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3章 我马上就回去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469 2019.10.15 19:27

  “有奶才是娘!”

  孙干事告诉刘光雄。“你说他儿子通共,那也要有证据啊。没有证据,你能拿他怎么样?”

  “证据?”

  刘光雄仿佛是听到了千古笑话,忍不住翻了眼睛,脱口便说道:“蓝衣社那帮孙子会和你讲证据?他们办事从来不认证据,只认钱。钱……”

  刘光雄只感觉孙干事就是一个白痴、没有见过世面,然而只是刚刚说了几句,这才感觉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邦兴公有那么多钱吗?”念头一变,刘光雄便脱口而出。

  “怎么没有?光裕堂数百年的家业,这些年更是捞了不少。只要钱使到位,什么事情办不了?更何况当时他几乎把家底都舍上去了。这山野之地、丘陵地带,家家户户都有猎枪,拉个几百条枪出来,那还是小看他了。你要是跑去跟邦兴公说想要开烟土馆,你信不信邦兴公只是现在登高一呼,仙霞贯人的口水立马就能把你给淹死!”

  “仙霞贯这么好一个地方,你以为只有你想到了这旁门左道?早就有人开了,只是近些年,这些人都不见了。”

  孙干事说的是风轻云淡,但刘光雄一听,却是面色煞白,一身冷汗就冒了出来。

  “这……,这就有些麻烦了。”

  刘光雄终于是蔫了。

  孙干事见他这样,莫名的心里感到一股快意,嘴角挂出淡淡的笑意。

  不过略略想一想。

  孙干事又告诉刘光雄。“你也别怕成这样,邦兴公虽然靠着蓝衣社发的家,不能说是个好人,但他总是还算讲理。只要你不犯在他手里,他还是很好说话的。”

  “这……”

  刘光雄两手一摊,一脸为难。“你这不是难为我嘛,走了这么多乡镇,只有这仙霞贯民生富庶、人口也多,又在这交通要道上。眼看着一个发财之地而不能入手,真他么的让人……”

  “晦气!”刘光雄便秘一样,脸上无比的痛惜。

  孙干事见此,再也没有说什么。

  他见到刘光雄能够知难而退,不再提及在仙霞贯开烟馆之事,孙干事也乐得清闲。

  孙干事自认不缺勇气,但还是没有和邦兴公对立的勇气。

  两人说话间,光裕堂的牛车队就来到了紫溪河桥头。

  孙干事看到邦兴公坐在牛车上,赶紧上前,来到牛车前,脱下头顶的礼帽,向邦兴公致以问候。

  “邦兴公。”

  孙干事表现的很是恭敬,动作规规矩矩,完全是一后生晚辈对待长者一样。不远处看着的刘光雄见他这样,不意间就冷了脸,面色难看了许多。

  “卑谦小人!”

  刘光雄心里暗念,对孙干事一下子就低看了好几分。

  然而正想着,不想身边却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怎么,你这是在看不起我?”

  说话的正是孙干事,在刘光雄想入非非的时候,他已经辞别邦兴公,回到了刘光雄的身旁,一张面色铁青。刘光雄见到对方这副神情,心里莫名的一紧,赶紧摇头,脱口便说道:“没,没有。”

  看到孙干事的脸面在听到这话后似乎好看了一许,刘光雄才又接着说道:“孙干事你这是何苦,邦兴公再是高明,到底也是垂垂一老翁,而你是官他是民,没必要这样……”

  “我哪样?”刘兴雄话还没有说完,孙干事就抢了过去。

  “你是想说我卑谦,还是觉得我卑颜奴膝,刚才你就是这样想的吧,心里看不起我?”

  说到这里,孙干事居然笑了起来,只是笑的似乎有些沧桑。不等刘光雄答话,继续说道:“我是官他是民,我自然不惧。只是不怕官只怕管,他能管得着我,我自然要表现的卑谦一点。”

  “管?怎么管?”刘光雄有些听不懂孙干事这话了。

  “怎么管,呵呵……”

  孙干事笑着,对着对面朝刘光雄示意。“你看,能管我的这不就来了嘛。他能管我,邦兴公就能管我。”

  “谁,谁能管你?”

  刘光雄一愣,顺着孙干事的目光望了过去,就见沿着紫溪河的西岸,马路上正有一辆黑色的小汽车从北往南迎面开来。

  民国时期轿车并不少,但是仙霞贯是个乡下的小地方,平时根本难得一见,让刘光雄心里很是好奇。

  “这是谁?”

  刘光雄再问,好奇的看着。不过孙干事却是没有吭声,只是示意对方再看。不过就在这个过程,孙干事的脸色渐渐的变了,脸上再也没有半点笑容,变得慎重。

  汽车沿着沿岸走,但并没有走到桥头来,离桥头还有百十步远,就在乡公所的门口停住了,从副驾驶室下来一个人。

  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子,个头不算太高,与孙干事是一模一样的打扮,衬衫外套着一件风衣,头顶上的是礼帽。只不过两个人的衣衫颜色有些差别,虽然都是暗色的,但是一个是黑色,一个是浅灰。

  那男子刚刚转过面,刘光雄就失声叫了出来。

  “怎么是他,这杀神……!”

  刘光雄的面色大变,坐立不安、浑身都感觉不自在,看到身边的两名镖,以及那男子似乎也没有走过来的意愿,这才继续站在原处。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在省府的吗,怎么在这里?”

  刘光雄问着孙干事,问的语无伦次,浑身都在抖索,目光游离,随时都好像要逃跑一样。

  “你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孙干事不答反问,说到这里,面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上下打量着刘光雄。

  “为什么?”

  刘光雄只是一愣,随即想起了什么,当下问出来。“难道他也是光裕堂的人?”

  刘光雄看到那男子出现在这里,心里就感觉不妙,再想到对方可能是光裕堂的人,更是直接慌了神。

  果然,刘光雄的话音未落,孙干事就已经在点头。“文邦贤学士,圣殿荣封联。朱贤德就是光裕堂的人,贤字辈。”

  这一说,刘光雄当即就明了,邦是光裕堂的辈份,贤也是光裕堂的辈份,而邦字辈比贤字辈还要高出一个辈分。

  “那他和邦兴公什么关系,难道是父子?”

  刘光雄的一对小眼睛咕噜咕噜的转来转去,目光在乡公所门口的朱贤德和孙干事之间不停的扫过来扫过去,完全就是一惊弓之鸟。

  听到刘光雄的问话,孙干事只是摇着头。“不是,他们是叔侄,族叔侄,朱贤德是长房高公名下,是光裕堂前任族长的独生子,而邦兴公是二房,属于赖公名下。论血缘关系,那要追溯到几百年前才是一家人。”

  刘光雄早已失了分寸,根本不记得先前孙干事和他说的关于邦兴公的情况。怕他不明白,孙干事特意的解说一番。

  “那就好,那就好!”

  听到孙干事这样说,刘光雄明显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即便是这样,他头上依旧在不停的冒汗,拿着手帕拼命的擦着,浑身大汗淋漓,绸布衣服早已湿透,紧贴在他肥肿的身躯上,模样有些滑稽。

  “呵呵……”

  不患寡只患不均,人世间果然是这样。看到见到刘光雄这样子,孙干事居然乐了,嘴里笑盈盈的说道:“他们虽然是族叔侄,但是关系特别好。朱贤德的父亲死后,是邦兴公把他送到外面深造,这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两个人情同父子!”

  “啊……,这……,这不行,这太危险了,我必须走。”

  刘光雄面色大变,神情更慌。“我要走,马上就走!”

  “回去,马上就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