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三点星芒 3938 2020.07.12 22:53

  刘昊晃晃脑袋,自己的意识不知道折射进了哪里,

  此时头疼的厉害。

  刘昊-不愿承认自己宿醉ing

  “昊君~”

  回过神来,可爱又不失妩媚的女孩趴在刘昊的身边,微笑着。

  带着晨光的柔和与圣洁,美的让人如痴如醉,这就是狂三,一个从血海超脱的女孩。

  “醒了?”刘昊的脸色有些苍白,明显是一副宿醉的样子,但面对狂三时还是不由得露出笑脸。

  刘昊摸摸她的青丝,暗暗想道:“看起来昨天晚上的事……”

  忘记就好,因为很多无所谓的东西,很容易就会让人越陷越深,别人都无所谓,但只有她,一点事都不能出。

  刘昊看着她被抚摸后享受的表情,笑了笑,不再去想这些长远的事情,重要的是当下,这个她幸福的笑脸。

  。。。

  '猫'已经出发了,预计几天之内就会偷到'流星碎片',加上'猫'身上的飞雷神术式,绝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金发小哥'路易也一直在负责情报工作,让刘昊对这个世界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门后,是一定要去一趟的。”

  刘昊望着在厨房忙来忙去的背影,似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作为准神,能威胁到刘昊的东西很少。

  位面最强算一个,世界意志也算一个。

  又算得了什么?

  不是自大,而是足够谨慎。

  刘昊做了那么多的事,也没见触怒过'意志'。

  与世界意志对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整个世界都会排斥你,就像是这里没有任何你生存的空间。

  只有死亡或是离开这个世界才能摆脱的巨大忤逆感。

  至于位面最强,也就是'黑'。

  已经被策反了……

  唯一出乎意料的就是'琥珀',居然通过能力,回到了她所说的过去,也就是对于刘昊的'现在'。

  刘昊答应琥珀的,不强行干涉'黑'的选择,告知他一切,让他决定。

  可对于'黑'来说,一个'背叛'过自己的人,真的还值得信任吗?

  在没有看见琥珀对自己的任何'行为'的李舜生眼里,她只是一个自己想杀的人。

  前女友,只是前女友而已。

  这是什么坚不可摧的牢固关系吗?

  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琥珀就是再不愿意'黑'做出原来相同的选择,他终归还是会去做的。

  琥珀说,只要'黑'真心的一个笑容,她去死都好。

  '黑'愿意为她露出真心的微笑,但不愿意爱她。

  很可悲。

  这是注定的命运,不爱就是不爱。

  也许狂三知道所有因果后,会想法让他们有个真正美好的结局。

  但刘昊只想完成自己的任务。

  以及拉拢人心。

  刘昊从不做多余的事,也不浪费多余的时间。

  琥珀也总归是影响不到刘昊的计划。

  刘昊算计了所有人,但每个人都以为这是理所应当,是自己做出的选择。

  有时候,作为一个人来说,真的很可怜。

  “啊啦~又在发什么呆呀。”

  狂三把做好的佳肴端上餐桌,看见刘昊神游天外,捂嘴轻笑。

  刘昊捏捏狂三粉嫩的可爱小脸,说道:“不然你猜猜?”

  “不会是看见人家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心动了?嘛,只要昊君说一声,要人家只穿围裙也不是不可以哦~”

  狂三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妩媚的气质就像是不知道从何处伸出手来,拨撩着男人的心。

  只穿围裙?那不就是luoti围裙嘛?

  三三实际行动上可能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但小嘴上开起车来,比谁都快。

  刘昊松开了捏着狂三小脸的手,吻了一口。

  “唔~”狂三的两瓣樱花被堵住。

  唉?!!!

  狂三的脸上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红色。

  推开刘昊,跑开了。

  躲在门后,露出一个可爱的小脑袋,偷偷瞄着刘昊。

  这么突然吗?

