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

我才不要二次元老婆 三点星芒 4169 2020.05.10 23:12

  李舜生低沉着眸子,依旧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但与千晶小姐接触后,那份压抑似乎稍淡了一些?

  。。。

  刘昊此时非常想点上一根烟,好好熏陶一下这群妄图占便宜的无知市侩女人。

  他看了看一旁兴致勃勃的狂三,叹了口气,也不是那么市侩无知····

  “自摸,清一色,杠后花。”

  好吧,带坏我家的狂三,就要做好被输怕的准备。

  两个老太太绝望的看了看刘昊平静的脸,这麻将打的····她们就没有赢过。

  这只是底分十元的小钱啊,就是坐一天也输不了几千啊·····

  狂三飞扑到刘昊的怀里,软软的说:“昊君就是厉害呢,人家现在欠了昊君好多钱。”

  然后狂三语气一变,从可爱风立马变成诱惑妩媚的语气。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偿,还。”

  刘昊自诩柳下惠,但也扛不住狂三这般诱惑,他极力保持平静。

  “咳咳,今天晚上你做饭就行。”

  狂三撇撇嘴,可爱的嘟起嘴:“人家还以为是更过分的要求呢~”

  刘昊被这句含金量极大的话语噎住。

  房东太太自然是见过大场面,对于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早已司空见惯。

  房东太太只是没见过底分十元在几个小时内输几千的麻将局,

  这是什么?华夏赌怪?

  房东太太和另一个年龄差不多的老太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决意,

  再不会让这个华夏小伙和自己打麻将了····这谁顶得住啊?

  “咳咳。”房东太太干咳两声,吸引了刘昊和狂三的注意力。“这个月房租免了,就当还这局麻将钱了。”

  狂三反应过来,乖巧的欠身:“啊啦啦,那还真是承蒙了您的好意,人家在这里多谢房东太太了。”

  刘昊也向房东太太表示感谢。

  房东太太脸色涨红,自己的房租哪里值当几千呢?心中暗暗记下这对情侣的善心和好意,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啊呀,差点忘了,当然还是要谢谢昊君的呀~”狂三凑近,在刘昊的脸上吻了一口。“谢谢昊君陪人家度过原本这段有些寂寞的时光,今天很开心呢。”

  刘昊倒是不怎么在意,摸了摸狂三的小脑袋,说道:“那么,回家吧,今天晚上睡个好觉,我会待在你身边的。”狂三点点头,露出一抹幸福之色

  回到家中,狂三轻轻脱下看上去华贵妩媚的小礼服,换上可爱风的小兔子睡衣。

  怎么说呢,刘昊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别处····

  估摸着时间,大概接下来就是李舜生和千晶小姐的‘亲密接触’的时间了。

  大概在一小时内就会回来吧~在警察搜寻之后。

  当刘昊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自己面前的香气四溢的米饭和菜肴上时,才发现狂三有些哀怨的目光。

  刘昊朝嘴里扒拉了一大口米饭,含糊不清的问道:“肿么了?”

  狂三表示:本姑娘换衣服的时候连一眼都不带看的,搞得本姑娘很没有面子啊。

  “噗,没什么啦,先吃饭吧。”狂三轻笑,看着刘昊狼吞虎咽。

  主要是刘昊此时的样子的确有些滑稽,腮帮鼓囊囊的,像一只仓鼠。

  狂三递上一张卫生纸,娇叱道:“真是的,吃那么快,有那么好吃吗?”

