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5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三点星芒 3556 2021.04.06 03:09

  约战位面,刘昊原住址。

  狂三躺在那张床上,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才好。

  离开久了,才发现抑制不住的想念。

  “人渣……”狂三趴在床上,心情复杂。

  床上还满是他独特的气息。

  狂三痛恨他吗?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恨。

  她的心情远比痛恨这种心情更复杂。

  刘昊的爱,是尊重和包容。

  狂三自己难以形容出那个感觉。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和他待在一起很安心。

  给你带来安全感,却始终把你当作一个独立的人。

  而不是他的私有物。

  刘昊其实占有欲很强,狂三可以明显感觉到。

  比如自己和其他异性交流或者是肢体接触,刘昊看向其他人的眼神都会有些不对。

  但他一直在忍耐。

  因为他始终把自己当作平等的人。

  他知道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和隐私。

  刘昊从不深究自己的隐私。

  往往是点到为止。

  “昊君……”

  狂三宁愿自己是在做梦。

  可现实就是如此,刘昊给她带来了时间神位。

  刘昊让她暂时忘记了自己曾经的目标。

  明明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但刘昊给了她一次改变一切的机会。

  狂三闭上眼,感受着时间的流逝。

  只要她想,立刻就可以让时间倒流。

  回到那个让她痛苦的日子里,真正的改变一切。

  她犹豫了。

  离开学园都市的时候,狂三见了刘昊一面。

  刘昊冲她笑了笑,笑容很温暖。

  嘴里说着什么,但故意没有发出声音。

  当时狂三真的很想朝他开一枪。

  但终究还是没有忍下心来。

  现在想一想,刘昊说的话分明是……

  “想要离开就离开吧,你的未来属于你,而不是属于我的。”

  狂三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流。

  “可我想要的未来里,没有你啊……”

  “我唯一割舍不下的东西。”

  “我唯一……不想忘记的你。”

  。。。

  大约是过了几天后吧。

  刘昊的家里堆满了酒瓶子。

  高脚杯里还剩不少淡黄色的酒液。

  三三染上了酗酒的坏习惯。

  “不着急这一会儿……”

  狂三的小脸蛋红彤彤的。

  “昊君……”

  狂三抱着刘昊用过的被褥:“昊君……嗝。”

  她小小的打了个酒嗝。

  超级可爱。

  嘴里语无伦次的。

  樱桃小口娇艳欲滴。

  恨不得让人尝一口味道

  牛奶般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红色。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发丝紧紧的贴在她如同天使般的面孔上。

  狂三的脸蛋就好像是上天最得意的造物。

  可爱又小巧。

  。。。

  黑暗里走出一个人,身穿白色大褂。

  风衣似的披在身上,慢慢凑近狂三。

  替她理顺了有些乱的头发,为她盖好被子。

  顺便替她上衣脱了,丝袜也扒了下来……

  能对狂三做到这种地步却不趁人之危的人只有一个。

  他就是刘昊。

  “就是学不会睡觉前脱衣服……”

  刘昊叹口气:“大概只有我在的时候才知道脱衣服睡觉吧。”

  他不是刘昊的本体,只是一道分身。

  但也依旧爱她。

  刘昊想了想,留下一张纸条。

  “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永远支持你,因为你是我最爱的那个人。”

  刘昊的分身把狂三的一只丝袜抓在手里。

  有些嫌弃的甩了甩。

  “带回去给本体留作纪念。”

  “滚!”

  “你就不怕再也见不到她了?或许她做出选择后你会忘记她也说不准。”

  “……那就带回来吧。”

  刘昊总是那么容易被自己说服。

  。。。

  “唔,头好痛。”

  狂三捂着自己的小脑袋,她没有体会过大醉一场的感觉。

  宿醉的感觉真的超级难受。

  感觉头快炸了似的。

  狂三捂着脑袋,小表情满是委屈。

  “人家的丝袜怎么只有一只了……谁给人家盖的被子?”

  “???”

  由于醉酒还不清醒的原因,狂三显得有些憨憨的。

  刘昊留下字条的位置还是比较显眼。

  狂三一眼就看见了。

  她把字条攥在手里,看了一遍又一遍。

  眼泪又流下来。

  “人渣……明明是个漠视生命的人渣,为什么偏偏这么在意我,为什么偏偏只有你对我这样掏心掏肺。”

  。。。

  狂三第一次走出刘昊的家门。

  来到天宫市的街口,肆意的转转。

  精灵早就不复存在。

  没有了空间震的威胁,天宫市一片繁荣。

  “没有精灵存在了,琴里她所在的组织肯定解散了吧……DEM社也应该消失了才对。真是的,昊君明明是个人渣,经过的地方却呈现出一片繁荣呢。”

  狂三来到公园。

  她以前常常来这里喂野猫。

  现在却一只也看不见了。

  长椅边插着一则告示。

  “禁止抛弃宠物猫狗,违者罚款三千元——天宫市公安局。”

  狂三有些失落,但心里却还是开心。

  那些小动物一定找到属于自己的家了吧。

  (流浪动物会全部被抓起来安乐死)

  狂三慢慢踱步,来到商业街。

  那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紫色头发的少女吃着黄豆粉面包。

  大快朵颐。

  “请问你是夜刀神十香吗?”

  狂三走上前去,询问道。

  少女转过头来,惊喜道:“嫂子!”

  果真是她,狂三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

  “五河士道呢?他没有陪你吗?”

  十香摇摇头:“DEM的人不让我和士道接触,说这样打扰别人的生活不好……”

  狂三眼神一凝:“DEM社?”

