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5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三点星芒 5412 2021.02.02 07:08

  清晨,刘昊早早就起身离开了。

  只留下一具分身照看狂三。

  一夜未睡,终于摸清了血狂出现的规律。

  取了狂三一根头发,就回研究所了。

  “看来持续的时间大概是六至七个小时……如若不然,就是睡眠切换状态了。”

  刘昊喃喃自语,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吸血后会呈现出亢奋状态,心智也会产生影响……就好像第二人格一般……”

  刘昊想起约战位面的五河琴里,最为典型的例子。

  黑白缎带切换状态?哪里的事,本质上还是五河琴里。

  只能说她具有人格分裂倾向,而不能断言她人格分裂。

  具体的情况刘昊当前还无法验证,五河琴里毕竟……

  算了,自己早就想搞死她了。

  现在刘昊只是让她无法成为五河士道的新娘,算是小小的惩罚。

  “这是研究素材的发丝,拿去分析化学成分……基因图谱我也要……还有,有关这个素材的一切内容都要保密。”

  刘昊对着门外的‘原所长’嘱咐道。

  老头哈着腰,连连点头。

  “所长既然吩咐了,我们自然快马加鞭。”

  老头一脸郑重地接过狂三的头发。

  “对了,分析的时候留意一下,素材的体温在补充血红蛋白的时候无故升高的原因……”

  老头疑惑地问了一句。

  “补充血红蛋白?这……”

  刘昊又补充了一句:“饮血……这是吸血鬼的头发。”

  虽然用吸血鬼来称呼全世界最可爱的狂三有些不妥,但刘昊只想要结果。

  血狂的体温比狂三平时要高,这点还只是刘昊的猜测。

  这帮研究人员要做的就是验证刘昊的猜想。

  老头又换了一副神色,那是种病态的珍视。

  “吸血鬼!是吸血鬼啊!好的,我……我马上就去分析……”

  刘昊看他恨不得亲自把那根头发吞下去的模样早就见怪不怪。

  一个从事科学研究人员的正常行为。

  刘昊重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说起来,自己已经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外面了吧……

  亚雷斯塔早就知道自己的存在了不是吗?

  刘昊躺在自己的那张沙发上,沉沉入睡。

  昨天熬了一晚上,就为了血狂……

  抱着对血狂最大的恶意,刘昊就这样睡着了。

  。。。

  “呜啊……”

  从床上醒来的狂三伸了个懒腰。

  猫咪一般优雅,刘昊的分身一号……刘采儿同学已经看呆了。

  狂三看了看刘采儿同学,笑了笑。

  “昊君呢?采儿同学?”

  狂三很神奇的能分清刘昊和分身,就像是刘昊能分清一众分身中哪个才是狂三一样。

  和狂三的分身不一样,刘昊的分身显得冷静且淡定。

  “那家伙去他的研究所了……”

  刘采儿凑近狂三,闻到了淡淡的香味。

  玫瑰花香,狂三自带的幽幽香气。

  “我给你梳头发……咱们再一起去上课吧。”

  刘采儿如此提议道。

  狂三一口答应下来,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好。”

  “话说回来,昊君的分身也很温柔呢……”

  刘采儿也笑了:“三三你的分身倒是跳脱许多……食梦之城里的那些……呵呵,照顾她们也很有趣呢……”

  刘昊始终保持着和狂三每个分身的联系,要知道,多重影分身之术能和使用者互感的,他们消散后一切的经历和感受都是和刘昊同步的。

  狂三的分身则是她过去某个时间段的投影,严格来说和她是无关的。

  毕竟每个人时刻都在变,各种意义上的。

  “啊啦,真是的……早知道就不答应昊君让他随便进人家隐私的家了。”

  狂三气愤地嘟起嘴来。

  刘采儿笑了笑:“今天想要什么发型呢?往常一样?”

  狂三摸了摸自己的左眼眶:“嗯,和往常一样。”

  刘采儿都知道,这是狂三的本我不愿意接受过去自己的‘罪行’。

  于是下意识就想隐藏起时钟般的左眼。

  狂三身上最根本的问题如何解决……还是让本尊头疼去吧。

  等狂三洗漱打扮好,刘采儿就已经把手提包收拾好了。

  “昊君吃过饭了吗?”

