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2章 别做坏,要学好(新书求关注)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434 2019.10.21 18:08

  “谢谢,谢谢婆婆。”

  “方婆婆家里的香瓜又香又甜!”

  朱学休送爷爷送奶奶一样的将方老婆子送走,等她走出老远,才停下来,收了笑脸,用手搓了搓有点僵硬的脸面。

  “唉……”感觉好不容易。

  “单车好了没有?”送走了方老婆子,朱学休就开始关心起坐骑了。

  虽然不是后世传说中那种全身火光带闪电的坐骑,但是在民国,自行车已经是很好的交通工具了,几十年后还是结婚的三大件,不比21世纪的四个轮子差多少。

  “没好,……”

  “没好?怎么回事?”

  “车链子断了,修不好。”

  看到朱学休脸色不好,‘番薯’头都不敢抬起来,勾着头使劲的摆弄着那根断链条。

  “猪,你就是头猪,说你是番薯都抬举你了。车坏了你不会早点说吗?等到这个时候,太阳落下山了!”

  朱学休脸色当场就绿了,嘴里骂骂咧咧。

  无可奈何,只能想着自己走回家。

  手里捧着个香瓜跑路不方便,朱学休就想找个口袋装着。然而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像样的口袋,根本装不下那香瓜。

  最后,只能双手捧着方老婆子送的香瓜,快步往家里跑。

  速度很快。

  很快就追上之前的牛车,并超越了对方。

  然而——

  朱学休并没有上到那牛车上,不仅是牛车上满满的一车妹子,他一个男的上去不方便,更多的是因为那牛车的妹子在嘻嘻哈哈的笑话他。

  她们都以为他是不是一身衣服湿了都不顾,看到牛车某位靓丽的妹子,就想着追上来说几句调皮话,或者是看中她们中间的某一位。

  “嘻嘻……”

  “嘻嘻……”好几个妹子都捂着嘴直笑。

  只是朱学休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了好心情,只是瞪了牛车上的众多妹子一眼。

  十八的妹子一朵花,牛车上年纪到点的姑娘们都长的不错,不过朱学休没有理会,埋下头,故作不理,接着又往前跑。

  “嘻嘻,嘻嘻……”

  这一次,妹子们笑的更大声,就像是风中的银铃一样,抿着嘴。

  朱学休一张脸拉的老长,整张脸都塌了,特意的加快脚步,想快点跑远,甩开她们。结果这样一来,牛车上的妹子们以为他是临场怯阵,害羞的不敢表达。

  谁叫他刚才还在路边对着她们吹口哨,又是谁一身泥巴的,还在色胆包天的想着请一车的妹子到他家里吃饭?

  于是,妹子们笑的大声,笑得前仰后翻。

  “哈哈……”

  “哈哈……”

  妹子们越笑,朱学休越是不高兴,不知道她们笑的原因,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蔫坏蔫坏。

  就如魔音在耳朵里绕缠!

  妹子们越笑,朱学休就越是不自在,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丑人多作怪!,你们给我等着。到时候我让你们笑个够!”

  不知不觉,朱学休的心里就有了怨念,。

  完全无视十八的姑娘一朵花的铁律,对牛车上一众年轻貌美的客家妹子视若不见,连对方当初提醒他向方老婆子道歉的妹子,也一块怨上了,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其中的哪一个。

  身上的灯笼裤早已湿透,寒风一吹,裆下凉飕飕的一片,浑身都是冷的。

  “难道是破裆了?”

  朱学休心里念着,越想越是这样,越想越是感觉明显。

  “嘻嘻……”

  “哈哈……”

  背后的妹子笑个不停,朱学休终于是忍不住了,感觉不能再这样出丑,不然丢人丢到家了。

  于是,一个手将香瓜抵在胸前,固住。另外一个手反转向后,往屁股腚上摸了下去。

  一摸。

  还好,没开裆,都还在。

  “哈哈……”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呢,背后的姑娘们又笑开了,比原来笑的还欢畅,显然是看到了他刚才的动作。

  “笑什么笑,没笑过一样,等有空了,小爷脱了衣服让你们笑个够!”朱学休顿时恼羞成怒,大少爷的性子发了。

  心里无比的怨恨,恶狠狠的朝着她们的瞪了一眼,睛神就像一把刀子一样,想着刮下几块肉来,只是对方到底人多,朱学休不好太过分,不能把话从嘴里说出来。

  “哈哈……”

  妹子们见到朱学休这样,等他一转身,又哈哈的笑了起来,笑的更大声,简直是疯了。

  这一次,朱学休没有再理会她们,一转身,就进了一旁的岔道口。

  他已经到了。

  这路口就是陂下村的岔道口,是条小路,进去不用三两分钟就是光裕堂的屋舍,还有主院。

  “大少爷,你这香瓜不错。”

  朱学休一身泥水,跑在自家势力范之内,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开口问候,问问他是不是落水还是出了意外。

  光裕堂大少爷从来不做正事,那是村民们多年来有目共睹,不变的事实。

  虽然浑身是水,看着像进落进了淤泥里,但谁知道大少爷是不是故意这样做,你要是惹毛了他,问了不当问的话,或许他心情不好,他能和你干瞪眼!

  因此,他手里的香瓜就成了最好的搭讪。

  “在哪摘的,甜吗?”

  没有说话。

  朱学休只是瞪了对方一眼,头一扭,默默的跑开了。

  “大少爷,你这香瓜不错,看着又白又嫩,谁给的?”转过弯,又遇到了一位,不过这回是位表嫂,按辈分还是朱学休的婶子。

  拜托,这是瓜不是人,还又白又嫩呢!

  光裕堂的大少爷心里满满的怨念,忍不住的又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只要他心情不好,谁都说不到他心坎上去,对不了朱学休的脾胃。

  再拐个弯。

  “大少爷,你这香瓜在谁家地里摘的啊?可不能这样,你这样会被骂的,人家也不高兴。”

  这回说话的是一位老婆婆,就坐在屋檐下,看到朱学休路过,忍不住就开了口。

  “可不要去偷别人的瓜,更没必要为了一个香瓜把自己弄的一身湿。这年头种瓜不容易,整天都有人守着。害人又害已,要是摔伤了就更不好。”

  老婆婆看着朱学休手里的香瓜,又看看朱一脸痛里的样子,嘴里又是埋汰又是教导。“你看看你,一身是水,整一个泥猴子!”

  整个光裕堂,也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才敢这样对着朱学休说话。虽然经常没有好脸色,但是朱学休对于年长的爷爷奶奶辈,从来都不敢做的太过分,哪怕是心里有再大的不满,也是低眉顺眼的受教,表现的恭恭敬敬。

  “没,我这瓜是别人送的,没偷!”

  大少爷脚步都没停,说过就走。不过老婆婆也没有在意朱学休的这样目无长幼,听到他的话之后,当即点了头。

  “那就好。”

  大少爷一向敢作敢为,说是没有,那肯定是没有。

  老婆婆没有在这方面再纠缠,转口又劝道:“切莫去偷别人的瓜。那瓜不值钱,又坏了名声,不值当。”

  絮絮叨叨,朱学休根本不愿意搭理。

  看到他走远,不见了人影,老婆婆还是不肯放过,依旧苦口婆心的在劝着。

  “大少爷,别做坏,要学好!”

  嘿,这话朱学休不爱听了,说的好像他从来不做好事一样,情不自禁,就翻了一个白眼。

  嘿,听到这话,朱学休不脸就绿了,情不自禁,又翻了一个白眼,忍不住的腹诽。

  “敢情我在你们眼里,就不是一个好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