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4章 人心都是肉长的?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4278 2019.11.01 00:07

  周祀民的侄子名叫周兴南,人长的不错,虽然表现的有些拘谨,但一对眼睛很活络,精灵活现,不似个老实人,却不邪气。

  朱学休喜欢这样的人,但看不顺眼,总爱拿这样的人和自己做比较。

  周祀民叔侄不说话,朱学休也就不说话,看着眼前的一对叔侄,脑海里就想到了自家的叔侄。

  朱学休的二叔朱贤忠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家,偶尔回来过几回,但仅仅是住上几天、十几天,仅凭着这样短短的时间,朱学休对他谈不上有多少感情,更没有什么依恋。

  朱贤忠死了,邦兴公没有表现什么特别,或许是事情太多了,没有让他有机会表现出来。但是朱学休知道阿公是伤心的,没有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

  不过,既然邦兴公没有表现出来,没有露出伤心,朱学休也不会开口去提这些,这样会让邦兴公更加的伤心。

  十五六里的路程,差不多一个小时,牛车就回到了光裕堂,前前后后一共花了三个多小时,去的时候慢,回的时候快,等回到陂下时,朱学休只觉得饿的前胸贴后背,这还是昨天晚上吃过晚饭,忙碌了整整一夜。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哪怕是地主家的小子,也是这样。长身体的时候,睡觉都觉得饿,还没到主院,朱学休就想着壮婶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早饭会有什么菜。

  然而——

  刚领着周祀民叔侄进了院子,就看见前院满满当当的一院子人,挤都挤不下!

  “这么早?”

  朱学休看到这么多人,不觉间有些吃惊。

  按照仙霞贯的乡俗,乡邻们托人情、办事情,不是紧急的事情,一大早、在早饭之前不登门。

  然而今天,在吃早饭前,居然是满满一院子!

  这是什么调,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其实在朱学休的心里,乡亲们要办事,早就早点、晚就晚些,他都没什么意见。他和邦兴公一样,对仙霞贯的许多乡俗嗤之以鼻,谈不上什么吉利不吉利。

  只是昨天晚上邦兴公差不多四点才睡下,而按邦兴公的生活习惯,肯定是早早就起来了的,而这个时间、点数,多半还没有吃过早饭,等着周祀民一起用餐。

  邦兴公已经年老,大少爷很是担心阿公的身体。

  这不关乎邦兴公会不会因此而病倒,而是朱学休的心里,就是不情愿阿公过度劳累,毕竟年纪大了,精神不比以前,说不定就累垮了。

  对于父亲早丧,从来没有见过母亲,一直跟着阿公生活,两个人一起相依为命、一起长大、一块慢慢变老的少年,你别指望朱学休能够在这方面和你讲道理、论事实,他需要的是阿公长命百岁,一直伴着他,在他身边。

  他很着紧身边的阿公,这是他唯一的亲人。

  因此,朱学休最痛恨那种一伙人拉帮结派的前来找邦兴公办事,又胡搅蛮缠、不肯轻易离开的人。要是惹得朱学休不痛快,或者是让他感觉阿公累了,光裕堂的大少爷恨不得拔出枪来,让对方长长见识。

  比如说现在,朱学休就怒目圆瞪,恨不得把跪在邦兴公面前,抱着老爷子大腿,不断求情的家伙一枪给崩了。

  “乡长,你一定要救救我家长发啊,他才刚刚成年,还没有十八的足岁啊。……没有啊,唔唔唔……我的宝贝崽哦,你还那么小,那么小!……唔唔唔。”

  “乡长,你要救救他,救救他啊,乡长……。”

  又哭又泣。

  一位年过四十的中年表嫂,抱着邦兴公的腿呼天喊地。她的丈夫就在一旁,跪不是,站也不是,紧紧的站在邦兴公和妻子身边,想再靠近些却又不敢,表现的很是拘谨。

  邦兴公就站在大门口,左右为难,眼眶里充满血丝,显然这些人都来得很早。

  “滚、滚、滚……,不要在这里打扰我阿公!”

  大少爷适时出现,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脸色,拉着一张丧尸脸,拉得老长。

  “也不看看什么时候,现在早饭都还没吃,饿着肚子,也不吉利!”

  “赶紧走开,吃过早饭再来!”