  狂三抬起腿,提了一下自己的小皮鞋。

  刘采儿点头:“当然,他又怎么会亏待了自己。”

  “不过……他最喜欢的女孩只能喝血……想必也很难受吧。”

  狂三微笑道:“人家没什么事的……”

  刘采儿面露不悦:“你总是这样说,我也是他,也很难受……你知道吗?”

  狂三突入其来的在刘采儿脸上亲了一下。

  刘采儿愣了一下。

  “对不起,我代他向你道歉……”

  狂三把自家昊君的分身搂在怀里,低声安慰:“没什么好道歉的哦,因为我爱他……还有你,因为你们是一个人,我也爱你,没什么差别的。”

  “嗯……”

  刘采儿也抱住她。

  在这样的美好气氛里,总是有些事情会打断暧昧的氛围。

  刘采儿一把推开狂三,冷着脸问道:“为什么又不穿安全裤?”

  狂三:“。。。”

  “啊啦,人家只是一个不小心忘记了。”

  狂三撒娇卖萌起来,刘采儿根本招架不住。

  “倒不如说,昊君的手还真是不老实呢~”

  刘采儿脸上一黑:“穿好!”

  狂三吐了吐小舌头,只好回去乖乖穿好。

  。。。

  在这样一个美好而不失清新的天气。

  这个世界的位面之子,倒霉悲催的男主。

  上条当麻同学……又又又倒霉了。

  踏破银行卡、因为停电而一冰箱变质的食物……

  “不幸啊~”

  “既然天气那么好,就晒个棉被转换一下心情吧……”

  阳台外的栏杆上趴着一个女孩子。

  上条当麻抱着棉被愣住了,那是一个萝莉修女。

  姣好的容颜和纯真无邪(快要饿死)的表情,就像是天使下凡一样。

  上条当麻不由得看呆了。

  “肚子饿了……”

  女孩发出声音。

  外国人?可她说的是日文啊。

  “你是……”

  当麻试着询问。

  “肚子饿了……”

  当麻:“。。。”

  这下好了,变质的食物有去处了。

  当麻露出和善的微笑。

  。。。

  刘昊在饱饱的睡了一觉后,并没有立刻回到狂三那。

  她和刘采儿还有和一众女学生暑修。

  现在正是暑假的时候,狂三和自己却因为转学生的原因暑修……

  刘昊是不可能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的。

  于是就很干脆利落了出来闲逛了。

  当然,屏蔽了滞空回线。

  刘昊可不喜欢亚雷斯塔先生的注目礼。

  七月份的天气酷热难耐,刘昊坐在某个地方的长椅上。

  悠哉悠哉的晒着太阳。

  身上还穿着白大褂,就像是不务正业的科研人员。

  充满了违和感。

  善于利用物质权柄的刘昊肆意的享受着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凉风。

  在别人都热的遭不住的时候,只有你能凉起来的感觉……

  真是让人畅快。

  “碰……碰……”

  刘昊的耳边传来噪音。

  很是扰人心绪。

  谁啊……刘昊转头看去。

  好家伙,学园都市第三位,电击公主?

  御坂美琴小朋友。

  那售货机和她有仇吧。

  刘昊走上前去,打了一声招呼。

  “嗨,御坂同学,你怎么在这踢……”

  “干嘛?”

  美琴露出不耐的神色。

  刘昊反应过来,她又认不出男儿身的自己。

  “想不起来我了?”

  刘昊一边问着,一边抚摸了下售货机。

  “哐铛。”两瓶饮料掉了出来。

  御坂美琴此时满是疑惑,她也感觉眼前的男生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

  刘昊掏出饮料,递给她一瓶。

  “刘采儿是我的分身……”

  刘昊解释道。

  御坂美琴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你你你……”

  刘昊温和的笑了一下:“怎么?吓到了。”

  “你住在学园之舍?”

  御坂美琴露出惊恐地样子。

  “你其实是个男人!”

  刘昊打着哈哈:“别那么惊讶嘛……”

  “再说你们这种小学生类型的我没有兴趣……”

  “哔哩哔哩……”

  御坂皮卡丘开始放电。

  “你才是小学生体型!你这个变态!”

