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3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三点星芒 3895 2021.03.09 23:11

  “月咏小萌?小学生的样子是吗?”

  刘昊记下了有关月咏小萌的一点点信息。

  分身在查阅了一些资料之后,就消散了。

  然后远在第七学区的刘昊才了解到小萌老师的情况。

  “神蚀篇轶只是说上条当麻在老师家里……谁知道他老师也不简单啊。”

  “有点意思……”

  刘昊的脸上挂上了熟悉的微笑。

  温暖又柔和,三月春风似的舒适。

  。。。

  上条当麻看着面前昏迷的少女,有些犹豫不决。

  他也不想让茵蒂克丝就这么忘记一切,忘记他。

  “怎么办,怎么办……”

  “因为什么都能记下来的缘故……所以大脑超出负荷了吗?”

  上条当麻仔细考虑,掏出电话给自家老师打了过去。

  电话那端传来小女孩的声音。

  “喂?”

  软萌软萌的。

  上条当麻此时也没心思考虑这些。

  “小萌老师,我……”

  上条当麻询问了一下相关的知识。

  大脑灵光一闪,抓住了真相的线索。

  “好的,我明白了……”

  原来记忆再好也不会影响到她的正常生活……

  上条当麻看着眼前昏迷的美丽少女,心里横生出一种冲动。

  他要拯救茵蒂克丝,要让这个善良天真,但是爱咬人的少女回归正常的生活!

  上条当麻颤抖着伸出右手,在茵蒂克丝的身上摸索。

  “还有哪里是没有摸过的……”

  当麻沉思着,犹豫了片刻,把手伸进了少女的嘴里。

  “求求你了,快醒来吧!茵蒂克丝!”

  当麻发出怒吼,右手彻底的触摸到了禁忌的术式。

  茵蒂克丝猛然睁开双眼,和平时的天真的目光不同,眸子里净是冷漠。

  “警告……”

  当麻瞳孔一缩,难道……终究还是无法改变吗?

  当麻在这一刻,心如死灰。

  “想要改变吗?”

  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

  “当麻先生,你忘记了很多事情呢。”

  “自诩为伪善者的你,又何必对一个少女的生命耿耿于怀。”

  “来吧……让一个真正善良的人来拯救无力的你吧……伪善者。”

  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等当麻回过神来,茵蒂克丝已经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按在了地上。

  当麻深吸一口气:“刚刚说话的人就是你吗?”

  刘昊点点头没有否认,露出自己的笑容。

  “是啊,很惊讶吗?”

  当麻连忙摇头,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

  “没有,茵蒂克丝的事情谢谢你了。”

  刘昊松开茵蒂克丝,她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

  昏迷不醒的茵蒂克丝也不可能会让当麻的大脑受到第二次严重的伤害。

  刘昊掏出一根烟来,静静点燃。

  “有些客气了,我是来兑现某个女孩子的承诺的……虽然说,以你的性格以后还是免不了沾花惹草……但是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刘昊抖了抖烟灰。

  明明从外表上来看,当麻和刘昊的年纪都差不多。

  只是一根烟而已,就凸显出来成熟与稳重。

  当麻心里有些慌乱的,这个男人当着他的面,击倒正在施法的茵蒂克丝,速度快到看不见,只有一瞬间,肉眼勉强能看见一道金色的闪光。

  他强大到可怕……当麻深知,幻想杀手在这种体能甩他几条街的人的面前,一无所用。

  杀死自己和茵蒂克丝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吧。

  但所幸,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恶意。

  当麻心里纠结无比,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刘昊扔掉烟头,打了一个响指。

  “金发,年纪于你相仿,很漂亮,眼睛闪烁着星光一样,经常穿着体操服,背着高档的小挎包……”

  当麻好奇地打量了刘昊一眼。

  “什么?”

  刘昊继续道:“能重复一遍我刚刚说的吗?”

  当麻知道自己无法反抗,只好乖乖重复。

  刘昊问了一句:“你觉得生活里会有这样一个女孩吗?”

  当麻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世界那么大……应该会有这样一个女孩吧?”

