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卷第005章 猪队友,神对手

最后一位大少爷 凡间之过客 3124 2019.11.17 11:45

  一伙人骑着马,又走了差不多四五里,就到了一处山坳。

  山坳里,果然有人在唱歌,只是人不在山坳里,都在山岭上,歌声悠扬,整个山谷都在回荡。

  “哎呀嘞~”

  “八月里来是中秋(嘞),妹妹好比月亮光(哇);”

  “阿哥就是天上星(哟),夜夜陪妹到天光(啊)。”

  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山水一方情。

  九山村与陂下村虽然只有二十里路,但这山歌的调门却是有些不一样,这是一首情歌,以中秋明月形容自己心爱的姑娘,并表达自己心中的爱意。

  小伙子这样唱出来,那月亮光一样的姑娘,此时此刻肯定就在他身边,深情相望。

  虽然这样唱出来,但朱学休相信这对有情人肯定是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猫着,勾搭成(女干),身边没有其他人。

  要不然,他们纵然是再大胆,也不敢这样对唱。

  什么东西,都讲究气氛,一旦有人开了头,想停一时也停不下来。唱山歌更是这样。

  有人唱,有人和,长腔短调,山谷里的歌声音不绝于耳。

  “过了一坑又一坑(嘞),过了一岭又一岭。”

  “路边鲜花系野生(嘞),地上石子硌脚板。”

  ……

  一首首的唱过来唱过去,听过来听过去。

  朱学休等一伙人没感觉这些歌声有什么不一样,虽然中间有妹子在唱歌,但就是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大不同的地方,不都是那样的腔调么?

  难道是山下问路的妹子没有说实话,夸大了事实?

  一伙人正在疑惑,就又听到山腰上有人唱起了山歌。

  “山上山下起山坡(嘞),山前山后芦芨多;”

  “山前山后有山水(耶),山民山上唱山歌。”

  声音清脆,歌声悠扬。犹如黄莺出谷,让人眼前一亮。

  难道是她?

  小伙伴们坐在马鞍上对目相望,正拿不定主意之际,又是一首唱了出来。

  哎呀嘞~

  要唱山歌只管来(嘞),拿张凳子唱起来。

  唱到鸡毛沉大海(哟),唱到石头浮起来(浮起来)。

  太阳落下有月亮(耶),月亮落下有太阳(啰)。

  一只一只又一只(呀),唱到雕儿落下来(落下来)!

  呃,听出味来了,黄莺出谷。

  就是她!

  后生仔们不约而同的点头,相互看着,最后才看着朱学休。

  不过,大少爷却是有些蒙了,他感觉自己当初听到的歌声没这么好听,现在这感觉完全就是翠鸟鸣啼一样,听了让人舒畅,就好像百灵鸟要歌唱,根本不是那天在鸡公岭时,朱学休听到的歌声能相比远远不如。

  难道是心境的不同,还是这山歌就是要在山里唱?

  朱学休不清楚,不过他心里想着的是,要是那天蓝念念唱出了这种水平,朱学休说不定当时就把她认了出来,哪怕是过后,肯定也能想起是她来。

  只是……

  只是这是那天唱歌蓝念念吗,‘番薯’是不是打听错了,彼蓝念念非此蓝念念,会不会弄错了?

  朱学休心里忐忑,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身边的‘番薯’。

  “番薯,你……”

  正要问话,谁知话还没有说完,身边的伙伴们就已经开始喊了起来。

  “喂,蓝念念。”

  “蓝念念,是你吗?”

  “……是你吗?”

  山谷里声音回荡,然而喊了好几声,过后许久都没有人回腔,喊过之后,山谷里更寂静无声,不要说当初的山歌声,连鸟叫声都没有听见。

  众人没有办法,只能再喊。

  “蓝念念,你在哪?”

  小伙子们鼓着喇叭,对着山上大喊,山里山外一阵回音,久久不绝。

  “蓝念念,你在哪?”

  “……,你在哪?”

  “……,你在哪?”

  唱山歌的正是蓝念念,她顶着一顶小斗笠,斗笠上垂着一块黑色的面纱,听到有人叫他,此时正看着山下。

  蓝念念注意到山坳里停着的六七匹马,不过她却没有急着出声,等看到马背上的有一个身影感觉有些熟悉,想了想,这才开口回话。

  “你是谁呀,来做什么?”

  “你是谁呀,来做什么~”

  声音回荡,落下山坳里,几个人顿时就乐了,果然是她!

  “这是我们大少爷,特意来看你。”

  “这是我们大少爷,特意来看你~。”

  不用朱学休说话,跟班们个个奋勇争先。

  “果然是他!”

  确认没错之后,蓝念念就把手里的黑纱重新放下,再次遮住脸,转再次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怎么都这样,先问有什么事,按习俗不是应先别的吗,比如说相互问候一下,然后请进门,不对,是请上山?