  一道蓝白色电弧噼里啪啦的打在刘昊身上。

  刘昊只感觉一阵酥麻。

  除此之外就一点感觉没有了。

  六道体质开玩笑的?甚至都不需要动用物质权柄。

  “真是的,也不想想……一个女孩子的我能干什么?”

  刘昊一句话就打消了御坂美琴的怒火。

  这么一想……也有道理……

  有道理个屁啊!

  “狡辩!变态!”

  御坂皮卡丘又开始放电……

  刘昊懒得再解释了,反正这点电又伤不了他。

  索性就在一旁的长椅上继续看御坂美琴的笑话。

  “呼哧……呼哧……”

  御坂美琴电了足足有十来分钟,愣是没对刘昊造成半点儿伤害。

  反倒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

  刘昊把喝光的饮料罐攥成一个小圆球。

  “御坂同学,饮料再不喝就不凉了。”

  “呼呼……”

  御坂美琴喘着气,坐到刘昊旁边,拉开易拉罐的拉环牛饮起来。

  “呼啊……痛快!”

  刘昊面带微笑:“还真是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啊……”

  御坂美琴又炸毛了,电弧在脑门上闪烁。

  “你这混蛋!说谁……”

  刘昊则是扭过头去:“谁说女孩子一定要淑女高贵优雅的?”

  “额……”御坂美琴被问的说不出话来。

  刘昊又去取了两罐可乐,顺手递给御坂美琴一瓶。

  “你又怎么知道我原先是男是女呢?”

  御坂美琴一下子脸红了起来,突然觉得他好帅怎么办?

  “我就是个男的,学园都市的第一位,时崎狂三,是我的女友。”

  刘昊悠悠的说出这句话。

  御坂:“。。。”

  还是电死你好了……

  御坂美琴想起那个优雅知性的气质美人。

  什么时候都保持着贵族气质的时崎狂三。

  说什么不在意,其实很讨厌自己这样的女孩子的吧。

  正当御坂纠结的时候,刘昊轻抿了一口可乐,慢慢诉说着狂三的过去。

  “我其实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你和其他的人不一样。”

  “有的事情憋在心里太久也会让人很难受。”

  “知道吗?你其实和她很像……明明性格大相径庭,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们很像……听我讲个故事好吗?”

  刘昊真挚的看着御坂。

  御坂用她茶色的眼睛看着刘昊:“你……你说吧,我会好好听着的。”

  也许是刘昊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某种情绪被她察觉到了。

  总之御坂美琴同意了。

  “嗯……有一个很普通很普通,在普通不过的富家小姐……她的生活被某种存在打乱了,于是背负起拯救世界的重任……那个给予她力量的女人告诉她,杀死那些‘东西’去拯救世界……于是呢,她就不停的杀戮……直到她忘记了自己是谁。直到她亲手杀死了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东西,视作珍宝的东西。”

  也许是刘昊并不会讲故事的原因,御坂美琴听得一头雾水。

  “东西?什么东西?”

  刘昊笑了笑:“人,活生生的人……她杀死了很多很多人,包括她最好的朋友。抱歉,之所以用东西来形容……只是不想让你难受。”

  “那拯救世界……”

  “只不过是那个给予她力量的人的一种欺诈的手段……等她清醒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她杀死了太多的人了,亲手杀死……”

  刘昊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说下去:“为了改变这一切,她只好用那个女人给她的力量继续杀人,做梦……梦想回到过去杀死这一切的元凶……杀死那个女人。你知道吗?用别人的力量去杀死别人这种事有多可笑……可那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御坂美琴也隐隐的从这简短的话语中体会到莫大的悲哀。

  “这种事……呵呵,不可能会发生吧……”

  御坂尴尬的笑着,否认这种故事。

  “忘了说了,她的力量就是时间,她拥有回到过去的力量,可回到过去就需要她掠夺其他人的时间,她不停的杀戮就是为了让自己不在杀戮……为了她那颗善良的心赎罪。”

  刘昊没有理会御坂,继续说着。

  御坂美琴也带入进故事里:“可那只会越来越……”

