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1章 方老婆子卖瓜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034 2019.10.20 19:11

  这是个好人啊!

  大少爷心里想着,对着前面的牛车连连招手,然后收起之前的痞样,对着那唱歌的妹子道谢。

  “谢谢,谢谢!”

  “嘿嘿……”

  朱学休龇开了嘴,笑的像只鸭叫,公的。

  好心的谢过唱山歌的妹子,朱学休从小水沟里爬起,边走边拧身上的衣服,去掉衣服上多余的水渍,最后在身上找到一块较为干净的地方,把手在布上擦了。

  这样,看起来干净些。

  “表婆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当时没看到您……”

  朱学休挤着满脸笑容,对着候在一边的老婆婆致歉,刚才就是因为她的出现,让两个人搞了个狗啃屎。

  江西人嘴里的表婆婆,自然不是有着表亲的婆婆。它只是对不认识的陌生老年妇女的一种敬称。在江西,女人只要结了婚,不管大小,你都可以叫表嫂。但是超过了一辈,到了爷爷奶奶的年纪,你就得叫表婆婆。

  表婆婆早就站在路边,专等着光裕堂的大少爷上前,看到朱学休上前后,满脸笑容。

  “不碍事,不碍事!”

  老婆婆把扁担放在箩筐上,对着朱学休摆手,告诫他。“大少爷你以后骑车可千万要注意,记得慢些,撞到我不要紧,要是摔伤了自己,那就不好。年轻人要是病了、残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

  “那是,那是。谢谢,谢谢表婆婆,我以后会注意的。”

  对方不计较,反而好意相劝,朱学休心怀感激,不停的点头哈腰。

  看到朱学休受教,表婆婆心里更是满意,布满皱纹的脸蛋笑成一朵花一样。看着朱学休的样子,更像是看到了自家的孙子,目光柔和,面目慈祥。

  “快中午了,大少爷饿了吧。”

  “来,试试我这早熟的香瓜,看看好吃不?”

  表婆婆嘴里说着,随手就从先前挑着的箩筐里捧出一个香瓜,递到朱学休手里。“若是好吃,记着帮我宣传宣传。”

  “牛角湾方老婆子家里的香瓜,那是远近都闻名!”

  方老婆子自卖自夸,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满脸热切的仰望着朱学休,眼神里尽是企盼,只盼着他咬一口。

  “试试吧,看看好吃不好吃!”

  汗,敢情这就不是想着要我来道歉,而是想着来卖瓜!

  光裕堂的大少爷终于是明了,感觉有些憋屈,又有几分无奈,但脸上却是不敢有露出分毫。

  骑车差点把人家撞了,对方不但不埋怨你,还劝着你要学好,注意安全。然后又怕你饿了,再送你一个地里刚刚摘出来的香瓜。

  那得多好!

  想想现在,车没撞到人,差个七米八米,那也能让你陪个十万八万,甚至是百来万,这根本没法比。

  在赣南,管这种人叫有良心的人、好心人,方老婆子这个时候就是好心人。

  所以,这个时候,你敢说你不饿?

  不敢,朱学休不敢说不饿。

  这个时候,你敢说你手里捧着的香瓜不好?

  朱学休更是不敢!

  对着老婆婆这样的好心人、有心人,光裕堂的大少爷只能再次点头哈腰,带着无限的感激。

  “谢谢,谢谢婆婆,婆婆你真是太好了!”

  客家妹子一向不太喜欢在陌生人面前吃东西,但男孩子性子野,从来没有这种拘束。不过被方老婆子这样直盯盯的盯着,朱学休提不起任何食欲,更何况还满身是泥水。

  于是——

  光裕堂的大少爷拍了拍手里的香瓜,然后又在脸上贴了一下,对着对方老婆子赞道:“表婆婆,您这香瓜不错,又香又嫩。”

  卖力的夸过一番,过后,朱学休才转了个弯,告诉方老婆子。“只是我阿公出事了,刚刚晕过去,所以我急着回家看看。您看……您看……,您这香瓜我能不能带回去吃?”

  “如果好,我一定帮您宣传!”

  朱学休开出了保证,不过方老婆子的脸色还是迅速的垮了下来,毫不掩饰她内心的失望,看着大少爷的眼神充满了幽怨,仿佛大少爷差着他十吊八吊。

  “这……”方老婆子一脸为难。

  只是,听到是邦兴公出事,她还是表现的很通情达理。“老爷子病了?那可耽误不得,大少爷你快点回去看看。”

  “回去吧,邦兴公病了,老婆子可不敢耽误你!”

  方老婆子对着朱学休招手示意,让他滚蛋。

  看不到现场表演,方老婆子也就没有了心情,兴致乏乏,挑着扁担准备离去。

  “去吧,早点回去!”

  “哎,我知道了。”朱学休赶紧应腔,如蒙大赧。

  “谢谢,谢谢,谢谢表婆婆理解,我一定会记得帮你宣传的。”

  说到这里,朱学休双手举着香瓜,迅速的对着方老婆子摆了一个造型。道:“牛角湾方婆婆家里的香瓜又香又甜!”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

  方老婆子这就乐了,对着朱学休眉开眼笑。“大少爷您说的没错,方老婆子家里的香瓜是又香又甜!”

  方老婆子笑得见眉不见眼,冲着朱学休连连摆手,过后才挑着担子跑的飞快,满意地走了,屁股一扭一扭,走的可欢了。

  “谢谢,谢谢婆婆。”

  “方婆婆家里的香瓜又香又甜!”

  朱学休送爷爷送奶奶一样的将方老婆子送走,等她走出老远,才停下来,收了笑脸,用手搓了搓有点僵硬的脸面。

  “唉……”感觉好不容易。

  “单车好了没有?”送走了方老婆子,朱学休就开始关心起坐骑了。

  虽然不是后世传说中那种全身火光带闪电的坐骑,但是在民国,自行车已经是很好的交通工具了,几十年后还是结婚的三大件,不比21世纪的四个轮子差多少。

  “没好,……”

  “没好?怎么回事?”

  “车链子断了,修不好。”

  看到朱学休脸色不好,‘番薯’头都不敢抬起来,勾着头使劲的摆弄着那根断链条。

  “猪,你就是头猪,说你是番薯都抬举你了。车坏了你不会早点说吗?等到这个时候,太阳落下山了!”

  朱学休脸色当场就绿了,嘴里骂骂咧咧。

  无可奈何,只能想着自己走回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