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擎天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0.我想入党

擎天者 赤丁 2233 2020.07.11 06:18

  入党这个事在他心中萦绕已久,他想要问问教导员,可是怎么去问呢?

  自从换班事件之后,教导员虽然看见他还是笑呵呵的,可是那种疏离感却不要太明显。

  一连数日,他都在想这个事。

  大二开始了,进入到了专业课程,什么材料力学、流体力学、空气动力学,这些既抽象又现实、既看似无用却引导实践的伟大理论,让他有些头大了,必须要投入更多的精力了,不然恐怕有挂科的危险。挂两科且补考不及格就要降级,多么残酷的制度。

  他忍不住给李超打了一个电话。

  王含章性子有些淡,从小到大,都是朋友找他,他很少主动找朋友,所以他的朋友并不多。但是他的朋友都知道他的毛病,也并不在意。

  李超也是如此,两人联系并不多,但是电话接通了,彼此都感觉到了亲切。

  李超算是他到军校里来的第一个朋友了。李超分配后,电话邀请他有空去玩。可是毕竟距离太远,一直也没能成行。

  “班长,过得怎么样啊?”

  “含章啊,很不错啊,哈哈,快点毕业吧,我在这里等你哈。”听声音,李超很开心。

  电话那头传来了发动机轰鸣的声音。

  “你们那飞行呢吗?”

  “嗯,有个任务飞行,跟我没关系,不是我的飞机。”

  “牛啊,班长,都有自己的飞机了啊。”

  “哈哈,你毕业了,也会有自己的飞机。”

  两人插科打诨,李超看来在部队生活得不错,他告诉王含章,现在已经是机械师了,挺辛苦但是挺有意思。

  王含章问了心中的疑惑,李超笑了,说道:“这是好事,大胆去找教导员,说出自己的想法就行了。”

  好像迟疑了一下,他接着说道:“含章,你的优点是比较沉稳,思维缜密,缺点是有时候想太多了,他是教导员,是思想建设方面的负责人,你有问题去找他解决,很简单的事情。”

  王含章豁然开朗。

  李超又说道:“不要太担心这件事,如果没有意外,你这样的,组织上也许会先找你谈的。”

  王含章笑了,两人互道再见。

  第二天晚上洗漱的时间,王含章敲响了教导员的房间。

  “报告。”

  “进来。”

  教导员正在写着什么,看到是王含章,有点意外的表情,随即热情地说道:“含章啊,坐吧,稍等一下,我马上写完了。”

  王含章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坐下。

  “好了,有什么事吗?”教导员放下了笔,问道。

  “教导员,我想问一下入党的事…”

  “这个我正打算开会给你们说呢,其实从你们入校开始,考察就已经开始了。现在组织上已经准备从你们当中选拔优秀的、愿意向党组织靠拢的同志,成为党的积极分子。”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这样吧,你可以先写个入党申请书交过来,其它的,这周我就打算开会给大家讲讲,到时候就知道了。”

  “好的,谢谢教导员,那我先走了。”王含章很高兴,起身告别。

  教导员站了起来,笑道:“好的,含章,没事可以多过来。”

  回到宿舍,刘建华帮他带了一封信,是军子的。

  军子的信,充满了血泪和悲伤。

  他宣告了发财大计已经破产,他开始赚钱之后,可能有一点点小张扬,可能在几次喝酒吹牛的时候暴露了这个买卖的暴利。以王含章对他的了解,这一点点小张扬基本可以等同于学校已经容不下他了。结果这个学期,突然出了无数个做同样生意的学生,最无耻的是学校也参与了进来。

  在民风彪悍的东北,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战争。

  已经略有积蓄的他,雇了几个同学加校外的哥们儿,与他口中的不正当竞争者展开了混战,所谓混战,就是人家团结起来打他自己。

  最终在一次战役中,他打伤了人家的.....手指,不过据说这是个钢琴专业级的手指,后果是无法再弹钢琴了。军子赔款,且被学校处分,这虽然离他发财大计已经遥不可及了,但离他不想上学的计划却越来越近了。

  好在剩下的钱还足够还给这些原始股东们,所以,他随信把钱寄了回来,当然,豪情万丈的军子不会轻易被打垮的,等他有了新的发财大计,不会忘记兄弟的。

  看完了军子的信,王含章哭笑不得,不过好在这个哥们儿短时间内不会再想着休学发财了。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熄灯号响了。可能是因为自己是个军人,可能是因为习惯,王含章很喜欢听军号的声音。熄灯号和起床号,悠扬而明亮,没错,就是让他感到明亮。有时,他甚至想如果能抓到号声,一定会带着他到一个空旷的峡谷,或者那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王含章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心事。

  今天去找教导员,虽然只是为了入党的事情,可是教导员的态度明显更为积极,也许真是如李超所讲,自己想得太多了?

  王含章的父母都是共产党员,虽少言传,但重身教,身边的榜样让他对党有着很朴素的感情。

  他又是个对历史很感兴趣的人,尤其对党的历史更是这样。

  一个只有几十人的政党,在短短二十几年的时间内,能够带领全国人民解放全中国,随后改革开放,让人民越来越富裕、中国越来越强大,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找了一些资料,看了以后让他心中的迷惑更多了。党是如何从几十人的一大之后突然就可以组织起义了,为什么几百万的国民党灭不了几万人的共产党?为什么在劣势情况下,主席就敢于打三大战役?

  他又找了更多的资料来为自己解惑,了解得越多,他就愈发感觉到党发展之不易;了解越多,他就愈发感觉到党的伟大绝非偶然。他认为自己对党的认识更为客观也更为准确,崇拜仰慕之情也更为深沉,所以渴望成为其中的一分子,让自己更为优秀,也愿意为党贡献自己的力量。

  他已经想好了入党申请书的开头: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的党,它能够在艰难困苦中带给人民希望,它能够在外忧内患中带给人民信心,它能够在层层迷雾中带给人民光明。它能够在近乎手无寸铁的情况下,逐渐发展壮大,直至打倒了国民党几百万军队,推翻了三座大山,这样的党,不值得我们每个人追随和热爱吗?

  渐渐的,他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在一面鲜红的党旗面前,他举起右手,庄严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