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6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三点星芒 3798 2021.06.10 00:19

  忍界大战,这个字眼本身就代表着死亡和恐怖。

  每一次忍界大战都死伤无数。

  几万名忍者起步的死亡。

  刘昊看向带土:“斑,借用了那么多查克拉就只制造出十万的白绝?”

  带土摸了摸自己的新面具,有些尴尬:“实际上,确实只有这么多。”

  白绝可以变成任何人的样子,是最好的间谍。

  用于复活手段,用于情报收集都有大用,但用于战争只能说太不明智。

  “大人还是不用担心,这一场我们本来就稳赢。”

  黑绝慢慢出现,矗立在带土身旁。

  “都是弱小的羔羊。”

  刘昊点点头,算是认同。

  “长门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带土露出面具一角,深紫色的眼睛闪烁着诡异光芒。

  “自然处理好了。”

  刘昊笑了笑:“要他安分点也确实不容易,怎么处理的?”

  带土理所当然的说道:“告诉他真相,然后取走眼睛,就是这样简单。”

  绝在一旁跟腔:“出乎意料的平静呢,大人。”

  刘昊变戏法似的掏出一罐眼睛:“问我要啊,这里有很多。”

  轮回眼跟泡酒似的,密密麻麻的一整罐。

  带土:“。。。”

  刘昊继续道:“你还他一双?”

  带土颤颤巍巍的接过那一罐轮回眼。

  带土离开了。

  绝冷漠的打量带土的背影,对着刘昊说道:“大人真是好算计。”

  刘昊苦笑:“我算计什么了?”

  绝慢慢说道:“利用长门最后的羁绊,引诱他使用轮回天生,复活所有忍者,再之后复活母亲,给妈妈最充足的养分。”

  刘昊轻笑道:“你也知道他必定会使用轮回天生啊。”

  “确实,这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知道真相的长门必定会反水带土,你就不用当最后的恶人了。”

  刘昊拍了拍绝的肩膀:“隐藏的更深些,不是更好吗?”

  绝一阵胆寒,笑脸琢磨人心,无人能够企及。

  他这辈子最明智的决定,可能就是没有与刘昊为敌。

  “大人,那我先行告退了。”

  绝想要离开,刘昊连忙劝住他:“别着急,帮我把正逆飞雷神带给大蛇丸研究,他应该能给我个满意的答案。”

  刘昊丢给绝一个卷轴,示意他一定要完整的交给大蛇丸。

  刘昊还是比较期待的,因为他对通灵术的造诣其实并不高,或许大蛇丸更擅长忍术改造。

  正逆飞雷神是成功的,但只成功了一半,穿梭后对于穿梭者的伤害过于巨大,刘昊自己的身体是六道体质,就算如此也被伤成那样。

  总的来说,正逆飞雷神不够安全。

  绝答应下来,慢慢退走。

  。。。

  兜是个老实人,刘昊挺喜欢他的,所以经常对兜普及一下教育知识,现在的兜彻底把刘昊当做信仰,说一不二。

  药师野乃宇也被刘昊复活了,天天和死人打交道的兜第一次露出发自肺腑的笑容。

  两人亲昵一阵,真是母子情深,如果绝能看见这一幕,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大人,已经准备好了。”

  兜恭敬的低着头,介绍他背后那些棺材里装着的忍界有着赫赫威名的忍者们。

  刘昊视线扫过,停留在一处。

  兜连忙介绍:“这是当年和忍界之神齐名的宇智波斑,就算身死也依旧强大,其实我不敢保证他不会摆脱控制,但有了他的帮助,我们的这场战争获胜的概率会很大。”

  刘昊意味深长的笑了下:“也说不定是个累赘。”

  兜愣了愣,低下头恭敬道:“大人所言极是,那我就解开他的秽土转生。”

  刘昊摆摆手:“不必了,这几天好好放松下吧,你不是打算办理一个孤儿院吗?我这里给你技术支持和资金来源。”

