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6章 前院里的枪声(求票求收藏)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458 2019.11.02 22:36

  “我对不住他们!我……,要是出了这道门,我就再也回不来了,也没脸见他们。”

  老妇人摇着头,手指抹着泪,又用手背揩着鼻水,慢慢的停了哭声。

  “真的,没有人逼我,我的崽和儿媳妇对我很好,都很好。”

  老妇人解释的很好,也很像她的状态,通情达理。但是朱学休不相信,越想越是怀疑,面色阴沉、眉头紧皱,就差没有在脑门刻上这两个字。

  见到他这样,老妇人才又诺诺依依的开口了。

  “我孙崽昨天夜晚被抓,屋里的老坏蛋直接就倒了,一直晕着,今日天光了才醒过来,知道我要来陂下,来找邦兴公,他告诉我,……告诉我……”

  老妇人越说越是小声,说到这里,再也没有接着往下说,但她话里的意思已经明了。

  至此,朱学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先前老妇人会哭成那样,如丧考妣,她这的确是被逼的。

  只是想到只是这样一件事,就让一个家庭变成这样,心里堵得慌。

  不过也看得出来,老妇人的儿子和儿媳妇对她不错,不然也不会宁愿把丈夫卖了,也要保着他们,她是在怕光裕堂的大少爷去找她儿子和儿媳妇的麻烦。

  “阿公……”

  少年人易冲动,情绪去的快,也来的快,朱学休早已改变了立场,希望阿公出手帮助老妇人,这里关系着好几条人命,要是老妇人孙子回不来,说不定家里就会接连倒下好几个,需要准备两三副棺材,于心不忍。

  孙子的表现,邦兴公看在眼里,不过没有说话,他知道孙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

  邦兴公看着眼着的老太嫂,再看看远边站着的其他人,眼神定定,面色变幻不定,心里满满的是顾忌,好生为难。

  “邦兴公?”

  “邦兴公?”

  老妇人眼巴巴的看着邦兴公,她看得出来,邦兴公已然意动,只是因为某个或者是某些原因,所以迟迟不开口。

  老妇人跪在地上,哀求了几遍,看到对方不应声,突然想起什么,抖抖索索的就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

  赣南妇女的裤子都是在侧边开口,用裤腰带吊着,而裤腰带基本就是一根宽大些的绳带子,打个结就成了裤腰带。

  这样的穿着从解放前一直到解放后,改革开放,一直都是这样,如今21世纪,还有很多赣南老年妇女的裤子是侧边开口,她们会把贵重的东西装在裤腰带压住的侧方口袋里,贴身放着,防盗防丢。

  “票子,票子……”

  老妇人一边解着,一边低声叫着,很快就解开了锁结,从裤袋里摸出几张花花绿绿的纸钞。

  “邦兴公,这是他们给我的票子,都在这里,只是昨天过节,我买了点猪肉,打散了。”

  “我给你,都给你,求你帮我把孙崽救出来!”

  说着,那老妇人就将手里的纸钞往邦兴公手里塞。

  这是当初他们在陈情书签字得来的,美其名曰是族里发放给族人的过节福利,但是不签字画押的就没有,是个人都能想到这里面是怎么一回事,不言而喻。

  邦兴公站着不动,没有接老妇人手里的钱,看着眼前老妇人那黑瘦、粗糙,还有几道开裂的口子,脸上不停的抽搐。

  “老太嫂,我……”

  话说到一半,邦兴公没法说下去,而是转眼望着院子里其他的人等,那么人都眼巴巴的看着。

  “我……”

  “邦兴公,……呜呜……”

  老妇人一声喊,又哭开了,也不往邦兴公身前凑了,双膝着地,直接就在地上半跪着,嚎了起来。

  “天老爷呐,你开开眼啊!”

  “我已经有一个儿子死在沙场上了啊,屋里就只有这么一个独命的孙崽,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啊?”

  老妇人捶胸顿足,一会儿拍着地面,一会儿拍着大腿,呼天喊地。

  她跌坐在地上,先前双膝着地的行走,磕破的膝盖就露在外面,膝盖上划破不少,丝丝见肉,透着血迹,稀疏的头发只是几下摇晃,就散了开了,根根透着银光,双目通红,眼珠发黑,配上那深褐的面色,还有额头、鬓角上道粗大的皱纹,就如厉鬼出现在阳光底下。状如疯狂!

  此情此景,朱学休只感觉一股寒气迅速从心底升起,直涌脑海,凉透心窝,而喉咙里又有一股子热气翻上滚下,不断的来回滚落、升起,心里好不难受,堵的慌。

  “阿公……”

  轻轻的唤了一声。

  “天老爷啊天老爷,你开开眼吧,开开眼。为什么做好人就这么难,为什么你不把那帮孙子收了去,为什么好人没有好命,祸害遗千年,留在这世上为非作歹,祸害我们呐!”

  “他们不是好人,不是好人啊。天老爷你开开眼吧,开开眼,把宪兵队和别动队那帮孙子,那帮狼心狗肺的东西收了去吧,我求你了,天老爷!”

  “天老爷,我求求,你发发慈悲,显显神通吧,把那帮人收了去,(防)政(和)府(谐)不是好人啊!”

  老妇人跪在地上,呼天喊地,双手合什、四向拜神,不停的叩拜。“天老爷,我求求你,求你把孙还给我吧,我求你了,天老爷!”

  “我的孙呐……”

  如泣如诉,如莺啼血。

  人心都是肉长的,在场的人,有人做过孙,有人当过奶,此情此景,四周一片寂静、默默无声,各个都是满脸悲容,心有同感。

  朱学休泪流满面、这一幕直接击中了他的软肋,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公公、婆婆。

  朱学休小时候远道而回,水土不服,吃什么吐什么,瘦的皮包骨,是邦兴公的妻子,也就是朱学休的奶奶背着他走山淌水、寻医问药,回到家里还天天拜祭,求神求佛求祖宗,保佑自己的子孙平平安安。

  朱学休的奶奶经常背着他,一直到他五六岁,到她临死的那两年。朦胧中,朱学休就感觉自已还伏在婆婆的背上,还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扶着她的双肩,一幕幕直涌心头。

  如今想想,光裕堂当年的老太婆已经离世十年,多年来陪伴着朱大学长大的,只有他眼前这位头发斑白、风烛残年的老人。

  “阿公……”

  忍不住的一声轻唤,唤的深情,眼睛通红、湿润。

  朱学休的呼唤,没有把邦兴公唤醒,他正苦苦思索,艰难的平衡着其中得失,又当如何做。

  不过,邦兴公没反应,倒把那名老妇人唤醒了,在听到的朱学休的呼唤后,她当即就把身子转向了邦兴公,手脚并用,快速爬到了他的面前。

  “邦兴公,求求你,我求求你,麻烦你把我孙崽救出来。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别动队那帮人就不是人,我孙崽要是被他们卖了,在哪个老煤坑里,死了都没有人知道,扔在路边就被野狗吃了,尸体都留不下来啊!”

  “邦兴公,邦兴公,救救我孙崽吧,别动队那帮不是人!”

  老妇人冲着邦兴公猛叩,磕头就像捣蒜一样,只是几下功夫,本是松软的泥沙的地面就被磕的殷实。

  “老太嫂,快起来,快起来!”

  邦兴公早已是老泪横流、浑身颤抖,扔了拐杖,抖抖索索的伸出手,想着把老妇人从地上搀起来。

  然而——

  就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了枪声。

  “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