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三点星芒 3685 2021.01.09 22:54

  常磐台中学的纪律严明,就算是放假出去玩,也有门禁。

  十一点之前必须回学校宿舍。

  “什么破学校……”刘昊又又又溜出来了。

  坐在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里悠哉的看书。

  狂三仔细端详着刘昊办公室里的‘恋腐菌’标本。

  “啊啦,昊君难道是那种不爱学习的坏孩子吗?”

  狂三回头对刘昊笑嘻嘻地说道。

  坏孩子三个字还故意咬重。

  刘昊翻了一页书,抬起头来:“就是管的太宽了。”

  “啊呀~”狂三捂住小嘴,眼带笑意。

  这个时候的刘昊已经重新变回男人。

  身穿黑色神父装,神父装是神蚀篇轶的反转灵装二番。

  (主要是灵装下是女装,某人懒得换来换去。)

  看书的时候隐隐散发出的气质,着实很吸引小姑娘。

  “三三不也跟我溜出来了吗~”刘昊合上书,走到狂三跟前,摸了摸她黑色柔软的长发。

  狂三戳戳刘昊的胸肌:“都是昊君带坏了人家啊……”

  刘昊总觉得狂三在寓意什么……

  “别戳了……”

  狂三抿嘴微笑,看来昊君发现自己的小想法了。

  刘昊黑着脸,重新坐回自己的专座。

  “三三你的分身……确定能过舍监那一关?”

  刘昊继续看书,头也不抬的问道。

  “昊君不也觉得自己的分身足够应付舍监大人吗?”

  狂三立刻怼了回去。

  刘昊嘴角上扬:“刚好明天放假,去第六区?”

  第六学区有着世界级的游乐设施……

  狂三也觉得刘昊好久没和她一起出门了。

  “嗯啊,好呀。”

  。。。

  “你就是新来的转校生?作为一个淑女来说,你的女子力还真是不足呢?”

  有着金色头发的美少女看着刘昊……的分身。

  刘昊……不,刘采儿。

  刘采儿眉毛一挑,颇有些感兴趣的望了望她的眼睛。

  那是少女漫画一样的美丽星星眼。

  现实中遇到只是觉得很有灵性,很漂亮。

  以上大概是刘采儿同学对她所有的感官了。

  刘采儿嘴角上跳,意味不明。

  “呵呵,过誉……食蜂同学。”

  名叫食蜂操祈的美少女皱了皱眉头:“你认识我?”

  刘采儿把手放在狂三的腰间:“大名鼎鼎的都市学园的第五位……哦,现在是第六位了,我当然认识了。”

  “所谓的心理掌握不是吗?”

  食蜂操祈有些忌惮的看着刘采儿搂着的双马尾异瞳女孩。

  她莫名有些担心,但因为狂三在身边,食蜂操祈不敢第一时间排查刘采儿这个带着点风险的人。

  别到时候狂三一枪回溯,自己就弄巧成拙了。

  “你到底是谁?”

  食蜂操祈严肃的问道。

  她这一次来原本是想让刘采儿这个偏向于心理的强能力者成为自己派系的人。

  谁知道对面远比她想象的更加棘手。

  不只是能力上的,刘采儿一个等级3的强能力者,是怎么知晓她等级5的相关信息,一眼就认出来她,这已经不属于了解的程度了。

  刘采儿似乎被这个问题困扰了。

  沉思片刻,郑重地说道:“正义的伙伴,学园都市的罪恶克星,给所有人带来幸福的小天使!”

  狂三:“。。。”

  操祈同学:“。。。”

  食蜂操祈试探的看了狂三一眼:“看了这位转校生同学是不打算说实话了?”

  操祈之所以想把刘采儿拉入自己的派系,还有一种原因是她发现这个叫刘采儿的和都市学园的能力者第一,新晋的最强能力者,时崎狂三的关系匪浅。

  刘采儿指了指自己的脑壳:“是不是实话,麻烦食蜂同学自己看……好吗?”