  刘昊喝了一大口水,长舒一口气,用力点了点头。

  狂三心里窃喜,却硬是要表现出一副责怪的样子。

  刘昊见她这幅模样,露出一丝真正的温柔笑意。

  却又立刻不可察觉的被空洞的某些隐藏于皮囊之下的东西吞噬掉,回归于空洞的冷漠。

  。。。

  一个身在他乡,孤助无援的女人,因为某些原因被两个自称警察的男人追逐。

  在好不容易与同伴回合后又遭到背叛。

  千晶小姐一下看不见希望,然后一个叫‘李舜生’的男人又重新给予她希望。

  一个彻头彻尾的希望骗局。

  但这一切对于真正的知情人来说,不过是一场游戏。

  千晶小姐,一个没有感情的doll,被输入了千晶的记忆而已。

  李舜生,组织代号‘黑’,一个爱看星星的杀手而已。

  所谓的情报,最终落入谁手,又如何呢?组织终归是有手段截取到的。

  不过是一场人性的游戏,

  在原位面,当‘黑’明白这一切时,他背叛了曾是自己信仰的组织,背叛了曾经的伙伴。

  除了一个毅然决然跟着他的doll,未来的‘伊邪那美’,也是他不得不杀死的女孩,‘银’。

  路易在某处冷眼看着一切,包括‘千晶’小姐替‘黑’挡下致命一击,曾经的同伴露出贪婪的面庞,杀死那个爱着自己的女人····他现在为刘先生效力,过去的一切都和现在的自己无关了。

  但现在,路易不得不去救下曾经的自己的‘爱人’,

  具体原因,路易不知道,他只需要遵循刘先生的命令就好。

  自从路易‘死’后,他使用能力不再有代价····或者说,他的代价一直在让死去的他承受。

  刘昊为他构筑的‘物质躯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永生的。

  。。。

  朦朦胧胧中,千晶小姐看见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从天而降。

  那是她曾经的爱人,而自己却背叛了他,现在他来救自己了,冒着‘死亡’的风险。

  路易原本冷漠的眼眸在看向那一众人时,带着冷冽。

  他故作深情的搂着千晶小姐,周围的曾经的同伴,一个接一个的‘原地飞升’。

  看上去,倒是有些唯美····

  路易这个丝毫没有战斗技巧的废物当然打不过组织第一杀手‘黑’。

  但所谓的后手刘昊早已为他准备好·····

  飞雷神术式特有的黑纹在路易肩部的西服上游曳。

  这是之前会面刘昊留下的术式,再加上刘昊对于物质的感知,可以轻松了解到此时的情况。

  千钧一发之际,路易带着千晶小姐的尸体离开。

  飞雷神之术不止可以让使用者进行超远距离的瞬移,也可以让两术式之间的位置发生互换。

  只要战斗智商不算低,对手根本摸不清你的位置。

  ‘黑’快速的甩出飞刀,却根本不可能碰到路易一根毫毛。

  飞刀深深插进突然出现的石块,原本应该在此处的路易却消失不见。

  ‘黑’怔怔的看着消失的两人,

  微风吹过,扬起他的黑发,心中闪过一丝庆幸。

  接着他对着组织的特制麦克风冷漠的说道:“目标人物消失,任务失败····”

  “活下去就好····自己已经见过太多的死亡。”李舜生想起那个善良的‘夜店小姐’心中暗暗的说。

  李舜生当然不是花花公子,他只是冷漠的外表上伪装着真实的自己。

  对谁都很温柔的自己。

  。。。

  刘昊在确认路易被自己救下后就索性躺在狂三的傍边睡了一觉。

  在独属于狂三的气味中,刘昊这一觉睡得较为安心。

  毕竟少了某个意图不明的玩意在自己的脑海里bb。

  相比于刘昊这边安静甜蜜的氛围,路易那里就显得十分恐怖了。

  路易正在埋葬自己曾经的爱人····

  千晶小姐救不回来了,倒不是刘昊没有办法救,只是这个背叛自己爱人的女人刘昊并不想去救。

  就算刘昊把千晶救回来,对谁都没有好处,而对于刘昊而言,千晶小姐本身也没什么用。

  千晶小姐作为正确引导李舜生价值观的用处已经没有了。

  而且,为了保证‘黑’继续潜伏在这家公寓,知道‘黑’真实身份的千晶必须死。

  刘昊现在可以肯定‘黑’不会像之前一样,随意杀死doll或者契约者。

  这就是千晶的用处,唯一的用处。

  让‘黑’明白无论是doll还是契约者,都是有感情的人。

  ‘黑’就不会像是处理没有用的工具一样杀死doll或是契约者,而这也是刘昊想要达到的目的。

  为接下来的一切事情做好铺垫,让‘黑’有所谓的心理准备。

  。。。

  刘昊敲了敲隔壁的房门,这是李舜生暂时的家。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

  李舜生半开房门,眸子中透露出疲惫。

  “刘先生,什么事?”

  刘昊微微一笑,神色柔和:“现在有空吗?”