  他一脚就把表嫂的老公从邦兴公身边逼远,再弯腰、下蹲,使劲把表嫂抱着老爷子腿脚的手掰开。

  “刘长发去年就18的足岁了,你在这里闹什么?……赶紧走。”

  然而,用力好几次,对方都紧紧的抱着邦兴公的腿脚,不肯撒手,这让朱学休一张脸,瞬时就黑了。

  “还不走?我喊人了哈!”

  看到大少爷前来解围,中年表嫂更是着急,死死的抱着,缠住邦兴公,死活不松手,嘴里哭嚎,十指紧绕,硬是让朱学休无法掰开她的指弯,不肯罢休。

  “别,别啊,我的崽,我的崽啊!……大少爷!”

  朱学休见到这样,恨不得一脚把她给踹了,踹的远远的,但是对方是个女人,他却是不好这样做,只能高声大喊,想着搬救兵。

  “壮婶、壮婶……,快来啊,快来把她拉起走!”

  壮婶那是克敌制胜的法宝,尤其是面对女人,面对面前这种蛮缠不讲理的农村妇女,那是一个抵俩,说错了,那是一个抵三五个,几乎天下无敌。

  那中年妇女一听,登时傻了眼,愣在那里,眼睛往主院的大门瞟,生怕壮婶从那门里出来。

  不过她的一双手还是紧紧缠住邦兴公的腿脚,就是不撒手。“大少爷,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壮婶许久没有出来。

  朱学休想了想,估计对方不在主院,今天要周祀民下来,请的急,十有八九出去准备各种菜食去了。

  “曾克胜、曾克胜,你他么死了么,我阿公被人难成这样,你也不叫人把他们赶走?”

  壮婶忙不过来,那就换成曾克胜。他是护卫队的队长,经常和广大的妇女同胞们打交道,心狠手辣,经常表现得很粗。

  粗鲁的粗,要不然,在这乡下,根本打不开局面。

  曾克胜相较壮婶,名声更广,许多人都和他打过交道,晓得那是一个粗人,不管你是男还是女。

  朱学休这话一出,要喊曾克胜,面前的妇女顿时不依了,心里害怕,松了邦兴公,转手就抱住了光裕堂大少爷的粗腿。“大少爷,大少爷,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我的崽,我的崽马上就没了啊!”

  “别动队那帮天杀的啊!”

  表嫂捶胸顿足,又是哀求,又是埋怨,嚎啕大哭,这回是真哭了,泪水横流,不是之前的干嚎,叫嗓子。

  仙霞贯的人都知道光裕堂大少爷的脾气不太好、人又精,要是不拿出真材实料,根本不会买账。

  只是这样一来,院子里的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俩,想看看光裕堂的大少爷接下来会怎么做,会怎么对待这位表嫂。

  不过,大少爷对这些不在乎。

  “各位老表、各位表嫂,你们不辞辛苦,远路来到陂下,那是看得起我阿公,看得起光裕堂。按理我不应该做这么过分,但是我阿公都六十大几的人了,昨日晚上四点钟才睡下。”

  “你们有急事,我可以理解,从来也没怪过你们一大早来这里,但是……”

  大少爷着重的强调了但是。“但是今日不行!”

  “是人总要吃饭、要睡觉,何况是这么多人,我阿公老了!……麻烦你们过会再来,等我阿公吃过饭,休息一会儿,你们再来好不好?行不行?阔不阔以?”

  大少爷嘴里说的是问话,好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但是嘴里越说,脸色越见严厉,说到最后,几乎是阴沉着一张脸,拉长,在质问。

  院子里的众人一听,觉得对方说的在理,自己不全规矩在先,但又有心不甘,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过很快就有了结果,有人面色松动,脚步往外走。

  “谢谢,谢谢大家,谢谢老表,谢谢表嫂。”

  朱学休脸色总算是好看了许多,虽然脸还是黑着,但有了笑容,不点的点头示意,开口道谢。

  赣南的民风到底是纯朴的,朱学这番话说出来,院里的人越走越多,不管愿不愿意,都脚步朝着院门走,慢腾腾。

  坐在地上的表嫂见到这样,显然也有些意动,不过想了想,又重新抱紧了朱学休。

  “不行!大少爷,要是平常我也就算了,今日不阔以,要是迟了,我的崽就到了县城,再也回不来了。大少爷,我求求你,帮帮我吧,我就这一个崽!”

