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7章 别动队邹天明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161 2019.11.03 21:23

  “叭……”

  “叭、叭……”

  院子里响起了枪声,一连开了三枪。

  枪声一响,朱学休就滚到了地上,几个滚,就翻到了邦兴公身边。

  “阿公!”

  朱学休的心都颤了,他感觉到脸上溅到了液体,有点腥。

  邦兴公没有说话,还好好的站着,只是一对眼睛却是看着院门口的方向,刚才的伤心模样一扫而去,两眼湛着精光。

  中枪的是刚才说话的老妇人,她就倒在血泊中,背后连中三枪,就倒在邦兴公和朱学休的面前,刚才洒到朱学休脸上的,就是她的鲜血!

  老妇人中枪之后,并没有当场死去,眼睛还没有闭上,似乎还有无数的话要说,喉咙咕咕的响。

  “谁做的?”

  朱学休怒不可歇,第一个念头就想知道是谁做下的,顺着阿公的目光望过去,就看到了罪魁祸首,只是不知对方是何方神圣。

  院门口的大门边上,立着三个人。

  领头站在中间的西装革带,穿着一件浅衬衫,带着两名随从跟在身后,头上顶上一顶黑色的帽子,三个人都是这样,只是帽子的型式和模样各有差别。

  他们三个人都带有枪,两名随从还挎着,放在枪套里面,只有领头的那位手里拿着枪,枪口向着上前方。

  “拿下。”

  “收了他们的枪支!”

  朱学休没管这些,直接下了命令,手里的驳壳枪直接指住了对方。

  “哗啦……”

  “哗啦!”

  院里院外,一阵枪弦响,刚才的枪声早已把护卫队的成员引了过来,里里外外百十把枪,统统瞄准了陌生男子三个人,他们就立在院门的台阶上。

  见此模样,那名男子的随从,掏出手枪,指着就近的护卫队的成员,神情紧绷,护在领头的男子左右。

  全场静的可怕,形势一触即发!

  然而——

  那名领头的男子却是极为张狂,看到没有看朱学休一眼,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周边指着他的枪口,以及持枪的人员,那男子就再也没有理会他们,手里拿着枪不动,目光来回在院子里前来主院求助的众人面上扫过。

  他的目光阴冷、凌厉。

  凡是那男子目光扫中的,绝大多数都在第一时间低下了头颅,避开了他的目光,只有少数不知情的乡民,看得满头雾水。不过在看到其他人都低着头避开对方的视线,就晓得来人多半不是什么好路数,赶紧低下头,离他远些,悄悄的往着更远的墙角靠近。

  看了好一会儿,那名男子才收回目光,把眼睛转向了倒在血泊中的老妇人,顺带扫了邦兴公和朱学休一眼,铁青着脸,目光冷冷,充满了戾气。

  “当众诋毁国民政府,诋毁党国,诋毁别动总队蓝衣社,罪不可赦!”

  “该杀!”

  男子语出惊人。“昨晚上别动队前来仙霞贯征兵,好几支队伍受到了袭击,损失惨重,受伤者达二十余名,尔等都有重大嫌疑,都得接受别动队的调查。”

  “啊!”

  仙霞贯一群民众顿时惊了,面色惶恐,然而却没有人有勇气反对。

  “你敢!”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朱学休的声音响起了,不用邦兴公教导,朱学休就知道必须出声,这是下意识的反应。

  如果把这些前来主院求助的乡亲们给了对方,十有八九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轻则受到盘剥,重则丧命,真正的不死也得脱层皮。

  虽然他们中间有一部分人,甚至是绝大多数人参与了陈情书,与光裕堂,或者是说邦兴公有过节,但是还没有大到可以见死不救的地步。

  如果放任不管,往后还有谁敢来光裕堂,来主院求邦兴公办事?

  “曾克胜,下了他们的枪!”

  邦兴公没有出声反对,朱学休的声音一下子就变大了,胆子也雄了,再次下令要下对方的武器。

  “你敢!”这次说话的是对方,就是那名领头的男子。

  只是他嘴里说着狠话,面色铁青,但是模样却是清闲,只是淡淡的瞅了一眼,引得朱学休和邦兴公注目之后,就表现出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气的朱学休火上浇油,眼看着就要发作。

  然而,这个时候,曾克胜却是勾着腰,快步跑了过来。

  “大少爷,大少爷!”

  曾克胜刚才有拿着枪指着对方,但是没有把对方的枪支下了,这时候看到怒不可歇,还想着下枪,这才跑过来。

  “大少爷,……”

  曾克胜过来,想着与朱学休咬耳朵,不过朱学休却不愿意听,对方刚靠近他耳朵,就喊了出来。

  “我不管!”

  “我不管他是谁,也不能带走这里任何一个人!”

  朱学休不笨,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听,也知道对方身份不简单,不然曾克胜不会表现的这样。更何况,他也隐隐的知道对方是谁。

  “你是谁?”朱学休不想听,邦兴公却是问了出来。

  枪响之后,邦兴公一直冷冷的看着对方,不曾说过一句话,不曾表过任何一个态度。

  “鄙人邹天明。”

  果然是他,朱学休心里暗跳,面色微沉。

  从对方的说话口气,朱学休就知道对方十有八九是邹天明,雩县别动队的新任支队队长,人称邹干事。只有他新来乍到,还没有来过光裕堂,朱学休和邦兴公都不认识对方。

  邹天明极为狂傲,嘴里说的是鄙人,但表现的一点也不鄙,一手拿着枪,一手空出来,整理着衣领、领结,然后又是装模作样的松脖子,毫不在意邦兴公就在对面,正注视着他,两眼朝天,目中无人,一副高大上的样子。

  “原来是邹干事,幸会,幸会。”

  邦兴公举着拐杖,双手抱拳。

  “好说,好说。”

  邹天明回话,拿眼再次扫过身边持枪瞄准的护卫队成员后,才一本正经的模样,双手抱拳。“邦兴公,幸会了。”

  “早就听说邦兴公的民护团在整个雩县,甚至整个赣南都排得上号,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训练有数,当得是精兵猛将,装备精良。实在是难得一见!”

  看到对方不肯收枪,抱拳时也是枪不脱手,不肯示弱,邦兴公手势一挥,让护卫队先行收起了枪。

  邹天明见此,这才把收起的枪收了起来,两名随从也把枪支收回了袋。

  “邹干事过誉了!”

  “邹干事新官上任,可喜可贺,无奈仙霞贯事务众多,又忙着过节,实在是没空到县城去拜访。不想今日邹干事大驾光临,实在是喜出望外,还请赏脸进来吃杯水酒!”

  邦兴公让在一旁,伸手作引。

  “请!”

  PS:好惨啊,APP和网页双推加持,居然没有一点点击,太痛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