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2章 虎要傍山行(好惨!)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853 2019.11.07 18:21

  老曾走后,桌前众人再次沉默,心里沉甸甸。

  邦兴公坐在主座上,面色肃正,一言不发,两眼无神,心思沉重。周祀民则手里拿着烟杆,抽的呼呼响,烟斗上的火星子随着他的呼吸,一会儿明亮,一会儿暗淡,烟雾邈邈。

  也不知烧了多少窝烟丝,周祀民抽的意尽,拿着烟杆在条凳的木腿上敲,清理烟斗。

  “喀喀喀……”

  “喀喀喀……”

  一阵响,引得其他人都看着他,注意着。

  周祀民见众人都看着他,遂把烟杆收起,开口说话。“邦兴公,你和我认识十几年了,你们刚回乡我们就打过交道,后面又跟着你五六年,别的不敢说,眼光还是学到了一点。”

  “这些天我天天在山岭上、沟里转,忙着给那些后生仔找地方躲,生怕他们被捉了去。兴国就在我们隔壁,只差几道岭,那边已经没人了,全县一个男人都没有。仙霞贯接下来我看也好不到哪去,左边是狼,右边是虎。”

  “每次转过回来屋里,躺在床上,我总是在想,这样的政府还不如草头王,没完没了,正事不做,专门逼迫老百姓,手里没杆枪连睡觉都不安稳。所以啊,我就一门心思想着结盟,和你们站一起。今天大少爷一上来,我就下来了,想着把这事先落实。”

  周祀民絮絮叨叨,一口气说了一大通,邦兴公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应和,但没有插话,继续听着对方。

  周祀民说道:“洋田、福田和你现在是对立,观田也好不到哪去。但是虎要傍山行,没有他们,你必定会找上我们,而且我们也愿意和你们站一起。”

  虎要傍山行,这话一出,桌上几个人就笑了,邦兴公、朱贤德、朱学休、周兴南都没落下,尽是笑的乐眯眯。

  邦兴公自然不消多说,一脸赞许,朱贤德也笑眯眯的打量着周祀民,不断点头,眼神中全是赞赏。

  朱学休更是深深的打量着周祀民,看了又看,想着重新认识对方,他没想到对方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乡下汉子,能够说出虎要傍山行这样精辟的大道理,明白不管高田村愿不愿意,邦兴公这只老虎已经要定了高田村,只是是打击、还是拉拢的手段差别,而周祀民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众人发笑,周祀民却是没有笑容,一脸的严肃,正正经经。“姓刘的、姓方的不是好人,姓方的不说,大家心里都清楚,那是自家人都能下得去手。而姓刘的也好不到哪去,自己儿子都定亲了,落了礼,还想着和别人家的黄花女不清不楚。”

  周祀民说到这里,几个人又露出了牙齿,有了笑容。虽然周祀民没有说出具体名字,但在座的几位都心知肚明,晓得他说的是谁。听到周祀民这样数落别人,不由得感到好笑。

  周祀民没笑,依旧一本正经。“近的几年,钱粮收的有点多,我也不乐意,但比起他们,邦兴公你好多了。这么多年,至少你没逼死一个大活人,没有让仙霞贯饿死一个人,知道底线,还有良心,有这样,我就放心了。”

  周祀经不仅对着邦兴公说话,说话时更是目光一一扫过桌前的众人,包括朱学休和周兴南两个小辈。

  见此,一桌人纷纷点头,朱学休和周兴南也不例外,邦兴公更是乐的两眼不见眼,只余一条缝,连连点头,眼神里充满了赞许。

  “祀民,你是个聪明人!”

  “哈哈……”

  邦兴公赞赏的话一出,众人纷纷大笑,周祀民自己也乐了,不过很快就变成了苦笑,摇头说道:“聪明没用,这年头,拳头硬才有用,手里有枪,有家伙什,才是大道理。”

  这话一出,众人又是点头,表示赞许,不过周祀民没有停嘴,而继续说道:“邦兴公您现在不是乡长,不能光明正大的收税,乡公所给的那些钱粮根本不够养枪,以后我们两条村压力会更大,甚至多一倍。”

  “邦兴公您是个高明人、能人,相信您不会做出杀鸡取卵的事,但是在这里,我必须重申一句,你必须让我们高田几条村子的人吃得上饭、讨得起老婆,……不然,就算是我周祀民同意,他们也不会同意。”

  “哈哈……”

  周祀民话未说完,邦兴公就哈哈大笑,笑完,才看着周祀民叔侄,打量着他们,接着是摇头。道:“祀民,你太高看我了,这要求过分了。”

  “以前皇帝老儿、天王老子,那都没办法保证手底下的老百姓全部吃上饭,何况是我一平头百姓?”