  刘昊嘴角含笑,继续吃狂三给自己准备的早饭。

  狂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到了饭桌上,紧挨着刘昊坐,问道:“好吃吗?昊君。”

  刘昊擦了擦嘴上的油渍,点点头。

  刘昊并不想回答这种问题。

  这样很多余。

  狂三把目光从刘昊的身上移开,喃喃自语。

  “要是昊君能帮人家去选几件衣服……”

  刘昊身体一颤,接着狂三的话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选内衣就算了。”

  狂三奇怪的看了刘昊一眼。

  为什么昊君会觉得人家会带他去挑内衣呢?

  狂三突然露出一个狡黠的可爱笑脸。

  这倒是给狂三提了一个醒。

  。。。

  刘昊原本计划要去'门'后看看的,说不定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毕竟'门'后有什么就连'神蚀篇帙'都无法言明。

  可惜了,现在刘昊只能在内衣店给狂三挑内衣。

  刘昊看着手上写着狂三三围的纸条,一阵头疼。

  这丫头,是不是又在开车?

  但刘昊没有证据。

  。。。

  刘昊厚着脸皮走进内衣店,有些茫然。

  “那个,麻烦了,我是来给我女友买内衣的。”

  刘昊拦住一个服务员,

  谁知,这服务员白眼一翻,没好气的说道:“女士内衣那么大字看不见?自己挑。”

  刘昊继续道:“看见了,就是不知道挑什么比较好……”

  服务员一下明白了什么。

  “哦哦,这样吧,你跟我过来。”

  “嗯。”

  刘昊觉得,挑内衣一定要是'行家'出手,否则狂三不满意的话还可以把责任推给这里的服务生。

  服务员:“就是这里了,你看看喜欢女友穿哪件?”

  刘昊:“。。。”

  刘昊看着满墙的qingqu内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额……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让我买这样的。”

  服务员又是一个白眼,带着些鄙视的说道:“那你慢慢想。”

  话罢,就要离开。

  刘昊再一次拦住她,说道:“这样吧,你看你们经理在不在,我想把这家店买下来。”

  服务员:“。。。”

  行吧,还是你会玩。

  服务员觉得这厮定然要看自己的女友把整面墙的qingqu内衣挨个试完。

  土豪,惹不起。

  。。。

  作为'物质'之神,刘昊根本不担心缺钱花。

  '物质'并不是限定,而是定义。

  所谓神祗的力量,不是限定在某一方面,而是由神祗本身定义。

  也就是说,如果刘昊定义'物质'为物质需求,那么它就是食物、住所,如果刘昊定义'物质'为宇宙最基本的组成,那么它就是刘昊掌控宇宙的武器。

  刘昊提着大包小包的内衣,一步一步向家里走去。

  以刘昊目前的身体力量,这一墙的内衣扛起来还是蛮轻松的。

  就是有点引人注意……

  。。。

  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刘昊看着家里快要塞不下的内衣,头皮发麻。

  狂三靠着刘昊坐在门口,偷偷笑出了声。

  “啊呀,真是没想到昊君竟然买了那么多,是希望人家每个都在昊君眼前试一下么~”

  刘昊捂着脑袋,向狂三说道:“三三,你挑几件吧,多余的我送回约战位面。”

  狂三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就看见狂三娇小玲珑的身体被内衣堆埋没。

  “昊君,这件不错哦~”

  “这件也好看。”

  “好漂亮,昊君的眼光不错嘛。”

  内衣堆里伸出一只藕白的小臂,晃动她手里的qingqu内衣。

  刘昊:“。。。”

  等到狂三从衣服堆钻出来的时候,刘昊把她手里的内衣又一件一件叠好,放进衣柜。

  叮嘱道:“我回去的时候,时间一定会和这里的产生偏差,有可能就在下一秒回来,也有可能要等很久。”

  “嗯。”