  实际上,李舜生不想和这里的任何人多打交道,特别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李舜生打了一个哈欠,颇有些歉意的说:“抱歉刘先生,最近工作太忙了····”

  演技过于拙劣,刘昊表示很无奈,明明一眼看穿,却还是要互相飙戏,麻烦。

  刘昊把手伸进衬衣内侧,李舜生眼神一紧,

  他看见刘昊衣服内侧的东西的大概大小,于是快速出手抢了过去····并且对准了刘昊。

  只是,手感有些不对?李舜生再低头一看,顿时懵圈。

  啤····啤酒?怎么回事?不是武器吗?

  刘昊实在憋不住了,直接笑出声:“哈哈,原来李兄也是同道中人啊,这么馋么?家乡老白干,闻到香气了吧,来来来,不醉不归。”

  李舜生:“。。。”

  好好的酒提在手里也行啊,你tm放怀里?

  这你tm让我怎么解释?

  其实也不怪李舜生,毕竟刚见面时,刘昊始终让李舜生觉得不简单。

  几乎相同的假笑,还有一种莫名的危险感。

  总而言之,刘昊就这么坐在了李舜生的家里。

  “小李啊,你不简单啊,小小年纪会做这么多菜。你是新西方毕业的?”

  任何一个华夏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刘昊话语中的调侃意味。

  李舜生摇摇头,稍有些歉意:“不是的,只是兴趣而已,您吃过饭了吗?”

  刘昊出生在华夏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华夏人第二次在他国见面还用敬语····

  总归是要带几个祖安问候语····

  “没呢。”刘昊微笑的说。“这是要给咱整俩下酒菜?”

  李舜生表面笑嘻嘻心里mmp,这是让你赶紧滚回家吃饭。

  李舜生点点头:“行吧····”

  刘昊看向厨房中的李舜生,

  啧啧,居家暖男。

  能力是放电,代价是撩妹么。

  “今天没让狂三喝血,应该不会闹人吧····”刘昊心中暗暗想道。

  。。。

  楼下,房东太太正在对狂三言传身教。

  “小三三啊,你男人对你怎么样?”

  狂三保持着礼貌的笑容回答道:“很好啊,就是不怎么喜欢回家。让人很生气呢。”

  房东太太瞪大眼睛,有些担忧的对狂三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狂三有些诧异:“啊呀呀,为什么这么说呢?”

  房东太太环顾四周,神神秘秘的悄悄说道:“如果一个男人不能做到两点一线,这就意味着他会去一些娱乐场所,而常常去那些娱乐场所,不免养成一些不好的习惯。”

  狂三心中升起一股危机感,连忙问道:“会带不认识的女人回家吗?”

  房东太太一愣,这对于刘昊那个小伙来说倒是不太可能,但一个女人有足够的危机感自然是好的。

  “非常有可能啊!依我看,你一定要看紧点他····”

  狂三陷入沉思····房东太太的话不无道理,是时候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男人了。

  。。。

  在李舜生的家中,刘昊烂醉如泥。

  没有形象的趴在李舜生家的榻榻米上。

  “小李啊,你人真好,怎么会想到来这里混啊?”刘昊迷迷糊糊的问道。

  李舜生也喝的上脸了,涨红着脸,一字一句的说:“上学啊,为了给自己一个好前程····留学的名声也好些。”

  刘昊盯着他,气质愈发空洞,但还是时不时打个酒嗝。

  “我父母从事科学研究,从小我就在研究所长大,十几岁时听见一个研究人员说起自己孩子,说起他孩子的生活····我才突然明白,我的父母一直在拿我做实验····最后有个女孩是我最后的对手,我当时被要求杀死她,我犹豫了,然后差点被杀死····也许我并没有父母····要回去的,就算逃离了那么远····”

  刘昊的谎言似乎是真事,李舜生听不出来真假,但向一个陌生人吐露那么多,显然是真事。

  李舜生总算发现究竟是什么地方让两个人如此相似了,

  相似的伪装,相似绝望,以及痛苦和孤独····

  李舜生看见刘昊趴在榻榻米上,紧闭双眼,口中还喃喃自语,浑身酒气。

  李舜生再一次露出那压抑的目光,冷漠的注视着刘昊,注视着窗外蓝蓝的天空。

  手上还握着的剩余白酒,一饮而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