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8章 不是告状,只是说说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883 2019.11.12 22:13

  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人也差不离,两个人放下手里的活,扯得正欢。

  毛婶刚刚得了威风,扯起来那就是没完没了,说着说着,就又说到了朱学休身上。

  “唉,屋里没个女人,教出来的就是皮。老爷子也真是的,儿子死了,不能再娶,那他也可以自己讨个老婆嘛,这把大少爷带的,唉……”

  后来的表嫂听到她这么说,也是出声附和:“就是,依光裕堂和主院的家底,老爷子想娶什么样的女人娶不了,还用得着这样一个人过个十几年,辛辛苦苦。”

  “谁说不是呢,还好大少爷性情还好,不算出落的太差,只是人皮了一点。”

  毛婶嘴里说着,对邦兴公娶亲的事却是有不同意见,道:“这年头,娶亲却是不好娶。老爷子要是想娶个黄花女,那估计捺不下那个脸面,要是娶个年纪相仿的,又拖家带口,光裕堂家大业大,这儿孙却是不好安排。”

  “要是安排的不妥当,女人心里不喜欢。女人再嫁,图得不就是子孙后代么。老爷子就两个孙子,除了大少爷,一母同胞的兄弟都被他送到外面了,好多年没回来,这份家业怕是指望不上了。”

  “谁说不是呢,听说那二少爷好几年没回来了,前年春天还说出国留学。去的哪个国家来着,德……德什么?”

  “德(和)意(谐)志。”

  毛婶到底更用心,国家名字脱口而出,只是嘴里却在感叹。“听说在海那边,远着呢,比唐僧取经还远。这么小出去,要是一个不留神,说不定啊,……就尸骨无存了。老爷子这也是难啊!”

  “谁说不是呢,……都难!”听到毛婶感叹,后来的表嫂也是连连点头。

  “唉,大少爷别的都好,虽然皮了一点,但是也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是这喜好玩水就让人头痛。我们村里这些马刀鬼、短命崽都喜欢玩水,真是让人担心!”

  “就不怕被水猴子捞了去,河里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大少爷一身湿,回到家里自然是被邦兴公抓个正着,就让他跪在里厅,大声喝斥。

  老爷子发话,朱学休作为孙子自然是不敢声张,硬着头皮让阿公痛骂,‘番薯’没有下水,却是同样勾着头,不敢声张。

  邦兴公的身边就摆着两个西瓜,一看就知道是下午大少爷摘下,还没来得及拿走,被老朱公送到老爷子面前告状来了。

  “你们两个一天到晚就不能做点一点正事的么,刚刚去偷了瓜,就又跑到河里玩水,你们还要面皮不?”

  “既然这么喜欢吃西瓜,那好了,老朱公送来几个,正好切开来把它们吃了,你们一人一个,这样可以把晚饭给省下了。”

  西瓜好不好吃?

  那当然是又沙又甜。不过那只是足月的、成熟的西瓜,才能这样。如今刚过端午,老朱公送来的西瓜切来以后,里面只是发黄,中间淡淡的一点红。

  咬一口,又青又淡,喉咙里一股子青味,感觉就是在嚼草,比喝水还不如,喝水至少还不用吐西瓜子。

  大少爷到底有办法,找了点糖抹上去,吃着就是甜。只是吃着吃着,喉咙里那股子青味却是越来越重,直让人想吐,忍都忍不住。

  没办法,吃完西瓜,大少爷和‘番薯’两个又喝了一盏淡盐水,这才把嘴里的青味压下。

  吃完西瓜后,大少爷和‘番薯’果然吃得饱足,晚饭就此省下了,两个人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在后院摆着的两张凉床子上面躺下,躺着嗬哟嗬哟得直喘气。

  “番薯,你今晚还敢回去睡么,毛婶多半是知道是我们了,说不定就会告到家里去!”

  “打死我也不回去!”

  ‘番薯’躺在凉床子,嘴里哼哼,使命的摇头,张大着嘴巴,不停的喘气。

  “嘿嘿……”

  朱学休看到这样,忍不住的嘿嘿直乐,感觉自己英明无比,倒霉了一天,总算是开始转运了。

  就在刚才,朱学休手快,把那个小一点的西瓜抢先捞在了手里,这才避免了自己现在像死鱼一样躺着喘气,有力气取笑自己的奶兄弟和跟班。

  听到‘番薯’这样说,朱学休也是点头,深有同感。“也是,毛婶那人不但眼尖,嘴巴也宽,要是知道是我们两个,就算今晚不上门,明天早晨肯定会来告状。你要是回家里睡了,说不定就会被你婶打个半死。还是睡在这里的好!”