  刘昊笑了笑:“你认识吗?”

  当麻一愣:“不……不认识。”

  刘昊走到当麻面前,他比当麻略微高一些,有种兄长的意味在里面了。

  “以后说不定你会认识的,比如现在,我对你的要求并不高,记一下她的特征就好,记得遇到这样的女生打个招呼,应该不会把你当成流氓。”

  刘昊摸了摸当麻的头,运用物质的权柄加深了这些特征在当麻脑海里的印象。

  应激性创伤不是那么好治的,刘昊虽然有更快更能见效的手段,但为了小星星眼以后不会成为寡妇,还是按照最温柔的方式来。

  循序渐进地治疗就行。

  当麻似乎很不习惯被人摸头,有些抗拒。

  刘昊自然不会让他难堪,放下了手,笑了笑。

  “那么,当麻先生,下次再见了……”

  或许是刘昊的笑容实在是有些过于让人暖心,当麻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还不认识眼前的男人。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刘昊早就消失不见,但四周还是隐隐能听到他的声音。

  “刘昊……”

  当麻心里有些失落感,他还有很多很多问题。

  但刘昊已然消失,当麻只好对自己轻声说道:“很高兴认识你。”

  当麻把茵蒂克丝轻放在床铺上,就准备离开了。

  “哐当。”

  门口传来响声,当麻看了一眼。

  一男一女昏倒在门口,很显然是被人打晕后丢进来的。

  他们是之前一直照顾茵蒂克丝的,被遗忘的‘朋友’。

  为了防止茵蒂克丝出现什么意外,守在外面。

  史提尔和神裂火织。

  这对组合一直在他们国家的清教中保护着茵蒂克丝。

  现在又因为茵蒂克丝来到学园都市。

  要是不来学园都市也不会被人打晕吧。

  上条当麻苦笑一声,把两人拖进房间。

  。。。

  “哈啊~”

  少女打了一大大的哈欠,姿态慵懒而又随意。

  可是媚态却浑然天成。

  长长的黑色头发披在身体两侧,有些凌乱,但依旧顺滑乌亮。

  珍珠一样洁白的皮肤也是带着些红晕。

  “昊君?”

  她的声音也总是带着娇媚。

  刘昊点点办公桌,发出响声:“在呢,睡醒了?”

  他的手里捧着一本书,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浓浓的学者味。

  恩~还有烟味。

  “啊呀,不是说不抽烟了吗?臭死啦,昊君快些去洗个澡吧……要不然可不会让你碰人家呢。”

  少女发出抱怨,但语气里还是带着大小姐似的礼仪。

  刘昊趴在办公桌上,托着腮,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温柔又带着些许调戏的意思。

  “三三帮我洗吗?要不然我可没什么心情呢~”

  狂三娇嫩细腻的脸蛋上突然浮现出潮红……露在外面的樱红色眼眸隐隐的冒出桃色的泡泡,藏在长长刘海下的湛蓝色左眼也在发光。

  “真是的,昊君这样真是太犯规了,故意让人家开心的嘛~明明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订婚信物也都收到了……却一直不肯碰人家,难道是拿人家寻开心吗?太过分了,不可原谅,现在就脱光光……”

  刘昊的脸上浮现出震惊的神色。

  “我……我还有点事……就先……”

  难道是血狂的影响,三三你的淑女形象要崩塌了啊。

  狂三瞬间飞扑到刘昊身上。

  虽然说体重很轻,但也让人很无奈。

  他刘某人跑不掉了。

  狂三这个时候却突然镇定下来,凑到刘昊耳边,吐气如兰。

  “如何,现在心情好多了吧~”

  刘昊:“。。。”

  确认是三三没错了,她反向调戏了自己。

  终究还是那个女王范儿十足的三三吗?

  “呵呵,真可爱呢~”

  狂三俏皮的伸出手来,在刘昊的鼻梁上刮了下,反手抬起了刘昊的下巴亲了上去。

  刘昊原本还有些紧张,但发现狂三只是简简单单的亲在脸上后,没有反抗。

  狂三抱紧了他。

  “人家的脆弱只有昊君能看到,只有你。”

  “不过也再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就算是脆弱的我,也想为了昊君你而变得坚强。”

  “好吗?”