  兜推了推眼镜:“我想追随大人,办理孤儿院只是妈妈的理想。”

  刘昊无所谓道:“我觉得不错啊,办理孤儿院什么的。”

  “跟着我只会憎恶这个世界,保持一个善良的心,这很好。”

  兜陷入沉默,刘昊也不安慰他。

  “眼拙的人才能享受幸福,慧眼如炬的人只会一直痛苦。”

  刘昊指了指他:“三百年后,你若是还决定追随我,我可以带你走。”

  刘昊这句话的意思是,维持他身体机制三百年,从今以后,兜将独自生活三百年。

  谁知兜的脸上浮现喜色:“谢谢大人赏识!”

  刘昊轻轻摇头,三百年的孤独恐怕谁都坚持不住。

  刘昊当初知道自己未来会是一座神祗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对长生不死的恐惧。

  他不想活那么久,但刘昊又想到了自己的便宜弟弟,小丑林敬萧,自家弟弟其实比自己要优秀的多,自己可以不要神位,安心去死。但林敬萧是个有些野心的孩子,他耐不住寂寞的。

  那是一个自己彻底了解,而他也是唯一一个了解自己的弟弟。

  天底下独一无二。

  活三百年而没有去死的想法,刘昊自己都有些心虚。

  更何况神祗是永生永世不死不灭的存在。

  心虚的厉害。

  。。。

  这场战争,由晓组织首领,笑脸宣布开始,却是五大忍村的联军开始行动。

  自来也带着一众忍者来到雨忍村的时候,这里早就人去楼空了,只留下几名老弱病残。

  自来也继续追踪,但忍者们接到命令,于是有一部分忍者留下来清洗场地。

  雨忍村就此消失。

  那些老弱病残自然和雨忍村一起消失了。

  刘昊领着一众叛忍,悄悄来到云隐村附近,在这里的地下隐蔽起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计划行事。”

  鼬冷声对一旁的兜吩咐道。

  兜点点头:“当然。”

  鼬才是这场战争的总参谋,计划缜密到无可挑剔。

  兜也自愧不如。

  刘昊就把总参谋的位置给了鼬。

  计划大体就是白绝骚扰,秽土转生的忍者正面硬刚。

  但如果只有这么简单,刘昊也不会把总参谋给鼬。

  除此之外,还有明里暗里的偷梁换柱。

  把五大忍村的联军中,稍微有点权利的忍者统统抓起来,然后用白绝取而代之。

  这个大工程,鼬也包揽了。

  疯狂使用幻术,塑造每个白绝的性格。

  其实,止水可能更为合适。

  但由于止水拒绝合作,所以刘昊让他爱到哪去滚哪去。

  鼬对此深感抱歉。

  嗯,确切来说,止水去找刘昊复活的那些宇智波去了。

  所有的宇智波都被刘昊所复活,鼬也因为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被组织内部调侃。

  好像叫宇智波泉奈来着,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复活后比鼬的年纪要小不少,就算如此人家照样倒追宇智波鼬。

  鼬因此有了一个新外号,爱吃嫩草的宇智波。

  也许是因为飞段和迪达拉给取的外号。

  这两人上前线和那些秽土转生的忍者一起并肩作战了。

  刘昊其实颇为遗憾,有着精神洁癖的带土始终没有提到他心爱的小女友。

  始终认为秽土转生对野原琳是一种玷污。

  卡卡西那里的写轮眼也不取回来。

  刘昊只能表示,愚蠢是无法用物质权柄改变的,刘昊无能为力。

  。。。

  御坂美琴来到这个世界好几个月了,她此时真的很想回家,也想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

  战争……战争无处不在。

  御坂美琴深吸一口气,再次开启八门遁甲的生门和雷遁查克拉模式,小脸上满是汗水。

  几千人冲杀的场面血气滔天,御坂美琴有些绝望的看着这一切。

  明明死人了……

  又骗我……

  御坂美琴喃喃自语:“别再死掉了,别再死掉了……”

