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0章 悠扬的客家调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095 2019.10.20 12:08

  “我的妈妈呀!”

  朱学休叫苦不迭,悔的肠子都青了。

  对方给他的居然是一条绣帕,而他居然又拿着绣帕擦了汗!

  这下惨了,如何是好?

  朱学休蒙了,定在了那里,绞尽脑汁的不知道怎么办。

  不过很快,也就眨几下眼的时间,朱学休的眼前一亮,转过身就朝那送出绣帕的妹子把它抛了过去。

  “来,拿着,谢谢哈。”

  自以为智谋胜过诸葛亮,朱学休得意的一笑,朝着那妹子远远的看了一眼。

  然而,只是这一眼,朱学休就如遭雷击。

  朱学休发现他错了,错的非常厉害。

  朱学休错怪了‘番薯’,‘番薯’根本没有欺骗他,真的有那么一个位穿着绿裙子、大眼睛的妹子,长得甜甜的。

  她眼盯盯的望着他,就在朱学休的对面,俏生生的立在那里,站在马路边上,那绣帕也是她送出的。

  ‘番薯’没有说错,那妹子的眼睛是水汪汪的,特别特别的明亮,也是一眨一眨的正在放光,但并没有朱学休当初想象中的对着他三笑留情,而是抿着一张小嘴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对不起,我赶时间,我阿公病了!”

  朱学休怂了,心慌意乱,赶紧的解释了一下,然后扭头就跑,抢过自行车的龙头骑了上去。

  “快点上来!”

  朱学休载着‘番薯’就这样走了,落荒而逃。

  只留下那忍着伤心、泪水在不断打转的漂亮妹子,还有那随着风,正在不断飘扬的绣帕。

  飘啊,飘啊,飘……。

  出了墟市,鸡公岭就到了眼前。

  “快点下去,……推!”

  鸡公岭是个陡坡,没等朱学休开口,番薯就跳下车,在身后使劲推着。

  对于番薯的卖力,朱学休很是满意,不过却是从来没有开口夸过对方。

  “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快点上来,要下坡了!”

  鸡公岭很陡,坡又长,骑着飙一下,两里路就过去了。只是,今天的朱学休和‘番薯’两个人,似乎没有了这样的好运气。

  还在坡顶上,就看到一群牛在马路中间,让过之后,路边又出现一位挑担的老婆婆,从岔道口的窜了出来。

  “哎呀……”

  一声惊尖,自行车载着大少爷和‘番薯’冲出了马路,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水田里。

  端午节时分,水稻正要结胎之际,块块田都是满当当的水,水田全是烂泥。

  一个姿势漂亮的倒葱载,两人就成了狗啃泥。

  浑身上下都是泥,脸上更是黑麻麻的一片,睁不开眼。

  幸好的是到底是软泥,又有水,检查了一下,虽然有些疼痛,却似乎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自行车被陷在泥里,四下的稻苗更是压下一了好大一片。

  “番薯,死番薯,都怪你!”

  朱学休埋汰‘番薯’。“要不是你鬼叫一样,我能被吓到,心里发慌吗?……都怪你!”

  大少爷受伤了,不对的总是别人。

  朱学休嘴里振振有词,永远都是道理。不过双手还抬着自行车,没办法拳打脚踢,只能翻着一对白眼,剜着‘番薯’的脸面。

  ‘番薯’没说话,只是眼神像刀子一样回割着朱学休。

  “看什么看,不说你你还以为有理了呢!”朱学休瞪着大眼。

  两个的半大小伙子,忙活了小半天,终于把自行车从淤泥里拉出,一起抬着上了田埂,到了路边上。

  把自行车放到马路边上,留下‘番薯’进行检查和修理,朱学休就在路边的小水沟里,把水浇在自个身上,洗刷衣服上的泥巴。

  马路上,不停的有赶集的乡亲们乡路边经过

  朱学休是个嬉皮笑脸的性子,哪怕是狼狈成狗样,脸都看不清模样了,还不忘舔着笑,对着路边经过的乡亲们打招呼,大呼小叫。

  路边一辆路过的牛车,更是惹的他不断吹着口哨,叫得欢快。

  “表妹子们,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饿坏了吧,过会到我家吃饭吧!”

  大少爷表现的又贱又痞,脚里踢着水花,手里不断的对着路边招手,根本不记得就在不久前,他在一个妹子前落荒而逃。

  “呵呵……”

  “嘻嘻……”

  牛车上的妹子们呵呵直乐,看着他的狼狈模样。

  一个刚成年的小伙,邀请一群大姑娘到家里上门这是什么操作,又是抱的什么心思?

  这完全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不过妹子们也是知道朱学休是在开玩笑,没有人啐他,嘴里尽是嘻嘻哈哈的笑着,对着他指指点点,更有几个年纪稍小,性子活泼的妹子对着朱学休刮脸,羞他,吐出舌头扮怪相。

  “哈哈……”

  朱学休开怀大笑,丝毫不以为意,乐滋滋的站在水里冲洗,双手捧着水,不断的淋在身体或衣服上,每一次都冲下一片淤泥。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那牛车上有人在唱歌。

  “哎呀嘞——”

  “心有急事快快赶,车子轮子团团转(哟)~”

  “压坏禾苗一大片,路边婆婆心凄凄(哟喂)~”

  “小哥唔要急洗衫(那),行前致歉是正理(啊)~”

  没错,这是客家山歌。

  赣南地区客家山歌很流行,即兴即编,即编即唱,灵活性强,适用范围也广。有事没事都有人喜欢哼上几句,年轻的男女谈情说爱,那更是喜欢用山歌的方式来传情。

  不过眼前这一首山歌却不是一首情歌。

  悠扬的长调让大少爷当即一愣。

  抬起头拿眼向前看去,就见到那过去的牛车上有一位年轻的妹子正对着他发笑,引颈歌唱。

  笑的浅浅的,酒窝也是浅浅的,但大少爷心里却是暖暖的。

  那妹子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却是对着朱学休唱的,提醒他要向路边的老婆婆致歉,不要因为急着洗刷衣服上的淤泥而失礼。

  在仙霞贯,做错事而不赔礼道歉,是一种严重的失礼,不管身份高贵低贱,都不敢有违。老年人不敢,成年人不敢,就是邦兴公得到这样的名声,那也是无法安睡,更不要说只有十几岁、嘴上没毛青葱少年。

  这是个好人啊!

  大少爷心里想着,对着前面的牛车招手示意,然后收起之前的痞样,对着那唱歌的妹子道谢。

  “谢谢,谢谢!”

  “嘿嘿……”

  PS:新书求关注,求票求收藏,各种求,嘿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