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7章 魂,归来兮!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2124 2019.10.18 22:11

  “贤忠的消息?”

  邦兴公面色一愣,打量过身边的族侄后,神情一下子就变得凝重。

  朱贤德是个稳重人,今天表现的这么严肃,又这么正式的用文件来传达消息,邦兴公不认为这会是什么好现象,也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朱贤忠是邦兴公的亲生儿子,行二。

  想到这里,邦兴公没有犹豫,直接就把文件袋拿到手里。

  抽出,展开,就露出了青天白日的图案,图案下面写有一排字。

  《八一三战役阵亡名单》

  看到这排字,邦兴公心里一紧,赶紧就翻到了第二页,第一个名字就是他的儿子。

  朱贤忠

  朱贤发

  朱贤思

  朱邦归

  朱火石、朱称理、朱伯阳、朱庆生。

  看到这一长串的名字,邦兴公只感觉浑身发冷。

  屏住气,又翻了几页。

  方祀福

  方祀贵

  方克胜

  ……

  彭赖寿、彭天长、邹水林、郭金发。

  ……

  “这都是仙霞贯的吗?”邦兴公浑身抖索。

  “是的。”

  朱贤德板着一张死人脸,面上没有半点表情,邦兴公也没有多说什么,又翻了几页,接着往下看。

  邦兴公速度很快,看到上面都是姓名,草草略过,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天那!”

  邦兴公死死的盯着卷宗里最后的一行字,只感觉浑身发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双眼一黑就往地上栽去。

  “邦兴叔!”

  “邦兴公!”

  朱贤德和谢先生一左一右,迅速赶到,把邦兴公捞在了手里。

  邦兴公手里的文件掉落在地面,露出了文件的最后一行字,上面分别写着:合计贰佰壹拾玖人。

  这卷宗是朱贤德自己整理并纂抄,准备带回来给邦兴公的,其自然是知晓其中内容。然而谢先生却是首回看到,心里一惊,就把落在邦兴公腿脚边的卷宗抄到了手里。

  展开一看。

  谢先生两行热泪就流了下来,眨眼间就泪成两行,满脸戚容。

  “阿叔!”

  “阿叔!”

  在几个上前的乡亲们帮助下,朱贤德把邦兴公平放在地面,大声的呼唤,用力的按着老爷子的人中穴。

  “阿叔,阿叔!”

  “邦兴公!”

  又叫唤了几声,邦兴公终于悠悠醒来,睁开了眼睛。

  “阿叔,你还好吧?”

  “邦兴公?”

  邦兴公睁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侄子和谢先生,眼前围着一大堆人,眼睁睁的看着他,有担心,有惊讶。

  “邦兴公?”

  谢先生忍不住,又唤了一声,眼神里满满的担忧。

  不过老爷子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偏转头,听到了远处的唢呐,还有锣鼓声,咿咿呀呀的唱着,好像是在天外。

  紫溪河桥上寂静无声,人们都呆呆地望着邦兴公,面上捉摸不定。

  猛然间,邦兴公突然省起什么,挣扎着要起来,见此,众人赶紧将他扶了起来。

  就在众人的簇拥下,老爷子快步下了桥头,往河岸边走去。

  河岸上,围着许多看赛龙舟的乡民,还有几位配合老巫师一起,往河里撒粽子的表嫂。

  看到邦兴公面色凝重、踉踉跄跄的快步走来,岸边上的乡民们自发让出了一条通道。

  邦兴公一言不发,走到撒粽的表嫂身边,扔掉手里的拐杖,一双手就伸进了表嫂挎着的角箩里。

  哆哆嗦嗦的从角箩里抓出三两个粽子,邦兴公一把将它们撒进了紫溪河里。

  “魂,归来兮!”

  “阿叔……”

  “魂,归来兮……”

  邦兴公根本没的理睬朱贤德,手里撒个不停。情急之下,更是将角箩从表嫂肩上扯了下来,落在河岸上,那表嫂看着浑身颤抖的老爷子,满头雾水。

  表嫂不知情,被老爷子吓的手足无措,但是谢先生却早已知道详情,看到邦兴公如此,二话不说就将另外一名表嫂的角箩从肩膀上扯了下来,抓着里面的粽子就往外撒。

  “魂,归来兮……”

  “魂,归来兮……”

  然而——

  谢先生才撒的两下,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再抬起头来,已是满脸泪水。

  河岸上的人看到邦兴公和谢先生这样,赶紧上前帮手,将角箩里的粽子撒进紫溪河里。

  “魂,归来兮……”

  “魂,归来兮……”

  无数的人跟着在喊,然而喊着喊着,就有人哭了起来。

  “呜呜……”

  “呜呜……”

  消息已经散开,哭泣声很快就盖了其它,河岸上一片悲鸣。

  “呜呜……”

  “呜呜……”

  听到哭声,邦兴公终于醒了,回过头来,看着周边的乡亲们。

  除了跟着他一起从桥头下来的,河岸上多半是年轻人,妹子居多,打扮得漂漂亮亮。然而此刻她们都在哭泣,抽着鼻子。

  男的好些,但一样的满脸悲痛,都是眼盯盯的回望着邦兴公。

  万众一心。

  见到这幕,老爷子只感觉嘴唇发干,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努力的张了几次嘴,却就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然而就在此时,上游已经有人在叫喊。

  “救人,快救人,有人跳河了!”

  乡亲们大惊,纷纷举目往上眺,想看看那落水的人在哪里,就听得已经有人在喊。

  “在乡公所门口,快点,快点!”

  “快点,快点!”

  发话的人不断催促,但不知他叫的是下水救人的人动作快点,为他加油鼓劲,还是让河岸上的人们快点赶到上游去看热闹。反正听到这声音的人,都纷纷往上游奔去。

  然而一众人员刚刚走到紫溪河桥头,还没有继续往上走,就见一道身影从人群里冲出,快速的从紫溪河桥面上跃出,凌空跳进了河水里。

  “妈呀,这里也有人跳河,快救人!”只是一愣,就有人喊了出来。

  “救命啊,快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乡亲们大呼小叫。

  桥头人多,话音刚落,就下饺子一样纵进了河里,往落水者游去。

  紫溪河在桥头的这一段水面但不宽,只是水有些急。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建桥。

  几个会水的后生和老表,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把落水者抬上岸,送到干燥的桥面上躺着。

  这是一位表嫂,很年轻的表嫂,看着也不过才二十出头。躺在地上,睁开眼看了一下周边围观的人群后,就又闭上了眼,面如死灰,只是眼角的泪水却是怎么也不断。

  邦兴公见到,不由得心中暗叹。

  “救命啊,救命啊!”

  就在这时候,又传来了喊救命的声音,一年老的妇女披头散发的冲上了紫溪河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