  十香点点头:“嗯啊,哥也让我好好在DEM社呆着。”

  狂三感到疑惑,十香管刘昊叫哥,这点她是知道的。

  但刘昊怎么可能让十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呆着?

  “等等……”狂三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

  “DEM社的人怎么可能会允许你这样出来?”

  狂三点到了精髓。

  以DEM社的风格,是绝对不会让十香这样出来,而且还在这里悠哉悠哉的吃面包……

  十香理所当然道:“当然是我哥啦,哥他打过招呼后,就没人敢对我怎么样啦。”

  “以前DEM社的人还用针戳我,现在他们都让我一个人出来吃黄豆粉面包了。”

  狂三一下愣神了:“用针戳?”

  十香无所谓道:“就是抽血啦,一天要抽好多血……有一次搞得我头很晕呢。”

  狂三心里满是怒火:“刘昊把你送进DEM社的?”

  十香否认道:“当然不是啦,是……是琴里啦。”

  狂三一下哑火了:“她?她么。”

  “士道呢?”

  十香想了想:“士道听说琴里要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去,只是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然后就没有再联系我了。”

  狂三哑然失笑:“呵呵呵……”

  “原来是这样……”

  狂三摇了摇头:“那十香,我就不打扰你了。”

  狂三话罢,就要离开。

  却被十香拦住。

  十香支支吾吾的问道:“我哥呢?嫂子。”

  狂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他还有事。”

  “这样啊……”十香突然笑了笑:“那替我向我哥问声好,告诉他我有些想他了。”

  狂三微笑道:“好。”

  。。。

  这里的真相原来是这样。

  狂三彻底对人性失望透顶。

  她原以为五河士道是个好人。

  但终究还是……

  在一家饮品店里,五河士道笑眯眯地和一个白发少女喝饮料。

  狂三看在眼里,那个白发少女她也认识。

  是来禅中学的校花,叫做鸢一折纸。

  琴里就坐在一旁,看着两人。

  狂三愣了愣,琴里的眼神已经死了。

  呆滞无神。

  琴里瞥了一眼外面,刚好看见了狂三。

  她起身,向外面冲,眼里又闪起光。

  五河士道和鸢一折纸都没有理会她,自顾自地喝着饮料,聊天。

  “狂三小姐……狂三小姐!”

  琴里追出来,喊住狂三。

  狂三有些难以言明的感情在萌发:“有什么事吗?”

  琴里眼里不多时,就蓄满了泪水。

  蹲在地上呜呜的哭泣。

  “请你一定要帮帮我……”

  “刘昊大人他……真的是太过分了。”

  狂三也见不得女孩子哭,连忙把她拉起。

  “有什么事慢慢说……”

  狂三决定把十香如何去DEM社的事情先放一边。

  琴里抽噎着,慢慢说着她编好的故事。

  “刘昊大人看上了我,想让我做他的小情人……但是我拒绝了,因为我不能容忍自己插足别人的幸福,可……可刘昊大人他竟然催眠了士道,士道现在只把我当作是妹妹,不可能再会喜欢我了……”

  。。。

  若是刘昊看到这一幕,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心。

  原时间线把狂三打击到信心崩塌的‘炎魔’也会有祈求狂三的一天?

  真是戏剧性的变化。

  。。。

  不得不说,琴里的谎言很有欺骗性。

  她本身的底子就不差,娇小玲珑。

  皮肤比珍珠还白,脸蛋也是无比精致。

  这样一个女孩子,说自己被某个男人觊觎。

  这很正常,因为不会有哪个男人不觊觎这样完美的女孩。

  可刘昊不一样,他和狂三相处了一年有余,狂三不少次故意诱惑他。

  刘昊完全不为所动。

  有这样自控力的人会忍不住的迫害你?

  琴里很聪明,但有时候就是聪明过头了。

  千算万算,漏算了刘昊根本对那方面提不起兴趣。

  或者说,在没有确定关系前,刘昊根本不会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动手动脚。

  “够了。”

  狂三木木的说着。

  “真是有够恶心……”

  “请不要再诋毁他人了,琴里小姐。”

  “与其诋毁他,不如跟人家说说看十香的事情,你为什么把她交给DEM社?”

  琴里愣了一下,随即哭声更重。

  “我不知道……组织上说要把十香安排到更安全的地方,谁知道把她送去DEM社了……我对不起她。”

  狂三大概明白了人渣是怎样产生的。

  “我不信,以你的聪慧会猜不到……你只是贪恋士道身边的那个位置吧。”

  “因为喜欢士道,就可以肆意去伤害其他人。”

  “再者说,你终究不愿意为了十香而打破宁静的生活。”

  狂三说的不错,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琴里和士道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显得格外无力。

  他们丧失了精灵的力量,他们只是平凡人,拿什么去守护天生就是精灵的十香?

  终归是现实的无力让他们显得邪恶了。

  其实本质都不坏,但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坏到骨子里了。

  这就是世界原本病态的真面目。

  狂三还看不到这一层,她只会越来越认同刘昊,最后原谅他。

  这就是刘昊布置的后手。

  严格来说,刘昊没有半点资格去干涉琴里和士道的人生。

  但刘昊偏偏干涉了,而且安排的似乎合情合理。

  琴里其实没有错,士道也没错。

  但刘昊惩罚了琴里,竟然合乎常理了。

  这就是心理学上的布局。

  刘昊专门留给狂三的陷阱。

  但这远远不是刘昊的最终手段。

  一切要等到狂三进DEM社才能揭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