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6章 朱贤忠的消息(新书求关注)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087 2019.10.18 12:03

  孙干事和刘光雄在乡公所的大门外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朱贤德才从里面出来。

  看到他出来,孙干事带着刘光雄赶紧迎了上去。

  “朱专员!”

  孙干事开口问候,刘光雄却是没有说话,低着头,额头微微见汗,嘴里堆着笑意,笑得极为勉强。

  无认是谁被对方拿着枪顶过脑门,想来再见时都不会太过自然。更何况朱贤德自出门以后,脸色就不太好看,阴沉着一张脸,让刘光雄的心里更是紧张。

  “原来是孙同事。”

  朱贤德曾经和孙干事一起共过事,所以这样称呼对方。

  “怎么有空到仙霞贯来了,稀客啊。”朱贤德摆出自己仙霞贯本地人的地主身份,问着孙干事。

  “朱专员言重了。听说仙霞贯在邦兴公的治理下越来越好,比其它地方都好些,人们安居乐业,一直想来看看。这几天有空了,所以特意来了这里。”

  “当然,最主要还是前来游山玩水,放松放松心情,来看看赛龙舟。呵呵……只是没想到您也从省府回来探亲,在这里相遇,实在是三生有幸。”

  孙干事满脸笑容,朱贤德也是微微笑的面对。

  双方聊过几句,朱贤德才转身打量着一旁的刘光雄,面上带着笑容,只是这笑容与刚才和孙干事聊天时的笑容又有不同,颇有些深意,两眼更是隐隐带着寒光。

  刘光雄本来就心虚,见朱贤德看着他,心里更是紧张,更感觉对方不怀好意,冷冷的带着煞气。

  “原来是刘老板,……不知您怎么会来到仙霞贯这里?莫非是……”

  刘光雄不敢说话,倒是朱贤德先开了口,而且说话只说一半,满脸都是笑容。

  朱贤德脸上笑得越欢,刘光雄心里越是害怕,嚅捏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刘光雄大汗淋漓,嘴里根本说不出话。

  “这段时间老下雨,刘老板也是在城里呆腻了,听说我要来仙霞贯,所以跟着一起来看看,领略这里的山灵水秀,透透气。我们俩是今天一起到的。”

  刘光雄不堪,孙干事只能替他解围,看到朱贤德目光不善的打量着刘光雄,更是故作不知的开口试探。“朱专员如此,莫非是他……?”

  “没有,他挺好。”

  孙干事话没有说完,朱贤德就抢了话去,面色也好看了几分。道:“既然刘老板想透透气,那就随便看看吧,开心就好。”

  说到这里,朱贤德更是伸出手拍了拍刘光雄的肩膀,顺便整理了对方因汗湿而贴在身上的胸襟和衣领,情意绵绵。

  只是刘光雄却是动也不敢动一下,浑身僵硬,脸上挤出来的笑容更是比死人还要难看,几乎是在颤抖。

  自然而然,朱贤德就贴了上来,刘光雄的耳边就传来了对方的说话声音。“想来游山玩水就好好的玩,别生什么坏心思。”

  “这地方可不比南昌,不要想着有人能救你。信不信等他来了这里,你的尸体都臭了!”

  朱贤德说的很小声,但刘光雄却听的一字不漏,只感觉面前满满的是杀气,一身寒毛就竖了起来。

  然而只是一个恍惚,朱贤德就离开了他的身边。

  “我还有些事务,就不陪你们了。你们好好走走,仙霞贯虽然没有什么在大山名水,但是也算是钟灵毓秀,挺有灵气。”

  朱贤德满脸笑容,似乎刚才威胁刘光雄的并不是他一般,与孙干事谈笑风生,聊了几句才转身向着紫溪河桥头而去。

  “朱专员慢走。”

  朱贤德走后许久,刘光雄还是一身冷汗,瑟瑟发抖,脚肚子不停的在抖索。

  孙干事看着,一脸的鄙视。

  “邦兴叔!”

  谢先生刚刚离开,邦兴公听到有人在喊,转头就看到朱贤德出现在旁边。

  “你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写信回来说一声,我也好让人去接你。”老爷子只是一愣,随即就笑了起来。

  “太远了,用不着。再说我这次回来也是有些事,公私两便,所以有专车送回来,所以没必要麻烦你。”

  朱贤德也是带着的笑容,只是邦兴公却是熟知他的个性,不由得有些好奇。“怎么板着个脸,工作不顺利?”

  “你是回来过节的么?香芹和孩子都回来了吗?”

  “回来了,都回来了。”朱贤德回答邦兴公。

  说话间,朱贤德就从大衣里掏出一个物件,展开后是一个文件袋。“阿叔,这里有一份文件,省政府刚刚收到的,我特意摘录了一份,带回来给你看看。”

  朱贤德将它递到了邦兴公面前。

  “文件?”邦兴公面色一愣。

  朱贤德在省府工作,很少将文件直接带到仙霞贯。如果有,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否则,一般都是口头转述。

  “怎么,政府这回是想要钱,还是想要粮?”

  邦兴公嘴里问着,一声轻叹。“唉……,一会儿是这税那税,一会儿募捐认领,再这样下去,还要不要人活?”

  邦兴公面色一暗,扭过头,避开了视线。“我已经不是乡长了,这文件你还是送到乡公所去吧。”

  朱贤德手里举着文件袋,一直没有答话,听到这句话后方面色一愣,然后才说道:“这事我已经知道了,我刚刚去过乡公所,但是没有见到他,只是两个值班的干事。”

  “嗯,今日端午,都在家休息呢。”

  邦兴公未置可否,呢喃着解释了一下,只是话刚出口,朱贤德倒是先问了出来。“乡长丢了就丢了,联保主任还是阿叔你吧?”

  “联保主任?”

  邦兴公只是一愣,就呵呵笑了起来。“在这仙霞贯,我要是不发话,谁也坐不上那位置,就是有人坐上去了,那也没那么大的屁股,屁股眼儿不够深!”

  “呵呵……”

  听到邦兴公这样说,朱贤德笑了,不过不是因为邦兴公说的风趣,而是因为其它。当即就点头。“那就好,不然那么多枪,没有这个位置,很难说的过去。”

  然而,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朱贤德的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面色严肃,一本正经,又将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去。

  “看看吧,乡公所传达过了,这是给你的。里面有贤忠的消息。”

  “贤忠的消息?”

  邦兴公面色一愣,打量了身边的族侄一眼,神情一下子就变得凝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