  狂三轻声答应。

  刘昊买来一堆,狂三不好怪他,只能希望他早点回来。

  。。。

  次元之门张开,像一只巨大号的嘴巴,将刘昊和内衣吞了进去。

  刘昊收拾好狂三的衣服后,打算去看看澪。

  并不是说刘昊良心发现了。

  狂三已经隐隐有'恢复'的迹象,刘昊不希望她回来,走上原时空的老路。

  内衣当然是故意买那么多的,目的就是找借口回来一趟。

  处理一些事。

  狂三被刘昊催眠后,完全记得以前的事,但不会像之前一样想着回到过去,结束一切。

  很奇妙的情绪方面的催眠。

  刘昊让她把过错都推到澪的身上,忽视杀人的是她自己。

  这种催眠最大的弊端就是……

  如果狂三回想起杀人时的情绪。

  那么她十之八九……不,十成十会做出当初的选择。

  杀死澪和自己,救下所有人。

  刘昊为了保险,又在她脑内植入了另一种潜意识暗示。

  只要有回忆起杀人时情绪的前兆,狂三就会头疼,然后删除此前24小时的所有记忆。

  这样对狂三来说不是好事。

  刘昊更希望她快快乐乐的笑着,闹着。

  时不时'飙车'

  怎样都好,刘昊不希望狂三为了区区一万人放弃自己的生命,不希望狂三离开他……

  很自私,但可惜刘昊原本就不是什么大方的人。

  刘昊不是不会换位思考,只是如果他把自己带入到狂三的角度,他从根本上就不会犯错,因为只要他活着,死多少人都无所谓。

  只要死的不是狂三和小丑。

  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

  琴里挽着士道的手臂,甜蜜的散步,有说有笑。

  原本是甜蜜的时刻,但士道的表情一下僵住了。

  看着不远处,背着一大包内衣的'同学'。

  “刘昊!!?”

  琴里听见士道叫出某人的名字,一个寒颤。

  可见刘昊当时把人家吓得不轻。

  “啊,这么巧啊?”

  刘昊的脸上浮现出微笑,有些艰难的打招呼。

  刘昊看着散步的两个人说道:“这是打算干什么去?”

  士道尴尬的笑了笑,用手指了指,说道:“去那吃个家庭套餐……”

  刘昊眯起眼睛,仿佛察觉到什么,眼眸里闪过一丝空洞的冷漠。

  慢慢询问道:“十香呢?”

  士道一下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刘昊从一开始听见士道向自己打招呼的语气了就已经发现不对了。

  熟人见面,一副惊讶。

  其实也可以理解为士道以为刘昊和狂三要很久才能回来。

  但聊了几句,刘昊就察觉到士道有点心虚。

  搁往常,十香一定会缠在士道的身边。

  当刘昊问起十香时,士道的犹豫,眼神飘忽不定,都说明了一件事……

  琴里冒着冷汗开口:“她吃饱了,在家里睡觉。”

  十香是刘昊的妹妹,是刘昊为了更一步摆脱身份束缚所认的妹妹。

  尽管刘昊对这个吃货妹妹没有任何感情。

  但也不是刘昊把十香弃置不顾的原因。

  刘昊当初坐视不管,任其发展,也是在确认了士道会把十香照顾好的前提下。

  现在……

  “真的?最好不要骗我,否则这个世界恐怕会消失哦。”

  刘昊依旧是一副微笑的和气样子。

  琴里小腿一软,跪坐在地。

  士道想拉她起来。

  刘昊拍了拍士道的肩,士道的眼睛一下失去了神采。

  原本拉着琴里的手再次松开。

  琴里再次摔倒在地面上。

  “你对士道做了什么?”

  琴里的再也抑制不住对刘昊的恐惧,音调变了几度。

  她怕的不是刘昊此时散发出的,黑洞一样择人而噬的气息。

  而是刘昊这样把所有事都掌控在手里的无力感。

  “没什么,他只是会短暂的听从我的所有命令,而后忘记被我操纵时的所有事。”

  刘昊笑了笑,像是邻家大哥哥一样温暖的笑容。

  继续说道:“我哪怕叫他自尽,他现在也会毫不犹豫的做哦~”

  琴里现在只是个普通人,什么能力也没有。

  甚至也不再是司令。

  精灵不存在了,这个司令当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夺走这个世界精灵力量的正是刘昊。

  刘昊半蹲下,摸了摸琴里的脑袋,继续笑着说道:“现在,请重新回答我的问题十香在哪?”

  琴里眼中的恐惧像是泉水,从眼里流露出。

  “和……和澪在一起。”

  刘昊大概明白什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