  “祀民,实话告诉你,我不能给你这个承诺。我能保证的事,就是一视同仁,以后光裕堂收多少,你们高田几条村一样收多少,不多收你们一张票子、一滴米,剩下的都是你们的。”

  周祀民叔侄刚开始听到邦兴公拒绝,脸色就变了,没想到邦兴公接着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顿时面上大喜,忙不迭的站起身来,向邦兴公抱拳行礼。

  “多谢邦兴公,以后高田上面将会唯您是首,刀山上、火里去,一定跟着你。”

  “以后我们会将谷米集中一起,一起粜给光裕堂,你只要到时派人去接收就好,要是票子紧张,还可另行商量,与光裕堂一样,可以先将谷米给你们,你们卖了再补上,但是必须先付一部分。”

  “这个好,我要感谢你们。”邦兴公眼神一亮。

  周祀民见到这样,赶紧趁热打铁,嘴里道:“以后高田不再向乡公所缴税,全部给你们,由你们面向他们,免得他们从日到夜,没完没了。”

  “另外还希望邦兴公您出面,帮我们向别动队通融一下,希望他们以后不要到高田来,要多少,我们认了。抓了,赎不起!”

  “阔以!”

  周祀民一再开口,邦兴公接连应承,谈判很快就结束。

  时间临近,强留着又一起吃过午饭,邦兴公才送周祀民叔侄出门,安排了一辆牛车送他们,送在路边送行。

  “逍意走,慢慢行!”(这句话,有古韵,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考证、了解一下,赣南人送行都会说这一句。)

  上了牛车,周祀民就闭上了眼睛,显然刚才谈判花费了不少精力。

  周兴南则满脸兴奋,眼睁睁的看着周祀民,等牛车出了陂下村,到了鸡公岭,周祀民睁开眼,周兴南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叔,邦兴公太厉害了,大气!”

  周兴南一脸崇拜,两眼冒星星。

  周祀民一愣,他想着侄子跟着他听了大半天,吃了两餐饭,别的没关注,居然关注起了邦兴公本人。

  想到这,周祀民不由得乐了,笑了笑,点头道:“那是,邦兴公那是个枭雄。也就是现在,又在这赣南,要是在古代、放在中原,邦兴公这样的人物那就是人尖子,必定会成为一方诸侯,名扬天下。”

  “当年红(和谐)军在马子口过河,渡江北上,从这以后就没发生什么大仗,国民政府收编军队,整编了两个武装师,仙霞贯没选上,是邦兴公把它从别动队手里买下了,连枪都是出票子买的。”

  说到这里,周祀民的眼神就开始有些黯淡,周兴南看到,不由得有些好奇。

  周祀经打量了侄子一眼,才又开口接着说道:“我是有些后悔。”

  “当年别动队狮子大开口,要价比天高,邦兴公压力很大,找到我,想和我一起分担,结果我没同意,……”

  “啊……”

  周兴南两唇一张,嘴巴张得老大,眼睛也睁得老大,这事情他从没来没听起有人说过,没想到叔叔周祀民隐瞒到现在。听到这里,更是满脸痛惜,心如刀剜。

  “啊什么啊?”

  周兴南反应太大,惹得周祀民很不高兴。

  两眼一睁,斥道:“当年我没这眼光,那票子也不是要的一般多,邦兴公那是把光裕堂的老本都搬光了才拿下,这才有了今天,仙霞贯一半的店铺是他的,生意都做到广昌、会昌上面去了,几份家底都回来了!”

  周祀民斥着侄子,但是自己脸上的痛惜也是显而易见,不过想了想,又对着侄子劝道:“唉,都过去了,可惜也没有用。”

  “如今光裕堂更是尖刀口上,我们坐不上去,风太大!”

  周祀民这样劝着侄子,但同样也这样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聊以自(和谐)慰。“虽然付出的多些,但是不担风险,又能够保平安,很划算!”

  PS:好惨好惨,求关注,求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