  听到问话,朱学休一愣,面上就黑了。只是他还没有回话,其它几个人已经乐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小伙子们挤眉弄眼,对着朱学休发笑,笑得前仰后翻,挤眉弄眼。

  朱学休没理睬这些荷尔蒙过剩的损友,跨腿下马,就在马边上整过衣衫,想着要上山。

  谁想,就在这个时候,伙伴里有人先他一步,快嘴说了出来。

  “他来看看你够不够【sao】,骚情不骚情……”

  这话一出,山谷里顿时为之安静,过后,小伙伴们纷纷哈哈大笑,笑得起劲。

  “哈哈……”

  “哈哈……”

  这回,连‘番薯’也没有憋信,满脸通红,不过是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

  蓝念念在山上一听,一张俏脸顿时就拉了下来,黑的无法再黑,转过身,再也不看山下一眼。

  朱学休也是头大,没想到了这里还有猪队友,专门做损事。

  这谁啊,这是谁啊!

  朱学休不记得自己有带那个猴头来,怎么还有人这么不开眼,一伸手,就把对方从马血拉了下来,提在手里一看,依然是嘴下没毛,不过却不是当初差点凑到他脸上的那张猴脸。

  “你吃多了?……没事发什么癫,神经病!”

  朱学休两眼一瞪,翻着白眼,将对方扔地上,再远远再次瞪过一眼,对着他踢了一脚,这才余怒未消的鼓着眼珠子,转身向山上走去。

  这一下,几个后生才回过味来,赶紧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看到朱学休上山,更是不敢怠慢,留下两个人看着马匹,其他几个人都随着朱学休上了山。

  山道蜿蜒,不过却很好,只要是被人踩的光秃秃的地方,那肯定就是有人经过,就是路。

  越往上走,山路越来越小。

  朱学休晓得自己走的不是主路,所以到了半山腰,看不到脚下的路之后,也就不再找路,直接顺着当初听到声音方向找了过去。

  山坡的树林里,密丛中,正有一个身影手里拿着镰刀,弯腰,起身,砍柴、割芦芨。看着像是个妹子,走近去一看,果然是个妹子。

  “蓝念念,是你吗?”

  走到对方近前,远远的问了一句,不过对方却是没有出声,脸上带着面张江,更是看不到脸。

  不过,朱学休凭此一下,就已经知道自己找对人了,对方就是蓝念念,不然对方早就说话了,会告诉他不是。

  蓝念念没有说话,朱学休也就没有再问,也没有离开,只是站在她身边,三五步的距离,赖着,他知道对方这是在气头上,不会和他说话。

  忙了一会儿,不到二十分钟,蓝念念开始把松树毛收拢在一起,把树枝削平,摆在地上,然后收集在阳光开晾开的芦芨(芦芨就是狼萁草,也是一种中草药,赣南长的满山遍野,晒干后可以用来生火,当柴烧。),最后再把松毛铺上去,接着又是放上芦芨,树枝。

  见到这样,朱学休赶紧上前帮忙,把柴枝按住,并将地上的勾绳顺手递给了对方。

  “拿着。”

  蓝念念嘴里没有说话,看到没看他一眼,默默接过勾绳,把柴堆捆起,一膝立着,一膝跪在柴上、按住,然后用力的拉着绳索,收紧。

  “悉索,悉索……”

  绳子响过,柴捆越收越实,拉不动了,蓝念念才把绳子打个结,并把绳尾挂在勾上,然后把柴捆立在地上,转头找到旁边带来的挑杠,对着柴捆中间用力穿,试图开出一个孔洞。

  这样做,有便有过会挑担时,挑担用的挑杠可以更快更稳的叉住柴火,不会轻易溜担,也省力气。

  朱学休见到,又赶紧上前,帮着对方扶稳柴捆,好让对方发力,有他的帮忙,蓝念念很快就打好孔洞,挑杠挽在手里,抬高,用力掂了掂,感觉捆的扎实,没有松松垮垮,这才又接着捆下一把柴。

  朱学休看到,又是帮忙,等对方在新的柴捆上再次开过孔洞,两把柴都弄妥当了,朱学休这才开口说话。

  “我也没别的事,就是来看看你,感谢你那天在鸡公岭提醒我。”

  “谢谢!”

  朱学休真诚的感谢着,不过蓝念念却是不说话,低着头,把刚刚割好的芦芨在阳光下晾开,晒一晒,这样挑回家时就不会有露水、湿气,要轻不少。

  过后,蓝念念才抬起头来望着朱学休,朱学休见到,赶紧抬头挺胸,与她对视。

  蓝念念虽然戴着斗笠,斗笠上垂着黑纱,但黑纱并不厚,它只是防脸、防眼睛,但总归是要视物,不可以太厚,朱学休透过黑纱,看到了她的眼珠子在转动,黑白分明。

  “都过去几个月的事了,还谢什么。”

  这话一出,朱学休顿时闹了个满脸通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