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距离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087 2018.02.12 23:02

  闻休那句你想要哪样都可以委实是在我的脑海里面循环来又循环去,虽委实是动听的,但整天这样想着,我也烦躁得不行。

  也是,问这天底下,又几个寻常女子经得起如此的承诺,更别说是闻休这样一个翩翩公子说出来。再加上闻休不仅好看,还有是那赫赫有名的大将军。

  说这些外在的功名都可以抛到一边的,才是假话。这天底下又有几个人可以真正地放下功利与虚荣的。只不过大多数人,不会去刻意地追求,有则锦上添花,无则随遇而安。遇到了适合的人之后,即使再遇到更好的,也不会动摇了而已。

  如此想着,我竟也不由开始想象大青描绘的那战胜而归,赤红披风飘扬的大将军了。若是闻休,他定是整整齐齐地归来,竭渊宝剑归鞘,规规矩矩的放在腰间,然后嘴角带着一抹仿佛虚像却异常温暖熟悉的微笑,淡淡道:“我回来了。”吧。

  真羡慕那个他归来之后去见的那个姑娘啊。

  如此想着,如此想着,我就受到了惊吓。我一向自命不凡,这样的话定是要把寻常女子折服的,但我却是万万不可以这样子的。若我就因着闻休那么一句话一整天加上第二天还心神不宁,那不是拿搓热了的巴掌往自己脸上招呼吗。

  摇摇头,我逼迫自己去想一想曾经的燕王也是那么的好,时刻提醒自己,犯过一次的错误绝对不可犯第二次。我不知闻休当日说的是真是假,与其说不相信他,倒不如说不相信我自己。

  我皱了皱眉,叹一口气,那句你想要哪样都可以也遥远了几分,内心深处也冷却下来了几分。我低头对自己说了一句:“做得好!”

  抬头,正准备向前走,却见闻休在前面不远处,正望着我,是印象中的那一个笑。

  只觉着方才有一些冷却的地方又沸腾了起来,且有向脸上蔓延的趋势。

  那样那样都可以……都可以……可以……以……

  我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道:“闻休,好巧啊!”

  他走过来,同我并排,望着我道:“一起走走?”

  听到自己心口的砰砰声,我悄悄瞥了闻休一眼,他好像也没等我回答,只是跟我一起走着。确认他没有什么反应,应该是不会听见的,才斟酌着道:“闻休我看你整天有那么多事情处理,慧心师还老来麻烦你。你若是有事,大可去办,我一个人走着也没事的。”

  “不忙。”他风轻云淡道,看样子打定主意要同我一起走了。

  我心跳得厉害,虽然觉得常人的心跳声不至于大到让身边的人都听到。但也正如我所说,我一直都自命不凡,说不定心跳声这种东西,还真的因人而异。不管怎么说,防患于未然,我默默往旁边移了一移,将我两中间空出了一条大大的缝。

  好在闻休也没有靠近过来把缝填上的意思,我才总算呼出了一口气。

  我继续道,斜眼又看了看闻休,再看看我们俩之间那条缝,有点放心,还是不放弃地道:“早上赵小公子非拉了朱颜去慧心那儿听经,我想来还是去看看。我固然是没有事情,你看这边现在都是宫里的人,指不定又碰到安乐郡主什么的。”

  闻休的视线直接跳过了我挪出来的那条缝,停在我脸上,道:“无事可以先画大将军像。”

  他这话一说,我脑中瞬间又开始回荡那句怎样都可以……都可以……

  我不懂闻休是如何这样平静地且事不关己地说出画大将军像,旁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大将军是什么人,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说这话的当事人。

  我总觉得闻休看我的那深深的眼神里面,藏着的下一句话,就是你想怎么画都可以。我赶忙道:“不急不急,这个到时候再说,现在过人还是去看看朱颜比较重要,若是趁此去又生出什么事儿来就不好了。闻休你来云天寺一直忙着肯定也没好好逛逛吧,上次带着你也委实没有逛个完整就回更上一层楼了。要不等下去看了没事儿,我再带你周围转转?我云天寺这百年的历史,也是一个有历史的寺了。”

  我讨好地笑着,闻休还是那样淡淡地一个好字,只不过尾音似乎微微有些上扬,听来有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如此说着走了几步,赵小公子却迎面而来,我心里登时咯噔一下。

  “你怎么一个人?”待我们相遇,我抢先一步道。

  “好巧啊,玖姐姐!闻公子!”这些日子朝夕相处,他这打招呼的方式,倒是深得我精髓,“慧心师父说要同二红妹妹多讲一会儿经,估摸着不到晚上是不回去了。我听了一会儿,觉着无聊,便先回来了。”

  “哦,那也挺好的。”这样我的才放下心,朱颜的事情我已同慧心说过,他是一个有分寸的孩子,说起来,比我还靠谱得多。朱颜在他那儿,我也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我说完,本来该是道别各走各的了,没想到赵小公子摸着下巴,摩挲了几下,皱了皱眉道:“玖姐姐你同闻公子吵架了吗?”

  “啊?”我疑惑,不知赵小公子何出此言。

  他继续大量地望着我俩,伸直手臂,在我们俩之间笔画了一下,然后比划出一个宽度,惊叹道:“这么粗的一条三八线,是多大误会!”

  我顿时有点尴尬,不由扭头看看我们之间空出来的宽度,似乎也没有赵小公子说的那么夸张吧。

  但是眼下的情况我委实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不仅不知道怎么同赵小公子解释,更不知怎么同闻休解释。

  在空气即将陷入沉寂之时,闻休淡淡开口:“阿白最近染了风寒,怕传染给我。”

  我默默忍住拍巴掌叫好的冲动,感叹这委实是一个好的说辞。但转念想这从闻休嘴里说出来,莫名有些奇怪。不过若是他这么理解,自然是最好的了。不过我最近病已经好转了许多,他天天灌我汤药,该是最了解的。

  虽有些疑点,但糊弄赵小公子已经是足够了,他一拍巴掌,道:“玖姐姐真是考虑周全啊!”

  话罢,便同我们告了个别,风风火火地走了。他委实是深得我的精髓啊!

  眼下,就剩我和闻休四目相对,空气再一次陷入安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