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枝白梅进墙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竹林

一枝白梅进墙来 三四得十二 2013 2017.08.19 23:36

  我去本也无甚大事,不过江江家大业大,想让他给我瞅瞅那个有关身世簪子有什么名堂。

  结果倒是他上下端详了我一阵子,然后让我少想一点有的没的,多切合一点实际,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正事没讲半句,他倒是开始一本正经地问起了我的我有没有看上谁家的公子,又问起了我不会还对燕王念念不忘,又问起了我同闻休当下如何……

  终了,还不忘责备我委实不讲义气,竟把原来埋在树底下的好酒坛子全部搬走了,害的他前阵子有一日晚上挖了一夜愣是没挖着一个。

  我气呼呼地从留香里面走出来,想着江江现在就要成亲了,怎跟七老八十了一样,端端一个公子哥的样子,怎么一开口就是个老妈子的语调。

  踏步去桃李春风,微风拂面,甚是舒适宜人。本想着等闻休过来之前我得空可以小酌几口的,不料他已经坐在那儿,兀自端着一个酒盏子坐那儿。

  “嘿嘿,怎么那么快?”我走上前去跟闻休打了个招呼。

  “嗯,”他将酒盏慢慢搁下,往旁边挪了挪,“这儿的酒倒是好。”

  本四四方方的一张桌子,我可随便挑其他一个边缘坐着,当下闻休已经往一边让了让,我便很不好意思地坐到了跟他同一条的长凳上。

  攥了攥衣角,笑道:“哪里哪里……”

  一下子坐得那么近,我可以清晰得看到闻休有点浅色的眸子和长长的睫毛。单眼皮的眼睛,反添了几分英气,身上有一阵淡淡地冷香。

  我继续不好意思地回了一下头,却见桃李春风的那些个姑娘们此时正扎了堆地聚集在后面,三五个凑作一群,头对头,肩挨着肩,叽叽喳喳地讲着些什么。

  我委实看不下去了,总觉着拘谨得很。便咳嗽一声,冷声道:“大青,你给我来一壶青梅酿。”

  听我这一声,后面的姑娘们一哄而散。大青端了酒走上前来,看看我,又看看闻休。

  我冲她瞪了瞪眼睛,抿着嘴唇望了我一眼,她赶忙低头放下酒。匆匆走到里屋里面去了。

  我猜想她们这些不正经的姑娘估计只是换了个地方议论去了,想想也由她们去,要讲就讲罢。反正我行的正,站的直。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

  “这个好喝啊。”不论是闻休的早膳还是学识,向来是他惊吓到我们,当下得了个惊吓到他的机会,我像小妖怪给山大王献宝似的将那壶酒往闻休面前推了推,道,“你尝尝。”

  “嗯。”闻休又拿了一个酒盏倒了一杯,放在我面前。

  我眨眨眼望着他,想说他怎么不给自己也倒一杯呢?

  话还未问出口,闻休往我这边偏了偏头,轻声道:“阿白要偏袒我,可以私下里。”

  这话配上他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愣是让我小心肝颤了颤。然后突然惊醒,桃李春风向来一人一日一壶酒,我这怎么突然糊涂了。若是我自己破了规矩,何以立威,何以立足啊。

  我默默将刚刚推给他的那一壶酒移了回来,正色道:“咳咳,方才是我的失误,桃李春风的规矩,是断然不能打破的。”

  并且补充道:“这个规矩连我都不曾破过。”

  “哦?”闻休将欲端起的酒盏放了下来轻声道,有几分愉悦“看来我是第一个破规矩的?”

  我往凳子边缘挪了一挪,喊了一声:“哪有?”

  周围侧目,我缩了缩脑袋,低头喝了一口酒。

  闻休继续笑道,只淡淡说了两个字:“竹林。”

  我吓得一下子差点翻下桌子去,闻休一下子揽住我的腰,我才免于四脚朝天一头栽倒。

  当下我满脑子里面什么小说本子里面什么一阵清风穿堂而过,吹起两人的发丝,什么千言万语,都凝聚在这一刻的对视,什么空气中酒香醇厚,说不出的韵味。乱作一团地糊在脑子里,坐稳了之后,我还是默默向椅子边缘挪了一挪。

  “师姐,师姐!”一阵急促的叫声从门口传过来。

  我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在桃李春风怎么会听到静心师弟的声音。

  桃李春风向来是个安静的地方,方才我这一声喊,再加上静心师弟的这一声喊,已经招来了不上目光。就算是作为这家小酒肆的老板娘,也不带如此坏自己生意的。

  还是闻休冷静,起身问道:“怎么了?”

  “茶…………那个……慧心……”静心师弟又磕巴了起来。

  我明白此时催他也没有什么用,只会让他愈发紧张,愈发说不清楚话。便拉了他在一边坐下,我自己也总算找了个机会在桌子另一侧的凳子上坐下,不用同闻休坐同一张长凳。

  我给了静心师弟一个茶盏,拿了酒壶满上了,端给他,一面拍了拍他的背道:“不要急,慢些说。”

  不料听我这样子讲,静心师弟反而更加着急,一口闷了我给他倒的那杯酒,方欲说,却被这一杯酒呛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也不知道闻休哪里拿来一壶茶,又给静心师弟倒上,他连连喝了三杯才缓过劲儿来。不过一张扁扁的脸此时已经涨得通红。

  大约是就让他稳定了心神,此时他才急急说道:“不好了,安乐郡主喝了慧心的茶,中……中毒了……”

  我猛一下子站起来,自己跟自己讲了三遍冷静,放将涌上来的气血压下去一些。

  一边闻休也站了起来,道:“我们回去。”

  路上,我方细细想了一想这件事情,便问静心:“安乐郡主同慧心师弟本无关联,怎么会喝慧心师弟的茶?”

  “听说慧心师弟是端了一壶好茶到更上一层楼里,恰好碰上了安乐郡主,便请她一同喝了。”

  定是慧心师弟本想端给闻休,而恰好碰到了又来找闻休的安乐郡主。我看一看静心,再看一看闻休。

  “那壶茶本来是要端给谁的?”突听闻休问道。

  “听说好像原是要给靖王的,后来宫里帝王召见,靖王入了宫,便端去了更上一层楼。”静心师弟疑惑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