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0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三点星芒 3614 2021.06.17 01:13

  刘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又像很多年以前,蜷缩在角落里,一个人思考着无法求得答案的问题。

  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自己的亲生父母都很奇怪,爸爸是一个粗鲁的男人,一个钻进钱眼里的商人。

  妈妈是一个外人看来很温柔的女人,脸上时不时带着温柔的笑意,但面对刘昊时就会变得冷漠无情。

  刘昊三岁那年终于看明白了。

  妈妈的温柔只是伪装,她生下自己只是为了父亲口袋里的钱。

  一个温柔漂亮的女人,为了什么才嫁给一个粗鲁的丑陋的男人?

  他的妈妈并不爱他,甚至有时候爸爸不在家里时,会带着帅气的年轻男人到家里来打扑克。

  刘昊一个人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听着那些污秽不堪的声音响起。

  刘昊思考了很长时间,他才明白,这个家里并没有人爱着自己,这里不是他的家。

  爸爸为了让自己安分些,在自己两岁多的时候给自己买了第一台电脑。

  爸爸说:“只要别整天烦我,打扰我工作,要钱就开口。”

  妈妈温柔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温和的说着:“别打扰到爸爸就行。”

  爸爸离开家工作去了,妈妈又对自己说:“你别把自己玩死了就行。”

  刘昊很快就搞懂了电脑是怎么用的,他在电脑上看很多东西,也知道了许多事情。

  一天,他发现一个网址很火热,那是测试IQ的网页试题,很奇怪的是,测试完了以后,他要很长时间才会给你的IQ评分。

  这意味着答案只有网页制作人知道。

  刘昊感觉很有问题,因为这个测试IQ的网页还需要填入你的住址和基本信息。

  网上评论的人说,有的人还被要求发一张自拍上传给网页制作方。

  刘昊抱着无所事事的心态做了所有的试题,把自己认为对的信息填了上去。

  再之后一段时间,刘昊上网时被那个网页制作方问了一个问题,问刘昊愿不愿意摆脱现在的生活。

  刘昊给予了他们肯定的答复。

  再之后,刘昊来到了林家,认了个干爹,多了个便宜弟弟。

  他们两个终于让刘昊有了一点家的味道,让刘昊略微有点明白家是什么了。

  但那也还是林敬萧的家,而不是自己的。

  这么多年过去,刘昊终于有了自己的答案,狂三在身边,那就是家了。

  有狂三的地方才是刘昊的家。

  。。。

  刘昊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十个多小时以后了,天空黑漆漆的,夜很深,静悄无人。

  刘昊来到客厅,少妇已经没了呼吸,一脸安详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刘昊并没有因为这个死人而感到心情恶劣,只是冷漠的扫了一眼,空洞眼眸里还是没有任何感情。

  他思索着。

  “那个女孩的房间是怎么在我睡着的时候碎裂的……”

  刘昊觉得这可能是违背时间束缚而产生的某种时空碎裂,从而导致自己身边的东西遭到破坏。

  刘昊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又拧开热水阀,舒舒服服的泡澡。

  刘昊没有开灯,这个时候开灯只会引起其他人的警觉。

  不要等到特殊部门验尸的时候,街坊邻居突然插嘴说,看见他们家晚上亮起灯。

  。。。

  水温由暖转冷,刘昊依然不舍得离开。

  这个杀人犯大大方方的在被害者的家中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

  刘昊用着不知道是谁的毛巾,仔细擦拭自己的身体。

  “一个一个去找终归太慢了,我需要一股势力来帮助我。”

  刘昊如此想到。

  “还好这个国家中,黑棒是合法的,我大可以直接接收黑棒人员,让他们替我办事。”

  刘昊空洞的看着自己幼小的身体,他的身体不是仅靠锻炼就能增强的。

  训练的再壮硕也打不过成年人。

  驱虎吞狼就是个不错的手段。

  而且刘昊的催眠术难以被解除,这个世界里,也就魔术师一伙人难以对付。

  但也要受刘昊催眠术的支配。

  刘昊向来是个想到就做到的人,他在这里等了几天,可这个家的男主人始终没有回来。

  刘昊无法验证他是否也是目标,索性也杀了好。

  简单布置一下房间内的装饰和家具的拜访,正中心躺着那个漂亮的妇女。

  味道有些发臭,刘昊布置好后特地洗了下手。

  这样带有强烈暗示的摆放。

  任何人见到后都会有被刘昊种上暗示,然后产生自残和自杀的想法。

  刘昊离开了这里。

  趁着夜色离开的,他需要解决更多的目标。

  。。。

  一个小孩子在夜晚的街上行走,总会引来特殊的关照。

  几个瘾君子盯上了刘昊,毕竟这样显眼的孩子总会招来不必要的想法。

  缺钱了,拐个孩子就行。

  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只送上门的羔羊。

  几人悄悄尾随着刘昊。

  刘昊空洞的气息实在是有些生人勿近,但那几名瘾君子可不在乎那么多,他们只想要点钱。

  刘昊路过一个路灯,脚下的影子被拉的很长。

  刘昊空洞的眼眸无意间扫到了地面,除了他的影子外,还有几个人的影子。

  刘昊又走了几步,停下脚步。

  他在被人跟着。

  刘昊扭过头去,直接看见了那几个瘾君子。

  刘昊没有大惊失色,也没有任何反应,空洞冷漠的看着他们。

  “这小孩怎么发现我们的?”

  “不知道,管他呢,先绑起来!”

