安乐公主果然没有再持续思考,也干脆的落了子。我委实是激动,差点啪嗒地把子按偏了一个位置。相比第一步,这第二步,安乐郡主倒是爽快,执起了子就想要落下。

  然这次子又没有落下去,一边一个方才就死死注视着燕王的姑娘开口道:“燕公子既然迟到了,要不代锦小姐下完这局棋,以表歉意?”

  我知燕王定是不会拒绝这样子的请求的。以他的温和的性子,就算他没有迟到,他也不会当众拒绝这种举手之劳。

  “这……”安乐郡主作出为难的样子,望着燕王等他作出回答。

  燕王果然礼貌一笑,道:“都怪我来迟了,自然是要受罚的。”

  听此言,安乐公主早有准备似的,迅速一个优雅起身,站在一侧一个观棋的好位置,将自己的位置让给燕王,面带微笑,望着我。

  若不是我们恰巧在这个切莫亭相遇,而相遇之后安乐郡主也确然没有机会再邀请这么一群人出来,我真的要怀疑她是特意给我摆了一盘棋子,一步一步设计我了。

  我原低着头,不过也倒是明白,就算我把头低得再怎么低——除非将头埋到地下面,两个面对着面下棋的熟人,怎么可能不一眼就认出对方呢。如此,我却才如往常一般微微仰着头,放弃这种徒劳的举动。

  如我所想,燕王自然不会认不出我,倒是同我记忆中的他无甚区别,注视着我,表情似乎有点凝重,他说:“玖儿,好久不见。”

  我几乎能料到他会说这句话,然而就算如此,我还是无法露出一个熟人见面时候欣喜愉快的微笑,注视着他的眼睛对他说,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我点头,道,正如我一直以来叫他的那样:“燕公子好。”

  我自不辞而别,他却也该明白其中原委。

  听燕王道玖儿这个称呼,许多人也已投来了不一样的目光,现在我是下棋心切,就算是要输,也要风风火火地快速输掉——更何况自认为和闻休下期多日技术精进,胜算更大呢。

  就算有再多要说的话,这也不是一个说话的好场合,燕王执起白子,落在我的黑子旁边,凌厉远胜从前。

  “既然是熟人,不是来讨个彩头,就以一个条件为赌注如何?”好事者又提议道,看样子也不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

  “好啊。”安乐郡主倒是笑着附和,目光不动神色地扫过我二人。

  燕王不反对,我也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看戏的就让他们去看戏罢。

  来往几步棋子,我知道他认真了,再不像从前我二人单独下棋时候的谦让。为了安乐郡主,又或是为了谁,不得而知。

  仅仅一瞬间的失落闪过,下一秒,黑子一下刺中要害,这是我学到的果断和不留余地。

  这盘棋下得很快,双方思考的时间都很短,都竭尽了全力。

  我赢了,赢得决绝,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下棋不是战争,到头来也只是一个谁输谁赢,怎么输赢除了局中人,旁的最多也只能看出是势均力敌还是差距悬殊,别的一概不知。

  “我输了。”燕王道,这次他没有歉意地看着安乐郡主,而是望着我,眼神有些陌生,可能在回忆曾经他对我的谦让在我眼里是不是一个笑话。

  于我,这从来不是一个笑话,于旁人,也只我自己是一个笑话。

  “承让。”我将一直锁在棋盘上的目光移到安乐公主的脸上,她显然没有料到燕王会不是我的对手。

  破绽也只是一瞬间,安乐公主满不在意地微笑着,令秋月将棋子收好,放回到两个棋盒子里面。对大家道:“这局既是燕公子替我下的,这个彩头该是算在我头上。也怪我开始下的不好,拖了燕公子的后腿。不知玖姐姐意下如何?”

  我心道:你就下了一步棋,拖后腿的本是也是大。

  但该说的还是要说,我礼貌地笑了笑:“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游戏而已。”

  “既然是我输了,怎可让锦儿代我受罚。锦儿也不必替我辩解。”燕王站起来,歉意地笑道。

  我见他们二人有不肯相让的架势,不知要怎么是好,便打了个圆场:“我一人生活,无所求,也没有什么愿望。按照我的意思,先前的彩头作罢也好。若你们觉得实在都不好意思,就一起吧。”

  给了他们两种我以为都很妥当的选择,我觉着这下总没有什么可纠结的事情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