  “对,就像是破布,越扯越大……故事讲到这里,我给你三种结局。”

  “第一种结局,她找到了一个善良的男孩,一个包容她,愿意保护她直到死去,却不属于她的男孩……她为了这个男孩,舍弃了一切,选择跟着他,守护他的一生。因为这个男孩,所以她没有再去理会手上的鲜血,而是选择了放下。”

  “第二个结局,她终于回到了过去,改变了一切,然后就连她自己也不复存在,变成了时间的沙粒……”

  “第三个结局,一个外来者,不属于那个世界的人,爱上了她,费尽心机的想帮助她,让那个罪魁祸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让那个女孩把过错推给罪魁祸首,同时又费劲心思的想办法洗刷她手上的血……最后当然成功了。”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哪种结局呢?御坂同学。”

  刘昊问到,御坂美琴陷入思考。

  “选择了第一种结局,洗刷不了她的罪恶……倒不如说,那些她杀死的人就像是儿戏一般被放下了……选择第二种结局,对于她自己来说难道不可怜吗?她又做错了什么?既然她什么错也没有,那为什么又让她面对那样的结局呢?”

  “我肯定选第三种……”

  刘昊悠悠的补充:“她其实并不想放下的,是那个外来者让她放下的。这不是她的想法,其实表面上看,第三种结局是最好的,但那不是她的决定……那个外来者诱导了她的思维……”

  御坂美琴继续说道:“那也选第三种!”

  她的语气带上强硬的态度。

  “知晓了真相的那一天她会原谅外来者吗?”

  刘昊望着天上的太阳,继续问道。

  御坂也望向天空:“一定会的,因为只有他为了她好。”

  刘昊笑了笑,才十四岁的小女孩搞得跟真的一样。

  “可乐热起来了吧?我帮你冰一下。”

  刘昊把手中的可乐一饮而尽的同时,御坂美琴手里的可乐也渐渐冰了起来。

  “好神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刘昊一脸神秘地说道:“我其实是神哦~一切愿望都能实现的神,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麻烦,大可以来找我。”

  “就当是今天你认真听了我的故事的报酬。”

  御坂美琴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要是说你是绝对能力者还更靠谱一些……神?这里是学园都市啊~不存在信仰,哪里又有什么神明?”

  刘昊倒是一脸无所谓:“就算是无神论者,在那绝望的时候,也会无意识的向神祈祷吧?”

  “话说,我身上明明没有AIM扩散立场,却能使用两种以上的能力……你不觉得奇怪吗?”

  御坂美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AIM扩散立场?那是什么?”

  刘昊差点忘了,她不知道这个能力者专有名词也正常,毕竟是不久之前才发现的立场之一。

  “就是只有能力者才有的立场啊,根据立场强度不同,等级也不同。”

  刘昊随意的解释了一句。

  “那就这样吧……和你聊天很高兴。”

  刘昊走到售货机前,投了几枚硬币。

  顺手把易拉罐扔进垃圾桶里。

  御坂也把易拉罐扔进垃圾桶了,转而继续对刘昊说:“采儿同学,这个饮料机就是坏的……我刚来的时候吞掉我一万元呢!”

  刘昊笑了笑:“所以我们先喝,再给钱,这叫先上车,后补票。”

  刘昊又秀起母语。

  御坂一愣,张嘴就是蹩脚的发音:“敬酒不吃,吃罚酒?”

  “噗嗤。”刘昊又笑了起来。

  “那是说别人给好脸色没有用,非要武力逼迫之类的意思……”

  御坂纳闷起来:“那这么用没错呀……”

  刘昊:“形容人的谚语。”

  御坂美琴的脸又红了起来:“下次,下次我一定不会再闹笑话了!”

  “奥合法!”

  那是法语再见的意思,小御坂这是还不服气啊。

  “桥。”

  刘昊用的是意大利语。

  御坂美琴嘟着嘴,红着脸跑了。

  茶色的披肩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结果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真名叫什么啊……算了,下次有机会亲自告诉你。”

  刘昊摇摇头,对着御坂美琴的背影鞠了一躬。

  “谢谢啦,让我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