  几人窃窃私语,冲上前去,抓住了刘昊的衣领。

  准备强行带走刘昊。

  刘昊的眸子依然空洞,甚至不起波澜。

  “把你身后那人杀了。”

  刘昊对着这个瘾君子说道。

  那人抓着刘昊的手松了松,一阵失神。

  扭过头去就和同伙扭打在一起,这把那几人吓傻了,扭头就要跑。

  刘昊慢慢喊了一声:“站住。”

  他们木讷的停下。

  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刘昊静静欣赏着两个瘾君子杀戮了场面。

  被刘昊催眠的那个就好像一头野兽,咬,抓,踢打……另一个就没这样好运了。

  刘昊亲眼看着被打的那个死去。

  被他的同伙咬破了喉咙。

  又是目标之一……

  其他的,刘昊并不准备再杀了,他需要一股势力,这些人其实就是最好的选择。

  刘昊缓缓开口:“你们想带我去哪里?”

  其中一人开口道:“条马老大那里,最近他在收购些小孩,三千块多,条件好的还会涨点。”

  刘昊明白了,看来无论是哪里都不缺人渣,就算是约战位面也不例外。

  刘昊继续道:“带我去。”

  那几人慢慢带路,刘昊则是不紧不慢的跟着。

  刘昊一伙人很快来到一家酒吧。

  瘾君子们成群结队,这让老板有些害怕。

  但听到他们是要找条马大哥,顿时又松了一口气。

  刘昊走了过来,瘾君子们让出一条路。

  刘昊空洞的眼神在老板的身上扫了又扫。

  “你也售卖那玩意?”

  老板自然知道刘昊口中的那玩意是什么,但他也不至于给小孩也卖。

  “没有的……这位少爷。”

  “如果您想要快乐和刺激,适当喝些酒精饮料也比那玩意好。”

  刘昊看着他,并不想说什么。

  这样的人,能说他还有良知吗?

  他该死,因为他卖那玩意,但他也不该死,因为他是个人。

  没有人是真正该死的,刘昊见过一个连环杀手,干过不少恶事,追捕他十几次都没有成功过。

  直到追捕人员来到他家里,看见他正在照顾他瞎眼的母亲,当时他的腰间还别着一把枪。

  他看了一眼他的母亲,竟然没有反抗。

  等到把他带走后,他才悠悠开口:“如果不是我妈,你们已经死了。”

  临刑前,刘昊见了他最后一面,他对刘昊说:“每个人都有珍惜的东西,每个人都有底线,我保护了自己珍惜的东西,小家伙,你也要记得保护好自己想要的东西。”

  刘昊当时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沉默不语。

  那个男人笑了笑,就随着行刑人走了。

  刘昊忘不了,他姓白。

  一个活着的畜牲,也知道爱自己的家人。

  。。。

  刘昊没有再理会那个老板,随着那几个瘾君子走进酒吧深处里。

  “条马在哪里?”

  一个瘾君子木讷的问着。

  一个面带墨镜,脸上也有纹身的壮硕男子指了指一间包间。

  刘昊他们走了进去。

  条马是一个看上去有些肥胖的中年大叔,脸上满是癞斑,丑陋又恶心,他此时正对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上下其手。

  没人想要理会这样一个猥琐恶心的男人。

  但他养活了附近几乎所有的瘾君子们。

  “条马老大……”

  条马转头,看见了刘昊,示意那女人先离开,接着两眼放光,说道:“又带来一个?”

  “这次别是又从藤条那里带过来的,劳资还得亲自给他送回去。”

  一个瘾君子在刘昊示意下摇摇头说:“不会了,条马老大,这次是真正的抢来的,不是那些乞讨的孩子。”

  条马点点头:“劳资要的是健全的,藤条那狗日的,分走我大量现货,还故意打断手脚,让他们去乞讨,那不是糟蹋吗?”

  刘昊缓缓开口:“能说详尽些吗?我可以考虑减轻你的惩罚。”

  刘昊空洞的气息散发开来。

  条马暗暗吞咽口水,腿肚子都在打颤。

  “怎么……这么……”

  条马发现自己甚至难以起身,这个孩子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可怕的气息。

  像是蚂蚁面对天坑地缝般的害怕,深深地知道自己的渺小。

  这种渺小的感觉让条马如履薄冰一样的惧怕。

  “藤条,那是个畜牲,劳资也瞧不起他……”

  条马断断续续:“那狗日的一直想对自己女儿出手,但总是喜欢先打他家丫头,打得昏死了,又没心情上了,就是这样一来一回,过去不少日子了。”

  “他家女儿好像就和你一般大。”

  刘昊才不管这些,他不想去管那个女孩的死活,他只关心藤条手下的势力值不值得他亲自动手。

  “我说的是他的势力,他手底下有多少人。”

  刘昊空洞的声音打断他。

  激的条马差点尿出来。

  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人是没有天敌的,所以条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理解这种感觉的由来。

  因为也没有人的气息,像刘昊这般虚无空洞。

  条马的嘴唇不停在抖动:“大概几百号人,小混混之类的,还有一些乞儿长大了,也帮着藤条做事。”

  刘昊点点头。

  刘昊看了一眼桌上的烟盒。

  条马连忙道:“您……您也大可以抽……”

  刘昊没有回答他,这个年纪,刘昊滴酒不沾,烟也不会再碰。

  “我还没成年,以后别再我面前抽。”

  条马虎躯一震:“好好好。”

  刘昊撇了一眼他:“自宫吧。”

  条马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一下,接着就木讷的从口袋掏出一把蝴蝶刀,割下了自己的lz。

  表情麻木可悲。

  这个男人这辈子碰不了女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