  狂三贴的极近的耳语让刘昊心情有些复杂。

  真的就注定只能是离开吗?

  这样的狂三,他真的舍不得。

  刘昊试着让自己像其他情侣的男方一样,说一些甜言蜜语。

  但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只能答应一声。

  “好。”

  。。。

  在刘昊救下上条当麻的第三天后,食蜂操祈终于出现了。

  她自己找到刘昊的办公室,表现的有些仓促不安。

  玉指缠着肩上的名牌小挎包,一副纠结的样子。

  刘昊笑了笑:“有什么事吗?小星星眼。”

  “面对我其实没必要那么紧张。”

  食蜂操祈盯着地面,金发里的那几缕白发显得很苍白。

  “当麻他真的好像记起来了……”

  刘昊依旧是面带微笑,温文尔雅。

  “哈,你是来专门感谢我的吗?谢谢啦。”

  刘昊说完之后就继续低头看资料,最近研究所的事情有些多,本来是打算让分身来处理,但刘昊自己也知道有很多的东西要学习。

  领先自己出生的那个位面几十年的科技。

  这些成果都需要自己慢慢消化。

  食蜂操祈很明显的能感觉到刘昊温和外表下的冷漠。

  这个男人明明灵魂空虚的让人无法想象。

  “你是怎么做到的?”

  食蜂操祈最后询问了一句。

  刘昊很平和的说道:“你也发现了吧,他还是记不得你,但是和之前的情况完全不同了吧?”

  “以前就像是陌生人一样,顶多就是多打量你两眼,现在则是学会跟你打招呼了对吧?尽管态度上有些犹豫不定……”

  “这种治疗方式其实算是取巧,他依旧不记得你,但他记得别人对他说的话,比如说我,我只是告诉他,让他每次见到一个金发,漂亮,背着小挎包的女孩子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食蜂操祈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这难道不是欺骗吗?

  刘昊自然看破了她的想法:“这可不算是欺诈哦~只是给你一个最简单明了的答案……记不住你食蜂操祈,他其实也可以记住别人的。”

  “比如,一个披着别人身份的食蜂操祈。”

  “……”

  食蜂操祈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小表情可爱无比。

  “我明白了。”

  刘昊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掏出一支香烟,朝着食蜂操祈点了点头。

  “帮我点上……”

  食蜂操祈乖乖的抓起桌子上的火机。

  刘昊并没有玩弄她的意思,只是验证一下自己对这个新晋的‘道’的掌控力。

  听话就好。

  “是可以彻底治好的……当麻的情况我确实是仔细检查了。”

  食蜂操祈的星星眼里迸发出光彩。

  “别抱太大希望……以前的记忆找不回来了,除非你去找狂三……找她说不定也没有什么作用,她并不能对这个位面的时间进行绝对的掌控。”

  “当麻在治疗过后,不会随意忘掉你了,但也想不起来过去你们之间的事情了。”

  刘昊深吸一口烟,点了点桌子。

  “重新认识吧……”

  食蜂操祈‘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谢谢,谢谢你……”

  刘昊轻轻挑眉:“常磐台中学的女王哭哭啼啼的可不像样子。”

  食蜂操祈果然停下了哭泣,但出乎意料地是,她在刘昊的脸上亲了一口。

  “谢谢……”

  少女眼里含着泪水,像是梦幻泡影。

  漂亮的星星眼眨呀眨。

  “如果在当麻之前遇到你,说不定我会先喜欢上你呢?男友力满满的昊君~”

  刘昊:“。。。”

  刘昊捂着脸,脸上看不见表情。

  他用手指着自己办公室的门口。

  “滚出去。”

  食蜂操祈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离开了。

  。。。

  刘昊趴在洗手间的池子上,疯狂的揉搓那个被亲过的地方。

  “呜呜呜……”

  “三三,我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