  眼神变得空洞起来,泪水肆意流淌。

  她麻木的举起藕白的胳膊,扔出一枚硬币。

  没有什么中二的招式名,只有一遍又一遍重复的麻木。

  “嘭。”

  硬币在电磁场的加速下瞬间突破音速,在空气中留下的痕迹。

  秽土转生的忍者不受控制的叫喊道:“小心,左边。”

  没有人有心情聊天,全力配合着,祈求这些亡者回归他们该回去的地方。

  御坂美琴看着那个散发着不祥气息的亡者,重归于世,杀戮杀戮的身影,又一次抬起胳膊,又一次射击。

  毫无用处,无论多少次,那个被秽土转生之术复活的亡者总是能完好无损的站在他们面前,呼喊他们躲闪,然后又不受控制的杀戮。

  御坂美琴好累好累,甚至到了无法动弹的地步。

  她失神的看着那个秽土转生的忍者,空洞麻木。

  “小姑娘!快躲开!”

  御坂美琴茫然的看着,没有任何举动。

  苦无划向御坂美琴。

  “小鬼啊小鬼,这就是战争。”

  一只惨白的手伸了出来,挡住了这致命的匕首。

  御坂美琴抬起头:“阿飞前辈?”

  声音不像阿飞,但御坂美琴觉得就是他。

  “我叫做斑。”

  带土把手中的匕首揉个粉碎,慢条斯理的改正她的叫法。

  御坂美琴沉下眸子:“他答应过我不会死人的。”

  带土沉默了一阵:“他没有骗你。”

  “。。。”

  绝突然从土里钻出:“大人吩咐了,刚刚差点伤害御坂美琴小姐的亡者可以消失了。”

  带土点点头,手中出现一个黑球,慢慢变形。

  那是一把长棍。

  所有属性的查克拉混合成的求道玉,忍界的至强兵锋。

  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带土轻轻一挥,当场就把那个秽土转生的忍者的躯壳击得粉碎。

  带土凝视着天空:“忍界大战,在这一刻将要结束了。”

  御坂美琴看向带土,他此时的模样,真的很难再把他当作一个人。

  现在的阿飞前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

  刘昊不再掩饰真实的自己,靠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空洞冷漠的看向远方。

  绝从土里钻出:“带土成功了。”

  刘昊缓缓开口:“是吗。”

  绝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开口对刘昊说道:“笑脸大人,我并没有泄露御坂美琴的行踪,但带土感知到她遇到危险后还是第一个冲了出去……”

  刘昊看着绝,空洞的眼眸中没有任何感情可言,什么都没有。

  空荡荡的,却仿佛在择人而噬。

  绝有些害怕,不敢再与刘昊对视。

  “知道我为什么让带土和御坂美琴组搭档了吧。”

  绝心里一惊,失声道:“大人您怎么可能……”

  刘昊道:“带土以前最喜欢的姑娘,和御坂美琴太像了……”

  “一样善良,一样温柔。”

  绝难以想象,刘昊对带土的了解有多深。

  刘昊继续道:“感情是羁绊,是牵连,是难以割舍的温柔,也是我们的弱点。”

  绝有些癫狂,他受不了这样一切都在别人预料之中的感觉。

  “带土是经过特殊培养的!他的感情应该也早就淡漠了,他应该会不在乎一个女人的死亡的!”

  刘昊空洞冷漠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情感,脸上也是没有丝毫表情。

  “她做出选择了,忘记了我。”

  “御坂美琴对我来说没有用了。”

  绝听不懂刘昊在说什么,但莫名的恐惧开始席卷他的身心。

  “大人,您……您怎么了。”

  刘昊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御坂美琴的死活,现在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要去找她,她一定很需要我,就算亲手杀死一万人也无所谓,只要她能回来,回到我的身边。”

  “。。。”

  绝看着这个可怕,有着空洞灵魂的男人走了出去。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男声。

  “他没有事,只是失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