  “哼……”

  ‘番薯’满心委屈。

  老朱公那里也就算了,老朱公年纪虽老,但却是个明事理的人,但是毛婶不一样,谁知道后果会怎么样,‘番薯’更是无事惹得一身臊,根本就没有下过水。

  ‘番薯’感到委屈,根本不愿搭理身边絮絮叨叨扯着他闲聊的朱学休,只有不断冲着他翻白眼。不是有心这样,实在是忍不住,吃的太撑,不断的翻白眼。

  “嘿嘿……”

  看到‘番薯’吃的太饱,大少爷嘿嘿的笑着,又贱又痞。

  忙碌了一天,疲的很,都想早些睡,但是西瓜吃多了,就是睡不着,两个人从院子里到门后面那个尿桶的一路上,无知有多少蚂蚁被他们踩死。

  拆腾到三更夜,快凌晨了才安安稳稳的入睡。

  然而——

  朱学休没睡多久,还在竹床子上躺着,就被邦兴公逮住了,手里的拐杖不停的抽。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半吊子,看我不打死你,一天到晚不学好。”

  原来毛婶一大早,天蒙蒙亮就来到了主院,将昨天傍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邦兴公。

  毛婶站在院里,一边看着朱学休挨打,一边嘴里还不忘煽风点火,说道:“老爷子,你别生气。我也不是来告状,只是来告诉你一声,让大少爷以后少下水,注意些。水里危险着呢,说不定就会出事!”

  不是来告状,只是来说一声!

  毛婶的话差点让朱学休吐血!

  “你不是来告状,那你就赶紧拉着我阿公啊,还这么早上门,全被堵在屋里!”

  朱学休腹诽,忍不住的给了毛婶一个幽怨的眼神,领着邦兴公绕着竹床子打转。这才发现‘番薯’不知道去了哪里,已经不在旁边的竹床子上躺着。

  毛婶有看到大少爷幽怨的眼神,但没有在意,看到邦兴公打朱学休追的鸡飞狗跳,很是满意的连连点头。

  看了看树下的两张竹床子,发现‘番薯’不见人影,毛婶这才嘴里说道:“老爷子,你忙,我先走了,到寿长佬家里去一趟,那‘番薯’就不是好人,居然敢说要带着我孙崽下河玩水,我得好好的和寿长佬说说,让他管教管教,不要带坏了我的孙崽,坏了这里风气。”

  果然是上纲上线!

  毛婶嘴里风风火火,说走就走,然而刚刚扭过身子,就看着院子通往过道的门框不动,‘番薯’手提着裤头,就站着门口,双手腰带,正系裤着腰带。

  原来‘番薯’也是刚刚醒来不久,去了过道的尿桶里撒尿,脸都还没有洗,睡眼蓬松,眼角还残余着眼屎。看到毛婶的那一刻,‘番薯’醒悟,扭头,撒腿就跑。

  “回来!”

  老爷子一声断喝,彻底让‘番薯’回了魂,这才发现这里是主院,喊自己的是邦兴公,根本不是叔叔和婶子,跑都没法跑。

  “噢……”

  ‘番薯’拖着长腔,不情不愿的回到了老爷子身前,就在大少爷边上站住。

  “跪下!”

  老爷子根本没有理会‘番薯’和孙子那是‘犯罪未遂’,当初‘番薯’说的这番话也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举起拐杖就打。

  “你们这是要反了天了,居然敢带着小孩子下河玩水,打死你们都不过分!”

  邦兴公很生气。

  ‘番薯’虽然是算是下人或者长工,但老爷子却是不好打他,毕竟不是自家子孙,雨点般的拐杖只能落在自家孙子身上。

  只是刚打了几下,大少爷不干了,站了起来,几步就窜到了后院门口。

  “别打,再打我跑了!”

  大少爷一只脚站在门外面,一只脚站在门里边,骑着门框站着,伸出手,远远的威胁邦兴公,稍有不如意,就要甩门而去。

  “滚,到墟上去那些店子里看着做生意去,不到三个月,那你就别回来。”

  邦兴公差点气得吐血,只是毛婶就在眼前,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气狠狠的斥道:“几个马刀鬼都气人,没有你们在跟前,我还能多活几年,眼不见心不烦!”

  “滚!”

  PS:哈哈,我不是来告状,我只是来说一声。哈哈,哈哈ing……。现实中好多这样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