  食蜂操祈的漂亮星星眼骤然缩起。

  这句话,已经相当于挑衅!

  。。。

  如果食蜂同学还算清醒,一定会注意到自己的状态不对。

  大名鼎鼎的心理掌握竟然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好?

  当然不是,这就是食蜂操祈能力最大的不足。

  刘昊的催眠从来都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换而言之,就是根本察觉不到自己被催眠了,而食蜂操祈的能力,就是通过控制对方脑内水分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包括了掌握对方心理,心灵感应,记忆的消除,回复,查阅等……

  食蜂操祈的能力无疑是广泛的,甚至可以说是无解。

  但她无法避免在刘昊面前受到影响。

  就是因为她无法时刻调整心态,无法注意到自己的大脑状态。

  食蜂操祈沉默不语,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抓出一个电视遥控器。

  白色蜘蛛蕾丝的贵妇手套,包裹着纤纤玉指,延伸至小臂处……而这只美丽少女的手臂正对着刘采儿。

  “有种,再说一次。”

  显然是发火了……刘采儿笑了笑。

  “呐~说了又怎样,拿着电视遥控器威胁我?我还能给你换频道不成?”

  狂三:“。。。”

  换频道是真的sao。

  “……”

  食蜂操祈没有说话,而是按下电视遥控器按钮。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她强忍怒火,心中暗道。

  。。。

  “这里……”星星眼环顾四周。

  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到了,刘先生。”

  终于有人解开了谜题。

  是这个身体主人的眼睛被蒙上了。

  “嗯,谢谢。”

  稚嫩的声音。

  食蜂操祈知道这是谁的声音。

  但是……先生?她是男人?

  抱着疑惑,食蜂继续看着这些她也深有感触地画面。

  随着这个身体主人的视角,食蜂看见一个邋里邋遢的老人。

  “黑叔,我来看你了……”

  那个邋里邋遢的老者露出笑容:“刘昊啊~怎么才来。”

  “这都是最后一天了……”

  食蜂操祈一怔,这具身体里传出巨大的悲伤。

  “嗯,最近忙得焦头烂额,是在是抽不开身……”

  被他称作黑叔的老头笑了笑,满脸的褶子。

  “哎,能来看我最后一眼我就很满足啦。”

  刘昊摇摇头:“黑叔,对不起,我什么都带不进来,要不然您还能抽两口。”

  黑叔笑道:“哎呀,这世界上也就你小子知道我好两口旱烟。”

  刘昊也强颜欢笑:“我还知道黑叔您爱吃大肘子呢……”

  食蜂发现这里其实是座监狱……她无法集中精力在刘昊的感触上,否则会越来越无法自拔。

  但那个叫黑叔的老者还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小耗子,你不是一直在意我是怎么关进来的吗?”

  刘昊疑惑道:“平时缠着您都不愿意说……”

  黑叔脸上露出罕见的表情,严肃而愤怒:“这个时候了……小耗子你不是一般的小孩儿,这话我跟你讲,如果有机会,请你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黑叔第一次用这么郑重的字眼……刘昊心里想到。

  食蜂第一时间得到了他想法的回馈。

  她好奇地盯着那个邋遢的老者。

  “很多年以前啊……我也像你这样大,不不不,还是要比你大几岁的,十二左右……”

  “我的父亲是一位擦鞋匠,我的妈妈整天坐在家里缝补衣裳……”

  “我是我们村子里的小学生……成绩可好了,门门功课都是满分嘞。我老子他也总是以我为荣啊……老是跑到人家家里炫耀,他儿子以后是要考大学生的……”

  “一来二去,人家也就烦了……把他赶了出来。”

  不只是刘昊注意到,食蜂操祈也注意到黑叔的脸上带着痛苦。

  “他带着刀子,上门挨个问,问他儿子是不是大学生……不管说什么,直接捅死……等警察找上我娘的时候,我们娘两个才知道平时唯唯诺诺的人,扛着最重的负担,患了最重的精神病……”

