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卷第007章 两个馒头(求收藏)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3477 2019.11.18 17:20

  “快上来!”

  朱学休远远的,对着‘番薯’连连招手,跟在不远的‘番薯’很快就到了。

  “大少爷,怎么了?”

  朱学休手指着蓝念念的手里,再指指自己的肚子,对着‘番薯’说话。“拿出来,一起吃,我也饿了。”

  “哎。”

  应过一声,‘番薯’赶紧把身上背着的长枪调整了一下方向,把背上的竹筒、小包解下来,放在面前的大石头上。

  竹筒里装的是竹筒饭,只有两份,朱学休和‘番薯’两个人各有一份。

  朱学休将竹筒拎在手里,远远的看了蓝念念一眼,拿着竹筒对着她示意,刚想说话,对方却是摇了摇头,不肯接受。

  小粗碗摆在她的面前,悉悉索索的打开荷叶,蓝念念手里拿着的居然是番薯。此番薯非彼番薯,这不是大少爷的跟班‘番薯’,它是真的番薯,煮的。

  朱学休看到,先是一愣,接着就笑了。

  番薯这东西用来充饥并不奇怪,但是陂下一带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番薯,最主要是田多土少,水田用来种水稻、花生,旱土用来种菜和豆类、番薯之类的,所以产量很少。

  然而,九山又不一样,九山是山,土多田少,加上山里气温较低,种水稻的少,种番薯的多,所以这个时候还有番薯。

  很多人以为番薯、芋头能存放很久,其实这话不是很正确,一到天气转热,番薯、芋头都会化,这里的化是指融化,霉烂、然后化成水。

  它必须保存在干燥阴湿的地窖里才能长时间存放,陂下一带很少地窖,加之产量不多,所以在七八月的时间里肯定是没有番薯,想吃也难有,除非是留下来当薯种的,那个肯定是不能吃的。

  ‘饿死爹娘,不吃种粮。’这句话自古有之,虽然听了有些难受,但这的确是真的。

  看到蓝念念拒绝竹筒饭,宁愿吃自己的番薯,想了想,朱学休放下手里的竹筒,从面前的干荷叶上抓起两个馒头,走了过去。

  “来,吃个馒头。”

  “我请你。”

  朱学休把馒头拿在手里,对着蓝念念示意。只是对方并不说话,也不接手,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摆着番薯小嘴的吃着。

  看到朱学休不退,站在那里,蓝念念这才停了口,抿着嘴,摇了摇头。

  看到这样,朱学休无奈,想了想,又看到她手里拿着的那个的番薯快吃完了,于是他将手里的两个馒头手扬了扬,摆在了蓝念念面前,就放在她面前的石头上,那装着梅菜的小粗碗碗口上。

  “先放着,吃完再吃。”

  朱学休的意思是等她把手里的那个番薯吃完,再吃馒头。

  他嘴里说完,过后就退了回来,坐定,把自己那份竹筒饭打开,摆在面前的石头上,然后拿出筷子,就在这时,朱学休突然看见蓝念念吃完手里的番薯,伸手去拿馒头。

  见此,朱学休赶紧将手里的筷子放下,随手抓起荷叶包的里的只存下的最后一个馒头,举起来,对着蓝念念示意,邀请对方。

  这种动作,是一种礼仪,和大多数人知道的敬酒一样,自己喝,同时请对方一起喝,朱学休存的就是这个意思。

  朱学休拿着馒头示意,过后,就将它往嘴巴里塞,谁知一口咬下去,居然咬了个空,差点咬到自己的手指。

  “这是我的!”

  ‘番薯’含着饭,嘴巴里鼓鼓嚷嚷,口齿不清,一双眼瞪着朱学休,手里还拿着朱学休刚刚准备动口的馒头。

  “咯咯……”

  蓝念念顿时就笑了,只是刚笑两声,又觉得不妥,赶紧用手挡着嘴巴,挡住了半边脸,抿紧嘴,憋得满脸通红,两眼亮晶晶,一眨不眨的望着面前的两个人起争执,一头雾水。

  听见,看见,朱学休先是一愣,然后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迅速出手,抓住了‘番薯’手里的馒头。

  “这是你的?”

  “嗯,是我的。”

  ‘番薯’连连点头,嘴里嚼着饭,嘴巴鼓的包子样。

  这话一出,朱学休又愣,马上又想起了两人一起在外吃饭的规矩。

  他们每次出门,‘番薯’都是只带两个竹筒饭和三个馒头,这样才能吃饱,‘番薯’牛高马大,要吃多吃一个,朱学休消瘦,每次一个。

  久之而之,这个习惯就好像成了规矩一样,两个人都遵守。只是今天蓝念念在一起,他们需要请人送客,礼物自然一人一半。

  既然送出去两个,那剩下的第三个自然是属于‘番薯’,‘番薯’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据理力争,回答的理直气壮。

  “这是我的。”

  ‘番薯’嘴里说着,再次强调,一边说,一边还望着朱学休,呶着嘴,对着蓝念念面前示意,那里正有朱学休刚刚送出来的那两个馒头。

  “你的?”

  朱学休两眼一瞪,左手迅速扬了起来。

  他今天不准备讲理,再讲理,‘番薯’就要逆天了,不,他已经开始逆天了!

  ‘番薯’看到朱学休扬手,似乎要打人,几乎不用考虑,脖子一缩脸一抬,就摆出了剪刀手。

  见到这样,朱学休顿时就乐了。

  “嘿嘿,这是我的了!”