  县大队和别动队的人员夜里抓过壮丁之后,十里八乡几十里的人员要汇在一起,所以还呆在仙霞贯,等集合之后再搬兵回县城,表嫂显然是希望早早把儿子救出来,不愿再拖下去,要不然生死两难。

  表嫂这样说,但是朱学休却是不为所动、目光冷冷,曾克胜站在一旁,看到大少爷这副模样,心思明了,准备着要上前。

  见到这样,表嫂大急,舍了朱学休,又重新抱住邦兴公,揽着他的腿脚。

  “乡长,乡长,你要救救我,救救我的崽。要是去晚了,他们就要进城,到别处去了,我的崽就没了,没了啊!”

  “呜呜呜……”

  表嫂一把鼻涕一把泪,又哭又诉,邦兴公站着,面色严峻,脸上肌肉跳动,不停的抽搐。

  看到阿公为难,朱学休大恨,干脆利落,一脚就踹了过去。不过那妇女却是不避不让,死死不肯撒手,让朱学休踢了一脚实的,再也不好意思踢出第二脚。

  “大少爷,你不能这样。……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要多理解我们,理解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整个仙霞贯,只有邦兴公能帮我们,你们要是不管,我的崽就没了,没了啊!”

  “呜呜呜……”

  妇女对着邦兴公说完,又转头对着朱学休求情,过后,就呜呜的哭开了,只气得朱学休脸色铁青。

  “什么不能?什么不能?……我阿公这么大了,都快走不动了,还能不能不帮你们吗?”

  “再说现在他也不是乡长了,你哭有什么用?”

  大少爷表现的很不耐烦,一边说着,一边挥手,示意曾克强等人上前,强行要把面前的表嫂拖走。

  不过,到了这里,朱学休突然想起,转头又对着曾克胜说道:“对了,把洋田姓刘的、姓方的、观田姓彭的、还有姓陈的送走,我们没闲情帮他们,这些人都送走!”

  “啊……”

  这话一出,院子里就炸了窝,曾克胜直接傻了眼,原来排着队要出院门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朱学休。

  洋田村一带姓刘、姓方,而观田村、福田村姓彭、姓陈。刘方两个姓是大姓,两姓人口比光裕堂的人口还要多,彭姓、陈姓少些,但也和光裕堂的差不多。全仙霞贯就数这几姓人口最多,接下来才是高田村的周姓。

  这几个姓和光裕堂的人口加起来,已经超过仙霞贯一半的人口,而朱学休说出这番话来,几乎是将差不多一半的仙霞贯人得罪了,拒之门外。

  “为什么”

  有人问出口,众人议论纷纷。

  中国是人情社会,私底下斗的再狠,脸上却是不含糊,典型的杀人不见刀子,赣南人也是这样,没有谁会这么不理智,将这种话宣出口,这是犯了众怒,更何况这已经是仙霞贯一半的人口。

  众人纷纷不解,不敢相信这是出自于光裕堂大少爷的口。

  “为什么?……”

  朱学休嘴里重复一遍,眉角一扬,嘴上就来气。“刚才不是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么,我们光裕堂庇护了仙霞贯这么多年,但是你们是怎么回报我们的?你们不将谷米粜给我们也就算了,居然连国家赋税都不缴。从去年底到现在,还是光裕堂帮你们垫出来的!”

  “这么一大笔钱,不要说拿出去放。就是平白借给人家,对方也是感恩戴德,说不定就摇尾巴,会喊公公婆婆。你们倒好,居然恩将仇报。为了两块钱票子,在那狗屁倒灶的陈情书上签字,把我阿公拉下来!”

  朱学休想起阿公没继续当乡长,被人拉下来,心里就来气。气一上来,嘴巴就毒,目光狠狠在院子里扫来扫去,顶着众多乡亲的视线,目光凌厉。“你们觉得他们亲,听他们说的话,和我们非亲非故,没有人情,没有交往,那你们还来这里做什么?我们凭什么要帮你?”

  “凭什么?”

  大少爷发飙了,怒眼圆瞪,怒视着一切。

  为什么,凭什么?

  一问一答!

  院子里的众人,不管是不是姓刘、姓彭、姓方、或者是姓方的,或者是其它姓氏,等朱学休的目光再次扫过,都忍不住的低下了头颅,不敢与他再对视。

  “曾克胜,送他们走。”

  “让他们各找各妈,找自己族里的人去解决,别人能让他们听话,自然能帮他们解决问题。不要到这里来缠着我阿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