  精神病一般都具有遗传性……这是刘昊心中的第一个念头。

  食蜂操祈心中一惊。

  “都说是封建迷信,可还是有人深信不疑……知道我娘为什么只蹲在家里缝补衣服吗?她是‘三寸金莲’出不了远门,她是个很蠢的人,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跟个小孩子一样。”

  三寸金莲,是从小用纱布、绷带或布条缠绕双脚,一般从四五岁开始,这样的女性都是坚定地封建捍卫者,就连把脚捆畸形也自认为美丽的女人。

  刘昊脑海中关于三寸金莲的知识瞬间冲进食蜂操祈的视线。

  华夏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食蜂操祈非常震撼。

  刘昊静静等待着黑叔继续诉说。

  “整个村子的人都觉得我父亲是中邪了,请来了巫婆祛邪,那妖婆子指着我家门就说是里面的女人害得……那是我娘,她施邪术?大家跟疯了一样,冲进我家里,把我娘拎出来……”

  这时候,黑叔的脸上浮现出种种情绪……怨恨、绝望、或是残忍和爽快?

  “哈……哈哈……三寸金莲的女人是最美的,巫婆子说要用烈火烤死我娘。”

  黑叔已经前言不搭后语了,这是精神失常的症状。

  刘昊盯着他死死攥住的拳头……在淌血。

  哦,黑叔还有暴力倾向……差点忘了。

  “我娘,我娘真不愧是天底下最蠢的女人……她竟然信了那套要杀死她的说辞……村子里那些我的‘叔叔’‘大伯’们,啊啊啊,还有天天爷爷长爷爷短的老家伙们……晚上闯进我家……声音响了一晚上……”

  刘昊平静地坐在这个即将发疯的老男人面前。

  黑叔面色狰狞,嘴角流淌着口水。

  眼圈泛红……也淌着眼泪。

  抓着刘昊的胳膊,黑叔狠狠摇晃着刘昊的身体。

  食蜂早就已经被吓到不敢吱声,她见过人心中的黑暗,见过最黑暗的一面。

  但从没体会到过这种疯狂。

  “黑叔,是我。”刘昊的声音带着神奇的魔力。

  柔和而温暖。

  发疯的老者瞬间清醒过来,喘着粗气。

  “小耗子……没事吧,我一提起这事就控制不住自己。”

  “黑叔……对不起,现在的我还没有能治好你的能力。”

  刘昊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柔。

  食蜂不得不承认,她的心有那么一瞬被触碰到柔软。

  有一个男孩也是骨子里这般温柔。

  “没事,刚刚说到哪里了?”

  黑叔带着歉意问道,随即又反应过来。

  “对了,我亲娘,最后带着决然……爬向了那座木柴山。”

  “很可笑是吧?警察带走了杀人的我的父亲,却没有去在意一群杀人的村民,杀死了我母亲的村民……你说,小耗子,如果我没有来到这个世上,我父亲还会因为我去杀人吗?我娘会因为我去死吗?”

  刘昊的感觉传递到食蜂操祈的身上。

  那是灵魂上的空虚。

  像是蛀虫,在灵魂上撕咬了一口。

  “会吗?”

  刘昊反问一句,把问题又拋回来。

  “也许吧……”

  老者笑了。

  “反正我从未相信过命运……”

  食蜂再一次被震撼。

  她虽然没有从黑叔的身上得到答案,但刘昊早就猜到了结局。

  黑叔把他们整个村子的人全杀死了。

  仅此而已。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村民没有犯法……是黑叔的母亲自杀的,她自己爬上那座木柴山……

  但黑叔当年作为一个孩子,用老鼠药污染水井……提着刀杀死那些没有死透的村民。

  他才犯法了,而且是罪大恶极。

  谁是谁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