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卷第002章 骚情少年会唱歌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215 2019.11.15 00:07

  又一天。

  朱学休和一群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从采山打靶回,刚到关口的河边上,还没有走到上次他和‘番薯’被毛婶发现的地方,就听到河对岸的茶林里传出来歌声。

  双方距离很近,听得分明。

  “哎呀嘞……

  摘茶阿妹好可怜(耶),篓子勒得臂膀疼(呀);

  茶头绕到茶尾转(哦),几多辛苦几多泪(啊);

  一日三餐恰唔饱(哟),一年四季着草鞋(嘞)。”

  歌声清脆悠扬,在晨光中传的老远,一群人顿时乐了,对着对面就是鬼叫,纷纷起哄,晓得对面是个妹子。

  “哦嚇……,哦嚇……!”

  后生仔们笑着笑着,起哄中就有人怂恿‘男人婆’,蛊惑道:“男人婆,去嘛,把她勾到家里来,反正你也想娶亲,喉咙也不错。这妹子歌声蛮好,听着就知道长的标致,肯定能掐出水来。哈哈……!”

  “哈哈……”

  一群后生仔都没有娶亲,偏偏想要笑出那成年男人的才有的猥琐。不过‘男人婆’一听,却是不干,翻着白眼,朝着前面的虚空处狠狠吐了一痰口水。

  “你们这些孬货,没有一个好人,标致的妹子还能轮到我?……你们早就过去了!”

  ‘男人婆’表现的很稳健,嘴里不慌不忙,道:“这里已经算是我们村的位置了。那边就住着毛婶子几家人,要不就姓朱,要不就是外面刚嫁来的,就这样,你们还……。我呸!”

  ‘男人婆’又狠狠啐了一口,

  同姓不结婚,华夏千年传统,光裕堂也不另外,所以男人婆才会冲着玩伴吐口水,说他们没安好心。

  “呸……”

  ‘男人婆’吐口水,对着他说话的也对着他喷口水,小伙子叫老六,家里排行六。

  老六比‘男人婆’小,今年还没满16周岁,他跟着是想蹭枪玩,过过手瘾。

  老六满脸都是红疤,像烂疮一样,一层一层的烂,老疤未去,新疤又起,一副激素过盛的样子,看着很是吓人。

  他年纪虽小,但对上‘男人婆‘’也是毫不示弱,吐过口水,嘴里才冲着‘男人婆’说道:“毛都没几根,每天还吹得天响!”

  “对面虽然只住着几户人,但却不全是姓朱。里面垌木圾也迁出了两家在这里,这唱歌的不是姓方就是姓曾,上次我和癞头就看到了,只是不会唱歌,这才没法说上话。”

  老六两眼一翻,告诉‘男人婆’,道:“一天到晚口花花,懒得理你!”

  老六老气横秋,装捏拿大,但是‘男人婆’偏偏就吃这一套,马上收起了之前的轻蔑,等对方说完过后,马上就问了出来。

  “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男人婆’没有问老六,问的是老六嘴里的癞头,回答他的也是癞头。

  既然叫癞头,那自然是脑门上有一块癞斑。看到男人婆不信,癞头愤愤不平。“毛……毛婶子几家根本就没女儿。你……想信……就信,不信……拉倒!”

  癞头说话有些结巴,但也是一股子爷样,冲着‘男人婆’就是摆脸色。

  不过‘男人婆’没有在意,又接着问了一遍。

  “这是真的?”

  男人婆这次问的不是别人,他问的是朱学休。

  陂下村离关口,中间夹着尾田村和蒲坑村,虽然是同族,然而年轻人到底不是很清楚这里的具体情况,毛婶几家到底有没有女儿,只有朱学休心里最靠谱。

  “嗯,是这样。”

  朱学体会点头,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婆’就把身上挎着的长枪脱了下来,一手甩到同伴身上,扑通一声就扎进了小河沟里。

  “哈哈哈……”

  “哈哈哈……”

  小伙伴们先是一愣,然后就哈哈大笑。笑声中,男人婆迅速地游过了小河,趟上了对面的沙地。

  就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男人婆’一路奔跑,直向茶林,路途中,随手在路边的灌木丛里折了几朵打破碗碗花,拿在手里,只是刚刚走了几步,‘男人婆’又发现手里的花朵实在是草青味太重,很是刺鼻。

  于是,他把手里的打破碗碗花随手扔到路旁,钻进了旁边的芋田里,很快就采了两朵芋荷花拿在手里,朝着对面的茶叶林奔去,嘴里也跟着唱开了。

  “哎呀嘞……

  采茶妹子莫心慌(嘞),世上苦难人难免(哟);

  人生总有十八九(耶),难事过后艳阳天(啰);

  ……“

  ‘男人婆’不愧他的绰号,能说会道还会唱,荷尔蒙旺盛的不得了,就像一羽毛鲜艳的大公鸡一样,昂首歌唱,斗志高昂、歌声悠扬。

  “哈哈哈……”

  河岸上的众人再笑。

  看到这样,朱学休不由得想起了端午节的那道歌声,那会是谁呢,人长得漂亮吗,都说歌声随人走,歌唱的好,人就长的标致,会是这样吗?

  朱学休不敢肯定。

  时隔数月,当时他更是没有看清楚,心里更是模糊,只是依稀记得对方嘴脸,觉得还是长得似乎还不错。

  都说十八的妹子一枝花,那妹子更是有着一张瓜子脸。

  瓜子脸,在仙霞贯叫流条脸,一个词是好看,二个字是说标致!

  或许她真的长的蛮标致!

  朱学休心里想着,觉得如果真打听到了,似乎可以去看看。他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不好,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书本上都是这样说的。

  一路想,一路走,很快就离开了河岸,拐上了进入尾田村到陂下村的大路,就在这时候,大路上传来了马蹄声。

  “驾……!”

  马背上的骑士高大威猛,背着长枪,虽然脸蛋有些稚嫩,有些稚气,但丝毫掩饰不住主人的浓眉大眼,掩不住他身上的那股子的英气。

  朱学休有时候很羡慕‘番薯’的个头、眉眼,赣南人多半长的清秀,朱学休也是这样,但‘番薯’却是完全不一样,朱学休有理由相信,‘番薯’要是挎上两只驳壳枪,会比自己更威风。

  在一群人的注视中,‘番薯’骑着马,很快就到了朱学休面前,落定,下马,对着朱学休说道:“大少爷,查到了,是蓝念念。”

  “蓝念念?”

  众人不解。

  不过朱学休却是知道蓝念念是谁,至少听说过对方是谁。

  “蓝念念?……你是说她是九山那个山歌妹蓝念念?”

  朱学休问着‘番薯’,再次进行确认,‘番薯’听到后,当即点头。“是的,就是她。”

  看着朱学休皱着眉,‘番薯’再次强调,道:“绝对不会错,我反复问过好多人,都说是她。”

  “我昨天在富坑打听到的,刚才又去查了一下,没有错,就是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