  ‘番薯’一松手,手里的馒头就变成了朱学休的了,嚣张得意的扬了扬,迅速塞到嘴巴里,一脸得意。

  “嘿嘿……!”差点被呛着。

  ‘番薯’这才知道是上了当,看见几乎半截塞进了朱学休嘴巴的馒头,一脸幽怨。

  “咯咯……”

  蓝念念再也没有忍住,笑得前仰后翻,不过嘴巴依旧是捂着。

  朱学休听到笑声,扭过头来,嘴巴翘翘,陪着她一起笑,嘴巴里满满的,口齿不清。

  “吃……,吃馒头。”

  朱学休再次示意蓝念念吃馒头,边嚼边说,感觉实在是有些不方便,不雅观,这才用手在后面的尾巴上截出一段,大约还有半个,过后,随手把这半截馒头递给了‘番薯’。

  ‘番薯’刚刚捧着竹筒饭,准备开吃,看到半截馒头,也不嫌弃,直接接了过来。

  不过他也不吃,把馒头放在面前,拿荷叶垫着,过后,捧着竹筒饭狠狠的扒了几口,把嘴巴里塞的满满的,回瞪着朱学休,不甘示弱。

  “咯咯……”

  蓝念念又笑了,尤其是看到‘番薯’鼓着嘴,嘴包上还沾着米饭时,更是笑得浑身发抖。

  “咯咯……”

  她实在是无法理解眼前这一对主仆,主子没主子的样子,下人没下人的样子,她根本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奶兄弟,从小玩到大。

  “吃,吃馒头。”

  蓝念念觉得好笑,朱学休却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对着她再请,示意蓝念念尝尝他刚刚送出的两个馒头,不用客气。

  见到这样,蓝念念点了点头,开口道谢。

  “嗯,谢谢。”

  嘴里是这样说,手也伸向了小粗碗上的两个馒头,但蓝念念拿着两个馒头并没有放进嘴里,而是哈着嘴,在石面上吹了吹,把灰尘细沙吹走之后,就把馒头直接放在了石头上面。

  过后,她就又拿出刚刚她妹妹重香送来的番薯又吃了起来,根本不吃馒头,其间,更是用筷子夹着梅菜,拌着一起吃,刚才两个馒头挡着她夹菜。

  朱学休见到,眉头微微一皱。

  “这……”

  朱学休没有把它说出来。

  蓝念念这样做,无非是有两个原因,一是彼此陌生,或者怕朱学休不怀好意,所以不肯落人情。二则对方是个妹子,有矜持。

  想通后,朱学休没有再说话,捧着手里的竹筒饭埋头就吃,吃完,这才站起来,走到蓝念念面前,随手拿起那两个馒头。

  “别放这,引蚂蚁。”

  “带回去吧,你要是不喜欢,就把它给你妹妹和弟弟,想来她们还是会吃的。”

  朱学休嘴里说着,拿过对方身边的小竹篓,将里面空出来的荷叶顺手把馒头一包,就塞了进去。

  蓝念念看到,赶紧来阻,不过朱学休把她挡了回去。

  “别动,我送你东西,这是我的心意,但我并没有想着图你什么。”

  朱学休将篓子藏在身后,对着蓝念念说道:“你吃我两个馒头,难道就有什么不对?难道就代表你就会答应我什么?”

  “不是吧?我相信不是这样!”

  朱学休自问自答,并告诉蓝念念。道:“它只是一个馒头,别的什么也不是。”

  看着蓝念念似乎还是不肯放弃,朱学休想了想,接着说道:“来的时候,我是说了些不太中听的话,但那只是开玩笑,你也别当真。”

  朱学休不说其它,只解释了这么一句,过后,就将手里的篓子塞到了对方手里。

  “拿着吧,浪费粮食不好。”

  说完,转身就走。‘番薯’看见,赶紧收拾,紧随着朱学休一起,直接下山。

  这就走了?

  蓝念念一愣。

  辛辛苦苦的站了大半天,两个人连句像样的话都还没有说过,他就这样走了?

  难道他真的只是来道谢?

  蓝念念想不通,不过她还是站了起来,依礼目送对方两人离开。

  朱学休两人已经走了十几步,见她这样,回头,对着她笑了笑。

  “我走了。”

  接着,又收了笑脸,嘴里正正经经的解释。“屋里还有事,明天我二叔要出殡,必须回去帮忙。”

  说过之后,挥挥手,再走,走几步,又回头,看到蓝念念还站着,朱学休又笑了笑,对着她说道:“不错,挺好的。”

  “我蛮喜欢!”

  顿了顿,又说了一句,说完,又走,再也没有回头。

  ‘番薯’跟在他身后,一路小路,腰身上挂着的两个竹筒不停的发出声音。

  “唏哩哗啦。”

  “唏哩哗啦……”

  听到朱学休的话,蓝念念先是一愣,接着就笑了,微微的笑,不过她又克住了笑容,变得一脸清淡,站在山坡上,远远的目送对方下山。

  看着他们几个热热闹闹的上了马,看着他们嘻嘻哈哈的往外走,轰轰烈烈的来,静悄悄的走,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看着几匹马越走越远,想想他们在山下说的话,再想朱学休默默站了半天,两个人抢一个馒头,再想想最后时他说的那一声,蓝念念一会儿怒,一会儿呆,一会儿又觉得好笑。

  她知道朱学休最后那句话不是男女间的情话,只是一种认可,她并没有想歪。对此,蓝念念没有什么表情,就这样,站在山坡上,看着朱学休一行人渐渐的转出山坳,再也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